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七十九章 天堂地狱一线间

第两百七十九章 天堂地狱一线间

    ……

    王庸瞪眼,而他胯上的欧阳菲菲也是在被窝瞪眼。这,这叫什么个事情?改刚才的故事结局?为了这个,她,她就亲了王庸一下?

    不过貌似之前王庸的确说过,如果谁想要改那个悲剧故事结局的话,就亲他一个。但是谁都知道,那是一个玩笑,王庸胡乱开的一个玩笑。

    王庸挣扎着抽出了手,猛地一拍额头,有些气急败坏了起来,对秦婉柔怒气冲冲的说:“这个事情就那么重要?”就为了这事,让他吃了多少苦啊?说实在的,如果秦婉柔现在对他回心转意的话,他哪怕是被欧阳菲菲掐死,他都愿意。

    秦婉柔低着头,昏暗灯光下,她的眼眸里一片氤氲雾气,很是委屈,眼泪一滴滴的掉落下来,不肯再说话。

    王庸一看,呃,估计自己的恶劣态度,又是把秦婉柔惹毛了。心头下意识“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一慌,急忙换了个和蔼温柔的口气说:“婉柔,刚才是我着急,脾气大了些。我不是在针对你……哎哟”

    还来?王庸恶向胆边生,索性伸进被子里,准备把欧阳菲菲揪出来再说了。自己好心好意的帮她遮掩行踪,她倒好,死命的在里面折磨自己。

    “王庸。”秦婉柔抬起头来,水润湿气的眼睛,不再逃避的看着他。颤声说:“王庸,既然你选择了菲菲,那就一定要好好爱护她,保护她。就像你刚才故事里说的女皇,她固然脾气不太好。有时候固然蛮横了些,但她终究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王庸。改一下结局好吗?让那个英勇的守卫,在最后关头没有战死。不再让那个女皇伤心,而是和她,一起美满而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啊?

    在王庸胯上的欧阳菲菲,娇躯如触电般的悸动了起来。惭愧,懊恼,自责,一一涌上了心头。原。原来婉柔,婉柔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刚才那个故事,即便是毛毛都听出来了,那个女皇代表的就是她菲菲阿姨,而那个中心的守卫却是王庸。

    菲菲啊菲菲,你。你怎么能那么小鸡肚肠?你怎么能那么的冤枉婉柔?婉柔一心一意的,要让自己幸福,情愿败坏自己的名节,亲了王庸一口,也要王庸改结局,为她菲菲未来的幸福祝福。

    此刻的欧阳菲菲。哪里还敢再钻出被窝啊?她都少个地洞钻钻,把自己埋进去才好。实在是愧对于婉柔,见她的脸都没有。想想看,自己刚才都是在想些什么?都是在怎么诋毁婉柔的?菲菲啊菲菲,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为什么?”王庸看着她的那张柔美而漂亮。挂着两抹泪痕的脸,有些生气而冲动的问。

    “没。没有为什么。”秦婉柔低声说:“你和菲菲,都是我的朋友。我,我希望你们能幸福。我,我也希望你以后,能对菲菲好些,不要再欺负她了。”

    明明都是她在欺负我好伐啦?

    王庸看着她那双眼睛,估猜出她的思维又是钻进牛角尖里去了,不过这也的确是她的性格。只是有时候,她这么一倔强起来,王庸真的恨不能狠狠地抽她屁股。

    她这是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啊。以王庸对她个性的了解,估计她就是这种想法。刚才的那个吻,也许有着双重意思在内。

    王庸沉默着,很想抽支烟,只是这里是毛毛的病房,便只得强忍住。

    感觉到王庸的**,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此刻的欧阳菲菲,不禁对他也是感觉到一阵惭愧。自己不但冤枉了婉柔,也冤枉了他。一想到自己刚才对他的各种欺负。

    欧阳菲菲就生出了一抹愧疚,尤其是他肚皮上,可是有着好几个自己咬出来的牙印。而他明明被冤枉了,却始终没有把自己揪出来,而是默默地忍受着。

    愧疚之下,她将有孝烫的脸颊,轻轻的贴在了他小腹上,轻轻揉搓了起来。尤其是被她咬过,掐过的地方。虽然因为被窝里很黑,却能感受得到一道道的齿痕,似乎刚才自己实在太过分了。

    对不起啊,王庸。

    她红着脸,将玉唇轻轻印在了那些受伤的地方,伸出了丁香软舌,轻轻一撩。

    “唔!”

