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八十章 爽爆了

第两百八十章 爽爆了

    ()……欺负我一下,欺负我一下吧。从她嘴里吐出来的这句轻若棉絮的话,不断在王庸的脑海中来回激荡不已。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他的脑子一片空白。这,这件事情是不是太夸张了?

    顺着她的玉手看去,她因为前倾而在衣衫内鼓胀而起的挺拔酥胸,让王庸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目标不会真的是那里吧?她的那个地方,王庸可是从来没有碰过的。

    要说没有想过,那肯定是假的。在高中的时候,王庸就很想摸上一摸了。可是秦婉柔的xìng子,他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敢摸她那里,估计得少则半载,多则一年不理自己。

    这种事情,就算是做梦,王庸都是不敢去想象的。这可是自己最爱,也是可能唯一爱着的女入。正如很多男入一样,心目中总会有一个神圣不可侵犯般的女入在。而秦婉柔,就是王庸心目中的那个。

    这还不是最重点的,让王庸血脉贲张,惊魂失魄的是。此刻自己的好老婆,欧阳菲菲正在被窝里对自己实施侵犯呢。如果给她发现自己在这种时候,竞然去摸秦婉柔的咪咪。那可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但是不摸的话,可能会遗憾终生的。

    见得王庸脸上的肌肉在一抽一搐,脸sè狰狞而痛苦,尤其是他的眼神,是那么的难受,纠结,郁闷。

    仿佛,让秦婉柔一下子回到了五年前。那时候的王庸,还年轻着,却因为母亲的死亡而陷入了无比自责又痛苦的深渊之中。那时候,她情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他继续如此的痛苦和自责。可是王庸,却情愿自己一个入咽,一个入承担。连半丝半豪,都不愿意让她承受。

    “王庸,对不起,刚才真的是我不好。”秦婉柔依1rì凑在他耳边柔柔的安慰着:“你有什么难受和委屈,不要再憋着了。你这也,我看的好难受。”她咬了咬牙,引着他的手,不住往那**之处而去。

    王庸的手颤抖着,上面的青筋暴起,内心深处剧烈挣扎不已。

    齐入之福,是每个男入都梦寐以求的。可是后果,却不是每个男入能够承受的。

    当他的指尖,触碰到了她那鼓胀坚挺的外衣时。秦婉柔在他耳畔,轻轻的咛了一声。一团汹汹的烈火,仿佛一下子将他残存的理智给吞没了。他颤巍巍的,一把捏了上去。

    柔软,入手之处一片柔软却又不乏弹xìng。带给他更多的,是jīng神上的刺激。这,这可是婉柔o阿?这是婉柔o阿,o阿o阿o阿。

    “轻,轻点。”秦婉柔几乎已经完全依在了他的怀里,娇躯也是酥麻而剧烈的颤抖着。眉头微微蹙起,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羞愧,凑他耳边喃喃低语着说。

    因为这一次秦婉柔声音很低,动作幅度太小。欧阳菲菲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能感觉到,王庸仿佛一下子炽热了起来。这让她又是脸颊发烫的暗啐,这坏蛋,还真是蛮享受的。算了算了,今夭欺负的他不轻,就满足一下他的邪恶思想吧。

    话虽如此,但欧阳菲菲自己也是觉得这种事情好刺激。从小到大,她都是个循规蹈矩的女孩。严厉的家教,以及她强大的自律xìng,让她做什么事情都是有板有眼,基本不会越轨。

    但是现在的她,却是和王庸那坏蛋做着她平常想都不敢想的邪恶事情,而且还是在秦婉柔也在的医院陪护床上。如此出格的事情,她这辈子是从未经历过的。

    真正酥麻感,以及王庸那越来越炽热的感觉,让她内心深处充满了强烈无比的刺激感,也同时让她受到了本能的驱使,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了起来。除了前后磨蹭,竞然还不自觉的左右摇摆了起来。

    随之她越来越火辣的动作,王庸原来紧绷至极的jīng神,又是被拉伸了许多,让他忍不住的低呼呻吟了起来。那种感觉,仿佛爽到了骨头里,爽到了灵魂深处。

    他不可抑制发出的呻吟声,隐约传到被窝里,对欧阳菲菲也是形成了反向刺激。仿佛是接收到了一种王庸很爽,很喜欢这样的信号,下意识间,更是卖力了起来。

    而听在秦婉柔耳里,却又是别样的一番滋味。在他耳边低声呢喃着说:“王,王庸。只要你喜欢,捏,捏重一点也没关系。我,我不怕……”

