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五十七章 难道好姐妹要变敌人吗?

第两百五十七章 难道好姐妹要变敌人吗?

    第两百五十七章难道好姐妹要变敌人吗?

    ……

    戚蔓菁啊戚蔓菁,你真是好本事。竟然当着我老婆的面来勾引老子。见得欧阳菲菲俏面寒煞,周身散发着丝丝寒气的模样。王庸知道,如果自己再待下去,怕是要出事情了。别说今晚期待了很久的洞房花烛夜了,能不能一觉安稳睡到天亮,都是个问题。

    惹得王庸很想一把揪进洗手间里,扒了裤子,朝她丰臀上狠狠打一顿。不过脸上,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道:“戚总厚爱我心领了,我不过是个小小的保安而已,不值得戚总这种大人物如此关注。”被她那么几次三番的捣乱,心头也是有些光火不已了,口气也是生硬了许多。

    也许是感受到了王庸发自内心的些许恼怒,戚蔓菁眼眸中,掠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慌张,不敢再挑逗惹事了。将妙曼而光洁如莹的双腿一收,喝着茶掩饰般的轻笑说:“我也就是随口问问,既然王先生你没有兴趣,我也不会死缠烂打。其实我也就是逗你玩呢。失陪一下,我先上趟洗手间。”起身之后,才像王庸撇去了一个幽怨的眼神。踩着高跟鞋,嗒嗒而去。

    待得她走后,王庸便要开始单独面对欧阳菲菲了。只见她开始毫不掩饰的将眼眸中的煞气,凝聚成束,狠狠朝他剜去。低声冷哼说:“王庸,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交代什么?”此时的王庸,反而满脸轻松。翘着二郎腿抽着烟。耸肩道:“难不成,人长得帅也成了一种罪过了吗?亦或者说,我刚才就不应该严词拒绝戚总,而是要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

    “哼。”欧阳菲菲一时间也是噎住了,无话可说,只是心头总觉得有些很不爽快。刚想好好交代几句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她跑去一接,眉头微微皱起说:“好的,你先安排他们在贵宾会客室中稍等一下。我这就来见他。”

    挂断电话后,才边整理着一些手头上的文件,边说:“王庸,你帮我招待一下戚总,我出去会见个客人就回来。”

    就在王庸有些错愕的时候,欧阳菲菲踩着气势十足的猫步到了他的面前,面色不善的低哼了一句说:“老王,你要是敢对戚蔓菁乱来,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啊。”

    “呃。我突然想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你换个人来招待吧。我是个保安。不是侍应生。”王庸哪里敢在这里单独陪戚蔓菁,自己岂不是要羊入虎口?

    对王庸的表现,欧阳菲菲还算满意。至少这家伙好像真心没有要贴戚蔓菁的打算,否则,他又怎么可能要求换人?略作犹豫着了一下,对他露出了个鼓励的微笑说:“你只要控制好自己的言行举止就可以了,我估计戚蔓菁有写出我们的关系了,故意在逗着玩呢。她平常虽然有些嘴花花,可是私生活还是很保守检点的。你只要不猥琐丢我的人就行。”说着,看了下手表:“时间来不及了,你一会儿的工作就是陪好戚蔓菁。王庸,我相信你。”

    那句我相信你,说的王庸是心头没来由的一颤,暗自发苦了起来。

    仿佛真的约了客人一般,欧阳菲菲再匆匆交代了几句后。拿了手机,给戚蔓菁发了个短消息说明下了情况。别说有王庸在这里了,就算没有他在,欧阳菲菲也不好去擅闯洗手间啊。

    等欧阳菲菲走后。王庸心中也是开始有孝毛了。不过打定了主意,不去招惹戚蔓菁。当然,也不会让她来招惹自己。便端起茶,跑过去用欧阳菲菲的电脑,下了个植物大战僵尸玩了起来。

    几乎是预料之中的,戚蔓菁的电话打到了王庸手机上。王庸边玩边接接着低声说:“干嘛,你别玩什么鬼花样啊,这里可是我……呃,是欧阳菲菲的办公室。”

    “王庸,菲菲是不是接待客人去了?”戚蔓菁没有理会王庸的警告,而是轻笑着问。

    “不错。”

    “你进来。”戚蔓菁在电话里说。

    “……”王庸被她这话呛得是一口茶都差点喷了出来,没好气的说:“戚蔓菁,我说过不准乱来的,你别不听话啊,把我惹毛了……”不过,被她那话,也是勾得有些心猿意马不迭了起来。鼠标一抖,摆错了一颗向日葵。

    “哎哟,王庸,我肚子疼,疼死了我了。”戚蔓菁在电话那头,蓦然痛苦的呻吟了起来:“嘶,好疼,好疼。”

