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四十二章 悲催的瘸子

第两百四十二章 悲催的瘸子

    ……

    如果这货真的只是一个单纯路过的瘸子,以王庸的脾性,当然不会与他计较。可惜,这家伙竟然把自己的未婚妻当做意淫对象,这让王庸很不爽,王庸一旦很不爽,这货自然而然就要倒霉了。

    这一路打过来,王庸已经放倒十几个了,气势正越来越盛。而他的杀气,也是渐渐浓郁,犹若实质一般的,让刘哲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样,窒息到难以呼吸了起来。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不应该挡你道的。”刘哲的脸色发白不已,苦苦讨饶着:“我给您让道,这就让道。”手忙脚乱的拨动着轮椅,试图逃跑。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啪~他的轮椅被王庸一脚踩住,刘哲顿时脸苦逼的跟塞了满肚子的黄莲差不多,哭腔道:“大,大哥,我就是一个瘸子而已。要不,您要找哪位,我帮您带路。”

    正在他说话间,王庸的耳麦里又传来了苏舞月的声音:“判官,别耽搁了,警察正在赶来。你右边方向的走廊里,有一队五人保安,啊,其中一个还拿着枪,小心啊判官。”

    面具下,王庸的眼睛一眯。便将刘哲连人带轮椅推着往前走了过去。

    “大,大哥。您,您这,这是干什么?”刘哲都快要哭出来了,叫嚷着说:“我上有老,下有小……”

    那队黑西服保安,从拐角处冲了出来。为首的那个,直接端着枪瞄了起来。

    “啪!”王庸一脚猛踹在了轮椅上,轮椅哗啦啦的向前冲去。

    “不要啊,不要开枪,我是……”可怜的刘哲,手舞足蹈的拼命嘶叫了起来:“我是刘公子。”

    刘哲显然是这边的常客,贵宾级别还挺高,大多数保安都认得他。闻言顿时一愣,那个拿枪的保安也是顿了一下。不敢胡乱开枪。这要万一开枪打死了一个贵宾,那整个会所麻烦就太大了,以后还有谁敢再来玩?

    就在两个保安伸手扶住轮椅,拿枪保安想绕开刘哲,瞄向王庸的时候。他便自轮椅之后,长身而起,一脚蹬中了拿枪保安的腿肚子。趁着他身形向前倒下之时,王庸神态轻松无比的。捏住了他手腕。

    咔嚓一声,手腕被捏碎。枪向下落时,被王庸一把收了去,藏在了暗袋里。顺势一记威猛霸道的膝撞,打得那持枪保安,身形凌空而起。王庸探手一把抓住了他双脚,将他猛地甩了出去。

    看他那轻松无比的模样,好像甩得不是一个一百几十斤重的人,而是一个玩具娃娃而起。持枪保安,硬是砸倒了两人。与此同时。王庸再度抓住了轮椅,向前一推一撞。双腿翻飞。

    完全利用轮椅作为武器和盾牌,一番眼花缭乱,伴随着刘哲惊恐无比的惊叫声中,几乎带有表演性质的搏击下。这一波保安,又是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在无比惊恐中度过的刘哲,胯下直接传来一阵尿骚味。惹得王庸直皱眉。原本还想再利用他做一下挡子弹工具的。但是现在,他可觉得恶心了。

    “兄弟,多谢你帮忙做内应了。”王庸“友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有些低沉而沙哑的说:“接下来,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你在这里好好地歇一下,等我打完了就回来接你一起走。”

    王庸话音一落,几个被王庸打得吐血不已,躺在地上半装死的哀嚎不已的保安们。也都纷纷不呻吟了,而是以凶恶的眼神盯向了刘哲。他们对王庸这种恐怖到如同坦克车一般无可抵御的男人,害怕之余,唯有敬佩,连仇恨感都生不起。

    但是对这种做内应的叛徒分子,那几个因为他而吃了大亏的保安,又岂肯善罢甘休?

    王庸很不厚道的,将呆若木鸡,还没反应过来的刘哲。从轮椅上拎了起来,让他坐在了走廊里。推着车边走边说:“兄弟,不用你再带路了。你要好好保重啊,我顶多十分钟就来接你。”

    “啊?”刘哲被那几个保安的眼神,看得是一激灵,似乎这才回过神来。面色惨白的叫了起来:“大,大哥,不要啊,您不能这样对我。我,我只是一个瘸子,至少要把轮椅还给我先……”

