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五十九章 老王,你真是个大流氓

第两百五十九章 老王,你真是个大流氓

    ……

    一股怒气,在她胸臆之间油然而起。这,这叫什么话?临走之前,还特意再三叮咛了,不准他去打戚蔓菁的主意。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啊,两人就已经勾搭在了一块?一个是他刚结婚登记的老公,一个,却是她最好的闺蜜。

    刹那间,她的俏脸蒙上了一抹白色,贝齿咬着嘴唇,娇躯颤抖不已。

    “王庸,疼,呜呜,好疼啊。”

    戚蔓菁的声音,透着丝丝嗲意,听得人骨头都为之一酥。

    “你忍着点疼,疼过之后就舒服啊。”王庸的声音传了出来:“我保证,一会儿你就会欲死欲仙了。”

    “无耻~”这话让欧阳菲菲听得耳朵发烫之余,咬牙切齿的暗骂了起来。好你个王庸,你能再没下限一些吗?

    “啊~”戚蔓菁仿佛一阵痉挛般的,发出了一声长长而低沉的呻吟。

    欧阳菲菲怒火中烧,实在听不下去了,想冲进去大声质问一下他们。可是,才挪了两步,她就停住了。听着戚蔓菁那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不断传到了她耳朵里,让她的眼泪在眼眶中不断的打转。

    让她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就在她准备夺门而去的时候,戚蔓菁又是颤抖的叫了起来:“王庸,我不疼了,好舒服~好爽。王庸,你好厉害。呜呜,你弄到我痒痒了。”

    “舒服了就好,戚蔓菁,我们得加快些动作。欧阳老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给她看见就不好了。你忍着点啊,我要加速了。”王庸的声音飘荡而出。落在菲菲耳朵里,那是不管怎么听,怎么觉得一股子猥琐的味道。

    欧阳菲菲周身的温度,仿佛都一下子低了好些,俏脸上布满了寒冰煞气。让她看起来,如同一尊冰山美人儿一般。心中不住的暗忖,好你个王庸,简直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在我眼皮子底下。也敢……哼,本小姐可是有证的。而且,你就算要乱来,麻烦你出去开个房间行不行?

    快步冲上前去,气势汹汹的一把拽开了半遮掩的里间大门,只见的戚蔓菁半躺在她的休息床上,一条**的**。架在了王庸的腿上。而王庸,则是坐在了床上,双手正在她的脚腕间,不住揉搓按摩着。

    “王庸,呜呜,轻点轻点。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戚蔓菁一下子被他加速后,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哭腔着说:“就算被菲菲发现,我也会帮你解释的。轻点。别落下什么病根子,我要腿瘸了。谁负责啊?”

    “放心,治疗跌打扭伤,我最擅长了。”王庸的嘴角还叼着根烟,一脸轻松的说:“包管你过会儿就能下地,健步如飞,上蹿下跳无所不能。”这话倒是绝对没有吹牛,像他这样的人,这样的团队,不管训练还是执行任务中,受伤那是家常便饭。如果没有点疗伤手段,怎么混啊?时间一长,久病也成了良医。

    “死吹……”戚蔓菁刚说出两个字的时候,却是一下子瞥见了站在门口的欧阳菲菲,顿即一愕,捂嘴娇呼了起来:“菲菲,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吭声,吓死人了。”

    欧阳菲菲也是傻眼了,原以为,自己的老公和好姐妹,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呢。心中着实气不过他们子啊自己眼皮子底下弄,这才气势汹汹的冲进来想兴师问罪呢。却万万没料到,见到的竟然是这么一幕。

    心中各种滋味,一涌而上。或欣慰,或释然,亦有羞愧不安和尴尬。她是个聪明女人,从眼前这一幕来推断,可以轻松得出戚蔓菁应该是在洗手间里不小心摔倒了,扭伤了脚腕,而王庸正在帮她做按摩治疗呢。事情,和她在外面听到的浮想联翩出来的结果,那是有着质的。

    王庸也是猛然回头,一看到欧阳菲菲,脸上也是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干笑了两声说:“欧阳老总,您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欧阳菲菲虽说有些尴尬,可是一听王庸这话,就不爽了。什么叫我这么快就回来了?难不成,你还想我在外面多待几个小时,好让你在帮戚妖精疗伤后,再多点时间吃豆腐,多点时间增加感情吗?

    的确,他是在帮戚蔓菁疗伤。可是一看到到他双手捏在戚妖精那只晶莹好看的玉足脚腕上,她心头就开始有些醋意翻滚,很不舒服。

    不过,碍于戚蔓菁在场,她倒也不好多发作。只好勉强一笑着说:“我回来后看你们都不在,以为出去逛逛了。精神有些困顿,想休息一下。蔓菁,你的脚怎么回事?”虽然不爽王庸可能存在的占便宜心态,可是对戚蔓菁,她还是很关心的。

    “不小心扭了一下,幸亏王庸在啊。”戚蔓菁俏脸微微发红,美眸一横着说:“菲菲,你的贴身保安似乎挺能干的,不如真的让给我吧。”

    这话让王庸又是邪火大盛,恨不能一把将她摁倒在床上,狠狠揍一顿屁股。虽说明知道她这是在开玩笑,顺便解除衅菲的怀疑。可是,怎么听怎么觉得滋味古怪?

