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吹”字诀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吹”字诀

    她羞得是简直快要晕了过去,原来那个“吹”字,欧阳菲菲以前是不懂的。可是,对于刚刚百度过的她来说,这个很形象的动词,让她在脑海里,一下子脑补出了那副又羞人又恶心的场景。

    偏生这家伙,还要装出了一副我是邪恶大反派的可恶样子。呜呜,亏得她刚才还为他的凄惨身世给白白伤心,白白流泪了半天,还真是没心没肺到了极致。不过被他这么一闹,刚才心中那种疼痛酸楚感,却是很神奇的消散了许多。

    竟然说出了那种话,说什么,说什么那个,这种话都能说得出来?脸皮真是厚得比城墙都厉害了。

    “哎哟~”王庸的胸口被她素指拧了一把后,立即拿着相册单手捂着胸口。一脸幽怨委屈的看着她说:“菲菲啊,你要想摸就摸嘛,何必偷偷摸摸的袭胸?”

    “鬼才会袭你,袭你……”欧阳菲菲刚才也是情急出手,没料到纤纤玉指捏在了王庸的胸口上。只是他的话,惹得她脸颊又是羞红不已的顿足说:“你这种皮厚的像是牛皮一样的人,谁,谁会愿意捏你啊?王庸,你能不能把内裤给穿上了再说话?再说,你怎么能。能这样就跑出浴室来了?羞不羞啊?”她忍不住脑袋有些发晕,这人的脸皮究竟是什么做的啊?

    “喂喂,菲菲你可不要乱冤枉人。”王庸满脸无辜的说:“我让你帮忙拿条内裤吧,你好半天都没给我拿来。我以为你心里是想看我强壮而有力的裸~体,却偏生又不好意思说,故意不给我拿内裤,以作暗示呢。”

    暗,暗示你个魂灵头啊?欧阳菲菲满脸绯红的摇摇欲坠,秀眸恶狠狠的朝他一瞪:“谁,谁会想看你那。那个啊?你,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满脑子都是淫秽思想吗?”

    她也差点忘记了,帮王庸拿的内裤。还一直拽在手里呢。急忙把头别了过去,内裤往他面前一递:“快穿上穿上,免得污了我的眼睛。”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王庸不以为意,却还是接了过去,三下两下的把内裤穿上后,笑嘻嘻地说:“我们是男女朋友嘛,就算洗澡的时候,互相帮着擦背也正常吧?”

    欧阳菲菲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互,互相擦背?开。开什么玩笑?让他当自己男朋友。竟然还要必须要提供这样的福利啊?她简直不敢想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啊?

    “你不用露出这样嫌弃的表情吧?”王庸一脸正经的说着:“我也可以帮你擦背的啊,又不是压榨欺负你。”

    是啊是啊,真的是好感动啊,太谢谢了啊。欧阳菲菲懒得再在这种问题上纠缠下去了。他皮厚肉糙,自己肉嫩皮薄,怎么着吃亏的都是自己。只好转移话题着说:“王,王庸。我看到你爸爸给你的信,还有他的照片了。对不起,王庸,我不是故意要看的。”其实那是遗书遗照了,但她却是怕戳得他很痛,才避讳了些。但是情况还是要和他说清楚的,否则,她真的有做贼的感觉了。

    现在之所以敢提,也是看王庸贼笑嘻嘻的,似乎很欢乐。

    王庸的脸色一僵硬,眼神渐渐地黯淡了起来,动作很慢很慢的,把相册放回了原处。拿了件t恤,穿在了身上。回头嘴角勉强的对她一笑:“都过去很久的事情了,还提这事做啥?”

    欧阳菲菲见他这番强颜欢笑的模样,心头也是一紧,有些酸酸的了起来。果然,他的身世,给他造成了很多伤害。也许,至今为止他都没有从那种痛苦的感觉之中走出来。所谓的笑嘻嘻也好,换了也罢,都是转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遮掩心中那难以抑制的疼痛吧?

