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四十三章 来自地狱的魔神

第两百四十三章 来自地狱的魔神

    ……

    七八秒钟后,虎爷吼了一声停。

    所有的枪声,都是在一瞬间停住了。可见这帮人,还是挺训练有素的。而且在这屋子里的,都是虎爷那么多年,慢慢收集而来的精锐,每一个都是一把好手。

    这也是他的底气所在。

    十几年的时间,从一个街边混混,到小头目,再到现在成为一方大佬级的人物。其中所经历的艰辛和困苦,也只有他自己才能懂和明白。由此,虎爷格外珍惜眼前的这一切,所有胆敢要破坏掉他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局面,他可是会拼命的。

    硝烟弥漫后,门框上,对面的墙壁上,满是弹孔。

    但是丝毫未见半点血迹。

    虎爷的脸,阴沉的非常可怕。对方非但实力超强,还异常的狡猾,绝非是那种只会猛打猛冲的莽夫。

    “砰砰砰~”

    三声枪声,几乎是在同时暴起。三个黑西装,直接应声倒地。眼睛瞪得大大的,额头上被子弹打出了一个窟窿,鲜血和脑浆四下横飞。

    但是所有人,却仅仅是见到了门口一个黑影,一晃而过而已。从见到,再反应,再瞄准,压根就来不及。

    这枪法,简直是神了。

    所有人一下子都懵了,大家也许在刚出道的时候,还打打杀杀呢。可是如今,平常也就是用来吓唬吓唬人,压根就不用玩枪战啊之类。虽说这些人,几乎都是部队里出身,可真打过仗的,还真心没两个。

    这帮人中,也唯有那个刀疤男,以前混得比较狠,走过私,贩过毒。算是经历过不少腥风血雨的猛将。在绝大多数人都处在震撼之中时,此时的他。顿即一声大喝:“所有人都找掩体,这不是在过家家。”

    他和那个旗袍女,拉着虎爷往老板桌下钻去。摁了下按钮,后面用作摆谱装饰的书架,缓缓移开。

    一群黑西装们,也是如梦初醒,纷纷趴下,找各种各样的掩体。紧张万分的将枪口对准了门口。窗户。虽然都曾经当过兵,但是没有一个,经历过真正战争洗礼的。

    而在mini里待着的苏舞月,此刻也是紧张到几乎窒息了,她终究还只是个孩子,把问题想得太过简单了。原来以为,只要靠着大叔身手好,就能打通关了。偶尔出现一两把枪,也影响不了大局。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会在最后关头处,出现一场异常剧烈的枪战。立马便从动作片。变成了枪战片。虽然这种枪战的场面,和电视剧啊,电影里的没法比。可是给苏舞月带来的刺激感,却是无与伦比的。无它,真实而已。

    苏舞月屏住了呼吸,捂着嘴,眼神震惊的同时看着好好几个摄像头中的场景。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深怕打扰到了王庸。毕竟,子弹是不长眼睛的。稍有闪失。就会发生莫可挽回的局面。

    尤其是当她看到那三个黑西装,纷纷被一枪毙命的时候,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

    那些黑西装们,如果不拿枪出来对付王庸。以王庸的心态,也着实懒得和这帮人计较,顶多就是打趴下而已。但是拿枪出来一通猛轰,对王庸来说,就是真正的挑衅,也是真正的敌人了。性质,已经完全起了变化。

    深知战场残酷的王庸,从来就没有对任何敌人有手下留情的习惯。任何试图杀掉自己的人,他都会毫不留情的一一斩除,不留半点隐患。

    这些人,很快就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王庸教导了他们真正战场的残酷。他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的在四处出现。如同狙击手一般的,东游西荡,打完两枪,就直接换个地方。而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直接毙命。

    枪械这种东西在他手中,杀伤力被发挥到了极致。

    八个黑西装,并没有阻挡住王庸的脚步。仅仅是一两分钟而已,便已经一个不留的,悉数倒在了血泊里。其余安保人员,原本还想过来支援呢。可是一听到这边陆陆续续的枪声,便都吓得不敢动弹了。

    一部分的客人,也开始觉察到了外面的不对劲,纷纷轰乱的逃离会所。原本这个淫靡,却十分井然有序的高档会所之内,已经一片混乱。戴英明和刘超,从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各自面色有些严肃,但是丝毫没有害怕感。

    “估计是寻仇的。”戴英明沉吟的说道:“据说那个虎爷是道上出身,表面洗白了而已,应该得罪过不少人。”

