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六十九章 后果很严重

第两百六十九章 后果很严重

    ……

    王庸呆住了,迟宝宝也呆住了。

    一**的触电般的感觉,在迟宝宝娇躯之中激荡,在她心中激荡,似涟漪一般,不住扩散。没几下后,迟宝宝泛红着脸,娇嗔了一声,猛得松开了绞着王庸脖子的双腿。

    身体发酥发颤着,重新坐回了驾驶座上。即便是没有手指头在,在迟宝宝的感知中,仿佛那感觉犹自存在”“小说章节更新最快。红着脸,低着头,趴在了方向盘上。

    王庸摸着脖子,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不是故意的,这一次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不qingchu,得长多少张嘴,才能把这事给说qingchu?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绕是自己舌灿莲花,也难解释的qingchu。

    好半晌后,迟宝宝才回了些神。猛然抬头,眼神炽热而凶狠的盯着他说:“王庸,你知道这么干的后果吗?”

    “这个,真心不是我的意思。”王庸苦着脸说。

    “什么?不是你的意思?难不成还是我的意思了?”迟宝宝一个翻身,敏捷的就像是只母豹子yi艳g的,骑到了副驾驶上王庸的身上。凶神恶煞的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红着脸眼神凌厉的说:“你知不知道性骚扰一个警察的后果?你这是袭警,袭警懂不懂?”

    袭警?王庸一口老血差点吐了出来,用手指头点了几下,就是袭警了啊?虽然说点的的确不是位置。但这还不是姑奶奶你的夺命剪刀腿实在太凶猛了吗?我这是正当防卫啊?

    不过王庸知道迟宝宝现在很gdong,如果自己说出正当防卫几个字,天知道她会做出些什么恐怖的事情来?一枪崩了自己那是小事。说不定心一横,跑楼上去和欧阳菲菲讨论一下老王的作风问题。事情可就大条了。

    “好吧好吧,迟队。”王庸左瞅右瞧的投降着说:“你说啥就是啥好了。麻烦您老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这里是公司的地下车库,被人看到了,影响不好。”

    “影响不好?”迟宝宝fènnu的冷笑不迭:“影响不好你往那里,那里戳?你把我迟宝宝当做什么人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份是个有妇之夫?你说你的行为,是多恶劣的性质?把你抓出去枪毙都是从轻处置了。”

    我了个去,王庸也是脑袋一晕乎。不至于吧?手指头戳两下,就要枪毙啊?老实说,要不是你宝女王死命扒拉的抓住老子的手,至于戳到那么多下吗?

    王庸一脸委屈的抬头看着跪骑在自己身上。螓首抵在车顶上,居高临下,气势凌人的看着自己的迟宝宝说。满脸委屈的说:“那你说说该怎么办?犯这点点错误,总不至于还要凌迟处死,株连九族吧?”

    “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啊?”迟宝宝直冷笑着:“要不,我去问问欧阳菲菲,这事该怎么办?她可是斯坦福的高材生,堂堂大集团的总裁。她那么聪明,肯定知道该怎么办的。”

    这话一下子把王庸噎死了。只好无奈的说:“好吧好吧,我认栽了,你说啥就是啥吧。不过说好了,枪毙什么的就太过了。”

    “这话可是你说的。身为男人,一口吐沫一个钉子。”迟宝宝俏脸微微泛着红润说,咬着牙。恶狠狠地说:“我的事情,你必须负责到底。在我还没有找到新的男朋友之前。你就是我的男朋友。”

    “啥?”王庸瞠目结舌的看着她的脸,想找出些她在开玩笑的迹象。但是很遗憾。找来找去,找不到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和眼神之中,有任何想捉弄他王庸一下的感觉。这让他的头皮直发麻,后背冒出了一身冷汗:“迟宝宝,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王庸,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迟宝宝气势不凡的,揪着王庸的衣襟质问说:“王庸,瞧你的意思,你不会是想反悔刚才说的话吧?你要是敢抵赖,我没事就把你铐进警察局里,关你个二十四小时再说。”

    “你这是利用权势,强抢民男。”王庸有些苦笑不得的看着她说。

    “我就是强抢民男了,怎么着?”迟宝宝也是被激出性子来了,继续骑乘在他身上,眼神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副模样,还真是不负宝女王的名头:“你有本事就反抗啊?要不,和你那个又有本事,又漂亮老婆告状去也行啊?”

