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七十五章 菲菲,你对老公真好

第两百七十五章 菲菲,你对老公真好

    

    不得不承认,王庸编故事和讲故事的能力还不错的,这个故事被他说得是活灵活现的很。只不过,那个漂亮女皇,欧阳菲菲怎么听怎么都是在说自己。而那个兢兢业业,英俊帅气的皇宫守卫,呃,明显就是说的他王庸。

    在故事里,女皇是对那个守卫各种欺负,一有火气就往他头上撒。但是那守卫,却从未怨言。女皇还只怪他懦弱,没有男子汉气概。直到有一天,发生了宫廷政变,许多平常看起来忠心耿耿的家伙们都背叛了女皇。

    就在女皇即将受到**的时候,那个皇宫守卫出现了,原来他是一个真正的绝世高手,救了女皇出去。用他的生命,守护了女皇。直到那一刻,女皇才知道,只有那个皇宫守卫,才是真正无怨无悔的对她好,但是已经晚了。

    “呜呜~”毛毛有些泪花闪烁了:“叔叔,那个守卫叔叔,实在太可怜了,一直以来都爱着女皇,最后还死掉了。呜呜~”

    欧阳菲菲其实一开始听这故事的时候,还是有些生气的。王庸那家伙,明显是在指桑骂槐,编着故事来埋汰自己呢。没想到,故事竟然这么峰回路转,充满了浪漫和悲壮。

    尤其是他说到那个守卫子在救出女皇后,结果伤势太重死掉了的时候。她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脸色都有些发白了,双眸之间已经蕴含着些许泪花了,气鼓鼓地说:“王庸,你在说谎。我不准你说这个故事结局,呜呜~”

    而本就多愁善感的秦婉柔,更是早就泪流满面了。

    王庸讲完故事之后,也是有些傻眼了。瞎编乱造的一个故事,竟然让两大一小三个美女,都流眼泪了起来。尤其是欧阳菲菲,竟然还胁迫着他改故事结局。女人,果然和男人不是同一个物种。

    “嘿嘿,想改结局啊?”王庸一脸荡漾的笑了起来,环顾了一圈,得意的说:“菲菲你亲我一口,我就改结局。”

    “王,王庸你要作死啦?”欧阳菲菲一晕,又羞又恼的朝他狠狠一瞪:“这种破故事,又有什么好稀罕的?你爱改不改?”

    看着两人幸福的在打情骂俏,秦婉柔眼神又是一黯,本来就被伤感故事搞得有些忧伤的心情,又是难受了许多,面色有些苍白的继续流眼泪。

    王庸不经意间一瞥,暗道不好,心中急忙对自己暗骂了起来。王庸啊王庸,你就算调戏菲菲调戏的习惯了。也不用在婉柔面前玩这一套吧?这不是在她心上撒盐吗?

    当即眼咕噜一转,贼笑不迭了起来:“毛毛你呢?要不要改结局?要的话,就亲叔叔一口。”

    “不亲不亲,我不要改了。”毛毛也是坚持的很,虽然对王庸很喜欢,可是总不肯亲。

    铺垫之后,王庸才最后把眼神瞄到了秦婉柔身上,笑眯眯的说:“婉柔要不要改?你们都听好喽,谁要改结局,就亲一个先。”

    “啊?”秦婉柔怎么都没料到,王庸竟然会当着菲菲的面,和自己说这个?当即心头一羞臊,红着脸急忙低下了头,摇的比谁都快。不过刚才的郁闷心情,倒是消失了许多。心头反而隐隐有些开心。

    “王庸,你,你死不要好了吧?”欧阳菲菲是又好笑又好气,这家伙是不是要造反了啊?简直是无法无天了。没好气的掐了他一把说:“你越来越能耐了啊,调戏一下我和毛毛就算了,连婉柔都算上去了啊?”

    不过她也是知道的,王庸这是在开玩笑呢。如果真的对婉柔有什么贼心,估计就不会开这种玩笑了。

    “喂喂,菲菲你放手,掐疼我了。哎哟哎哟,咱能不能回去再教训啊?”王庸满是苦逼的叫了起来:“在外面总得给点面子行不行?”

    “咯咯,菲菲阿姨做得好,谁叫坏叔叔将悲伤故事不肯改结局的。”毛毛满脸兴奋的在一旁煽风点火了起来。

    “毛毛,不带你这样的,叔叔对你多好啊。”

    “行,我给你面子。”欧阳菲菲放开了他,环抱着双手冷笑着说:“要不,让婉柔决定,你这人是不是欠收拾。只要婉柔说原谅你,我就原谅你。”

    “婉柔……”王庸眼巴巴的看着她说。

    秦婉柔,终究脸皮薄,暗地里也是心疼王庸。被他盯得是脸一阵发烫,急忙靠着擦眼泪站起身来说:“菲菲,王庸。时间已经不早了,明天你们还要上班呢,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陪毛毛就行了。”

    “你一个人怎么行呢?”王庸皱着眉头说:“你明天也要上班的,这晚上要是睡不好。明天上课没精神,要误人子弟的。要不这样,你们都回去睡觉,我来陪。”

    “啊?这,这怎么好意思。”秦婉柔缓缓摇头说:“我没事的,以前毛毛生病,都是我一个人陪的,你们回去睡觉吧。”

    这话说的王庸是心头一颤,一股难受劲油然而起。对秦婉柔那个素未谋面老公,实在是有些怨怒了起来。暗骂,混账东西,你要是没本事照顾婉柔,凭什么娶她啊?