    “啪!”王庸在她脚腕上拍了一下,在她惊呼声中,将她脚放回床上说:“戚总,好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躺半天再下床吧。以后小心些,简直耽搁我玩游戏的时间嘛。”也不管她们两个了,洗了把手,直接跑出去继续玩植物大战僵尸。

    待得王庸走后,欧阳菲菲才凑过去俏声埋汰着说:“蔓菁啊,以后这话少说,王庸那家伙脾气可不好。脚还疼么?不然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原来挺疼的,不过被他治疗了一下后,就好多了。”戚蔓菁笑盈盈地说:“菲菲啊,正好,你也乏了。正好上来陪我一起睡。”

    “谁会陪你睡啊?”欧阳菲菲俏脸绯红,娇嗔不迭的说:“戚妖精我警告你别耍流氓啊。你这个伤号,就老老实实在这里休息下。我到外面处理下公事,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就行,晚上我会叫你一起去吃晚饭的。”说着,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见得王庸果然在拿她电脑玩游戏,便凑了上去,神色不善的低声问:“老王,刚才没趁着帮蔓菁疗伤的时候,偷偷吃豆腐吧?我可警告你啊,蔓菁可不是好惹的。你要真把她弄毛了,谁也救不了你。”

    “你就在那里小心眼吧,要不是看在她是你闺蜜的份上。”王庸撇了撇嘴说:“我才懒得出手呢,还有,什么毛不毛的?我一个大老爷们,还怕个女人不成?”话虽如此,可心头还是有些小忐忑的。以后类似的事情,一定要少干。

    听得他对戚蔓菁口气不好,反而让她心头一松,有卸喜了起来。但嘴上,却依旧轻嗔着说:“老王,小点声。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的好姐妹。行了,你去值班室打游戏吧,晚上自个儿找点吃的。蔓菁刚回来,我得陪她吃顿晚饭。”

    “不是吧?”王庸不满的看着她说:“菲菲,今天虽然不摆酒席,但怎么说都是我们的结婚日子啊,一起吃顿丰盛些的晚餐总要的吧?自己搞搞气氛,还有晚上的洞房花烛夜呢。”

    “洞,洞房?”欧阳菲菲脸一红,关于这个,她还真是没有心理准备。还没来得及去做鉴定呢。不过洞房花烛夜那几个字,对她的杀伤力还是蛮大的,羞红着脸,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觉得身躯一轻,心中一惊,急忙低声惊呼:“王庸,王庸你想干什么?”

    王庸迅雷不及掩耳的将她抄在怀里,将她安置在了大腿上,将她搂在怀中,嘿嘿一笑着说:“晚饭不陪我吃也就算了,总得补偿补偿我的损失吧?”

    “王庸,不要,不要乱来啊。蔓菁还在……唔~”她的檀唇,一下子被王庸封住。拼命挣扎,却是半点无济于事。很快,在王庸炽热的吻下,她娇躯渐渐发软,仿佛感觉灵魂都要飘了起来。

    抗拒的声音,也变成了压抑而**的呻吟。尤其是她深怕被戚蔓菁发现的情况下,神经紧绷,比平常更加敏感了许多。些许的挣扎,只是遮掩一下她的自尊心而已。

    “唔唔,不,不准你碰,碰那里,啊~王庸,你……唔唔”

    ……

    片刻之后,欧阳菲菲双臂紧紧箍住了他的后背,手指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衣服,满面潮红的伏在了王庸的怀中。那对几近完美的星眸,泛着一汪浓浓的春水,娇羞之余,啊呜一口狠狠地咬在了他的肩膀上,口齿不轻的唔唔着说:“老王,你,你真是个大流氓。”可是,刚才那种直飞云端,仿若灵魂出窍的感觉,却是让她感觉心灵的彻底释放。这种感觉,呜呜,怎么会?怎么会那么的强烈?

    “两公婆的,又有什么流氓不流氓的。”王庸将她抱在了老板椅上,欣赏着她那潮红而诱人至极的脸蛋,轻轻的吻了一下后说:“你慢慢忙,我也要回工作岗位了。不要太累着,晚上还要洞房呢。”

    洞,洞房你个魂啊。欧阳菲菲闻言仿佛从灵魂深处一颤,虽然内心依旧忐忑不安。可是,经过了刚才那一出后,也是不免隐隐有些期待了起来。洞,洞房,好羞人啊,欧阳菲菲,你脑子里在琢磨些什么啊?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