    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很漂亮,很有气质的。尤其是她穿着黑色警服的模样,凭添了她几分威势。只是,她因为车顶之故,需要半俯着身子。这让她原本就波涛汹涌的酥胸,几乎要裂衣而出。

    这当真是难得一见的盛景,就算是昨晚和方薇薇在床上几乎折腾了半宿的王庸,都忍不住有些口干舌燥不已,呼吸微微急促。

    “好看不?”对于男人的窥视,女人的感知向来是异常敏锐的。迟宝宝盯着他有些躲闪的眼神,似笑非笑的说:“要不要我解开两个扣子,让你看的更爽些?”

    想是想的,王庸暗想不已。不过,此时还是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口是心非,你不想的话,下面反应那么大干什么?”

    “喂喂,迟宝宝你干什么?别乱来啊,我警告你,这里可是……唔唔~”王庸的话未说完,迟宝宝的娇躯向前一倾,瞬间将他淹没在了波涛汹涌之中。

    ……

    此时此刻,市公安局,副局长李逸风的办公室里。

    年仅三十几岁的他,如同在部队中一般的,挺直着身躯坐在了椅子上。脸色微黑,眼角已经有了鱼尾纹的他。双手捧着一张色泽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却保存的异常完好的照片。

    照片上是两个人的合照,都是大盖帽,笔挺的绿军装。两人并肩站在一起,互相勾肩搭背,姿态十分亲密。年长些的那个,看上去是个二十七八的大小伙子,硬挺帅气,那模样,可不是坐在这里的李逸风么?

    而年轻了好些岁的另外一个,虽然脸上有些稚气,但眼神清澈而炯炯,精气神十足。

    此时凝视着照片的李逸风,双手微微的颤抖不已,眼眶中已经隐隐有了些泪花。而他手边,放着一张申请表,上面书写着王庸的名字,那是为其申请见义勇为奖励的表格,上面还有他的手机号码,联系方式。

    李局长拿起了手机,几次三番的输入了那个号码。可是,终究还是放了下来。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不已,眼眸中的神色复杂至极,又痛苦,又懊恼,又有惭愧。

    犹豫了许久之后,他刚想按下那号码时。办公室的门被敲了几声,他的秘书探进来半个身子说:“李局,城北区蔡shuji来了,想见您。”

    李逸风立即正了正身子,将照片和手机都放了下来,正色说:“快请秦shuji进来。”急忙拿了纸巾,擦了擦眼泪,将帽子戴正了一些。

    不多会儿,一身穿着严谨,戴着黑丝眼镜,气质沉稳的蔡慕云。敲门而入,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矜持而客套笑意说:“李局,不好意思。突然来访,有没有打扰到您的工作?”

    “蔡shuji,你可是贵客啊。”李逸风也是沉稳大气的迎了上去,与她握了握手,一沾即松。客气的招待说:“蔡shuji请坐,小李,把我的雨前龙井拿出来。”

    两人客套的喝了一泡茶后,蔡慕云才表明了来意说:“李局长,这次来,我是想问问判官的事情。”

    “判官!”李逸风原本笑容满面的脸色,一下子有些严肃而沉默了,沉吟道:“蔡shuji,那个案子已经经由市委决议,列入到了机密案件之中。恐怕关于他的资料,我不便奉告。”

    “李局长,我并不是要来打听些什么。”蔡慕云好整以暇的说:“我只不过想问问,什么时候才能抓到那个凶徒。他昨晚在城北区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把我重点培养民营企业的一个老总给打伤了,还打断了一条腿。那个民营企业,是我们区政府重点扶持的对象,近些年来发展迅速,未来可是极有可能成为行业领头羊的。而且戴总还是斯坦福的博士,放弃了国外美好的前程,回国创业的,他在归国留学生中的声望很高,我怕这事如果解决不好的话,会影响归国留学生的创业激情。”

    “这个案子我已经知道了。”李逸风沉吟道:“不过目前是否真的是判官所为,还不好说。酒店里的一些闭路,有遭到黑客入侵的,数据被破坏的迹象。另外,判官为何要打断他的腿,动机在什么地方?这些都是疑点。我们需要进一步的侦查和询问,才能确立案件性质。”

    “不管怎么说,还请李局长尽快破案,抓捕住那个为非作歹的狂徒。”蔡慕云正色地说:“否则我这边承担的压力也很大。”

    “职责所在。”

    蔡慕云再小坐了会儿后,准备告辞。刚起身,便眼见的看到了他办公桌上放着的一张军旅照片。不由得顿住了身子,犹豫了一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