    如果那家伙在身边的话,王庸说不得就会一拳揍过去了。他让婉柔,吃了多少苦头啊?不行不行,回头得找婉柔谈谈,得想办法把这事解决了再说。

    “我说了,我来陪。你们都回去。”王庸一屁股坐在了床边,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说:“你们愿意在这陪着也行,浪费时间和精力别怪我。”

    虽然不明白王庸为什么好像有些生气,欧阳菲菲对婉柔也是颇为同情的。便帮腔着说:“婉柔,王庸说得对,我们明天都有很多工作要做呢。回去休息吧。那家伙,反正在公司里也就是游手好闲,玩玩游戏,看看漂亮女同事而已。那么大的公司,少他一个不少,多他一个不多。”

    这话说的,王庸白眼直翻。虽然她说的好像的确是事实,却也不用堂而皇之的讲出来吧,多丢人?

    而秦婉柔听欧阳菲菲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便也只好答应了下来,反正毛毛对王庸也是很亲昵的,便对毛毛嘱咐了一番,要乖,要听叔叔的话之类的。

    而欧阳菲菲,也把王庸拉到一旁叮咛了起来:“王庸,不准你趁着毛毛睡着后,出去和那些小护士啊,女医生的搭腔。”

    “我是这种人吗?”王庸哭笑不得的说:“别把我说得那么不负责任好不好?”

    “总之,要被我知道了,绝对不和你善罢甘休。”欧阳菲菲娇哼了一声,给出了一个你就是这样的人的眼神。

    等她们都走后,王庸又开始伺候起小公主来。老老实实的陪着她讲故事,哄她入睡。毛毛倒也乖巧,才不到半小时,就甜甜的睡了过去。王庸见这瓶点滴差不多了,又叫护士过来换了瓶。

    这才躺在陪护床上,开了震动闹铃。贴身放好,开始闭目养神了起来。在没有任何人在身边的时候,从他脸上看不到半点嬉皮笑脸感。只有冷漠,发自内心肺腑的冷漠。

    在他的脸上,找不出半点情绪波动来。让他的脸,看上去如同刀削斧凿出来的一般,就像是石头雕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精力,也是在不断的恢复着。对王庸来说,即便不睡觉,靠着这种半休息,也能维持住生命的正常运转。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他见过太多太多,在睡梦之中,丢掉性命的人。

    两三个小时后,毛毛挂完了今天的最后一瓶水,王庸给她拔了后。才脱了衬衣裤子,回了床上睡觉。靠在了床头上,半天都没抽过一支烟。烟瘾虽大,但不可能在毛毛的病房里抽烟。出去抽的话,也是深怕毛毛万一醒来见不到自己,会着急的。

    直到十二点多时,医院里也是寂静一片的时候。王庸灵敏的听到走廊里一阵脚步声,虽然很轻。可是王庸一下子就分辨出了,那是欧阳菲菲的脚步声。记住熟悉的人的脚步声,学会分辨这些,本就是战场上必要的生存技能之一。

    不会是半夜三更查岗来了吧?王庸钻入了被窝里假寐。

    果不其然,欧阳菲菲悄悄的拧开了病房门。借着微弱的灯光,先是看了一下恬睡中的毛毛。这才到了王庸床边,左右打量了一番。把塑料袋放在了床头柜上。暗道,哼,算这家伙老实。刚待想个办法作弄一下她的时候。

    两只邪恶的大手,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一只捂住了她的嘴,一只揽住了她的腰。

    欧阳菲菲惊骇莫名,只觉得那只捂着她嘴的手,传来一阵熟悉的烟草味道。奋力挣扎,又是想叫。可惜,王庸的动作很快,技巧性又是十足。欧阳菲菲压根发不出太多的声音来,连呜呜呜的声音都很低。

    她就像是一头在看似宁静的水塘边喝水的小鹿,被一头突然窜出的鳄鱼,拽入到了池塘里一般。而她,则是被拖入到了被窝里。

    在她惊恐莫名之际,王庸那仅穿了条内裤的雄壮身躯,已经压到了她如水一般的娇躯上。凑她耳边低语的邪笑说:“菲菲,你对老公真好,知道老公有需求了,还特地送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