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八十五章 王庸,你真能耐啊?

第两百八十五章 王庸,你真能耐啊?

    ……

    一家酒店的豪华套房客厅内,蔡慕云摘下了平常掩饰用的黑边眼镜,风格严谨的黑色女式西装,非但没有减少她半分诱惑力,反而更是凭添了几分威严气势。

    此时的她,正端着杯正宗的蓝山咖啡,慢条斯理的品尝着。顺便饶有兴致的看着王庸和李逸风,正在猛灌解酒茶,厕所那是跑了一趟又一趟的。足足半个多小时后,两人才略恢复了些常态。

    不过,鼻青脸肿什么的,一时半会儿也消除不掉,再加上他们凌乱而脏兮兮的衣服,狼狈相十足。

    王庸的体质虽然极其出众,可今晚和李逸风灌的酒实在太多了,这么一番折腾下,脸色也是微微有些发白的样子。

    蔡慕云对此没有丝毫同情的意思,一副悠然自得,轻松惬意的模样说:“其实我也是挺佩服你们两个的,喝了那么多酒,竟然还有力气去嫖娼。”

    王庸对她倒是无所谓,然而李逸风的脸却腾地一下红了,老脸尴尬地说:“蔡,蔡书记。我们两个战友久别重逢,心情太激动,一时喝多了,是该批评。不过,那个,那个事情我们可真没干。”他心头那个郁闷啊,原来想罚点钱认倒霉了事的,反正认识的人都不能让他们知道。

    实在没想到,王庸那家伙竟然把蔡书记给招来了。丢人,这人丢得可真够大的。

    “批评不敢当,我是区里的书记,你是市里的局长。”蔡慕云似笑非笑的说:“我可不是你领导。再说了,现代人工作节奏快,压力大,产生些特殊癖好也是正常的。我理解,理解。不过。李局既然是市里的局长,又是标杆式的人物,还是得注意下影响啊。”

    李逸风脸都绿了,特殊癖好?呃,难不成蔡书记还真以为他的特殊癖好是去洗头房玩?早知道王庸招来捞人的是蔡慕云,他情愿冒险越狱了。反正,两人都被揍得鼻青脸肿,一时间也没人能认出来。只要暂时走了,有的是办法回头把这事压下来。

    “是是是,蔡书记批评的对。”李逸风郁闷的是心口都有些发疼了。一直以来,他都是个守规矩,爱惜羽毛的人。这一下倒好。和王庸喝了一顿酒后,形象便全毁了。而且这事压根就没办法解释,越解释,人蔡书记心中只会愈发鄙夷。

    “老李,不就是一点小破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来,抽根烟定定神。”王庸掏出了烟,给他散了一支。

    “不抽。”李逸风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气鼓鼓的掏出了自己的烟抽。

    “哟呵,还闹情绪了啊?”经过一番折腾后,王庸的酒也醒了许多。抽着烟说:“我这要不请老蔡出马,人家派出所不依不饶的,可是要叫老婆来领人了。还要通知单位。难不成,你还真有脸当着那么多嫖客和失足妇女们,亮出自己局长的身份啊?”

    “我情愿去拘留。”李逸风瞪着眼说。

    “亏你还是警察呢,这一拘留,就算一时没弄出你的身份。但你不上班。不回家的。岂不是要把事情闹大?这事情一闹大了,纸是包不住火滴。”王庸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李啊。出来混总得还的。你害得那么多失足妇女们没饭吃,也该遭遭报应了。”

    “放屁,我是分管部分重案和缉毒的。”李逸风气得直颤,拿起茶杯就喝:“不干那些破事的。”不过,前半段话他倒是认可了。虽然被蔡慕云捏了个把柄,但见她貌似和王庸关系好像不一般啊。她应该不会捅出去的。何况经过了这么一遭,倒是和蔡慕云关系亲近了许多。

    “得,给根鸡毛就当令箭啊。”王庸撇嘴鄙夷地说:“还重案和缉毒呢。依我看,你也就是个尸位素餐的家伙。”

    “尸位素餐?”李逸风眼神不善的盯了过去:“想练练?丑话说在前头,我刚才在饭店里,可是没用全力。”

    “几年不见,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敢和我叫板了。”王庸扭了一下身子,爆出了一连串,如同炒豆子般的声音,兴奋劲十足的说:“正好,我刚才也没用全力,反正看你也不爽好久了。”

    “不爽我?我还不爽你呢。”李逸风冷笑着回敬说:“看看你,社会的大染缸把你浸泡成什么样了?你这是自甘堕落。”

