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二十二章 捉奸

第两百二十二章 捉奸

    (呃,昨天的一个自动章节,时间设置错误了,导致没更新出来。现在两章连更~抱歉~)

    ……

    “不是吧?”王庸侧目不已的看着她,上下打量不迭,有些惊疑不定的说:“你女儿多大了啊?你把她一个人丢家里你放心的下?”他倒是敢肯定,蔡慕云的老公应该不在家,不然她哪里会这么自在?

    “王庸,不准你旁敲侧击我的年龄。”蔡慕云嘟着嘴,又是寻到了他腰际的软肉,狠狠地拧了一把。在他哎哟声中,哼唧的说:“女人的年龄,可是天大的秘密。”

    “对一般人来说,是个秘密。”王庸笑呵呵的说:“不过你这个青天大老爷上任,总会有履历公示的吧?我要……行了行了,我投降,不去看,绝对不去看了还不行吗?不行了,这才刚结束,不要……”

    “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才区区两次而已……”蔡慕云笑得格外妩媚妖娆,但是挑逗的动作,却是丝毫不肯停歇。仿佛很喜欢看王庸讨饶的模样。

    “呃,蔡青天,咱们来日方长,先让我歇口气,养养神行不行?”王庸举手投降了起来:“不然,咱们今天先到这里?你把那么点大的女儿丢在家里,不是个事情。”

    “她不是小……”蔡慕云顿即脸色一变,没好脸色的翻身骑在了他身上,妩媚不已的娇笑说:“王庸,你又在套我的年龄?哼,我要狠狠的惩罚你。”

    “不要啊~”王庸脸色有些发白了,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估摸着这蔡青天就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这情欲一旦被激发了出来,还真是可怕到了极致。

    “你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很老实嘛。”蔡慕云狐媚般的直笑了起来,翘臀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微微扭动着。伸出了一根手指头。在他强壮的胸膛上,不断的画着圈圈,轻轻撩拨着他的敏感之处。

    就在王庸即将再度陷入她的魔爪之中时,房门却是滴的一声,响了起来。被人咔嚓一推,推到了安全锁前。

    王庸反应极快,急忙将她一搂抱,塞到了被窝里。低声嘱咐:“别怕,我来处理。”

    与此同时,他扯了条毛巾,围在了腰际。虽然这个突发情况,出现的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在王庸的这一生中,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数不胜数了。早已经把他的神经,真正切切的锻炼到了波澜不惊的地步。

    越到这种关头,他越是爆发出了冷静的心思。啪得一声,先把灯关了。

    “砰”的一声巨响。门被人用暴力的方式踹开了。在那势大力沉的一脚下,什么安全锁之类的玩意。直接被爆开了。王庸趁着黑暗,如同一头豹子一般的,直掠而去,准备先下手为强。

    在他估摸之中,应该是蔡慕云那边的人来抓奸之类的。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让她因为自己而受到身体,或者名誉上的伤害。杀人是没必要的。顶多就是把人打晕而已,这在王庸看来,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

    “举起手来。不准动。”一个女人的声音,暴喝了起来:“警察扫黄。”

    一听到这个声音,王庸有种想要一头栽死在地的冲动。开什么玩笑?竟然是迟宝宝……

    他不想在迟宝宝面前,显露出自己的身手。如果一下子把她给打晕了,回头她肯定会对自己有所怀疑,如果铁了心要调查自己的话,自己这些年里做的事器,也许会被一点点剥露起来。

    那种身份被揭露,过往被晒的话,那么他就没有可能再继续这么安安心心的生活下去了。

    电光火石间,他打定了主意,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不动。在她看来,迟宝宝的什么警察扫黄,压根就是个混账借口,摆明了就是来捉奸的。如果是蔡慕云那一方的人来捉奸,为了蔡慕云考虑,王庸还忌惮三分。至于迟宝宝,呃,她压根连捉奸的资格都没有。

