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二十章 双女争锋

第两百二十章 双女争锋

    ……

    王庸这家伙,向来好说话.这脾气一爆起来,还真是气势不凡。至少,看起来架势不错。一时间,让两个原本就底气不足的女人,被他暴起的气势所慑,下意识的,乖乖坐在了卡座上。

    不过,两个女人,隐约之间似乎都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尤其是迟宝宝,向来不是个听话的主。一愣神间,就立即反应了过来。呃,老娘凭啥那么听他的话啊?分明是这家伙脚踩两只船才对,就算要爆脾气,也应该是自己来爆啊?

    就在她秀眉一扬,准备站起身来时,却见得王庸将气势汹汹的脸一收,对她挤眉弄眼暗示了起来,又是一脸的苦逼无奈相。惹得迟宝宝一阵错愕,惊疑不定了起来,暗道王庸这家伙,莫非真的有什么苦衷不是?

    其实,说到底。迟宝宝还真心是个讲道理的女人,顶多算起来,就是脾气火爆了些,冲动了些。这时候眼见着王庸如此,也只得按捺下忿忿不平的心情,暂且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卡座上。

    就在她满心疑惑之时,王庸的脑袋又是别到了另外一个方向,对着蔡慕云挤眉弄眼了起来,愁眉苦脸的表示很无奈。蔡慕云在这方面,比迟宝宝还要好些。

    虽然她的身份地位很高,但终究是个成熟的女人,更懂各种人情世故。眼见着王庸为难,暂且也就是按捺住了性子,不再发作了,而是冷冷地瞥了王庸一眼后,说道:“王庸,我先走了,回头有空你再和我解释。”说着,只是对甄小胖微笑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而甄小胖,眼见着这么一个气质高贵的女人,竟然没有完全无视自己,还和他打招呼,对他下。欢喜之余,顿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好像缺了氧,脑袋里晕乎乎了起来。幸运的甄小胖,亏得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女人竟然是区委书记。否则。定然会一头直接栽死在这酒吧里。

    蔡慕云摆出了一副有些生气样子,连多看王庸一眼都没有,就直接飘然而去。

    等她走后,迟宝宝才愤愤然的说:“王庸,她是什么人啊?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竟然还敢说是你女朋友?真是气死我了。”

    王庸点了支烟,愁着眉头看向她说:“你不也是冒充我女朋友了么?”

    “冒充?”迟宝宝一愣,虎得一下站起身来,眼睛盯着王庸不放,恶狠狠地说:“王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我们都那样了。你想吃干抹净不认账?”

    不是吧?老大真的那么幸福?甄小胖听闻这句话后,不免开始遐想连篇了起来。

    王庸顿时一急,后背的汗水都渗透了衬衣,苦着脸说:“我们咋样了啊?宝宝。你可不要胡乱冤……”

    话还未说完,就被迟宝宝一把揪住了胸膛,眼神之中煞气毕露的说:“姓王的,看样子你是真的想要吃干抹净不认账了啊?”俏眸直瞪。那副霸气纵横的模样,好像王庸只要说出一个是字来。就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的凶猛。

    王庸举手投降了起来,干笑着说:“迟队,咱有话……”

    “你叫我什么?”

    “宝宝,冷静,冷静一些。”王庸尴尬的笑着,掰开着她的手说:“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咱慢慢商量,商量您看不行不行?这样吧,我看您今天也累了,咱们先各自冷静冷静两三天,在坐下来好好谈谈?”

    不得以下,王庸只得开始实施起拖延战术来了。至少,也要拖过几天,让她稍微冷静一些再说。否则,以她今天这样火爆的脾气,说不定把她一个惹毛了,就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惹出一场暴力举动来。

    “行,那我就等你三天,如果三天不给我个交代,我就杀到你们公司去。今天不谈这事,先喝酒。”说着,咕嘟咕嘟的就把一瓶啤酒都干完了。其实,她说完刚才那句话,也是非常尴尬的。只不过,正好趁着这一股气势,把该说的话都说说清楚。

    王庸一个寒颤,这个姑奶奶,是不是太凶残了些?心头发毛之余,短信又来了。拿出一看,这一次却是蔡慕云发来的,上面只有两句话“给你两个小时摆平那个小妞,我在某某地等你,如果你不来,后果自负。”

    不是吧?又来一个催命的?

