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二十八章 玩火自焚

第两百二十八章 玩火自焚

    ……

    虽然说刚才的事情,好像挺尴尬的。但是经过了那么一出疯狂的旖旎之后,两女在某种程度上,也因为有了共同的“敌人”,达成了同仇敌忾,结成了些革命友谊。使得她们原本敌对的关系,缓和了许多。

    “蔡书记,那个,之前一直骂你那个,真是不好意思。”迟宝宝的脸色稍有尴尬地说,同时她也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之前王庸总是会不让自己攻击她了。其实那应该是在维护自己,深怕自己得罪了蔡书记,回头被各种针对。

    “那个就算了。”蔡慕云也是微微脸发烫,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迟宝宝也没有骂错。自从上次在洗手间里和王庸有了一次激~情旖旎之后,封尘了许多年的情欲,仿佛一下子如同洪水泛滥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甚至可以说,她这辈子对情欲的渴求程度,是远远地超过当年的。那时候的她,对此类事情并不热衷。可有可无,甚至有些冷淡。这也是为何,她能将情欲封存那么多年的缘由之一。

    “现在,还是来先谈谈这件事情怎么解决吧?”蔡慕云也是心虚之极,不敢再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下去。转移话题盯着王庸说:“王庸,你自己说,咱们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王庸愁眉苦脸着,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后才说:“蔡青天,这件事情还是你说了算吧。想把我劈了砍了,都随你的意就行。”

    “你倒是还挺光棍的。”蔡慕云娇哼了一声,脸上略显满意之色。好赖这家伙在出了事情后,没有怪三怪四的。更加没有找借口说什么,原来就是你们两个挑逗把火惹出来之类的推卸责任话。总算还是有些男人的担待,这让她心里头多多少少有了些安慰。

    只见她抱着双手,继续冷艳的看着王庸说:“看在你还算说了句人话的份上,我这边也就不为难你了。不过,我也没资格让你要负责什么的。”说到此处。她的双眸之中,微微露出了一丝复杂之色。

    一听这话,王庸也是略松一口气,抹了把冷汗。

    “你先别得意,我话还没说完呢。”蔡慕云将她弯弯如梢的柳叶眉一轩,娇哼着说:“我也没有什么过份的只要你每个礼拜,能抽空陪我吃个饭,说说话什么的。”一说及此。她的神色些微黯淡了起来。这件事情说起来也的确有些悲哀,随着她的位子越走越高,真正能说两句体己话的人都不存在了。

    同僚之间那自是不必说,便是连年轻时候的一些闺蜜,好友。随着时间的变迁,也渐渐变得不再单纯。

    至于和女儿说心事交流,那更不可能。

    只有王庸,才能让她真正感觉到安全,而不必和他玩心思,装深沉。每次和他在一起。不管是情绪还是欲望,都能得到最彻底的释放。

    多年来看人的经验。和王庸相知相处的过程,加上女人特有的直觉。让她在王庸身上,嗅不到半丝半毫,会对她产生不利的因素。

    “吃个饭,说说话?”见她似乎的确是不想和自己计较的样子,王庸的心情也是轻松了许多。忍不住摸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她说:“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答应你。”

    那家伙的表情,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其中的意味,也耐人琢磨。惹得蔡慕云俏脸一烫。没好脸色的瞪了他一眼,递去一个回头再找你算账的眼神。这才把话题扯到了迟宝宝身上去,伸着懒腰,慵惫的说:“王庸,麻烦你就算要原形毕露,也请稍等会儿。我不与你计较,不代表旁人不和你计较。迟警官,在我面前,你有冤说冤,有仇说仇,不用藏着掖着,我会替你做主的。”

    迟宝宝经得这一番后,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其实她自己心里也非常清楚,在那个过程之中,算是自己玩火自焚了一把,实际上责任这东西,还真的没有办法全部怪王庸。

    可是,说到底终究是在他的半强迫下,自己保存了二十几年的一血就这么没了,想想都觉得好心疼。如果说,王庸真的是自己男朋友,而两人又是在浪浪漫漫之下惹出的事情来,她心灵上还是能接受的。

    此时的迟宝宝,已经平静了许多的眼神,有些复杂难明的看着他。一时间,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仿佛看出了她难以抉择一般,蔡慕云帮腔着说:“迟警官,其实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后悔什么的,也是没有太大意义了。你要是觉得实在不爽,就狠狠的揍他一顿吧。”

