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四十五章 下流,我有男朋友了

第两百四十五章 下流,我有男朋友了

    “嫂子?您说啥?非得让她唱……”刀疤老四满脸苦哈哈的说:“给五十让她唱?好吧好吧,来来来,那卖唱的丫头,你有福气了。五十块一首,过来唱给嫂子听,唱得不好,当心我削你。啊?嫂子,不是,那个,呵呵,口头禅口头禅,其实我们几个都是正经的好人来着。行,我让她唱,这就唱……”

    刀疤老四和虎爷,眼神齐刷刷的盯着旗袍女。尤其是那刀疤老四,为了早点摆脱烫手山芋,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五十块头,递了过去。

    旗袍女想死的心都有了,没事笑什么笑啊?惹出事端来了吧。心中满是委屈,堂堂总管几百个小妞的超级大妈咪,竟然要被逼着当个卖唱女,还卖得那么廉价,五十块……

    旗袍女愁眉苦脸着,拿过了手机贴在耳根处,越想越委屈,眼泪汪汪的,开始清唱了起来:“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啊,年来到嗷嗷嗷~”多少年没有被人逼着唱歌了啊,越唱,越是想起了当初刚出道的时候,各种委屈啊,心酸啊,一股脑儿都涌了上来。

    这一唱,唱的是所有人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恶狠狠地盯着她,你丫就不能唱个喜庆些的?例如大花轿啊之类的。真是败兴。

    好在对面的欧阳菲菲,不是太讲究,反而听得有些觉得凄惨,呜呜咽咽了起来,等她一曲唱吧,才让她把手机还给了王庸,那旗袍女也是满面泪痕了。

    苏舞月在她的mini里,捧着电脑,也是开始笑岔气了。怎么一下子搞成这样子了?从动作片变枪战片。枪战片转喜剧片了?和大叔一起做事情,实在太有趣,太有意思了。尤其是那个女人,还真唱。

    “老王,算我信你了,那个真是卖唱女,唱得可真好。”欧阳菲菲在电话那头,戚戚然的哭个不停了起来:“记得多给人一百块小费啊。还有,记得喝完酒后。早点回家,明天还要去民政局呢。就算是单身夜,也别闹腾的太晚。呜呜,我挂电话啦,好凄惨。好悲凉。”

    王庸当然是她说啥是啥了,点头哈腰着一副二鬼子面对太君的模样。

    等她挂完电话之后,王庸才嘘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百块递给了那旗袍女:“喏,老婆叫打赏的,说你唱的好听。”

    旗袍女那满眼都是泪花了,像是被雷打了一般。浑身颤抖着接过了那一百块,激动地说:“谢嫂子夸奖,谢大哥的赏。”

    王庸收起了电话,咳嗽了两声说:“嗯。刚才被电话打断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对了,你们三个,看在刚才的情分上。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吧。”

    还要束手就擒?三人苦巴巴的看着王庸。尤其是虎爷,借着刚才的关系。干笑不迭的拍起了马屁着说:“哥,不,爷。看在咱三个刚才那么卖力的帮您的份上,您老就高抬贵手,放我们仨一马吧。我们会把您供在龛上,早晚三炷香拜着呢。”

    其余刀疤老四和旗袍女,也是忙不迭赞同的猛点头。

    “我还没死呢。”王庸没好气的说。

    “那等您死……”刀疤老四张嘴就来,也幸亏那虎爷和旗袍女反应快,一左一右的捂住了他嘴巴。免得那话一出,惹得这面具杀神杀心大起,顺手把他们三个都咔嚓咔嚓了。

    “爷,那您说要咋样吗?”虎爷苦逼的说:“我们现在都那么惨了,您老真的要赶尽杀绝吗?我小虎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媳妇要养。您老就发发慈悲,放我们这一马吧。我们三个,以后一定改邪归正,不做坏事了。”

    “对对,以后我们三个一定改邪归正,天天扶老奶奶过马路。”

    “我去援藏支教……”旗袍女也是一副幡然悔悟的样子说:“洗脱我的罪孽。”

    切。虎爷和刀疤男鄙夷的看着她,你要去援藏支教,估计能把那些纯洁之地,变成淫窝。

    “这些话,你们不用和我说。”王庸终究还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对他们三个的态度稍好了些:“一会儿等警察来了,你们和警察说去。”

    王庸正说话间,耳朵里却传来苏舞月的声音:“判官,判官。赶快撤退,警察来了,呜呜,他们几个来得好快。”苏舞月焦急万分,都怪自己刚才看戏看得太过痴迷了,连警察来了都没有留意到。