    但是王庸推着轮椅的身影,却是很潇洒的已经消失在了走廊拐角处。

    随着王庸一消失,那几个被打得很惨的保安,便开始狞笑连连了起来,集体行动一般的,开始挣扎着向他爬去。尤其是那个被捏碎了手腕,口中吐着血的持枪保安,简直恨刘哲刘公子入骨,眼神恶毒之极,边吐着血,边爬过去。如果不是因为刘哲,他又怎么会被打得那么惨?这手腕不知道会不会残废也不定。

    内应,叛徒,可恶。

    “不要啊,不关我的事情,我是无辜的,我是被逼的。”刘哲拼命嘶叫了起来,面无人色的叫着解释。但是,在愤怒和仇恨,以及浓浓的报复心理下,谁也不会理他。至少,也要把他刚才那口恶气,从他身上好好地出掉。

    见解释无用,刘哲开始拖着他那条残腿,在地上不断向前爬着。而后面的保安,也是挣扎爬着要拿他报复,出气。

    可惜,刘哲今天嗨过了头。本就搞得脚软手软,又被吓得不轻,软趴趴的使不出力气来。很快,爬行逃跑中的他,还没出得几米,就被某个保安一把抓住了脚腕,向后拖去。

    “救命啊,雅蠛蝶。”刘哲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鬼拽住了脚,正在向后拖入魔窟一般。拼命的嘶叫着,可惜,他越叫,那些保安们越兴奋。将他埋在了中间,仿佛就算是死,也要拽这么一个垫背的。

    ……

    “判官,那个瘸子好惨啊,啧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人类报复起仇人来,是那么的凶残。”苏舞月通过走廊里的摄像头,亲眼见到了那惨不忍睹,又邪恶无比的一幕。嘶嘶嘶的倒吸了几口冷气,有些幸灾乐祸的说:“一看他就不是个好人,花花公子一个。腿瘸了都不忘出来玩女人,活该。”

    苏舞月因为有个同学,被这家会所弄得好惨,由此对于这方面的事情,那是相当的厌恶。刚才走廊里的那一幕,她通过高清摄像头,也都是看得清清楚楚。让她的心里头,是爽的一塌糊涂。

    “呜呜,大叔,加油啊。这个破会所里的保安,还真是多到没边了。得做多少坏事,才能赚得回那么多钱啊?”苏舞月嘀咕不已的说:“大叔,左前方走廊拐角处,埋伏着七八个保安想要伏击你,你小心。”

    一次一次看到王庸砍瓜切菜般的横冲直撞,苏舞月从一开始见到保安就为他担心,到现在,已经有些习惯于他的强大了。反而有些同情那些黑西装保安了,平常老板给开多少薪水啊?值当那么拼命吗?可怜哟。

    通报完之后,她又开始调整起摄像头,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再次开始欣赏起免费而真实的大戏起来。就凭这些好看的大戏,她就觉得和大叔之间的合作,简直太愉快了。别说什么主动退出了,就算是赶她走,她都不走。

    ……

    与此同时,在一间硕大而装修非常高档的大型办公室内。一个穿着西装,体格魁梧,脸色深沉而有些阴鸷的中年男子。正坐在老板椅上,倾听着电话里不断传来的战况汇报。一次次的堵截抓捕失利,让他原本就有些凶狠阴鸷的脸,变得更加残暴了起来。

    正在他面前的一排黑西服精锐小弟们,被他气场所慑,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能倾听着指示。虎爷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霸道,谁要是犯了事落在他手中,可是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个叫虎爷的中年男子,手指头不断的敲着桌面,看着显示器中那个戴着判官面具,实力强悍无比的男子,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了起来,在他的记忆之中,似乎从来就没有得罪过这个人。

    不过也说不定,因为他这辈子的仇家实在太多了,谁知道这人是为了谁出头呢?

    “虎爷,我看他是冲着您来的。”

    侧立在虎爷身后的,是一男一女。男的脸上有一道刀疤,眼睛呈倒三角,模样十分阴狠。而女的,则是长得身材高窕,漂亮妩媚的很,还穿了一身旗袍。

    “虎爷,要不要先避避风头?”旗袍女娇滴滴的说:“这人看着似乎不简单。”

    “避风头?”虎爷嘴角露出了不屑之色:“他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一双拳头两条腿而已。我们那么多人,还有枪,就不信搞不过他?”

    “虎爷,我是怕警察。”旗袍女微微担心地说。

    “警察无须担心,自然有人会替我们出头摆平。”虎爷气势不凡的挥手说:“都把枪拿出来,阵势摆好,他要是敢冲进来,乱枪打死。”

    所有人,都齐齐拿出了枪,咔咔咔的将子弹都上了膛,对准了门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砰!”

    一声巨响。

    门被撞飞了开来。

    砰砰砰砰~一连串震耳欲聋的枪声,不断响起,子弹向门口倾泻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