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十五章 地下情人(求月票)

第两百十五章 地下情人(求月票)

    (目前为总榜第十一,兄弟姐妹们有月票的借把力,推老傲上个前十再说~)

    ……

    “等等!”蔡慕云推着她脑袋时,才恍然一悟,被气得不轻,连翻白眼着说:“原来你这句话,才是最大的毒舌攻击啊?好像说的我以前从来就不干正事似地。”

    “开开玩笑,逗着你玩呢。”王庸笑呵呵的继续喝酒说:“凭我的直觉,你应该是个好官,至少,不是个坏官”“。”

    “你也别损我了,现在的官场,步步惊心。稍有行差踏错,就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蔡慕云有些感慨的说着,眼眸之中多了一丝无可奈何的疲惫:“真正想做点事情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很容易就会触碰到别人的利益,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人。”

    “这倒也是啊。”王庸笑着摇头说:“算了算了,大环境如此,还是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日子得了。”

    “不说这些了,现在你们那个十九中的校长和主任位子都空了出来。”蔡慕云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说:“校长的位子就别想了,有太多双眼睛盯着呢。至于学校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你有没有意向要帮你那个小情人争取一下?”

    小情人?王庸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说:“蔡青天,你哪只眼睛瞅到秦婉柔是我小情人的?”

    “哪只眼睛?”蔡慕云笑得有些妩媚,哪里还有半点平常在单位里的威严感:“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那个姓秦的漂亮女人。肯定和你guānxi不浅。不然以你的性格,那天怎么可能这么fènnu的失控?就问你一句。要不要她去当那个办公室主任?我可以帮着操作的。”说起来,蔡慕云也是有些小郁闷了。以前都是别人求着自己来办事,自己怎么就那么眼巴巴的要帮着他办事?还要受他的埋汰。

    “我再重申一遍,我和婉柔清清白白的……”王庸突然有些没底气了起来,今天大下午的,还在她的客厅里和她拥吻。要真说清白,他还真的是有些不够硬气,苦笑着摇头说:“算了吧,婉柔的性子不喜欢争执的,让她安安静静当个老师就行。”

    “你和男人。怎么当人家情人的?”蔡慕云哭笑不得地说:“碰到这种有机会上位的好时机,你也不知道帮她争取一下?她的资历虽然浅了些,但是能力和口碑都不错,这些我都是经过调查的。现在国家也讲究任用年轻干部,我才有机会扶她一把的。王庸,你要考虑qingchu,走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若是换做以前,王庸说不得就替她一口真的回绝了。因为婉柔的性子比较内敛安静,还是平平安安的做个老师好了。但是又想想,十九中可是自己的母校,又是自己的目前为之奋斗。努力了好久好久的地方。那里,就像是自己另外一个家。

    何况,婉柔现在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上班带孩子不说,还要额外补课来贴补家用。的确。自己能给她钱,但是。以她的性子那钱花得也不会舒服。

    王庸仔细的琢磨了一番,喝掉了半两白酒后,才说:“好,既然你有心要帮忙,就把她弄到校长位子上去吧。我相信婉柔对十九中,对自己母校的感情,她肯定会把十九中经营管理的更好。”

    “校长?”蔡慕云倒吸了一口冷气,秀目圆睁的看着他,没好气的说:“王庸,你的胃口还真不小啊。她才多大啊?资历和级别又远远不够,你别给我说的轻轻巧巧的,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年龄这种东西,又有什么打紧的?”王庸无所谓的说道:“年轻人,更加有朝气,有活力。再说了,年龄大又有什么用,那个姓吴的校长,五十岁左右了吧?还不是把学校折腾到乌烟瘴气?与其再调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来,还不如直接用点新鲜血液。当然,你要是觉得有难度就算了,什么办公室主任的,真心看不上。”

    “你这口气可真不小。”蔡慕云没好气的俏眸一横道:“罢了罢了,我怕了你了。我尽可能的去试试吧,成与不成,都看天意。”

    “好,爽快。”王庸笑着举杯说:“蔡青天,敬你一杯。这个人情,我领了。”

    蔡慕云和他一道干了半杯白酒,成熟而风韵十足的俏脸上,露出了妩媚的嗔笑:“让你领个人情还真是不容易,一会儿喝完酒后,你着急回去陪女朋友吗?”