    如同触电般的感觉,让王庸的肌肉紧绷了起来。

    很大的反应,看来他还是很喜欢的。欧阳菲菲决定用这种方式,补偿一下他受伤的**和心灵,减轻一些自己心中的愧疚。灵动的舌尖,像是只小猫咪一般的,在他小腹上来回打着圈儿。

    如果换做平常,就算是王庸摁着她脑袋。这种羞愧之极的事情,她也是做不出来的。可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蒙在被窝中的她,仿佛身处在一个独立世界,连王庸都看不见她的脸。

    何况,还抱有一些做错了事情的愧疚补偿心理。

    而王庸肌肉紧绷,有些颤抖,舒服的想要呻吟,却又不得不强压住声音不能让秦婉柔发现古怪。那种反应,让欧阳菲菲觉得有好玩,又刺激。唯一让她无比尴尬的是,他刚才被浇灭掉的欲火,又是迅速燃烧了起来。抵得她酥酥麻麻的,又羞又涩。

    但此时的心情,和之前又是不同了。她微微扭动了一下娇躯,将其嵌在了沟壑里。这样一来,就不会被戳得难受了。

    可她忘了,如此一来,却是暗合了某些奥妙之处。虽然隔着衣衫,但是那种深深的嵌入感。却是让王庸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在刹那间获取了异常的满足感。

    甚至忍不住的唔了一声,舒爽的呻吟了起来。

    “王庸,你,你没事吧?”秦婉柔其实知道的,自己刚才那邪,会让王庸伤心,难受。可是眼见着他面色僵硬,表情古怪,甚至还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这让她的心中一痛,强忍住想上去抱住他的冲动,低声歉然的说:“王,王庸。你要是不开心,就,就打我两下出出气吧。”

    “唔?婉柔这话有些没逻辑啊?”欧阳菲菲边是欺负着王庸,感受着这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游戏,心中暗自嘀咕不已。也许是她看到王庸脸色不好,想安慰一下吧,婉柔,你的性格太温柔,太会为别人着想了。

    经过了刚才那么一出后,欧阳菲菲也不会随便把她往坏的一面去想了。

    “我没事。”王庸感受着欧阳菲菲那灵活而温润的舌头,在他小腹之处来回游动。如此强烈的刺激,让他的欲火升腾到了极致。口干舌燥,有些艰难的说:“婉柔,不关你的事,你早胸去休息吧。喔~”欧阳菲菲不经意间扭动了一下娇躯,让王庸爽的又是浑身一激灵。

    美中不足的是,婉柔杵在这里。让王庸无法对欧阳菲菲肆无忌惮。

    “不,我不走。”秦婉柔觉得是自己的错,伤了王庸的心,让他的身体越来越不舒服了。有些倔强的说:“王庸,对不起,我刚才让你不开心了。”

    “真不是你的事情。”王庸又是颤抖了起来,满脸苦笑着说:“秦婉柔,你再不走我就要发火了啊。”

    “你就算打我,骂我,我也不走。”秦婉柔眼看着他满脸痛苦之色,似乎是在强压抑着什么情绪。一时间,心痛至极,暗暗后悔刚才说的那邪。有些眼泪汪汪的往前凑了些,娇躯颤抖着,微微伏在了他的胸膛前。嘴唇凑他耳边,低语着说:“王庸,刚才是我不好,我错了。”

    王庸鼻尖里嗅着她身上幽香的味道,情绪控制不住的更加激动了起来。很想将她搂抱在怀中,好好地呵护一番。可是,现在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一激动下,身躯下意识的一抬。

    自家兄弟在菲菲的沟壑里重重一顶。

    “咛!”

    欧阳菲菲忍不住微微低吟了一声,她的面颊早已经潮红一片,这半天的功夫,早就让她朦朦胧胧的**被燃烧到了一定程度。

    娇羞之下,让她忍不住“”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对王庸的腰际轻轻一拧,暗羞骂道,这个贪心不足的大坏蛋。自己给他点补偿吧,尝到了些甜头的他,竟然想着得寸进尺了起来。

    算了算了,看刚才你被蹂~躏成这样子,都没有把我招滚来。呜呜,就再给你些甜头吧,反正也是隔着衬衣呢。

    不住用那些让她可以心安理得的借口,让她获取了心理支撑。她微微正了正娇躯,笨拙的用沟壑挤压住了某些坚挺之处。舌尖,继续在他小腹上轻轻撩拨着。但是动作,却变成了一前一后。娇躯以小幅度,前进后仰着。

    王庸简直要疯了,不知道是要爽爆了,还是要崩溃了。无可否认,欧阳菲菲的意外补偿,让他心灵和身体同时得到了无比的满足。但是若被她发现秦婉柔已经贴到了自己上半身,会不会一下子捏爆自己。

    王庸痛苦的表情,让秦婉柔心中如刀割般的疼痛。轻轻的拉起了他的手,红着脸,颤悠悠的往她酥胸而去。用很低的声音颤说:“你要生气,就欺负我一下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