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八十四章 不如越狱

第两百八十四章 不如越狱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庸和李逸风两人,都在略懵了一下后,惊醒了些。眼睁睁的看着后面一群警察进来,守住了各门口,然后冲入了包房。不多会儿,便带出来了几个衣衫凌乱的嫖客。至于失足妇女们,则全部一个个被摁到了警车上。

    “队长,这里还有两个醉鬼,还没脱裤子呢,要不要抓?”

    “我们只要晚来一会儿他们就干上了,都抓回去。”

    “老李啊,革命还未成功,就好像被俘虏了啊?”王庸今天的酒可不少,能不醉得不省人事,已经是和李逸风较着紧的缘故了。

    “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李逸风虽然也是过载一倍了,但是此时的头脑,略清醒了小半筹,打着酒嗝埋汰的说:“这也太丢人了。”

    “怕毛啊,你堂堂一个公安局局长还怕这个?”王庸眼咕噜一转,搂着他肩膀说:“不是传说中都这样吗,一亮身份,吓死这帮小喽啰。”

    “喂喂,你在说谁是小喽啰呢?嫖娼被抓了,还敢再这里牛逼?”一个年轻的警察冷着脸走了过来,打量着两人。老实说,这两人现在的卖相都很差,一个穿着保安制服。一个虽然西装革履,但皱巴巴,脏兮兮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有权有势的主。

    的确,有权有势的,哪怕稍微有两个钱的。就算要玩女人,也不可能跑到发廊里来啊?由此,那个小警察很笃定这两个肯定不是什么厉害的货色。脸上还满是淤青和熊猫眼,肯定还打了架。

    王庸有心折腾一下李逸风,打着酒嗝,故意一脸牛逼轰轰的指着李逸风说:“放肆。你们李局长在这里呢。还不给我们滚出去,别打扰了我们兄弟雅兴。”

    李逸风一脸苦逼的猛拍了一下额头,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娘的,在这种地方被警察临检抓住,已经够丢人的了,而王庸似乎还准备让他丢人丢到底。呃,这要传了出去,岂不是丢人丢死?回头如果给老婆知道了,那就更不得了了。

    “李局长?”小警察一脸害怕的说:“哎哟喂。吓死我了。好大的官啊,竟然来发廊嫖娼。兄弟们快来看哪,这里还有个李局长,听那口气还是我们公安局的局长。我们局里,哪个局长姓李?”

    “哈哈。我们局长没有一个姓李的。”另外的警察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两个人,装逼实在过头了,冒充下哪个领导的亲戚也好啊。哟,这酒味,喝多少啊?来这玩,还能不能挺起来啊?”

    “统统带回去。”负责此次行动的队长大吼一声。

    “李局长,走咧。执法犯法,罪加一等啊。”小警察笑得直乐开怀。

    “这有什么好笑的?”又有警察在哪里讥讽着说:“这年头生活压力大,人都喜欢意淫嘛。不过有些人心理素质不行,意淫意淫着。脑子就出毛病了。别说局长了,有些得了妄想症的人,还以为自己是皇帝呢。”

    两人被带到了警车上,和满车的失足妇女和嫖客坐在了一起。

    “老李啊。说你怂货你还不服。”王庸眯着眼嘿嘿直笑着说:“堂堂一个公安局局长,连几个小警察都搞不定。”

    老李一脸窘态。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拉倒了。苦逼的说:“老大,求求您别说了行不行?我服,服了你还不行吗?”

    “公安局局长啊?”

    “这两人有毛病吧?”

    “局长啊,一会进去了可要靠着您照着我了啊。咯咯咯,笑死了人。”

    “这人还说李局长,我们分局压根就每一个姓李的局长。”

    “哎哟,你这话可不对了,说不定是市局的呢?”

    “市局的?我的乖乖,吓死人了。你咋不说是中央的啊?你看看他那张脸,鼻青脸肿的。”

    李逸风头都快要低到裤裆里了,这种囧事,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过。丢人啊,实在是把人都丢到姥姥家了。李逸风决定,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的,宁愿多交点罚款了事。这事要一宣扬出去,估计自己这个罪犯克星,就会成了华海市公安系统的笑柄了。

    也幸亏那几个警察对嫖客,尤其是对这两个搞笑的醉鬼嫖客没啥警惕性。否则,搜一下身的话,就能把他的佩枪和证件都搜了出来。

    一看到他那副样子,王庸就解气之极。其实他真的已经可以确定了,李逸风绝对不是当年开枪的那个,以他的个性做不出来那种事情。王庸更加不相信,一个欠了自己两条命,一个交了好些年的生死兄弟,会在那关头干出那样的事情来。