    砰~~

    附近的一扇门被人撞开,冲进来一群全副武装的特警,暴喝着说:“都不准动,举起手来。”

    其中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上套着防弹背心,身材高窕,野性十足的女警察。她端着手枪,做着标准的战术动作,向前突进的娇斥说:“判官,果然又是你?你给我举起手来,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迟宝宝那是又兴奋,又紧张万分。那个判官,现在已经成为了公安局的噩梦,尤其是她迟宝宝的噩梦。几次三番的,在他手中吃了大亏。最后那次,竟然当着她的面,拿走了重要的案宗资料,还打伤了李局长。这使得李局长前两天才出了医院,还不能做剧烈运动呢。

    兴奋的是,她这一次有机会逮住他了。但是紧张的是,这个判官可不是好惹的主,想要抓住他可不容易。

    王庸很无奈的摸了一下脸上的面具,看着迟宝宝那活力十足的娇躯。心中暗自摇头嘀咕了起来,这笨女人,还真是恢复力惊人啊。让她在家好好休息几天的,压根就把他的话当做了耳边风。面对这么危险的局面,光一件防弹背心,就猛打猛冲在了最前面。

    回头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地和她说道说道。王庸也是发现,拿了她一血之后,已经没有办法再把她当做个路人甲乙丙丁般的对待了。至少,已经会怜惜她,心疼她了。

    但现在,肯定不是和她相认的时候。王庸轻松而悠闲的对他们三个说:“警察来了,我的游戏也到此为止了,有机会再见。”说着,还不忘和他们挥了挥手道别。

    虎爷等三个,也是傻眼了。这家伙,把这里当成了游乐场吗?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不爽和无聊才来砸场子的吗?

    “迟警官,我可是见义勇为的良好市民啊。”王庸开始跑路了起来,边跑还边喊:“我可是帮着你们警察做事来着的,你要抓抓他们几个好了。好好审讯,会给你带来很大功劳的。”

    可是迟宝宝对他早已经恨之入骨,仇恨值远超其他几个。一听这话,她追得更快了起来,愤怒的咆哮说:“你们几个,抓人。我去追判官。判官,你给我站住,不准跑。”

    她身手十分矫捷,尤其是追捕人的时候,那个劲道十足啊。那些特警,想拦都拦不住。她就像是一头母豹子般,卷起一阵风就掠了出去,直追王庸而去。

    一群特警们,只好兵分两路。一路抓这几个似乎不准备抵抗的嫌疑犯。另外一拨,直追迟宝宝而去。如今判官在警局内,已经不算什么大秘密了,尤其是在李局长被人几秒钟ko之后。

    傻瓜都知道,迟宝宝绝对不会是那个判官对手的。为了防止她出意外,不得不跟进啊。那些特警们,心头也是嘀咕不已,抓判官,实在没那心理准备啊。

    王庸顺着苏舞月给的路线,一路飞快的撤退而去,速度也不可谓不快。但是迟宝宝,却像是咬死了王庸一样,像一阵风一般的在后面猛追着不放。

    “这丫头,还真是拼命啊。”王庸也是有些心疼她的身体,知道她肯定会一直追下去。当他跑到了野地附近的树林里后,便暂且潜伏了下来。

    迟宝宝身形矫捷的掠进树林里,还没搜出十几米呢,便感觉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那个低沉的嗓音说道:“迟警官,逢林莫入的信条都忘记了啊?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混蛋。”迟宝宝娇躯一扭,油滑的如同泥鳅一般的钻了出来,抬枪便朝王庸打去。

    我了个去,谋杀情夫啊。王庸刚才也是怜惜她,没有直接扣住她关节,倒是被她脱身了开来。急忙抬手一打,点在了她腕关节上。迟宝宝手腕剧烈一麻,手枪飞了出去。

    但是她对判官的仇恨度可不低,就算没有枪,也是要咬着牙拼命。抬起一记高空鞭腿,又凶又猛的朝王庸脑袋上扫去。

    王庸老神在在的探手,啪得一声挡住鞭腿,大手直接捏住了她的脚腕。轻笑着说:“迟警官,你是在像我展现你的美腿吗?不如做我女朋友吧。”说着,另外一只手,向她大腿摸去。

    “混蛋,我有男朋友的了,放开我。”迟宝宝羞愤交加,奋力挣扎了起来。

    啥?有男朋友了?王庸一愣,是说自己?还是……甭管怎样,都不是什么好兆头啊好兆头。

    就在他这一失神间,迟宝宝左腿在地上一点,凌空飞了起来。娇躯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一脚蹬中了王庸的胸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