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禁忌

第一百七十七章 禁忌

    ……

    被他抱在怀中,虽然觉得好像还蛮舒服的,也没有太多的抵触心理。可是,他在自己耳边说的那些话,却,却也是太邪恶,太坏了。

    当然,欧阳菲菲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现在资讯如此爆炸的年代里,连苏舞月那种高中女生,小小的丫头,在这方面的知识上,也是早就研究的很深入了,就差实践了。

    王庸虽然没有明说,她又怎么会听不懂?羞恼的她是脸上发烫,拼命地在王庸身上挣扎着说:“老王,你别那么下,下流好不好?我,我不会做那些事情的。”

    “不会没关系,我教你嘛。你那么聪明,三两下就能学会了。”王庸直接将她搂在怀里,让她不得动弹后,才笑道:“好了好了,别乱动了。乖一些,我都能决定为你守身如玉了,你也不能为我厚厚脸皮,解决一需求问题啊?你总不能让我真憋不住,出去偷吃吧?”

    欧阳菲菲娇羞赧然不已,心中犹豫着是不是要告诉他一下真相比较好。可是,一来是事情还没出现真正结果,天知道会是什么事情?二来,她打心底也是蛮享受王庸对自己体贴入微,各种温柔,各种宠爱的感觉。

    她知道,如果被这家伙知道了那是一场误会的话,说不定就会从这么抱着,直接就把她扔窗外去了。

    可要是不告诉,他这是要自己帮他解决需求,自己总不能真的帮他弄吧?一想到那些令她娇躯发软,耳根子发烫的事情,她就提不起那种勇气来。只得惴惴不安,装得可怜巴巴的样子说:“老王,你让我有几天的适应过程好吗?我,今天身体也不是很舒服。”

    “呢……好吧。”王庸虽然觉得有些失望,但也觉得她说的很正常。尤其是不想她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变得更加不舒服。不想在这上面逼她。就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了沙发上:“你在这里坐会儿,看会儿电视,我去冲冲冷水澡,浇浇火气,免得一个忍不住,就对你乱来。”

    不待欧阳菲菲说话,王庸就起身去了浴室,开着莲蓬头哗啦啦的直接冲着冷水澡。

    欧阳菲菲怔住了,原本的她,会以为王庸肯定和以前一样,用霸道,蛮横的手段强行让自己做些什么。可是,他却是宁愿乖乖的去冷水澡。呜,虽然现在白天的气温不低,可到了晚上夜冷的。若是让她去冲冷水澡,肯定是冻得不行。

    反应过来后,欧阳菲菲有心去阻止,却也来不及了。微微替他有些心疼的同时,芳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却又觉得有些温暖,生出了一股被他温柔呵护着,细心宝贝着的温馨。王庸这是为了照顾她的感受和身体。避免他对自己乱来,才不顾夜冷,跑去洗冷水澡的。

    坐在沙发上,欧阳菲菲想继续看韩剧。可刚才还觉得挺精彩的韩剧,现在菲二然有些味同嚼蜡,半点滋味也没有。眼睛虽然瞟在电视上,可心,却待在了浴室里,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洗冷水澡洗得感冒?

    只是一想到他要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她那种堪称绝美的俏脸上,就忍不住浮上了一抹好看的红晕。清澈的眼神儿,也逸过一丝微微荡漾。

    被一股连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驱使着。

    穿着舒适纯棉睡袍的她,蹑手蹑脚的跑去把连接到电视上的笔记本拔了。又像是做贼一样的,回了沙发上,紧张的蜷曲着修长的娇躯,把电脑架在了大腿上。

    开了浏览器,犹豫了一下,还是输入了要搜索的内容。搜索的关键词是,除了什么什么的,什么什么的。

    “唔?”随便点开一个标题她,很快就被那些图文并茂的内容,惊得是星眸圆睁,玉唇轻启。又羞的是双颊红霞密布,耳根发烫。眼睛想逃,可却是钉在了那些图文之上。

    原,原来还能这样子的,唔,好恶心。怎么可以这样子呢?她只要脑海里想想,就觉得又羞又不可思议。而且她更加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像图文之中说描绘的那样,帮王庸做那些羞死人的事情,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场面?

