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的口味很特殊嘛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你的口味很特殊嘛

    (昨晚太累了,今天起得晚。开始更新了,希望今天能到一千月票,距离不远了,帮忙投一下~)

    ……

    欧阳菲菲和王庸,几乎朝夕相处个把月了。不敢说对他的个性了解的极为透彻,却也大抵心中都有数了。看他那副蛮劲发作,就知道他现在心情肯定是极度不爽。

    这就好比她第一天在王庸家里遇到他时,亦或是被他拖进浴室里的那次。都充分说明着要是在这货戆劲起来时候和他顶着,无疑会让事情更加糟糕。惹毛了这家伙,他可是会瞎来的。

    她同时也是非常清楚,王庸这家伙平常毒舌归毒舌。可是要和他有话好好说,多半还是十分讲道理的。眼见着他要欺负欺负李秘书的时候,欧阳菲菲急忙走上前去,拉住了他胳膊,声音轻柔的说:“王庸啊,刚才李秘书也是不知道我打电话通知你来的。说话口气恶劣了些,你也是个成熟的男人了,别和人小姑娘一般见识。”

    “哼。”王庸眼一翻,终究还是放开了李秘书。

    “小李,还不快和王庸道个歉。”欧阳菲菲对李秘书,态度却是有些强硬了起来。其实刚才那一幕,她心中也是很不爽。就算王庸再怎么不好,都是她自己人,被一帮人堵在那里欺负,她也不干啊。

    这就好比两夫妻,哪怕妻子看老公再不顺眼,再唠唠叨叨的数落他个没完没了,但是一旦老公在外人那里受了欺负。她肯定也会站在老公这边,一致对外,努力维护他的。当然,欧阳菲菲现在自己也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微妙心态。

    李秘书哪里料得到她十分尊敬,崇拜的欧阳总裁,和王庸之间有那么多的门门道道关系啊。一听自己被欺负了,还要和王庸道歉,长得还算清秀的小脸蛋,满是委屈了起来,嘟囔着楚楚可怜的抗议说:“总裁。凭,凭什么他,他欺负我?我,我要道歉啊?”

    “凭什么?”欧阳菲菲眉头跳了起来,环抱着双手,面色有些冷漠的说:“小李,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做秘书的,须得矜持内敛,不能光凭一些主观印象来判断事物的真相。刚才那些帖子我也看到了。但是我相信,这里面有很强的针对性意味。事情真相究竟如何。没有经过调查,谁也不能确定。而你,却凭着一些个人好恶,潜意识主观愿望已经给他判定了罪名。说实话,小李,我对你很失望。”

    王庸微微有些诧异的,看着欧阳菲菲。自己倒也小瞧了她,能被老慕赏识,委以重任的她。的确有其独到的一面。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她欧阳菲菲平常对自己,貌似也是经常做不到这点的。

    李秘书见欧阳菲菲似乎真的生气了,也是不敢再执拗了,眼巴巴的看着王庸。犹犹豫豫的准备开口时。却听得王庸挥了挥手说:“算了算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件事情迟早会水落石出的。你走吧,我有些话要和欧阳老总汇报。”

    虽然他看似是放了自己一马,可是刚才他这样对自己,害自己丢了大脸面。而且。平常这家伙也一直是个坏家伙。故作大方,肯定是想在总裁面前装大度,挣表现。

    狠狠地给他丢了个白眼后,这才狼狈的逃窜而去。

    等她走了之后,王庸的脸色才舒缓了下来,叼着烟,对欧阳菲菲抛去了个媚眼说:“还是老总您了解我,慧眼如炬,一下子就透过现象迷雾看清楚了事物的本质,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听得我心里真是暖洋洋的。”

    “冤什么?枉什么?”欧阳菲菲等人走了之后,也是旋即换了个脸色,俏眸一瞪着说:“给我站好了,出了这档子事情,你还挺光荣的啊?打人,你还敢在公司里打人了?把烟给掐了,给我站一边去。等我处理完事情后,再来收拾你。”

    她也是着实有些生气了,先不说王庸是不是被冤枉的。但是他刚才动手打了人,就是不对。

    王庸见她着实有些生气了,而她刚才在外人面前,也是帮着自己说话。倒也不好和她硬扛,毕竟自己还是有愧于她。便老老实实的把烟掐了,很听话的站到了一边。

    欧阳菲菲没有多看他一眼,而是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开始处理起事情来,主要还是需要安抚一下刚才被王庸揍倒在地的几个小白领。虽说有他们主动挑衅在前的错处,可王庸也是不对。吩咐了唐主任一番,让他妥善处理此事后。又是打了几通电话,处理了些杂七杂八的破事。

    这才环抱着藕臂,微微斜眼瞄着王庸。

    王庸见状,也是赶忙去给她倒了杯热开水,谄笑着拍着马屁说:“菲,不,老总,您辛苦了。不过今天您身体不好,就别喝咖啡了。”

    欧阳菲菲犹豫了一下,便从谏着捧起了热水,抿了两口。眼皮子都没有抬起看他一下,慢悠悠的说:“王庸,看不出来。你的口味还是满特殊的嘛,那个叫什么王美丽还是张美丽的,你真的那么喜欢?”

