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四十四章 威武霸气

第两百四十四章 威武霸气

    刀疤男,旗袍女,还有那个虎爷,肺都要给气炸了。这家伙,也忒看不起人了,带着手机来砸场子的?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手机这种东西最不安全了,容易被各种窃听不说,还能轻松定位。就算你非要带,也麻烦您调成静音状态行不行?敬业点行不行?

    不过,在场三人,没一个敢真正开口埋汰那个面具杀神的,就算他们每人都带着把枪都不敢。这人别说带手机了,就算掏个ipad出来玩,也每人敢多放半个屁。

    王庸一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便皱了皱眉头。竖起一根指头,朝向了三人。

    我靠,这家伙也太侮辱人了吧?三人之中,血性还算很强的刀疤男,眉头跳了两下,忍不住要跳出去和他拼命了。你厉害归厉害,牛逼归牛逼。打仗的时候接电话也算了,但是能不能不用竖起手指头来挑衅羞辱?

    可是一想到他那如同装甲车一般横冲直撞的恐怖战斗力,以及枪枪爆头的可怕神枪法。就算刀疤男血性再盛,心头也是不免一虚,咽了咽口水,强按住要拼命,不,找死的冲动。

    从摄像头中,看到那三个平常横行一方的恶男恶女们,被大叔如此侮辱了,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苏舞月就像是大热天,渴得不行了后,吃了个冰激凌,顿觉心头爽到一塌糊涂。

    满眼都是崇拜之色,对着显示器中的王庸竖起了大拇指说:“大叔,你实在是太威武霸气了,我爱死你了。”

    “嘘~”王庸作出了个嘘声状,不着急接,而是任由手机在那里嗡嗡震动加铃音响着。

    这个动作一作出来。让虎爷等三人,骨头都有些酥了了。原来杀神兄不是在侮辱大家啊,而是让大家静音。嗯嗯,也是嘛,像杀神兄这样高高在上,犹如魔神一般存在的人物,又怎么可能吃饱了撑着羞辱人?

    好像,反过来说,还是被他尊重了一下。呜呜。三人都有些激动的想要流泪的感觉。各自很自觉地捂住了嘴巴,不出半点声音。这位杀神兄,肯定是有很重要的电话要接。至于有多重要,估摸着事情不会小,说不定是几十亿上下的大买卖。更加说不定是要去颠覆某个小国家的政权之类。

    更加说不定,是国际某大佬,打电话来请他出马办事。

    总之,像这么大的人物,每做一件事情,都肯定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有幸能听到他讲电话。真是三生有幸啊。虽然他们三个到目前为止,都还算是受害者,因为这个杀神而损失惨重。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自内心肺腑的,对一个绝世强者产生崇拜感。

    王庸见他们安静了。便也不再避讳,总算接通了电话,笑声中有些谄媚的说:“喂,老婆大人啊。有什么指示?”

    “噗!”

    虎爷一个踉跄。差点摔死。另外的旗袍女和刀疤男,摇摇欲坠中。还来得及扶住他。

    三人都傻眼了,面面相觑着。这是开什么国际玩笑?老,老婆大人?这,这也太有违和感了吧?这是完全的,彻底的颠覆了三人的感官认知。

    便是连苏舞月,也差点一头栽死在键盘上,捂着脸不敢再看这一幕了。丢人啊,实在是太丢人了。

    “怎么可能?”王庸拿着电话,声音有些激动的说:“我怎么可能趁你不在家嫖娼去?开玩笑,我是那种人吗?”

    这话听得,虎爷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这高手当的,可真是憋屈啊。他很想插一句,您老要是想嫖,呃不,想要临幸些小妞的话。我这会所里你随便挑,随便选,拉个上百小妞开无遮大会都行,一分钱不收还能倒贴您,只求您老放小第一马。

    在她家的别墅里,欧阳菲菲躺在了她那张很久没有睡过了的床上,怎么睡怎么觉得不习惯。趴在了那里,俏脸有些红着啐声说:“你是什么人,我知道的一清二楚。哼,总之,不管你以前怎么样。从今天开始,你就得老老实实的。不然……”

    “放心,放心。”王庸呵呵笑着说:“你一向知道的,我是个老实人呐。怎么,好久没回娘家了,没我在边上,睡得不踏实?”

