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五十八章 安心当小三吗?

第两百五十八章 安心当小三吗?

    ……

    戚蔓菁全身陷入了紧绷状态,眼睛痴痴地看着王庸,不敢想象他说的是真的。她的好姐妹,可以说是现在唯一的闺蜜好姐妹,竟然是他的老婆?

    见得她脸色很不好,王庸也是只得苦笑着说:“蔓菁啊,有时候,人不得不相信缘分这个东西。”

    难怪,难怪刚才看着浑身不对劲。原来,原来问题竟然出在这里。戚蔓菁的眼神,似乎有些黯然,深深地凝望着王庸,有些郁郁凄凄的说:“王庸,那,那我怎么办?”

    如果是换做任何一个女人,是王庸的老婆。她都不会有丝毫介意的,她能毫无心理负担的偷偷摸摸和王庸在一起。可是,那是欧阳菲菲。对戚蔓菁来说,菲菲是她仅存的几个最亲近的人之一了。

    而且,如果是大家都是王庸的情人的话,她顶多会醋意激昂些,或者是逗逗他们玩玩。可是,可是她是王庸的老婆啊。一时间,向来果敢凌厉的戚蔓菁,也陷入到了些微犹豫之中。

    “蔓,蔓菁。”王庸轻轻一叹着,继续帮她轻轻揉搓着小腹,低声说:“不如,不如就当我们之间什么事情也没……”

    王庸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戚蔓菁的玉手给堵住了嘴。只见她神色之间有些惊慌失措的说:“王庸,我不准你说这样的话,我,我……”说着,她双臂紧紧地箍住了他的脖子,紧张万分的说:“王庸。我爱你,我是真的深深爱着你。真的,我对天发誓。为了你,我的集团可以不要,甚至,我可以连命都……”

    王庸也是急忙伸手捂住了她的嘴,眼眸中露出了凝重之色:“好了,不要胡说。”

    “呜呜,王庸,我真的没有胡说。”戚蔓菁这个令无数人心惊胆寒的狠辣角色。在王庸的面前,就像是个为了爱情患得患失的小女生一般。拼着命,死死的拥住了王庸的身体,眼泪忍不住扑簌簌的往下掉:“王庸,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些年里,我有多么想你。我后悔,好后悔在高中毕业的那天,没有像你表白。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偷偷摸摸的派人打听你的消息。可是。你就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毫无半点音讯。王庸。你知不知道,那天在墓园我看见你的时候,我的心情,我的心情……呜呜,王庸,我会乖乖的,乖乖的做你的小情人。你放心,我不会破,破坏你和菲菲的关系。”

    “唉。你这个傻瓜。”王庸伸出大手,轻轻的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我不值得你这么付出的,我也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这世界上,比我强,比我好的男人多了去?你一个堂堂跨国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身家亿万的女强人,要什么样的男人弄不到。何必如此作贱自己?”

    “不一样的,王庸,不一样的。”戚蔓菁流着眼泪,嘟着嘴。眼眸痴痴地看着他说:“也许你的确不是最优秀的男人,但是,却是我戚蔓菁心目中,最优秀的男人。我也不觉得那是在作贱自己,只好能和你在一起,哪怕只是能经常看见你一眼,对我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福,老天的眷顾了。王庸,你不知道,这些年里,我有多少次到寺庙中祈祷,只求能再见到一次活着的你,哪怕只是一次。所以,我一直都保留着,保留着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我如愿以偿了,王庸。”

    即是以王庸的心境,也是被她这一番痴痴的表白给弄得是心头一震,柔软了许多。粗糙的手指头,捏着她的下巴苦笑说:“蔓菁啊,你真是个傻瓜。如果你这辈子都见不到我呢?”

    “如果我这辈子见不到你,我就等你一辈子。”戚蔓菁坚定不移的说:“这辈子等不到你,我就等下辈子。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一定会提早下手,坚决不让那些狐狸精把你勾走,要牢牢的把你拽在手里。你是我的,王庸,你永远都是我的,不准你逃。”

    “呵呵。”王庸也只得苦笑了起来,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说:“你呀,我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还这么霸道蛮横呢?我又有什么好的,值当你这样,我就是个吊丝保安啊。”

    “总之,在我心目中你就是最好的男人,别说你是个保安了,就算你是个乞丐,也命中注定是我戚蔓菁的男人。”戚蔓菁牢牢的环抱住了他的腰,眼神儿妩媚了起来,柔声说:“王庸,也许是老天爷惩罚我太贪心了吧,杀出来了个欧阳菲菲把你抢走了。不过,有菲菲当你的正房,我也是觉得挺服气的。从今天开始,我就老老实实的当你的小三好了。”

    “咳咳!”王庸被这话给呛得不轻,没好气的瞪眼说:“没见过当小三当的你这么理直气壮的,菲菲没有说错了,你就是个妖精,戚妖精。”

    戚蔓菁闻言,顿即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爷,那你还想怎么样哦?您吃都吃到肚子里了,难不成还能再吐出来?或者说,您要是拿不定主意的话,我回头找我的好姐妹欧阳菲菲,仔细商量商量?”