    王庸都快要崩溃了,现在的女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霸道?摸了摸鼻子,有些哭笑不得。

    “谁的短信?”迟宝宝狐疑的眼神瞥了过来。

    “垃圾短信。”王庸直接删掉了短信,拿起了洋酒,开始想办法灌迟宝宝了起来。开玩笑,得罪了迟宝宝,顶多就是被揍一顿。可要是把蔡青天真惹毛了,她的杀伤力才恐怖呢。

    迟宝宝倒也不疑有他,开始猛喝酒了起来,什么划拳啊,猜骰子啊之类的游戏,一一都玩了过来。王庸本就是此道高手,再加上他擅长作弊。而迟宝宝,喝酒又爽又猛,仅仅是个把小时,就已经醉得七七八八了。

    不过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何况王庸之前,还在蔡慕云那里,搞了足足一瓶茅台。此时的他,也是头晕乎乎了。不过,刚才喝酒之时,那个小胖妞参与了进来,她仿佛与甄小胖看对了眼一般,一起喝酒,一起嗨皮。

    时间已经不多了,王庸开始很没义气的丢下甄小胖,让他继续和小胖妞玩下去。而他,则是扶着迟宝宝,离开了酒吧。

    费了好大劲,才从已经醉得摇摇晃晃,路都走不稳的迟宝宝嘴里得打了她家的地址。她家地址,竟然也不远,而且和王庸所在的那个教师新村,才隔了两条街而已。

    也是难怪,那天在老张那里买枣泥糕,会碰到她。

    直接打了个车,把她送到了家里,一个小套公寓里,应该是她一个人住的。不过王庸一进去,差点落荒而逃。这妮子住的地方,简直比狗窝还要脏乱。

    乱七八糟的衣服丢了一地。

    呃,这女人,谁娶了她,就得有做家庭妇男的觉悟啊。王庸一阵无语下,把她放在了床上,细心的盖好了被子。刚想走时,觉得这房间实在有些看不过眼,便拿出了在部队里的速度,花了足足十几分钟后,勉强收拾了一下。尤其是她的那些脏衣服,统统丢到了洗衣机里,开了自动洗涤。

    虽然依旧不整洁,但马马虎虎还算看得过眼了。看看时间已经快要不够了,王庸这才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了床头,免得她喝醉了酒,半夜三更起床口渴又找不到水。电饭锅里,也给她煮了些粥,起床后肚皮饿可以先吃的。

    想想还是不放心这女人的粗糙马虎程度,还特地给她留了张纸条,让她明天起床后把衣服都给晾起来,免得窝在了洗衣机里,时间一长,衣服都发臭。

    等做完这一切后,王庸才飞奔而去。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小区,打了辆出租车,往蔡慕云指定的地方而去。王庸看人还是蛮准的,至少他清楚,蔡慕云那人平常也许不会和你计较什么。但是她这种人,一旦说出了狠话,恐怕还真的得掂量掂量。

    等王庸一口气冲到了她订好的房间门口时,时间,似乎刚刚好。敲门而入时,她已经穿上了一身真丝睡袍。纤纤玉手,姿势优雅的端着一杯红酒,轻轻抿了一口后,双颊有些酡红,妩媚至极的看着王庸。语气略带讽刺的说:“哼,总算伺候好你那个暴力女警察了?你倒是一分钟都不肯多给我啊,时间刚刚好。”

    她娇嗔着抬了下皓腕,表情之中,微微透露出了一丝不满,

    “能赶得及就不错了。”王庸也是满身酒气,今天的酒喝得还真不少。尤其是被她威胁着过来,心头总觉得有些不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不满的说:“我来了,你满足了吧?不过仅限于这一次,如果你下次再威胁我,就……”

    蔡慕云可是久居官场的人,最是懂得进退之道了。刚才的谱,也是摆得差不多了。不管怎么样,王庸都是在自己限定的时间内到了。这点,让她心中还是有些小得意的。

    由此,见得他生气后。蔡慕云反而气势一弱,妩媚轻笑着凑了上去,用纤纤玉手,帮他捏起肩膀来了:“好了好了,王大官人,算奴家错了还不成吗?以后啊,奴家再也不敢威胁你了。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好吗?”

    声音温柔婉约,很是动听。

    如此性感娇娆,成熟妩媚的她,和自己娇滴滴的和他撒娇,讨饶。如同芝兰一般的香味,缭绕到了他的心坎里,这让王庸心头也是为之一炽,心跳加速了起来。

    而且她的身份也是非同寻常,那可是掌握着很多人命运的一个权势人物。如此的放下身段,来软语哀求原谅,王庸也是觉得很无奈。

    “王庸,以后,我会乖乖的好吗?”蔡慕云轻轻嗅着他身上有些浓烈的汗味,声音愈发低沉沙哑了起来:“以后啊,我就安安心心做你的宝贝情人,我也不可能会和你的女朋友啊,老婆什么的,来争那名分。王庸,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喃喃细语之中,说不出的旖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