    “我就自甘堕落了怎么着。”王庸瞪着眼说:“当局长了,口气也不一样了啊?都敢教训起我来了,比起当年来,长血性了啊。”

    “你……”李逸风怒容满面,但是眼神中却逸过了一抹委屈。

    就在两人大眼瞪着小眼,火气爆发准备随时干一架的时候。蔡慕云有些看不过去了,俏眸一冷着说:“你们两个都闭嘴,坐好。不然我一人给你们老婆打个电话,听听她们的意见怎么处理。”

    王庸和李逸风面面相觑,只好老老实实的坐下。李逸风原本就是个怕老婆的货。而王庸,似乎也刚得罪了欧阳菲菲,她正生着气呢。如果得知自己在洗头房被警察抓了,估计二话不说,明天就去民政局见了。

    见他们都老实后,蔡慕云才将目光投到了王庸身上,没好气的说:“李局长自从转业至华海市缉毒大队以来,成绩斐然。为人民,为国家,做出了很多贡献。如果他是尸位素餐的话,那华海市找不出几个堪称优秀的干部了。”

    “本来就找不出几个。”王庸翻了下白眼着说。

    “你……”蔡慕云气得俏眸一凶。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咱们漂亮,能干的蔡书记了。”王庸急忙话锋一转,一本正经的拍马屁了起来。开玩笑,把柄还捏在她手里呢。回头给欧阳菲菲密报一下,保准吃不了兜着走。

    蔡慕云脸色稍舒,先对李逸风颔了颔首说:“李局,你和王庸两个人酒都喝多了,情绪不好,早些回去休息吧。至于王庸,思想有问题,我得给他好好上上政治课。”

    李逸风看了看蔡慕云,又瞅了瞅王庸,他也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心中也是多少有了些揣测。只是实在有些纳闷,以前的头,是多么正气凛然。唉,那件事情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些,让他整个人意志都消沉了许多。

    再对蔡慕云感激了一番后,李逸风这才告辞离去。直走到了门口后,才回头对王庸说:“礼拜五到我家吃晚饭,她这些年来,也是很担心你。”说着,便头也不回的闪人了。

    等他关门而去后,王庸才对蔡慕云笑嘻嘻地说:“青天啊,今天这事多谢你了。不然,我们两个可得在派出所过夜了。”

    蔡慕云没有理他,而是翘起了腿,静静地喝着咖啡。眼睛在他身上扫啊扫的,忍不住冷笑了起来:“王庸,没看出来,挺能耐的啊?”

    “呵呵,我哪有什么能耐啊?”王庸凑了上去,拍着马屁说:“蔡书记,您就别寒碜我了。”

    “亏你还能笑得出来?”蔡慕云还真是佩服死了这家伙,李逸风虽然才来华海市三年,可是名望却极高,平常都是一副不苟言笑,正气凛然的神秘高人模样。结果,竟然和他喝成了个醉汉,不但打架,还跑去了洗头房。

    尤其是去了洗头房,还被警察扫黄逮住了,直让蔡慕云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起来。要说被逮,说起来和她蔡慕云也是有些间接关系的。加大扫黄力度,本就是她亲自主抓的行政命令。只是没料到,扫着扫着扫到王庸和李逸风头上去了。

    不过老实说,一想到李逸风刚才那副窘的连脸色都发绿的模样,蔡慕云也是隐隐有些好笑的。

    “我寒碜你?不对吧,王庸你可本事了,这刚和老婆登记结婚了,就有胆子敢去嫖娼。让我蔡慕云,不得不服气啊。”蔡慕云一说到登记两字,却是下了重重的口音,脸色都寒了几分。

    “呵呵,不愧是掌管一方的父母官啊。这情报功夫,恁是了得。”王庸竖起了根手指,开始转移话题的说:“蔡书记,今天您日理万机,辛苦了。大半夜的还把你叫出来捞人,实在让我过意不去啊。我帮您按摩一下,解解乏。”

    “少拿你摸过洗头房妓女的手来碰我。”蔡慕云现在对他的意见可不小,狠狠地一巴掌拍开了他的魔爪,脸色冷寒不已。

    “是失足妇女。”王庸一脸严肃的贴上去说:“您可是父母官,称呼得响应国家的号召。再说了,你还真以为我会干得出去洗头房发泄的勾当啊?“

    这话倒是在理,蔡慕云的脸色也是稍缓。这家伙手段了得,连自己和迟宝宝都能勾搭得上手,实在没必要去洗头房干那勾当。

    不过,却依旧寒着脸不悦的说:“你把我蔡慕云当成了什么人了?在你眼里,我和她们有区别吗?”

    “有区别,很大的区别。”王庸脸色一正,低声缓缓说:“她们要给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