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一十章 天王老子来了都没用

第两百一十章 天王老子来了都没用

    ……

    在慕氏集团的一间装修奢华的贵宾会客室中。

    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在边品着红酒,便姿态轻松悠闲的观看着刚才那一系列的保安对抗演习。没有笑,没有激动,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深沉到可怕。

    左边那个男人,戴着金丝眼镜,皮肤白净而有一股儒雅书卷气息。久居上位的他,眉宇之间自是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如果王庸在这里,一定可以认出他,就是欧阳菲菲在斯坦福的师兄,海归精英分子,并荣获去年华海市十大杰出青年之一的戴英明了。

    他的眼神,内敛之中,透着一股锐意,盯着显示器中,正在和欧阳菲菲说这话的王庸。

    而另外一位,约莫三十岁左右,国字脸,寸头,皮肤很粗糙。那张板起的脸上,仿佛丝毫没有任何表情一般,身上透着一股令人难以亲近的冷漠,让人不经意间接近他数米外,就会禁不住生起一股阴冷的寒意。

    而且,他那双冷漠的眼神之中,似乎蕴藏着一些非常深邃的东西,让人猜不透,摸不着。尤其是他拿着红酒杯的那只手,粗糙而有力,即使没有用力,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威力。

    “刘超,那个黄勇的实力怎么样?”从头看到尾,没有说一句话的戴英明,终于淡淡的问了一句:“听说是某个王牌部队出来的精锐,还获得过军区格斗大赛的好成绩过,和你比起来怎么样?”

    “没试过,不知道。”那个叫刘超的冷漠男子,缓缓的抿了一口红酒,有些沧桑的眼睛缓缓闭了起来,仿佛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你说话不用每次都那么简练好吗?”戴英明从烟盒中拿出了根雪茄烟。剪好后递了过去:“试试这个,我的意思是问,如果你们两个对决的话,谁会赢?”

    刘超没有睁眼,压根就没有接那支烟的意思。而是从口袋里掏出半包干瘪的红塔山烟,给自己点了一支后,脸色仿佛放松了许多,平静地说:“他死。”

    “呵呵,我就说嘛。”戴英明也没生气。而是自己点着雪茄烟抽了起来,烟雾缭绕间说:“这种家伙,根本成不了我们的威胁。至于那个王庸,呵呵,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原来只是一个三流保安。菲菲也正是的,就算要拒绝我,也要找个真正厉害的人做挡箭牌啊?找个保安,让我实在有些被羞辱了的感觉。”

    即便是戴英明,也是丝毫不认为王庸这种人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他?”一说起王庸,刘超的眼睛微微睁开,仿佛是在思考着些什么。沉默了会儿。极为难得的吃不准道:“看不懂,好像见过,想不起来了。王庸……”

    戴英明微微讶然的看着刘超,毕竟很少见他一口气说那么多话的。倒是有些奇怪的问:“刘超。你不会是记错了人吧?他就是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吊丝保安而已,肯定不会和你有什么交集的,也许你见过一个长得比较像的人而已。”

    “气息。”刘超的眉头,微微锁了起来:“似乎有些熟悉。但又不太像。”

    “气息?”戴英明头一次听说,气息什么的。还有熟悉和不熟悉的?不理解的缓缓摇头说:“刘超你的意思是,他不是个简单的人,而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吃不准。”刘超略微的犹豫了一下,还是不能确定,缓缓说:“也许是错觉。”

    “那估计你是被他欺骗了。”戴英明不以为然的说:“这人是个老油子,很擅长演戏,连欧阳菲菲,都被他糊弄的是迷迷糊糊。总之,这人没有丝毫的强者风范,我不相信他会是什么深藏不露之辈。”

    “也许吧?”刘超说了这一句话后,就继续闭目养神了起来。整张脸,就像是一块板砖一样的,毫表情。也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

    一个多小时之后,难得穿了一身西装的王庸,虽然有些微醺,却是精神抖擞的到了顶楼。现在虽然距离保安演习对抗战,已经过了一两个小时。但是,公司里依旧聚集着大量的人没有走开。

    有些在聊刚才发生的事情,有些则是趁机在打打游戏之类。

    很多人一看到王庸,就愣了一下,露出了各种异样的眼神。有的是仰慕,有的是不屑,却也有不少人,暗暗对他竖起了大拇指。毕竟敢在演习之中,那么调戏和欺负欧阳总裁的,实在要胆子够

