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二十一章 男人和女人的战争

第两百二十一章 男人和女人的战争

    (感谢盟主:大妮淼淼的打赏,亲亲~~)

    ……

    王庸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铁石心肠的人,见她能放下架子,放下面子和里子,对自己如此的软语轻求。他那多少有些生气的心,也是渐而软了。但脸色,却依旧绷着,仿佛还想多享受一下她柔软的一面。

    “王庸,不要生气啦。”蔡慕云轻轻摇着他的身体,低低轻喘着,温暖的唇觲ww”“。蛔÷湓诹怂亩渖希弊由希舸粢鞯溃骸按蟛涣耍憔痛蛭伊较缕u沙龀銎昧恕_鲞觯∑怼!?br/>

    这句话,一下子就把王庸的欲火给轰得一声燃爆了。强烈的**,在小腹内升腾而起,来势凶猛而不可阻挡。王庸把烟一掐,转身一搂,把她穿着真丝睡裙的娇躯横抱而起。

    在她一声娇呼之中,架在了大腿上。照着她丰润翘臀,就狠拍了下去。

    “啪!”一声脆响。

    “咛嘤。”蔡慕云娇呼了一声,随即在他怀中不断扭动了起来,撒娇说:“呜呜,你还真打啊?疼!”玉靥酡红,俏眸里露出了些委屈之色。

    “啪!”

    又是一下,打得蔡慕云是凄凄惨惨戚戚,哀求连连。

    她的玉体,修长之中,略显丰腴,皮肤晶莹如玉,透着一股水润。双颊,更是殷红一片,娇艳欲滴。看得王庸小腹之内,欲火越燃越炽,魔爪开始向她进攻而去。

    而蔡慕云,也给予了juliè的回音,嘴上在讨饶。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对王庸反击着。纤纤玉指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将他衬衣的纽扣。一粒粒的都解了开来,露出了他强壮而结实的胸膛。

    星眸有些痴痴的。看着他那些狰狞可怖的伤疤,流露出了有些痴迷之色。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过去的他,究竟遭受了多少险死还生的经历?

    上次她曾经听说过他的一些事迹,但是那时候的他,口气轻飘飘的很。好像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可是,蔡慕云却不是三岁小女孩了。她完全能想到,在他那轻描淡写般的说法之中。究竟经历了多少生离死别的痛苦。

    尤其是他身上的那些伤疤,直让蔡慕云认为,他能活着,已经是个奇迹了。

    修长嫩白的玉指指尖,在他胸膛上似有似无的撩过。如同微弱电流般的涌过,让王庸发出了如同野兽一般的低吼,眼神之中,对她那成熟而娇媚的身躯,充满着强烈的侵略性。

    两只粗糙而有力的手。给予了她最强烈的反击。她那柔嫩而饱满之处,在他蹂躏之中,不断变化着姿态。让她的娇躯,不断的juliè颤抖了起来。喉咙深处,发出了一连串**蚀骨的娇喘轻吟。

    蔡慕云柔媚无骨般的,就像是条美女蛇yi艳g缠绕到了他身上去。玉唇如同雨点般的落在了他脸上。脖子上。不断顺流而下,在他胸膛上。重点进攻着。尤其是那些让她异常痴迷留恋的伤疤上,柔软的舌头。轻轻撩拨着。

    听着王庸发出的那一声声颤悸的低吼,让她芳心之中,洋溢着说不出的满足感。这个强壮而充满着内敛魅力的男人,被自己撩的欲死欲仙,难以自持,还是颇有成就感的。

    紧接着,便是他那几乎没有多余脂肪的小腹,也是那般的令她迷恋。边吻着,皮带什么的,已经被她不知不觉的解开了。

    王庸只觉得自己的下半身,一阵凉飕飕的。裤子什么的,都已经被她完全扒拉掉了。就在他满心期待着她下一步的动作时,她俏脸绯红不已的轻轻嗅了一下,娇哼说:“你想的倒美,快去洗澡,不然休想我碰它半下。”

    王庸站起身来,邪笑不已的将她一把抱起。就像是雄鹰捉住了一只小兔子般的,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是无济于事。

    “坏蛋,你想干什么?”蔡慕云低呼一声,耳朵根发烫的抵抗了起来。

    “感谢蔡青天刚才帮小民舌浴了一番,小民无以为报,只有帮你也洗洗澡了。”王庸大步流星般的,走进了浴室。

    她订的这个房间档次较高,还有一个偌大的按摩浴缸。

    “不要,流氓。小心我报警抓你,我可是区委shuji,你敢。”蔡慕云娇嗔不迭的说:“小心我把你抓到大牢里去,秋后问斩。”

    “砍我脑袋?”王庸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舍得么?”