    一说到这话时,蔡慕云那保养极佳,皮肤柔滑水嫩的脸蛋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旖旎的红晕。说到底,这还都是王庸那家伙害的,偷偷摸摸的开启了她**的闸门。有些东西,一旦尝到了甜头,就不容易再停得下来了。虽说觉得如此明显的暗示,让她的脸颊不免有些发烫和羞愧。但好在两人之前,也是经历过了许多糗事。何况,这家伙不是曾经说过,两个人是那个,好,好炮,什么的嘛。

    “今天啊?”若是换做平常,王庸估计笑眯眯的说回什么家啊,不如直接去开房啊之类的流氓话了。

    但是现在一想到欧阳菲菲,王庸就有些犹豫了起来,虽然是被她憋得很难受了,而她也是几次三番的不肯履行女朋友的义务。但是对王庸来说,bijing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自己现在的女朋友。憋坏了就找炮友,多少有了些心理负担。

    “女朋友还在公司里加班呢。”王庸呵呵笑着说:“我吃完晚饭,得打电话看看她工作结束没,接她回家的要。”

    蔡慕云也是没料到王庸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顿时脸色一僵,有些发寒了起来,眼神略显凌厉的盯着他那张脸:“王庸你不会是想和我断绝guānxi吧?”

    “这个,哈。”王庸尴尬的笑了起来:“蔡shuji,您也知道,做人嘛。有时候总得讲究些底线,以前我没女朋友,随便怎么样都行。可是现在,呵呵,一入侯门深似海啊。”

    滚你个底线,这话把蔡慕云气得不轻,娇躯直颤。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刚上任,工作实在太忙,忙的是一点空闲时间也没有。这才一直按捺住性子,没来找过他。现在好不容易挤出了些时间,“性’致勃勃的贴了上来,还顺带讨好了一下他,然后开始满心期待着接下来的项目,可以让自己好好的释放释放。

    他倒好,竟然突然之间就交了个女朋友。这要交女朋友就交呗,她顶多就是暗自心中有些不舒服而已,还能体谅。可是,这个流氓竟然有底线了起来。

    惹得蔡慕云俏眸一横着说:“王庸,你这是打算吃干抹净不认账了是吧?你真要有底线,之前干嘛招惹我?”心中真的是有些羞恼成怒了,他这么个搞法,岂不是等于先让自己吃上瘾了,回头却给自己断了口粮吗?

    “呵呵,蔡shuji您这是哪里的话?”王庸干笑不迭地说:“我这也不是没办法嘛,家里那个女朋友,脾气实在不小……”

    “她什么脾气我不管。”蔡慕云那双成熟而风情万种的眸子对他一白着说:“总之,我蔡慕云不是块抹布,想用的时候就拿起来用一下。等用完了,却嫌弃了,随便就扔。我也不要求你怎么样,更加不会干涉到你的私生活。我也可以打你电话,你没空。但是每个礼拜,你至少得出来一次。”说到这里,她的脸颊也是发红发烫了起来,虽说其中的确有不争馒头争口气的意思在内。但这番话,的确有些小小的丢人了。

    王庸手上夹着烟,瞠目结舌的看着她,对他来说,的确,蔡慕云那成熟妩媚的娇躯和高贵清妍的气质,十分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可是,现在在她强势的外表下,这番气势汹汹的话。让王庸怎么听,怎么像是觉得她颇有一股恶霸流氓的气势,而自己,却像是个被流氓恶官强抢霸占而去的可怜小娘子。

    但是话又说来回来,这件事情貌似的确是自己做得不够厚道。

    看到王庸一脸惊愕,气势不强的样子。蔡慕云便显得益发强势了起来,把她区里面一把手的气势展露了出来,俏容冷淡而威严着说:“王庸,我蔡慕云可不是好欺负的,任你扭捏搓扁。”

    “蔡青天啊,咱不带这样的啊。”王庸哭笑不得了起来:“我以前没女朋友嘛,现在有了。何况,我也不瞒你,没有任何欺骗玩弄你的意思。”

    “没guānxi啊,反正我要找到你的女朋友,简单的要命。”蔡慕云俏脸上,露出了些许得意之色:“我可以找上门去的,和她好好地谈谈,我们两个是怎么样亲热的。”

    说着,她站起身来,傲然修长娇躯下,体态妖娆的走到了他身后。伸出藕臂,挂在了他脖子上,玉唇轻轻吻在了他的耳朵上,吹息若兰,诱惑十足的说:“还有,我也不相信你真是个能经得住诱惑的人。王庸啊,其实你不必太有心理负担的。以我的身份,我们之间的guānxi是不可能能公开的。既然如此,像我这么一个女人,做你的地下情人,你难道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

    说话间,修长素指,顺着他脖子,钻入他的衬衣,轻抚到了他健壮的胸膛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