    接连看了几个帖子后,她纯洁的心灵终于承受不住了,“啪”的一声把笔记本合上。脸颊绯红一片,睡衣下的酥胸,不断的上下起伏着,娇喘不迭。连那纯洁的眼眸之中,都有了一丝妩媚动人之极的娇羞春意。

    这些帖子,好下流好下流哦。

    以前的她,虽然也是从各种信息渠道,知道这些事情,但终究也不过只是知道个模模糊糊的大概。距离真正的了解,还是很有些距离的。但是随之那些帖子之中详尽的介绍下,她终于弄清楚了具体究竟是个什么过程。

    那些东西,远超过了她心理能够承受的范围,心脏扑腾扑腾的飞快跳个不停。

    但是才休息了十几秒钟后,欧阳菲菲又是用她那葱白玉手,颤巍巍的掀开笔记本,继续点开了那些稀奇古怪的帖子

    就在她脸红耳赤,娇羞不已,心下忍不住微微情动时。浴室里正在冲澡的王庸,却是把浴室门打开了一角,探出了个脑袋来:“菲菲,我刚才忘拿内裤了,脏内裤也湿了。帮我去拿一条干净的。”

    内,内裤?

    欧阳菲菲就像是做贼锄人到了一般,一阵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连笔记本都差点摔倒在地。

    开,开玩笑的吧?他,他竟然让自己去拿内裤?欧阳菲菲顿即是一阵头晕眼花,自己怎么能帮他做这种事情呢?她的大部分注意力,还没有从那些羞死了的帖子中回神过来。

    一听到王庸那话,本能的联想到了好多好多淫邪的事情。是不是他洗澡都没浇熄那些玉望?例如,他会不会趁着自己拿内裤给他的时候,一把拽住自己,拖进他的淫窟里,然后用各种手段逼迫自己,为他做帖子里所描绘的那些事情?

    如果他真的那样,那自己该怎么办?是应该奋力抵抗?还是会半推半就,顺水推舟的帮他解决一下需求?坐实他女朋友的位置?

    一时间,她的脑子里是纷乱一片,刽中乱七八糟的念头,纷沓而至。

    “喂喂,菲菲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呢?”王庸伸着头,疑惑不解的看着站在客厅里发呆,脸色变化莫测的欧阳菲菲,疑惑的说。

    “我,我不能帮你去拿。”欧阳菲菲只觉得羞得是脸上直发烫,跺着脚转过了身去。

    对她的反应,王庸到也不是太在意,笑了笑说:“我们都那样了,这事还有什么好害羞的?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擦擦身子自己回房间穿了。”

    不是吧?他,他竟然想这么光,光着出来?欧阳菲菲顿时如遭雷劈,呆若木鸡。开,开什么玩笑?他怎么能光着,光着从自己身边走过?哪,哪怕那时候自己是背着的。

    最关键的是,他现在似乎因为觉得两人都已经发生关系了。原来的一些避讳,他觉得应该没有必要太遵守了。说不定就会那么光着出来后,从后面给自己来个拥抱,然后亲吻一下她的耳朵说两句情话。

    若是发生那样事情的话,欧阳菲菲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急忙摆手说:“别,你别出来。你继续洗你的澡,我去拿,去拿。”说着,半闭着眼睛,一路小跑向他的房间。

    王庸见她那么娇羞,也是轻笑了一下,觉得挺有趣。继续去洗澡,洗头了起来。

    话说欧阳菲菲是个非常注重**的人,还是第一次进到了王庸的房间。顾不得细看,就拉开了橱柜门。扫了一圈,却是没见到内裤。此时的她,很不淡定,脸颊发烫不已,活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跑到男人房间,还得负责给他找内裤。

    手脚慌乱之下,却是在叠好的衣服堆里,翻出了一本相册。相册是头层真牛皮的,很厚实。但也很老旧,很多地方已经破损了。不过,似乎王庸很在乎这本相册,擦得干干净净的。

    不太好吧?欧阳菲菲甩了甩头,抛开了那个想一窥究竟好奇念头。毕竟那是王庸的**,自己不能乱翻。

    放好相册,她又翻了两下,最后在抽屉里找到了一堆内裤。红着脸,用两根手指头随便捻出了一条。刚想走两步时,却又顿住了脚步,犹犹豫豫的回了头。

    “菲菲啊,菲菲。你可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可不能那么没道德,没素质。”欧阳菲菲不断的埋汰自己的行为,可是,又是另外一个念头,他连内裤都让自己拿了,也不避讳。看看他保存很久的相册又怎么了?

    对,还能看看他的过去,以确定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的是的,总不能随随便便找个坏人做男朋友吧。人家打仗还要探听情报呢,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欧阳菲菲仿佛给自己的行为找到了充足的理由,手指头颤巍巍的,翻开了老旧相册的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