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爽啊,真是太爽了

第一百六十九章 爽啊,真是太爽了

    “爽啊,真是太爽了。”

    苏舞月弄了个懒骨头沙发,直接把她的娇躯,深深地埋在了里面。这样很舒服,也可以随时调整让自己最爽的姿势,想怎么爽就怎么来。

    她粉嫩而晶莹剔透的脸颊,因为兴奋到了极致,染上了两抹动人的红晕。嫩嫩细细的手指头,不断起伏撩动着。让她越来越激亢,越来越嗨。刺激而极度兴奋的感觉,让她耳垂根,隐隐出现了一抹汗水。

    汗水浸湿了她耳朵边的秀发,让几缕头发湿漉漉的贴在了她还有一些细嫩绒毛,白嫩透红的耳后。看上去竟然有些小性感的模样。

    “来了,来了,呜呜~”她激亢到了极致,双手的手指头,动起来飞快。盯着眼花缭乱显示器的她,终于亢奋到了极致。

    “哦哦,来吧,宝贝,再给力些。别让本小姐失望啊。来了,我要来了~呜呜呜呜~”她的喉咙里,发出了一连串的娇吟之声。

    “啪∧!”

    重重的敲打了一下回车键,获取了对方计算机的最高权限,顺带将主人踢出了系统。让她畅快淋漓的仰天大笑了起来:“高手吗?这就是请来的高手吗?呜呜,貌似水平还不错哦,让本小姐好好地爽了一把哟。想抓本小姐的小辫子,嘿嘿,结果自食恶果了吧?寂寞啊,无敌实在是太寂寞了。哎哟哎哟,拔网线了啊真牛晒。男人啊,就是这么经不起失败吗?还是机子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洋?”

    不得不承认,对方请来的那两个高手还是有点点水平的,就是比她略低了那么一点点。如果比她略高那么一点点,恐怕爽的就是对方了。

    就在她如同高~潮后虚脱般的软倒在懒骨头沙发里享受着刚才那般和高手较量,并获胜后的舒爽感余韵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让她的好脸色一下子就消失了许多。

    “嗯,你今晚要开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加班?要很晚才回来?”她的声音之中,透着一丝冷漠与无所谓:“好的,那你忙吧,我自己会找吃的。嗯,我会好好复习功课,早点上床睡觉的。嗯,拜拜,妈妈,你也注意点身体不要太操劳了。没关系的,你不用道歉,工作要紧。我的生日每年都有一次的我们可以下一次一起过。

    等电话挂断之后,她之前因为获胜而来的兴奋和满足感,已经褪得干干净净了。取而代之的是脸色渐渐发青,嘴唇都开始发白了。

    “啪”得一下直接把手机掼到了墙上,摔得粉碎。

    “呜呜呜~”水汪汪而清纯之极的大眼睛,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细细白白的手臂,屈膝抱住了小腿,伤心的呜呜哭个不停:“妈妈,你是坏人,你骗我。呜呜,我不要你了,我要爸爸。爸爸,爸爸你在哪里啊?为什么要丢下了舞舞一个人。”

    她哭得很伤心,很陶醉,一会儿爸爸,一会儿妈妈的。完全不知道,她的办公桌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多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多了一个男人,一个面色冷漠的男人。他面无表恃,眼神淡然的看着哭得很伤心的苏舞月,完全没有被她悲切的情绪感染到半分的意思。

    他唯一做的比较伸士的事情是,他很耐心在等待,似乎在等她哭完,发泄完。百般无聊之下,他给自己点了支烟,慢悠悠地抽了起来。那副悠闲自得的模样,完全就没有入侵者的自觉,轻松自若的,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苏舞月哭了好久之后,觉得有些口渴了,才呜呜咽咽的起身,准备去冰箱里拿一瓶饮料喝喝。却是瑶鼻轻耸了两下,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烟味。迷迷糊糊之间,透过饱含泪水的双眼,看到了一个穿着干净而卷起衣袖的白色衬衣,黑西裤的男子,正靠在了她的书桌上,姿态轻松的抽着烟。他的脸虽然不帅,皮肤略显粗糙,但结构却是棱角分明,线条很是刚硬。看着她的时候,嘴角还带着一丝淡淡微笑。

    “呜?”苏舞月刚才半天,哭得是昏天黑地,也是头晕眼花了。一时间,朦朦胧胧间看到了那个正在抽烟,微笑的男人。心中却是陡然一紧,非但没有因为这个突然之间冒出来的男子而害怕,反而是惊喜交加的扑了上去:“爸爸,爸爸。你知道今天是我生日,来看我了?”

