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零九章 你说好单挑的

第两百零九章 你说好单挑的

    ……

    单挑?黄勇一愣,怒声说:“姓王的,你凭什么有资格和我单挑?我是不是男人,也轮不到你来说。”今天,他也是真真切切的被王庸气到了,心中憋着满肚子的火气没处发垩泄呢。

    “行啊,那你就开枪打死我好了。”王庸笑了笑,直接拉住了欧阳菲菲的小手,在她秀目圆睁之下。牵着她下了车,从容而淡定的向他走了过去。与此同时,他将突击步垩枪往地上一扔,从容就义般的说:“输就输吧,但是你想抢走大小垩姐,那是休想。我相信以我和大小垩姐的感情,忠贞不渝。我要死了,她也会追随我至九泉之下。”

    虽然明知道那是故事背景,但是黄勇却依旧是听得火气蹭蹭蹭的往上直窜,尤其是看到他竟然还敢拉着欧阳总裁的纤纤玉、手,顿时一声暴喝:“王庸,放开欧阳小垩姐,不然………”

    “不然又怎样?”王庸撇嘴不屑的说:“我们这对恋人,就算是死也不会分开的。黄勇,你想得到大小垩姐,不过就是在痴心妄想而已。”

    痴心妄想,痴心妄想。

    这几个字,就像是一道惊雷一般,狠狠地砸在了黄勇的心坎上。让他的黑脸,一下子变得铁青了起来。怒容满面的盯着王庸,身上的青筋全部暴了起来。

    “你不过就是一个懦夫而已,连单挑都不敢。”王庸对他露垩出了鄙夷的眼神,转而面向了欧阳菲菲将身垩体挡在了她的身前,语气之中,说不出的温柔:“大小垩姐,我说过,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那坏人伤害到你。一会儿,我会用最大的力量,来牵制住他,你跑,跑得越远越好,听到没有,乖。”

    就在欧阳菲菲愣神之际,王庸搭住了她的肩膀,往怀中一搂。顿时,在她的眼神之中露垩出了一丝惊愕和茫然失措,这家伙还真演戏演上了瘾头?还是故意装模作样的,就是想趁机吃个豆腐?

    在欧阳菲菲看来,给他搂搂抱抱,已经有些小习垩惯了。一时间,只是有些错愕而已并没有觉得有太大的不妥。

    但是那落在了旁人眼里,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对黄勇来说他的那个拥抱,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愤怒的嘶吼道:“王庸,你不是要单挑吗?来啊,我陪你。

    说着,也是将他的突击步垩枪往边上一丢,涨得脸红脖子粗的,扭动了一下咔咔咔的爆出了一连串的脆响,狞笑了起来:“王庸,你这是在自寻死路。来吧我会让你知道知………”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后,黄勇身上的激光感应器瞬间做出了反应,“噗”得一声,烟囊被打开,喷出了标志着黄勇死亡的烟雾。

    黄勇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住了,嘴自开始不断的抽垩搐。

    “砰砰砰~”

    又是接连三枪。

    虽然没有弹头但是黄勇就像是被接连击中了一般,蹬蹬蹬的倒退了三步惊愕而不敢置信的看着王庸。一股如同原子垩弹即将爆垩炸一般的情绪,在他胸腔之中,油然生起,拳头被捏得嘎嘎作响。

    那些在显示器中,一个个开始激动非常,准备观战一场热血沸腾的单挑时。事情,竟然以如此戏剧性的方式突然就展开了。我靠,这也太无垩耻了吧?

    “呼!”王庸一脸冷酷的欢了吹架着个空包弹助推器枪口,神色淡然的说道:“很遗憾,你死了。”

    “你……”,黄勇的脸色已经青到了发紫,身躯气得直颤:“你说好了单挑的。”

    “单挑?呵呵,你以为这是拍三国演义呐?”王庸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你怎么会蠢到连敌人的话都相信?”说着,直接潇洒之极的给自己点了支烟。

    “我要杀了你。”黄勇一声咆哮下,就像是头公牛一般的,冲了上来。

    其实王庸也懒得再和他玩下去了,网准备一脚把他踹飞了再说时。欧阳菲菲却是脸色一慌,急忙挡在了王庸面前,怒声斥道:“黄勇,你要干什么?”老实说,欧阳菲菲也是被王庸的无垩耻给震垩惊到了。

    但是,眼见着要出事,黄勇暴怒之下准备打人了,她也是不垩得挺身而出了。

    对于心目中的女神,黄勇还是充满着敬畏之色的,顿住了身形,强压着无比的愤怒。嘶声道:“欧阳小垩姐,你让开。我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无垩耻之徒。”

    “黄勇,你输不起吗?”欧阳菲菲微微皱了皱眉头,冷声斥道。

    “欧阳小垩姐,不是我黄勇输不起。”黄勇也是急眼了,解释着说:“只不过,这个人实在太卑微无垩耻了,我不服气。”

