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四十八章 夜半疗伤

第两百四十八章 夜半疗伤

    ……

    这是一个不算太新的小区。王庸点着烟,双手插着兜儿上了楼。这会儿,迟宝宝应该不在,恐怕她今晚得忙到半夜才会回来。锁是新式的锁,但是王庸随便弄弄,便轻松打开了。

    到她家,是因为王庸明天就要和欧阳菲菲登记结婚了。有些事情,必须在登记之前和她说qingchu,也必须在登记之前把事情处理得当。至于蔡慕云,呃,还有戚蔓菁,倒是没哈问题”“小说章节更新最快。原本大家就不可能会有更深层次的发展。

    进了屋子,王庸四下一扫,却是眉头大皱。她的破坏能力可真不小啊,才帮她略作收拾过,好些地方又给她摊得不像话了。不想打电话给她,而是坐在了沙发上准备看电视。

    边抽着烟,还没看几分钟,王庸就实在有些扛不住了。不管是从小在老妈的逼迫教导下也好,还是在当兵时候养成的习惯,也是养成了小小的洁癖。

    茶几上堆着两桶方便面,阳台上晒的衣服也是乱糟糟的,横七竖八的搭上去了就算。

    坐不住了,反正迟宝宝那丫头今晚也不知道要忙到啥时候才回家,索性就再帮她做次义工吧。说干就干,王庸撸了撸袖子,就开始开干了起来。谁知这不干不知道,一干还真是吓了一大跳。

    人家的屋子,是越收拾越干净。而迟宝宝这懒货的屋子,却是越收拾越脏。尤其是那些角落里,床底下,甚至还有各种柜子沙发底下。让王庸生出了一股要冲到公安局。一把拎着她耳朵回来让她好好瞅瞅的gdong和**。

    这地方,能住人吗?而且住的还是个女人。

    捏着鼻子。足足收拾了三个小时。各种垃圾,清理出了十几袋子。才将这个不大二室一厅。收拾的干干净净,连厨房都给弄亮堂了,重新熬上了粥,王庸这才重新去看电视。

    看着看着,就觉得有些累了。便索性躺着睡一会,天知道她今天几点才回来。明,不,今天还要去登记呢。回头戴着两个黑眼圈拍证件照,估计欧阳菲菲的脸色绝对不会好看。

    ……

    凌晨三点。

    迟宝宝浑身疲惫不堪。脚腕有些受了伤,一点一点的回了家。还没开门呢,她便陡然警觉了起来。从门缝中,竟然隐隐约约传来些电视的声音,她神情一紧,先是检查了下门锁。

    没有被撬开的痕迹,当即,掏出了手枪。暗暗不动声色的打开了门,蹲着身子。潜伏了进去。透着电视机的光,她好像看到有人躺在了沙发上。隐约间,从身形和衣服来判断,应该是个男人。

    这让迟宝宝冷笑不迭。这是遭了贼还是咋地?这贼也胆子忒大了些,偷东西,竟然还偷到她迟宝宝头上来了。偷就偷呗。还胆大包天的躺在客厅里看电视,看睡过去了?

    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笨贼。

    不过老实说。当警察好几年的她。听说过的稀奇古怪的案子多了去,类似的笨贼也是早就有过案例的。

    踩着猫步。一路潜行而去。拿着枪,抵在了他的脑袋上。

    王庸是什么人?在迟宝宝家里睡觉,能不警觉一些吗?早在她开门进来的时候,他依旧觉察了。不过,身为一个普通人,当然不能这么警觉了。只好继续装模作样的睡。

    直到她拿枪抵住了脑袋,王庸心头才忍不住要苦笑,奶奶的,才认识她多久啊?脑袋倒是不知道给她用枪抵着多少回了。为了防止被她抽冷子来那么两下狠的。王庸只好打着哈欠,幽幽醒转的样子,蓦然,他看到迟宝宝时,啊的一声惊叫,急忙扯着毛巾毯挡在了自己身前,一副惊魂不定的样子。

    随着这两下,迟宝宝当然也是看qingchu了那是王庸。

    心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没好气一拍按钮,打开了客厅的灯。收起了枪,瞪大着杏眸说:“王庸,你怎么会跑我家里来了?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把我吓了一跳,以为遭贼了。”

    “你还说呢,那么静悄悄走进来也不说话,把我魂都给吓没了。”王庸一副惊魂未定,拍着胸口埋汰不已的说:“迟宝宝,你自己门都不锁,真当警察家里没贼光顾啊?”