    迟宝宝闻言,精神一振。似乎对此提议很感兴趣,然而刚抬了抬修长美腿,便顿觉私密之处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不由神情一黯,有些眼泪汪汪了起来,摇头着说:“其实这件事情不怪他,算是我玩火自焚了。我,我要回家了。”

    说着,她忍着不舒服,站起身来,开门离去。王庸还是第一次在她脸上,见到有些戚戚然之色。不觉一阵心疼,回头看了一眼蔡慕云,低声说:“你休息会儿,我先送她回去。”

    蔡慕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是轻轻一叹着说:“去吧,好好陪陪她,哄哄她,我稍等下回自己回家。”

    王庸想了一下,对她递去个歉然的眼神后,紧追迟宝宝而去。到了电梯口,见她面色有些凄惶苍白。王庸顿了一下,凑上前去要揽她香肩。

    迟宝宝倔强的挣扎了一下,却被王庸用力一把抱住了她肩膀,柔声说:“宝宝,刚才是我不好,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欲。如果你心里觉得委屈,就狠狠揍我一顿出出气,憋着的话,心里头会越来越不痛快的。”

    迟宝宝缓缓摇头,低声说:“王庸,我之前说过,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是我玩得太过火了。总之,我对这个不是太看重,你也别太放在心里面。”

    “这叫什么话,你以为我是那种……”王庸话说了一半,却是想到了欧阳菲菲。一时间,只得闭了嘴。嘴角不由得逸过了一丝苦笑,这也是为何以前的自己,情愿去夜场作乐,也不愿意招惹那些洁身自好的女孩子的原因。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迟宝宝掰开了王庸的手,表情有些淡然地说:“王庸,其实我知道你现在有女朋友了,我知道你很为难。其实,你的为难,对我来说反而是种安慰。至少,我第一个有些喜欢上的男人,不是一个真正的混蛋。没有妄图脚踩两只船,也没有用花言巧语来欺骗我。一血这种事情,你别太在意了。就当我喜欢运动,在运动时自己不小心弄破了。”

    王庸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有些想要狠狠给自己两个嘴巴子的冲动。忍了半天,怎么就在最后关头没有忍住,失控了?不过,他还是在电梯关门前,进入其中:“我先送你回去,我们都冷静几天后,再处理此事。”

    迟宝宝欲言又止,最终却还是没有反对。两人一路而去,虽然有行人之类的,对他们投去异样的眼神,可多半都是避得稍远些。王庸赤裸着上身的震慑力,可不是说笑的。

    打了个车,一路重新送她到了家里,电饭锅里熬着的粥倒是早就好了。王庸一言不发的,给她盛了一碗,还从冰箱里搜出来了几个鸡蛋,顺手给她炒了一碗黄橙橙的炒鸡蛋。

    给她放在桌上后,说了一句:“这几天你在家休息一下,过几天我再来看你。”也不待她答话,王庸退去。

    到了马路上,已经凌晨了,空气里凉飕飕的。大马路上,难得的宁静,半天也不见一辆车开过。王庸没有再打车,而是一路跑了回去,也算是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下。

    这段时间来,也许是生活太安逸了,让自己渐渐地失去了警惕心。意志力,似乎也有严重的下降。

    一路跑到了家中,直直出了一身大汗,才让剧烈的新陈代谢,将残余在血液内的酒精挥发的七七八八了。

    时间已经不早,但是欧阳菲菲房间的灯还亮着,门也没有像平常一样紧闭,而是虚掩着。

    王庸一阵心虚下,先赶紧跑去冲了个澡,又换了身衣服。这才敲了敲她房门说:“菲菲,还没睡啊?”

    此刻的欧阳菲菲,趴在了她的书桌前,面对着笔记本,似乎正在写着个文档。可是实际上光标,已经起码十分钟没有动弹了。背对着房门的她,双颊绯红一片,在柔光台灯的衬托下,娇艳欲滴。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怎么办?要不要帮他那个?菲菲啊菲菲,说话算话,不是你向来的行事准则吗?呜呜,可是这件事情,实在太让人难为情了。

    就在她忐忑不安的时候,王庸已经到了她身后,一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语气略带做了坏事后,回来有些心虚讨好的口气说:“还在工作呐?肚皮饿不饿,我去煮……”

    王庸的话还未说完,她就嘤咛了一声,直接软倒在了王庸的怀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