    “不服气?”欧阳菲菲也是有些恼怒了,嗔怒着说:“我承认,王庸两次获胜,都是用了阴垩谋诡垩计,看起来的确有些卑鄙无垩耻。但是,黄勇,你别忘记了,这可是实战演习垩,就相当于是真正的战斗。如果是真正的战斗,你已经两条命没有了。哪里还有机会给你说不服气三个字?不好好去反省反省,竟然还想在输了之后,动手打人?说真的,你让我有些失望。不是因为你输,而是因为你失去了自我控垩制情绪的能力。”

    欧阳菲菲的话训斥的很重,其实一直以来,她都是对黄勇十分客气,毕竟是自己看好的,招揽回来的人才,算得上是以礼相待。也许,正因为如此,才逐渐滋生了黄勇他们的骄傲之心。

    黄勇一颤,脸上露垩出了愧疚之色,却依旧有些不服气的倔强着。

    欧阳菲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气势凛然的说:“其实,你们第一次输,我也认为你们是输在了王庸身上。所以,我请求王庸再给你们一次翻盘的机会。可惜,第二次,你依旧输了。却还不服气?黄队长,其实你们输,不是输在实力上,也不是输在王庸身上,而是输在了你们自己身上。一直以来,你们都太骄傲了,越来越骄傲,看不起二队,鄙视二队。正是这种骄傲自满,让你们失去了警惕性。我个人觉得,你们这一次输,输得非常值得。我想,你非但不应该恨王庸。反而应该是感谢他,是他教了你,即便是面对再弱小的敌人,也不能心存大意。”

    黄勇沉默着,仿佛依旧有些不服气。

    “这两天周日,公司出钱让你出去好好散散心,希望你能给想通。”欧阳菲菲脸色露垩出了郑重之色,虽然她认为黄勇是个人才。但是,如果他连这个弱点都过不了的话,恐怕实在无法再任用下去了。一次失利,可以说是大意。二次失利,那就是真正的弱点了。

    黄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狠狠地看了王庸一眼,这才对欧阳菲菲说:“欧阳小垩姐,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这两天我会好好想想您的话,我先走了。”

    如此接二连三的丢人,黄勇也是实在没脸继续在欧阳菲菲面前待下去了,黑脸也看不出是红还是黑,狼狈而去。

    等他走后,欧阳菲菲回过头来,脸色很不好看的盯着王庸。这家伙,从编故事开始,就在那里算计人家黄勇了,激怒黄勇失去了理智,利垩用了黄勇对自己有强烈爱慕之心的弱点,接二连三的对他打击。

    “呃,呵呵。老总啊,其实我这也是为了您好啊。”王庸知道她要来秋后算账了,也就是抽着烟,干笑了两声。

    “又是为了我好?”欧阳菲菲实在没好气的说:“我怎么就没发现,你竟然这么为我考虑?”

    王庸倒是义正词严的说:“您看,黄大队是我们公司的保安大队长,身负着公司员工和财产的安垩全责任,同样也是要包括您的。平常他倒还好些,万一有些事情如果牵扯到了老总您,恐怕黄大队就会暴垩露垩出了这个弱点。

    如果被真正敌人利垩用这个弱点,那么,到时候就追悔莫及了。我这也算是提前让他有所警觉,加强自身嘛。”

    呢……”这话听起来倒也是有些道理,只是欧阳菲菲被他接连利垩用了两次,尤其是第二次,在面对他那些柔情款款的情话时,心都有些酥酥软软了起来。哪怕知道那是在演戏,可毕竟听得很动人。但她也是万万没料到,王庸竟然从头到尾都是在利垩用自己挑起黄大队的怒火,激怒的他失去了警惕心。

    “那你有没有觉得很卑鄙无垩耻啊?”欧阳菲菲俏眸之中,寒意逼人的说:“那么多员工都在看着呢。”

    “老总啊,我要求给我涨工资,发奖金。”王庸一脸苦大仇深,在欧阳菲菲满脸错愕的表情下,他哭丧着脸说:“你看看,为了老总您未来的人生安垩全,我都牺牲那么大了。以后公司里还会有哪个妹子会看得是我?这倒好,您这反而还不领情,还说我是个卑鄙无垩耻的家伙,我冤死了我都。”

    欧阳菲菲惊疑不定的看着他,暗忖不是吧?他在这场演习垩之中,把能干的坏事都干了,难不成,自己还真得表彰他?

    “其他我就不多说了,只要总裁您兑现诺言就行了。”王庸对她挤了挤眼睛,露垩出了个心照不宣的笑容,憨笑说:“我先和兄弟们庆功去了,庆祝保住了工作。”

    欧阳菲菲一晕,脸顿时发烫了起来,这家伙,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那个诺言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