    双臂,紧紧地抱着于他。满是泪痕的小脸蛋,不知道是在哭还是笑,不停地往他怀里蹭。边还呜呜咽咽的说:“爸爸,舞舞好想你啊,妈妈她好讨厌。舞舞生日的时候,她都不陪我,整天只知道工作工作。呜呜~”

    呃……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自然是王庸了。今天财色两失之后,终于换来了迟宝宝的帮忙。由她这个市局刑警出面,调用录像啊,或到车管所查一下车主资料,很是轻松。

    微微出乎王庸意料的是,这辆车车主不是眼前这个女孩的,而是挂在了一个姓苏,五十多岁的男子名下。好在车是这小丫头用的,轻松找到了她的电话号码,再到移动查到了登记号码的住址。

    原本迟宝宝的意思是,应该报警,让警察去抓。但被王庸拒绝了,扯了一大通关于公司啊关于利益之类的理由,将她糊弄了过去。可是,迟宝宝仿佛深怕王庸乱来,还想陪着一起来处理此事的。

    结果局里临时有紧急任务,直接一个电话把她拽了回去。当警察的,尤其是迟宝宝这种当重案组刑警的,就是这种命。随时都有可能会出现紧急任务,睡床上睡正香时,说不定就会被一个电话给叫去处理事情。

    王庸倒是乐得如此,这表明可以不受迟宝宝的束缚。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处理此事。

    本来是想等她哭哭爽了,然后再给她一些深刻之极的教训的。没想到她直接把自己当做了她爹,直接扑到了他怀里。这惹得他心下暗自呻吟,呃,我有那么老吗?

    看这丫头的年龄,估计她老爸起码有四十了吧?

    王庸摸了摸脸颊,自嘲的笑了笑说,真够沧桑的啊。但也有可能是今早太混乱,没来得及刮胡子,以及这里的灯光比较昏暗吧?为了避免信心受挫,王庸不断地对自己心灵解释。

    等她蹭了七八秒钟后,王庸见她还打算不断的蹭下去时,不得不去阻止了她。声音低沉沙哑,又有些凶恶的说:“喂喂,丫头。我警告你,蹭两下就算了,别蹭的没完没了啊。我这可是新买的衬衣,上面都是你的鼻涕了。”

    “啊?”苏舞月这下子才惊醒了过来,急忙抬头一看,揉了揉眼睛。顿时,她的脸色变得极其精彩,煞白之间,带着惊慌失措。尤其是那双水汪汪,又有些发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你,你。邪,邪恶大叔?”苏舞月的嘴巴,几乎可以吞进去一个苹果了。就像是触电一般的,放开了王庸,惊惧交加的向后踉跄着退去:“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能不能换个有趣些的问题?”王庸冷漠的表情之下,嘴角挂上了一抹阴冷的邪笑:“例如,我会对你做些什么?”

    “你,你别乱来啊。”苏舞月被他那副“邪恶”“淫邪”的笑容,给吓得是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面色煞白如涂了粉:“我,我警告你。我,我可是路拳道黑带。我怕伤了你……喂喂,你放开我,不准抓我,我很厉害的,我妈妈很厉害的,呜呜,你再不放手我就尖……呜呜~”

    王庸那粗糙的大手,轻松捂住了她的嘴巴,淡淡的烟草味道,直钻她的鼻孔。让她呜呜咽咽间,叫不起来。因为天气热,穿着t恤和热裤的她,显得格外青春靓丽。

    但是所谓的路拳道黑带,完全是吹嘘出来的。就像是一只可怜巴巴的小鸡,被王庸抓住了。

    任凭怎么挣扎,都是无济于事。而且,他的手很厉害,抓住了关键关节,让她身体酸酸麻麻,使不出劲道来。

    带着烟草味道的气息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阴冷:“丫头,我劝你千万别动什么歪心思,如果明天你想让你妈妈,见到一具被奸污之后的漂亮艳尸的话。”

    什么?王庸的话,让原本就很害怕她,打心底冒出了惊悚无比的寒意,奸污?还艳尸?天呐,这家伙究竟想怎么样,我,我只是在网络上教训他一下而已。

    王庸仿佛对自己的威胁十分自信,松开了她,饶有兴致的盯着她的脸。

    苏舞月毛骨悚然不已,低声颤抖着说:“你,你别乱来啊。”

    “乱来?”王庸邪魅的笑着,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说:“我这人,想来不会乱来。只不过,我个人最崇尚礼尚往来,以牙还牙。既然你敢攻击我,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丫头,你乖乖认命吧。……

    (未完待续精彩小说【网】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