    王庸汗然,暗骂戚蔓菁你也太看不起我的智商了吧?这种把戏也玩的出来?当即没好脸色的说:“戚蔓菁,你慢慢装,再装像一点。”

    “王庸,我是真的肚子疼。”戚蔓菁有些生气怒嗔道:“你这个……”

    王庸心头微微一阵恼火,直接挂断了电话,不再理睬她,而是专心致志的打起了植物大战僵尸。心中估猜着,过会儿她肯定又会打电话,发短信来了。

    谁知,王庸打完了好两关,僵尸消灭了好多波后,也未见手机有什么反应。心中不由掠过了一丝不妙的念头,不会吧,不可能是真的吧?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依旧是没有反应。王庸发了个短信过去,也不见她回。

    渐渐地,王庸有些坐不住了,反拨了个电话过去,响了几下。她倒是接了,只是声音颤抖不已而透着一丝可怜的说:“王庸,我疼~”

    我了个去,难道真的是真的?王庸这下不再犹豫,将手机一揣,直接窜到了里套间的卫生间里。这时候,就算是上当也在所不惜了。果不其然,戚蔓菁面色苍白无比的,趴在了盥洗台上。捂着小腹,呻吟而颤抖不已。

    “蔓菁!”王庸急忙一把扶起了她,见她额头冒着细密汗珠,面色发白,嘴唇无色。忙说:“你现在怎么样了?是哪里疼?”看到这一幕,王庸就知道她应该不是装的了。抽了些纸巾,先给她额头擦汗。

    “肚,肚子。”戚蔓菁此时的眼眸,有猩怜巴巴的看着王庸:“是,是痛经。”

    痛经?我靠。王庸把她抱在怀里,回头一屁股坐在了马桶上,也不避嫌,将粗糙的手搓得滚烫后,隔着薄薄的裙子。按在了她的小腹上,轻轻的揉搓了起来。好歹也是见多识广的了,知道女人的痛经一旦痛起来,可是有星同小可的。根据情况不同,最痛的能把人痛晕过去。

    “唔!”戚蔓菁只觉得小腹上,就像是被一个滚烫的热水袋敷上了一般,很烫,很舒服。强烈的热气,好像一下子驱散了她小腹之中阴气,让她的剧烈的痛楚微微一缓。

    再加上他有节奏而轻重适宜的揉搓,让她舒服的忍不住低声呻吟了一声了起来。不过也仅仅是这一下,她旋即紧紧闭上了嘴和眼睛,任由王庸帮她揉搓。

    “好些了没?”王庸知道刚才错怪了她,也是微微尴尬的低声说:“蔓菁,刚才我还真的以为你是在装的,怪我怪我,让你多疼了那么久。”

    虽然道歉恳切,可戚蔓菁还是紧紧抿着嘴,别过头去,好像是在和他怄着气呢。

    “好吧好吧,要不,你揍我两下出出气?”王庸呵呵笑着说:“别生气了,这次的确是我不好。晚上我偷偷溜出来,请你吃宵夜。”

    “这是你早就答应过我的。”戚蔓菁睁开星眸,狠狠白了他一眼,有些委屈的说:“别拿这种条件来哄人。”

    “好,好。那你说要怎么样哦?”王庸继续轻轻帮她揉搓按摩着:“好些了没?你以后要多注意下身体的调理,作息时间规律些,忌生冷受凉。”

    “王庸,你少来转移话题。”经过王庸的一番揉搓后,戚蔓菁的脸色似乎好看了许多。慢慢的多了些血色,娇哼说:“王庸,没看出来。你对欧阳菲菲,可比我上心多了。”

    王庸汗然,暗忖那是我老婆,当然要多上心了。不得不承认,有证和没证,还是有极大区别的。从和欧阳菲菲领了证那一刹那后,虽然他还是很不适应,但是心中,却已经真正将欧阳菲菲当做自己老婆了。

    只是,现在这个秘密,两人都一致认为应该保密一下。他可不想闹得风波大起。何况,慕氏集团,以及他私人,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只有解决完那些事情后,才能真正安安心心的过日子。不过,对戚蔓菁,似乎这个秘密没有什么维持的必要,他暗自琢磨了起来。

    见王庸闷声不吭,戚蔓菁心中的醋意,又是汹涌而上。相比于王庸那个未知的老婆,她感觉,欧阳菲菲才是她最大的敌人。菲菲啊菲菲,难不成我们要从好姐妹,变成敌人吗?不管怎么说,王庸,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哪怕是死,我也不会放弃的。即使同样是情人,我也要做王庸最喜欢的那个。

    就在戚蔓菁胡思乱想之际,王庸轻叹了一声说:“蔓菁,实话告诉你好了。菲菲,她就是我老婆。”

    “啊?”戚蔓菁娇躯一震,捂着嘴不敢置信的看着王庸。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