    王庸的脸顿时一苦,喊冤了起来:“老总,旁人能误解我。您还不了解我吗?”

    “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能了解你什么?”欧阳菲菲眉头微微一挑,嘴角挂着冷笑说:“有些人,整天嘴边都是挂着发廊啊,酒吧之类的。再加上你还有去夜总会的前科。你要做出那种事情来,我当真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哎哟喂,老总啊。”王庸脸都拧成了苦瓜样,凄凄惨惨的就像是被欺负苦了的杨白劳:“求求您别让我早餐吃的面条都给吐了出来好伐?我这人有时候是毒舌了些,是爱开玩笑了些。甚至有些性格扭曲的恶趣味,但还不至于扭曲到去喜欢那种肥猪流。”

    “有道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欧阳菲菲其实也是不信这家伙会没品到去要勾搭那个什么又丑又胖的女人,但是她心中就是有些不爽。不舒服的原因,自然是来自于另外一个帖子。冷笑着讥讽着说:“谁知道你正常的外表下,是不是真的藏着一颗龌龊肮脏的心?不过,这种事情在现代社会也正常,人的生存压力大嘛,人性发生扭曲,追求特殊口味也在情理之中。王庸,我对待特殊口味的人,向来有包容心。你要真是好那一口,我也认了。今天就收拾收拾行礼搬走,而且绝不会怨你。”

    “菲菲,你真是要恶心坏我拉倒啊?”王庸苦笑着诞着笑脸贴了上去,双手准备搭到她肩膀上去:“您那么聪明,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肯定是有人在背后针对我,想搞死我啊?现在这种危机特殊关头,我们自己人应该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绝对不能其内讧,让暗中的敌人看笑话啊。”

    “谁和你是自己人?”欧阳菲菲抬起玉手,啪得一声打飞了他的贼手,俏眸一横着说。

    “嘿嘿,我们都那样了,还不是自己人吗?”王庸说着,要往她柳腰揽去。

    “王庸,我不准你碰我。”欧阳菲菲眼神一凛,不过也觉得这句话稍微重了些,话音一转的说:“在没有得到我允许的前提下。”见得王庸有些愣住和傻眼,她也是俏脸微红的哼声说:“王庸,你不会以为我欧阳菲菲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吧?就算,就算我们之间出了那件事情。我也不会允许有第二次那样的事情发生,同样,我也不会允许你想怎么碰我就怎么碰我,我麻烦你对我尊重一些。”

    其实这的确是欧阳菲菲真实的想法,别说此时在她那边,暂且没有定论。就算是最后的结果,她的确和王庸有事了。那她也不可能会破罐子破摔,就和王庸怎么怎么地了。

    “呃……”王庸举手投降着苦笑说:“好吧好吧,这事你说了算。不过这件破事,真心和我没关系。你也不看看那个电子邮箱发邮件的日期时间,最后一封是今早凌晨十二点多了,那时候的我们……”说到此处时,眼见着欧阳菲菲眼神一寒,他急忙避开了那个敏感关键处,干笑着说:“总之,我是清清白白的。还望老总明鉴。”

    “这事我能相信你,但是方薇薇的事情怎么个说法?”欧阳菲菲这才抛出了她心中不爽的真正原因,眼神冷冽道:“你自己老实交代,你和方薇薇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普通的同事关系啊?”王庸一脸含冤带雪的模样说:“我真心没和方薇薇发那些邮件,那个破电子邮箱,我是从来不用的。”

    “王庸你少在那里跟我王顾左右而言他。”欧阳菲菲捧着热水喝着,声音之中显现着一些不满之色:“那些和方薇薇之间来往的邮件内容,我看过了。虽然不是你发的,但不可否认,你和方薇薇之间似乎有一些美妙的故事发生过啊?而且看样子,她对你很有些好感。相信你只要稍加努力一些,那丫头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欧阳菲菲心中似乎有些微微不爽,王庸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和方薇薇勾搭了那么久,她都没发现。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