    她再看王庸的眼神时,已经多了一丝柔意,就好像是女人特有的母性一样。对可怜的孩子也好,小动物也好,都会有怜爱之心。她也是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歉然不已的对他说:“老王,这件事情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用这么残忍的方法,剥开你心中的伤口,让你再次疼痛。我,我是学过心理学的,如果你需要倾泻一下情绪的话,尽管可以对我倾诉。”

    “是啊,我的身世好凄惨,好可怜。我感觉自己活在着世界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意义。”王庸眼神之中饱含着痛苦之色,嘴角也是抽搐不已。双拳更是捏得铁紧,连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菲菲,你说我这样的灾星,是不是应该早点去死啊?免得祸害家人,亲人。”

    “王庸~”欧阳菲菲仿佛能感受到他心中的苦闷一般,替他难受了起来,尤其是一想到他父亲留给他的相册,扉页上面的那段话。以及那段潦草的临终遗言。她心头,就像是被一股莫名悲痛的情绪给堵住了,眼泪,又是忍不住的涌现了出来,顺着她脸颊,缓缓滑落:“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过,如果把负面而压抑的情绪,长久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话,会慢慢发酵,形成很多不良的后果。找个人倾诉一下,帮你分担一些。”

    王庸深深地盯着她的脸,复杂的眼神在剧烈的涌动。忽然猛地一下子把她拥抱在了怀中,声音沙哑而低沉的说:“菲菲,我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你这样美丽与善良并存的女孩子。我好感动,也好感激你。”

    忽然被他抱住,欧阳菲菲本能的是想把他推开的。但是,听得了这番话后,她却是忍了下来。颤巍巍的,用她的藕臂,穿插过他的腋下,反拥住了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他的背,柔声说:“老王,如果你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有的时候,那些苦闷憋在心里太久,会闷坏自己的。”说话间,心头酸酸楚楚的,没想到王庸那看似老流氓的外表下,却是藏着这么一颗破碎的心。

    不过,这家伙有必要抱得那么用力吗?呜呜,他好大的力气,简直就是想把自己揉到了他身体中去。最让她脸颊发烫,心跳不已的是,随着他的大力挤压,她在睡衣里的坚挺酥胸,被压在了他的胸膛上。那种情形,和反馈回来的感觉,简直让她羞死人了。

    若非她觉得现在的王庸心情很郁闷,很受伤,需要她来安慰一下,说不得早就在他肩膀上狠狠地咬上一口,然后扬着下巴,拂袖而去了。当然,其中也不乏王庸说的话,她还算爱听。

    “菲菲~你是个好女孩。”王庸的嘴唇,几乎贴到了她的耳垂处,边是吹着热气,边是微微有些颤抖的说:“别人都不懂我,只能看到我的表面。只有你,才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也是最最能了解我的人。菲菲,谢谢你,你是个好姑娘。”

    热气吹得她柔嫩的耳垂麻麻的,微电流一般的感觉,仿佛顺着经络,流遍了她的全身,让她的娇躯一紧,心中不免激荡了起来。他的话,而是很好听,虽然略有夸张,可是听着很舒心。

    “老,老王。”欧阳菲菲将螓首埋在了他肩膀上,继续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我知道你心里的苦,说出来就好了。乖,以后生活之中,还有很美好的事情等着你。过去的事情,只是过去了。”

    “美好么?”王庸苦涩的自嘲笑起来:“像我这种人,还有什么美好的未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浑浑噩噩度日,了却这一生。”

    他说话的时候,脑袋又是稍微靠前了些。嘴唇几乎都要碰到她耳垂上,那细细嫩嫩的绒毛了。这让欧阳菲菲,芳心深处,就像是有一只小虫子在不断的爬啊爬,挠啊挠的。

    酥酥麻麻的,娇躯不断受到了生物电流的刺激。

    而且,王庸的右手,已经在不知不觉的,搭到了她的细腰处。正在以微不可觉察的速度,向她翘臀移动而去。

    “王庸,如果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你能开心的话。”欧阳菲菲暂且还没觉察到他的异样,神情激励地说:“我相信,你迟早会走出心中的阴霾,获取崭新的人生。”

    “呵呵,谢谢你,菲菲。”王庸嘴唇轻轻的在她耳垂上亲吻了一下,声音苦涩的说:“像女神一样漂亮的你,肯让我给你深深地拥抱。我已经很感激了,做人,又怎么能贪得无厌呢?当然,如果你能主动给我一个吻的话,也许,我心里面会稍微好受些。”

    主动吻他?呜呜,似乎这……

    欧阳菲菲脑海里娇羞不已的挣扎了许久。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不就是主动一个吻吗。就,就当自己是偷窥了他的相册,揭开了他心灵疮疤后的补偿吧。

    就在她娇娇羞羞,酝酿着情绪。准备把自己真正主动吻男人的初吻,献出去的时候。突然觉得下面似乎不对劲,有什么东西杵得自己难受。

    “唔?”刚刚用过搜索引擎,在那方面知识暴增的她。娇躯终于剧烈的发抖了起来,但不是激动的,而是愤怒的。

    王庸这混蛋,明明什么破事没有,却偏生要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来欺骗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