    噗~

    王庸差些一口老血喷出,商量?开什么玩笑。这要一商量,还指不定会闹出些什么夸张的事情来呢?不过正如她所说,吃到肚皮里的,还能吐出来啊?何况,自己和她之间,还在菲菲之前呢。只不过,这样一来,总觉得……

    “王庸,那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正房呢,就让菲菲那丫头去当吧。”戚蔓菁笑得愈发妩媚妖娆了起来:“我呢,安安心心的当个更加受宠的二奶好了,王庸,你不觉得这样更有趣,更刺激吗?”

    “你肚子不疼了?”王庸对此也是有些无言以对,只好暂时扯开话题的说。

    “疼,疼,继续揉。”戚蔓菁就像是个小妖精一般的,撒娇不已,满脸狐媚气息十足的说:“爷,您揉的人家好舒服,嗯~~啊~嗯嗯~”

    一连串如同魔音靡靡般的呻~吟声,在她喉咙深处响了起来。配合着她那副**的表情,真是惹人欲火膨胀不已。王庸一阵口干舌燥下,没好气的在她屁股上啪得一声打了下:“你是在消遣老子吧?身上带着大姨妈呢,别胡乱勾引,吃不消的。”

    “嘤咛~”

    她借机又是勾魂摄魄的一个长吟,眼眸春水汪汪的瞟着王庸,将一根玉指放在了嘴唇里,轻轻的咬着,柔媚不已的说:“爷,您打疼奴家了。”

    奴,奴家你个魂灵头啊?你当这是在拍古装剧啊?

    王庸忍不住学着欧阳菲菲骂了一句,拍了拍额头。

    “爷,奴家某些地方虽然不方便伺候您,可是,不是还有其他招数么?”戚蔓菁如同只勾人的狐狸精般,勾魂的笑着。一只玉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握到了某些坚挺之处,轻轻的揉搓了起来。檀唇轻启,柔软香舌轻轻在嘴唇上撩刮着。喉咙深处,还不住发出了一连串的呻吟声。那模样,要多**就有多**。

    一阵强烈的爽快感,让王庸一激灵,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从尾椎骨直蔓延到后脑勺。只是,他的头脑依旧保持着些许清明,脸上的肌肉抽动着说:“蔓菁,不要。这里是菲菲的地方,她随时都有可能回来。”

    “爷,您嘴上说着不要。”戚蔓菁微微抬起螓首,埋在了他脖子处,吐着芝兰气息,香舌撩动不已。娇喘盈盈着说:“可是身体很老实嘛。”

    老实,老实你个头啊。王庸顿觉一阵悲哀,这话好像不久之前,刚对欧阳菲菲说过。现在却被戚蔓菁回敬了。难不成,她还顺带替菲菲报仇不成?

    “菲菲会回来的,看见了可不好。”王庸想推开她,却又舍不得,心头挣扎不已。

    “这不是正好么。”戚蔓菁一手在下轻轻拂动,一手勾住了王庸的下巴,玉唇,轻轻向他的嘴唇吻去,眼眸深处一阵邪魅的兴奋:“王庸,你有没有觉得这样,更加刺激,更加兴奋?唔,你不用回答我了,你的身体已经做出了最诚实的回答。”

    她的朱唇,在他嘴上,脸上,脖子上,胸膛上。一路吻下去,保安服的拉链,衬衣纽扣,不知不觉都在她灵动的手指尖,一块块阵地失守。

    “嗷!”王庸也是颤悸的发出了如同野兽一般的低吼,全身肌肉紧绷。终于,她颤巍巍的解开了他的皮带,轻轻向下拉去。红霞布满了她的玉靥,眸子里,却是透着一丝无比兴奋。

    穿着紧身长裙的她,双膝跪在了他身前,媚眼还像上翻着,以勾魂而妩媚的姿态,边是抬头看向了王庸的脸。

    “戚蔓菁,你真是个妖精。”王庸全身紧绷的,躺坐在了抽水马桶上。

    ……

    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菲菲应付完毕“贵客”后,拖着有些疲惫的眼神,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左右一看,王庸和戚蔓菁,都不在办公室里。刚以为他们出去了的时候,半开着的里间门内,传出来了一些异响。

    “疼,王庸,轻点,轻点。”

    欧阳菲菲顿时心中一沉。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