    肥才行。不管这个吊丝保安的人品究竟怎么样,够魄力,够凶残。

    “呵呵。”王庸笑着朝大家打招呼说:“那个,老总电话叫我来挨训了。你们忙,继续忙。”

    王庸一路招呼着,风风光光的敲门进入了总裁办公室。关上门,却见欧阳菲菲正姿态悠闲着,不急不躁的品着她的咖啡。那张肌肤白皙,吹可破的俏脸上,没有露出丝毫害怕,或是紧张等等情绪。

    反而是老神在在,芳心笃定不已。

    这让王庸内心微觉讶然,暗忖难道老总她已经想通了,觉得帮自己做那种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

    此时的她,身穿着灰黑色的职业女装,坐在了沙发上,修长的美腿交错着翘着。高高的瑶鼻之上,架着一副黑丝眼镜,将她的知性和性感,完全糅合在了一起。

    只不过,她那份独特的性感之外,却是散发着一股略带冰冷的强大气场,让绝大多数人一见之下,就不由得心生自卑,敬畏感油然而生。也正是她这份在工作之中,独特而霸气的气场,不容置疑的坚定,才使得她在公司之中很撑住了场面,让绝大多数同事们,都心生了折服感。

    当然,也是她在工作之中的雷厉风行,以及霸道威猛的作风,给她凭添了数威势。侩子手的绰号,可不是白叫的。很多人,其实一见到欧阳菲菲,便先怯了三分,如果胆小的,被她气场所慑的,只消看得她俏眉一挑,就心中凛然,害怕不已了。

    “坐!”欧阳菲菲气场十足的,指了指沙发前。

    “呵呵,今天对我摆出这副气势?又是在玩什么花样?”王庸在没有做什么亏心事的时候,对她的这种威压气场,免疫程度是很高的。由此,倒是不为所动,轻松自在的落座在了她对面,轻笑不迭。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她一旦摆出这副姿态来的话,却是和以往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风格。惹得王庸遐想连篇不已,她不会是想用这副冰山女王一般的模样,来兑现诺言吧?

    这让他,原本就期待度极高的他,心中又是荡漾了几分。连看着她的眼神,也是不免淫邪了好几分,不怀好意的在她身上打量了起来,这简直就是现场版的制服诱惑嘛。而且,还是极品女神的本色扮演。如此待遇福利,是绝大多数人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王庸。”

    欧阳菲菲的声音很平静,透着些许冷漠。早已经习惯了他这种肆忌惮的眼神,反正不让他看也要看的。好在,他看春色的时候,都是明目张胆的打量欣赏,虽然看着好色,却不猥琐。

    “老总有什么吩咐?”王庸扯过来烟灰缸,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的,点了支烟,舒服的吸了起来。这一路过来,也是憋久了。

    “基于你今天的表现,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赢了。我需要给你一些表彰。”欧阳菲菲口气平淡的说,说是给表彰,却是丝毫没有表扬的表情。

    “呵呵,受宠若惊啊,你总算肯豁出去一把了,谢谢老总啊。”王庸开始去解皮带扣了。

    “住手。”欧阳菲菲实在忍不住的,冷目一横,嗔怒说:“你这是干什么?”

    “呃,老总您不是准备给我表彰一下吗?”王庸微微惊疑不定的看着她那副强装着一本正经的脸,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说:“喔,我懂了。你是害羞嘛,又不会。放心放心,我会好好教你的,其实说穿了,也就那么回事。老总啊,这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这么突兀的整一下的确不好,来,我们先来亲热亲热,亲个嘴什么的。”

    王庸笑眯眯的往她那边走去。

    “别乱来,有人呢。”欧阳菲菲绷不住了,暗忖自己都摆出那副样子了,这家伙竟然还是一点也不怵。实在奈了,只好低声斥道。

    “有人?”王庸左顾右盼了一番,一屁股坐在了她边上,勾着她的香肩说:“菲菲啊,别假正经了。反正横竖都是一刀,长痛不如短痛。”

    滚你个横竖都是一刀,欧阳菲菲冷眸一瞪:“婉柔和毛毛在呢,正经些。”

    “呵呵,你这谎扯得太大了。天王老子在,也没用。今天的诺言你必须要兑现了。”王庸淫笑不迭的压了上去,就像是只邪恶的大灰狼,正在扑向了楚楚可怜的小羔羊。

    “喀嚓。”小房间内的门锁声响起,秦婉柔牵着毛毛的小手,走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