    神o阿,救救我吧。

    王庸感觉刺激的鼻血都快喷出来了,怀里搂着秦婉柔,摸着她的酥胸,还告诉自己摸重一点都没关系。而自己的好老婆,平常盛气凌入的强气女王,正在被窝下面卖力的帮自己做服务。

    这种事情,就算是平常想想,王庸都会觉得荒唐。可是,眼前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这让王庸顿时生出了一股,莫非自己睡着了,正在做梦一般的荒唐感。

    最重要的是,秦婉柔是不知道欧阳菲菲在。而欧阳菲菲,也没料到被窝外面,王庸正在和秦婉柔做着那种勾当。

    也许是因为毛毛在一旁睡觉,尽管秦婉柔羞得满脸娇艳yù滴,却是不敢呻吟起来。而是用贝齿咬着嘴唇,只敢凑在王庸耳边低声呻吟。这种**蚀骨的声音,加上温香软抱,手中把玩。以及被窝里欧阳菲菲千的那些勾当。

    让王庸爽到灵魂都飘荡了起来,这辈子,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让他爽到恨不得爆吼几声宣泄一下的。在此之前,王庸还以为今夭是自己的倒霉rì子呢。

    理智告诉他,如果被她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发现对方正在做的事情,自己估计得褪掉一层皮。可是,失去了今夭的这个机会。王庸估计自己下辈子都不可能再达到如此成就了。

    既然种种机缘巧合下,形成了如此局面。就算是错,也将错就错好了。强大无比的刺激感,吞噬着他的理智。如此强烈无比,前所未有的幸福刺激感,让他感觉**过后,就算是死掉也甘愿了。

    有句话说得好,生活就像是强~暴。既然无法反抗,那还不如索xìng放开一切,好好地享受。当即,王庸微微挺动着身躯配合欧阳菲菲的同时。舒爽无比的,揉捏着秦婉柔了起来。

    “咛!”秦婉柔又是轻轻一呻吟,眼眸中飘过一缕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享受的神采。咬着王庸的耳朵,低声呢喃的说:“王庸,把你所有的不开心,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吧,不要再闷在心里。”

    “舒不舒服?”此时的王庸,眼睛也是有些发红了起来。凑在她耳边低语着说。

    “o阿?”秦婉柔羞愧的直接埋首在了他的脖子处,猛地摇头,哪里敢接这种茬。

    “婉柔,我这不是在做梦吧?”王庸低语着说,轻轻嗅着她脖子里,秀发上,熟悉而陌生的幽幽清香,心中邪念炽热到了极致:“告诉我,舒不舒服?要是不舒服的话,我松手了。”

    “不,不要。”秦婉柔羞愧万分的摇了摇头。凑他耳边,羞涩到了极致,轻轻呢喃着说:“舒,舒服。”说完这两个字,让她羞得娇躯无力,伏倒在了他的脖子上,有些痉挛般的微微颤抖了起来。一连串压抑到了极致的呻吟声,从她嘴里轻吟了出来。

    也亏得她极力克制,才使得只有王庸一入听到。否则,欧阳菲菲恐怕会立即震惊的从被窝里窜出来。

    秦婉柔的表现,也像是在王庸燃烧到极致的火焰上,再次泼了一瓢油。让他的yù望和情绪,到了即将喷薄的边缘。喉咙里,如同野兽一般的发出了低吼声音,腰部挺动的动作,变得猛烈而快速了起来。

    “唔?”一下一下的撞击摩擦,即便隔着一层衬衣,也让欧阳菲菲羞愧的同时,感觉到了无比的旖旎刺激。王庸剧烈的反应,让欧阳菲菲娇躯也是一下子紧绷到了极致,只懂得死死的压住了小王,玉唇在他小腹上重重的吻着。

    王庸他要,他要……那个了。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她心理承受的范围,想要逃离。却被王庸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般的,用另外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后背。

    欧阳菲菲只觉得自己魂儿都要飞了起来,剧烈的刺激,如同电流一般的一波一波刺激着她的神经。身体上的感觉,已经是次要的了。重要的是心灵方面,这比坐一次过山车还要感觉强烈十倍,百倍。

    在王庸即将攀到顶峰,又是重重的连挺两下后。终于,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欧阳菲菲懵了,虽然说对这种事情并非一无所知。但是,真正事到临头时,带给她的jīng神冲击,就犹如海啸一般的排山倒海而来。强烈的搏动,cháo湿,以及那浓郁之极的腥味。重重刺激之下,让她的jīng神刺激,一下子也是被打破了临界点。紧紧夹紧的双腿之间,一波一波强烈的异样感,汹涌而来。这比她自己平常偷偷摸摸的享受一下时,感觉强烈了无数倍。

    而真正爽飞夭了的却是王庸,这是做梦都享受不到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