    “帮?”刘超冷漠如旧的说。

    “走。”戴英明思索着说:“我们的计划处在关键时期,要争取菲菲的好感,万一事情闹大了。菲菲知道我来会所的话,可能会产生恶感,影响我们计划。”

    “等。”刘超眼中掠过一丝冷芒,重新走回了房间。那两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害怕的女人搂住了他:“超哥,出什么事情了?我们好害怕啊。”

    “没事~”刘超的眼神之中,无比的冷漠:“以后,你们永远都不会害怕了。”

    一双粗糙的大手,伸向了她们修长而粉嫩的脖子。

    十来秒钟后,他恍若无事的到了走廊里,冷声说:“警察到了,走。”

    ……

    一直是会所核心地带的老总办公室中,此时已经血流成河。唯有刀疤男,旗袍女,掩护着虎爷,从暗门中撤退了出去。

    暗门之后,是一个休息室,从休息室的侧门出去,可以抵达私密仓库,以及暗道逃离。

    狡兔有三窟,何况是一个出身黑道的大佬。在他的办公室里,自然有逃亡之路。可惜,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当初建造这会所的图纸的电子文档,早已经被苏舞月弄到了手。

    由此对于他们能从密道中逃跑,那是早就有所准备的。在一处薄弱之地,王庸轰得一声,撞开密道。直接以非人般的暴力状态,进入到了密道之中。

    正在秘密仓库里,拿包装了些最值钱的钻石之类的虎爷等三人,听得这一声巨响,直接有些发愣。那个可怕的家伙,竟然还带着炸药来了吗?

    既然密道已经被堵,三人面面相觑了一下后,决定还是只能从原路返还。哪怕是被警察抓住,也远远好过被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恐怖分子碰到。毕竟只要不死,总有人会想办法把他们弄出来的。否则,手头上握着那么多证据的他们,完全可以拉着些人一起去死。

    七饶八拐下,他们拎着一个袋子,从一个狭小的暗门中,推门而出,到了一处隐蔽的走廊内。

    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呢,三人的身躯便僵硬住了。

    只见那个穿着皮质黑色风衣的男子,正懒洋洋的斜靠在了走廊的墙壁上,拿了支烟,从面具的嘴缝中塞进去抽着呢。那动作,要多悠闲就有多悠闲,只是配合着他之前那宛若地狱杀神般的表现,和那张代表着审判和死亡象征的判官面具。

    却是让虎爷等三人,打心底发出了一阵阵的寒意。

    好在那个虎爷,也算是一方豪杰了。心中虽然发寒不已,但是自己的情绪,还是能控制住的。只是阴鸷的脸上,有些发白,重重的咽了一下口水,沉声说:“兄弟,我们有仇?”

    王庸边抽着烟,边缓缓摇头了起来。其余动作,丝毫没有变动。

    “我们有冤?”虎爷再次问道。

    王庸还是摇头。

    “那你为什么要扫平我们的场子?”虎爷肃然着问。

    “不爽。”王庸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仿佛有些沉醉在了烟草的迷离之中,声音平静地说:“也许还有些无聊吧。”

    这话让三人面面相觑之余,心中出离的愤怒了起来。这家伙,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竟然只是因为小小的不爽和无聊这种理由,就过来扫平?

    但是愤怒归愤怒,眼前这人犹如魔神一样恐怖的形象,已经深深的烙刻在了他们的内心深处,让他们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了恐惧。就算怒,也是不敢发作。

    “这里有一袋钻石,就算贱卖也能上亿。”虎爷终究是个做大事的人,把手提包往王庸面前一扔:“你拿走,这件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大家以后还能交个朋友。”

    上亿的钻石?苏舞月刚调出了这边的摄像头,还采集到了音频。一听到这数目,顿时满眼都是小星星了起来。大叔啊大叔,你不会为了这袋子钻石而妥协吧?不过也好啊,有上亿的钻石……苏舞月已经开始想象起,她全身上下挂满钻石的样子了。

    岂料,王庸看都不看那袋子一下。而是将烟一掐,一步一步紧逼了过去,轻笑着说:“挺大方的啊,可惜,杀了你们,一样能得到这些钻石。”

    “你你……”虎爷等三人,脚下都开始发软了。想拔枪,但是没那勇气,因为那人肯定更快。

    就在此时,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三人互相看看,好像都不是自己的手机。让他们三人几欲喷血的是,对面那个面具魔神,从口袋里掏出了电话。靠,这家伙出门做这种事,还带手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