    我没锁门?迟宝宝一愣,想了下。却是想不起来锁没锁了。不过,今天早上精神有些恍惚的出去上班倒是真的。不过,既然是王庸,她倒也是懒得计较这件事情了。

    疲惫不堪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眼睛四下一扫,顿时秀目圆睁了起来。客厅里,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连阳台上晒的衣服,也被他收拾好了,全部叠在了一边。

    这种干净整洁的劲头,直让迟宝宝怀疑,这里还是不是自己的家了?好不适应啊。

    “我也是等你等的无聊,又看不过那么脏乱差,就随便帮你收拾了一下。”王庸点了支烟,没好气的说;“你也真是的,家里也不知道好好收拾一下,就算自己没时间,也可以找个保洁阿姨嘛。猪窝里能住人吗?”

    本来被他收拾了一下家里,迟宝宝还是有些感激和尴尬的。可是被他这么一埋汰,原本恶劣之极的心情就一下子糟糕了起来,站起身来怒声说:“喂喂,我叫你来收拾屋子了吗?我就是喜欢住在猪窝里。”

    “哎哟,你怎么会弄得这么狼狈?”王庸见她全身都是脏兮兮的,头发也乱糟糟的很。急忙装模作样的说:“今晚抓贼去了?怎么会搞得那么辛苦?先坐,我给你去盛碗粥来暖暖胃。”

    王庸很快炒了几个鸡蛋,给她弄了碗粥。

    迟宝宝倒也不客气,肚皮早就饿坏了。呼啦啦的接连吃了三碗后,胃里面才舒服了些。脸上脏兮兮的,却难掩她美貌的容颜,怔怔的看着王庸。不知道为什么,鼻子里有些酸酸的。以前忙到半夜回来,再辛苦,就是吃一碗泡面,然后倒到床上就去睡觉。哪里有这么热乎乎的粥喝的?

    “先去冲个澡。”王庸边收拾着碗筷,边说:“我看你的脚好像是崴了,一会帮你涂点红花油,活络活络。”说起来,王庸对她还真是歉然不已,也是不敢看她的眼睛。

    “嗯。”迟宝宝看着他麻利的收拾着桌子,心里头有些暖暖的。难得很乖巧的跑去冲澡了。

    等她冲完澡回来,只是围了条浴巾。露出了她性感的锁骨,以及一双结实紧致的美腿。她的身段极好,皮肤也是光滑如绸缎。只是今天,她实在有些狼狈了,手臂上,腿上,到处是青紫之色。

    尤其是右腿脚腕上,紫肿了一大块。这让王庸心疼而有些后悔不已,今天早应该把她直接打晕了算的。以她的个性,如果不是疼得厉害,是不可能一瘸一颠着走路的。

    急忙上前,将她扶到了沙发上。专心致志在了她的脚腕上,搓热了手,先轻轻揉了揉,问:“疼不疼?”

    “唔?不疼。”迟宝宝看着他那副温柔关切的模样,鼻子酸酸的,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不过,她终究不是寻常女孩,虽然很疼,却能忍受。说实在的,以前受的苦比这厉害多了。只是,没人会像王庸这样对自己关心呵护而已。

    王庸这才将从她抽屉里找出来的红花油,搓热后,给她擦到脚腕上。随后,开始很仔细的揉搓着帮她活血化瘀了起来。他刚才揉捏间检查过了,没啥大碍。

    迟宝宝那双清澈的大眼睛,有些呆呆的看着他。此时的他,眼神之中,没有半丝半毫的杂质,专注到了极致。和他平常嬉皮笑脸的流氓样,完全不yi艳g。专注起来的样子,很认真,也很让人心动。

    “你要觉得疼,可以叫两声。”王庸专心致志的帮她治疗着:“应该会有些疼的。”

    “嗯!”迟宝宝虽然觉得很疼,却是硬咬着牙忍住了。疼是疼的,可是心里头,却是一点也不疼,反而是很温暖,很温暖。如,如果让他这么一辈子的捏下去,就好了。一想及此,她的脸颊上有些微微绯红了起来,神态也有些不自然。

    好半晌后,王庸将她的脚重新放到了沙发上,嘱咐说:“宝宝,这两天尽量别走路,养几天就好。”

    “嗯。”迟宝宝也是极为难得的,乖乖的点了点头。只是,心中有些尴尬,也没有说其他话。

    而王庸,也是坐在一旁,难以开口。默默地抽着烟。

    气氛,顿时有些呆滞了起来,又是有些僵硬。好半晌后,迟宝宝才低声说:“王庸,谢谢你。今天原来心情很不好,但是,现在好多了。”

    “呼!”王庸重重地吐出了一口烟,苦涩的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宝宝,今天来。我是有事情和你说的。”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来的,始终要来。做男人,不能那么不负责任,碰到了事情就逃避。

    迟宝宝美丽的眼眸一愣,不知所以的看着王庸。心中暗道,他,他是想和自己表白吗?一时间,心头忐忑不已,犹如鹿撞了起来。

    “宝宝,明天,不。今天上午。”王庸狠狠地抽着烟,艰难无比的说出了那几个字:“我要和女朋友去登记结婚了。”

    “什么?”迟宝宝那张性感漂亮的脸,一下子煞白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