    “啐~”欧阳菲菲脸红耳赤的啐声说:“老王,我警告你别太流氓啊,不然明天民政局我放你鸽子。”

    这话说得,王庸有些小激动了起来,你倒是放啊,快放我鸽子吧。

    不过这话要是说出口的话,估计欧阳菲菲今晚不会让他太太平平过的。只好干笑了两声说:“行,听你的。要不,今晚你偷偷溜回来,我洗白白了等你。”

    虎爷等三个,顿时一阵寒颤,好像经历了寒冬腊月一般。苦着脸面面相觑,都是在暗忖,杀神兄您老电话能不能打完了?要是再这么肉麻恶心下去,大家都快要扛不住吐了。

    “臭大叔,坏大叔。好肉麻,好恶心。”苏舞月环抱着双手,气鼓鼓的连嘴巴都嘟了起来,嘴里嘀咕不已:“哼,平常对我这种娇嫩可爱的萝莉嘛,凶神恶煞的。对那个坏女人,却是言听计从,各种谄媚啊,讨好什么的,拿着肉麻当有趣。坏死了,真是坏死了。”

    “老王,你现在在哪里呢?”欧阳菲菲娇嗔不迭的说:“你不会是真的在外面过单身夜,寻欢作乐的放纵吧?”

    “呃,怎么可能?”王庸的声音之中,说不出的正气凛然:“我就是在一朋友开的烧烤摊上吃烧烤,喝啤酒呢。最近啊,他生意不咋地,我帮他做做生意。不信,我让他和你说两句话啊?”

    说着,王庸走了上去,把电话递给了虎爷。

    虎爷浑身一震,眼眶中有些湿润。自己打拼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挨成了一方大佬级的人物,威风八面什么的。结果这一转眼,就变成了个卖烧烤的了,还是个连店面都没有的烧烤摊,您老就算是说个酸菜鱼馆都是好的啊?

    哄老婆而已,至于吗?太,太丢份了。

    以他虎爷的身份……就在他磨磨唧唧的时候,王庸面具后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些冷漠的杀机。犹若实质一般的,在他身上狠狠地刮了一下。

    虎爷一激灵,一股寒意遍体而过,让他心头毛毛的。随即又是想到了眼前这家伙,可真心不是个良善之辈,刚才自己那八个精挑细选培养出来的兄弟,两三分钟的时间,被他杀得一干二净,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由此可见,在这个面具杀神的手中,已经有多少条人命?肯定是数都数不清了。绝对不能因为他怕老婆,而忽视他的恐怖手段。虎爷急忙会意,颤巍巍的拿过了手机,满脸堆上了谄笑:“嫂子吗?我是虎,呵呵,小虎啊。是啊是啊,他就在我这烧烤摊上喝酒唠嗑吹牛皮呢。没有没有,吃个烧烤而已,怎么会有小姑娘陪呢?行,行,我会照应着点的,不会让他喝多。好好,我会嘱咐他早些回家的。”

    虎爷心中暗忖,如果面具杀神愿意的话,他可以随时拉出几百个花红柳绿的小姑娘陪他去路边摊吃烧烤,只求他老人家放自己一马。

    “其他人?”虎爷那原本阴鸷霸气的脸,堆笑的都跟弥勒佛差不多了,哪里还有半点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模样?眼咕噜一转着说:“有啊有啊,还有老四在一起喝呢,老四,嫂子让你说话。”

    刀疤男,又称刀疤老四。苦逼的指着自己那种凶神恶煞的脸,张大了嘴巴。

    “老四,你喝多了是吧?嫂子让你说话你都敢不说?”虎爷眉头一横着说。

    刀疤男一脸委屈的拿过了电话,咧着牙齿,嘿嘿点头哈腰的说:“嫂,嫂子好。我?老四啊,呵呵,您叫我小四就行。和老王?嗯,和老王那是多少年的哥们兄弟了。您放心,放一万个心。借我几百个胆子,也不敢带他去找女人啊?就我们三老爷们在一起喝酒,没别人了。”

    心中却是苦逼的暗想,兄弟我刀疤老四,在道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了,曾经也是上过刀山,下过火海。提起来,谁不要竖起个大拇指来说,刀疤老四啊,够爷们,够彪悍。

    这倒好,被逼着要帮人哄老婆,简直是越混越回去了。世道艰难啊,这年头,不好混了。

    这场景,让一旁的旗袍女,实在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这一笑,惹得王庸等三个男人,立即对她怒目相向了起来。尤其是虎爷和刀疤男,掐死那笨女人的心思都有了。

    你这一笑,让嫂子脾气了咋办?嫂子一脾气,杀神兄飙了,大家哪里还有命活啊?

    旗袍女傻了,愣在那里,寒风嗖嗖的一般。

    “嫂子,那个,呵呵,不是不是,就是来了个卖唱的。”还好刀疤老四反应还算迅,立即说:“来,那个卖唱的,给我们三个唱一个。三十块一?忒贵了,坑爹呐?二十……你不唱?不唱你躲远点,别打扰爷几个喝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