    “对一个臭流氓,又有什么舍不舍得的?”蔡慕云娇哼着说。

    “好了好了,你就别装了。”王庸欲火膨胀不已,看着那满浴缸的热水,他就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明明是心里早有打算和我洗鸳鸯浴了,却还在这里装模作样的说要砍我脑袋。女人啊,果然都是口是心非的。”

    “谁,谁口是心非啊?喂,我已经洗过澡了,不要……”

    “你嘴上说着不要,可是身体却很老实哟。这浴缸里的水可是干干净净的,肯定是我来之前你故意放好的。蔡青天啊蔡青天,我看你是早有预谋。”王庸哈哈大笑,将她的真丝睡裙剥了下来,抱着她一起进了浴缸之中:“来来,蔡shuji,给我擦擦背,按摩一下。”

    蔡慕云红着脸掐了一把:“也只有你敢把我这么糟蹋。”不过,掐过之后,却是乖乖的给他擦起背来。

    “多谢蔡青天体恤民情。”王庸嘴上那么说着,就像是个大老爷一般的,舒服的躺在了浴缸里直哼哼唧唧。两只魔爪,当然也是闲不住的,开始进攻起她那凝白如玉脂般的娇躯。

    一时间,浴室里春情荡漾不已。

    片刻之后,在酒和**的作用之下,王庸和她,都是迸发出了最原始的**。男人和女人,亘古不变的战争。

    “呜呜~”

    在浴缸里,蔡慕云跨坐骑乘到了王庸的身上,轻轻的上下起伏着。嘴里面,发出了一连串的娇吟之声。也是在这一刻,她脑海里那禁锢了许多年的贞洁,被彻底撕破了,玷污了。

    虽然早先和王庸jiēchu以来,尤其是在学校中的那次之后,蔡慕云就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地迷恋上了这个男人。也许那还谈不上爱,更多的是**之间的吸引。

    他对她来说,深邃,神秘,浑身上下都有着别样的一种风格。

    自那一次之后,她就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会真正沦陷到了他的手中。只是,她也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那么快。今天那些种种因素下,让她有些害怕了,害怕会永远的失去这个男人,再无拥有他的机会。

    在惶恐不安的心情下,她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好在不论是她的出身,还是社会地位,读不可能让她和王庸明打明的在一起。由此,对于名分这个东西,她考虑也没考虑过。

    蔡慕云,只觉得随着自己每一次的颤动,灵魂都要飘上了天去。那是不同于夜深人静,四下无人时的自我放松。更不是和他之前,那些未曾真刀实枪的**。

    女人的体力,总是有限的。不多会儿后,王庸就化被动为主动,对她发动了最为猛烈地攻势。即便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也难经得住他如此狂风暴雨的冲击。

    “王庸,我,我……呜呜~”蔡慕云娇喘呻吟之中,喉咙里喊出了他的名字。毕生之中,她从未有过像今天这般的体验。那种**蚀骨的滋味,让她知道自己今后,恐怕真的已经离不开他了。趴在了浴缸沿上,她娇躯几乎烫到了发软。

    “吼。”王庸也是承受不住,低吼了一声后,达到了极致。

    ……

    身心得到无限满足的她,如同凝脂般的脸上,浮现着一抹红红的余韵,双眸水润迷离,说不出的**妩媚。她如同一个温柔的小妻子一般,半跪半蹲的在帮王庸清理擦拭着身体。

    王庸也是得到了强烈的释放,这段时间来,可是把他憋惨了。只不过,心中隐隐还是对欧阳菲菲觉得有些愧疚的。但他这人,做了就是做了,更加没有后悔不后悔的。

    就在他心里掠过那阵感觉时,她的玉唇轻启,突然就……

    喔喔~王庸忍不住全身颤悸动,低声嚎叫了起来,急忙说:“蔡青天,你干嘛?我这还没缓过神来呢。”低头看去,却见她的眼睛很无辜而柔媚向上看着,但是,嘴上的动作却是少没有停止,反而是因为他的呻吟和抵抗,更加juliè了起来。

    不多会儿,王庸便在低吼之中,把她席卷到了床上。在那毫无杂音,弹性十足的床上,暧昧的灯光之下。一场男女间的较量,旋即又是展开。这一次,持续的时间比上一次还长,更加炽热,juliè。

    ……

    王庸一脸满足而神清气爽的靠在床沿上,平静地吸着烟。而蔡慕云,却是躲到了浴室里打电话去了。不多会儿后,她才施施然的回来,钻入到了薄被之中,轻轻的靠在了他胸膛上。脸色之中,似乎有些不开心。

    “呃,老公?”王庸轻声问道。

    “不是……”蔡慕云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的说道:“是女儿,我女儿很乖的,今天骗她说要在单位加班,心里有些闷闷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