    但是具体他为什么要主动揽下那事,哪怕被自己误会,差点打死,他也咬着牙不肯说出究竟是谁开的枪。

    王庸很了解李逸风的性格,这是一个循规蹈矩,极为注重纪律,甚至于自律的家伙,最大的长处在于嘴紧。就算是对他严刑拷打,都难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一来大家都是接受过最专业的扛拷问训练。二来,这家伙貌似是当初这方面成绩最好的,属于宁死不招的那种。对于这一点,王庸也是略有佩服的。

    但是知道归知道,气这家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机会让他憋屈憋屈,难受难受,王庸也是乐得其中的。

    ……

    “老大,打个商量,一会儿交罚款你帮我交一下。”李逸风一脸苦逼的说:“大钱都是老婆管着的……回头我和老婆多报几次虚帐请兄弟们吃饭,慢慢还你。”

    我了个去。王庸也是震惊了,一个市局的局长,竟然穷成这德行?不,确切的说是怂。王庸拍了拍他肩膀说:“你好赖也是个局长啊,咱能不这么丢人么?贪污受贿,吃拿卡要弄个小金库你不会啊?至不济,学那些家伙扫个黄,抓个赌什么的。我说你今天怎么请我那种小破饭店吃?这辈子没见过你这么穷的局长。”

    “我是分管部分重案和缉毒工作的……那种钱我拿不下手。再说工资补贴不低,也不用买房,没什么经济压力,”

    “你可以去死了。”王庸鄙夷的对他竖了个中指说:“你待在那么油水充足的部门,自己有机会不捞。竟然向一个每个月只有两三千薪水的穷保安借钱,我没钱。”

    “你不是刚发了三万块的见义勇为奖金吗?”李逸风不依不饶的说:“就算我们现在不是兄弟,也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在吧?你总不能见死不救。”

    “谁和你有真挚的感情?少来肉麻。你堂堂一局长,还惦记我拼命来的奖金了啊?对了,你咋知道我发奖金了。”

    “废话,那是李宝宝申请,我批准的。”李逸风开始有些厚颜无耻了的说:“你不是怂恿我捞钱吗?我给你批了奖金,总得分我些吧?”

    “说你是怂货还不认,欺负自己人倒是厉害的。”王庸埋汰着说:“对了,你那个部下李宝宝不是挺厉害的吗?要不叫她来弄我们两个出去?以她的牌子,一分钱都不用花。”

    “老大,您就放过我吧。”李逸风嘴角直抽搐的说:“很丢人的好不好?虽然我们没有那个,但是现在这情况,怎么解释得清楚?”

    “呃,行了行了,算我怕了你。不过你给我记住,你现在不但欠我命,还欠我钱。”王庸叼着烟说:“记得要还,命不还就算了,钱不能赖。”

    “小子,你当警车里是什么地方?还敢抽烟?”

    ……

    一个小时之后,李逸风和王庸,以及一大堆人都被关在了一起。有些交钱快,识相的,教育了一下很快就放了出去。但是因为王庸和李逸风之前挺牛气哄哄的,让那帮扫黄的警察看着不爽,诚心看笑话。非要按照治安条例,让老婆来领人。

    这里只是临时关押的房间,搜身不严格,李逸风轻松的就藏住了枪和证件,两人都是连身份证手机什么的都故意藏好了。那东西可不能给弄去,否则,真的一个电话打到单位里,或者亲朋好友那里,就真的丢人丢死了。

    “老大,这下怎么办?”李逸风顶着熊猫眼,满是苦逼的说:“我当兵十多年,当警察三年,从没被关过。”

    “实在不行,越狱吧。”两人经过了这么一番折腾,都是体质极为出众的家伙,酒醒的较快,现在只有七八分醉意了。王庸还顺带藏了烟,美滋滋的拿烟出来抽。

    “越,越狱。”李逸风咽了下口水,紧张的四处看了看说:“这不太好吧?”

    “要不,打电话让嫂子来领我们出去?”

    “还是越狱吧。”向来循规蹈矩的李逸风,一想到那个可怕的后果,李逸风决定还是越狱来得好。

    正在此时,王庸藏着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偷偷拿起电话一看,来电号码竟然是蔡青天的。便靠到了墙壁上,开始接电话了起来,醉醺醺的说:“蔡青天,蔡父母。你的电话来得可正是时候啊。正好有事找你帮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