    “啪!”灯光被她一巴掌拍亮了。

    只见迟宝宝,依旧是醉气熏熏不已。那象牙色的皮肤上,满是酒醉后的酡红,但是眼神,却凌厉而气势汹汹的盯着王庸。非但如此,她身体还摇摇晃晃着呢,手上还举着把枪。

    在她身后,还有一个酒店的工作人员,面色煞白,瑟瑟发抖,应该是很无辜的被牵扯进来的,他满脸歉意的看着王庸。这是一家大型酒店,如果不是因为被迟宝宝那个喝醉酒的女警察,拿着枪指着的话,是不敢来开门的。

    “行了,你胡闹够了没?”王庸对迟宝宝瞪了一眼后,才对工作人员道:“你先出去吧,别声张,这件事情我来处理,损坏的东西我会来赔给你们酒店。”

    见王庸气定神闲,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那个工作人员也是大松一口气,急忙点头哈腰的离开,顺手还把门关上了。

    等人走了之后,迟宝宝才凶神恶煞的说:“胡闹?我胡闹什么?王庸,分明是你在嫖娼。我要把你们这对狗男女,都抓到警察局里去。”

    “把枪放下再说话,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王庸皱了皱眉头,暗道如果她在不听话,就算是暴露下身手,也要把她的枪下了再说。

    “哼。”好在迟宝宝也算是个警察,至少在这方面还是被严格训练过的。刚才不过是拿出来装装样子而已,连保险都没开。

    把枪收了起来后,才转而对床上被窝里藏着的蔡慕云说:“你藏什么藏,有胆子做,没胆子认吗?”

    蔡慕云也是有些窝火,刚才所有的兴致都被败坏了。如果是换做其他人来抓奸,她兴许还要让三分呢。可是,对于这个女警察,她格外的看不惯。直接从被窝里探出了螓首,脸上的红晕已经褪去,俏脸有些冷艳的怒声说:“我说你是怎么当警察的,一点职业素养也没有,我和男朋友一起开房间,关你什么事情?”

    “哟呵,不得了了。你胆子真大,做了坏事,连警察都不怕。”迟宝宝仿佛就像是只被激怒了的母豹子,冷笑着上前说道:“我现在怀疑你们卖嫖娼,把身份证给我拿出来。”

    卖,卖淫嫖娼?蔡慕云几欲晕厥了过去,这简直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事情。怒极而笑,刚想发作的时候。王庸有些急了,急忙上前一步,拉住了迟宝宝怒说:“迟宝宝,你胡闹够了没?”

    迟宝宝今天的委屈是积累了不少了,每次她和那个女人一吵架,王庸偏帮的都是她。她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是个滋味。气得有些张牙舞爪的说:“王庸,凭什么你每次都帮她啊?难道我就不是你女朋友吗?”

    王庸也是一晕,难道老子是不想你闹到连工作都丢了,还真当人家蔡慕云是吃素的啊?她真要是卯了心要欺负你,保管你在华海市公安系统内没有立足之地。何况,这件事情本身也是迟宝宝不好,违反了纪律。

    “呃,女朋友这个事情,我不是说过三天给你交代的吗?”王庸不待她反应,就立即转移她的注意力道:“对了,你不是喝醉了吗?我都把你送回家了,你怎么还能跑出来?”

    “我装醉还不行吗?我好歹也是个警察,王庸你别把老娘当猴子耍行不行?”此刻的迟宝宝,火气大的吓人。叉着腰,怒气冲冲的对着王庸怒吼:“分明是那个狐狸精发了你短消息约你出来,还指使你把我灌醉,你骗我说是垃圾短信。哼,你还真听话啊。使劲的灌我酒。”

    果然,女人的直觉不容小觑啊。王庸也是尴尬之极,额头冒汗。从床头柜上拿了支烟点着,哭笑不得的说:“那你不早点揭穿我,还故意装醉来欺骗我?简直就是在欺骗我纯正善良的感情,现在的警察都那么坏了吗?连老百姓都要欺骗。”

    “少在那里和老娘插科打诨的。”迟宝宝气势汹汹的说:“老娘要是不装醉,你的狐狸尾巴怎么会翘起来?”

    “你还说呢,老子一个人把你扛到楼上的。还帮你熬了粥,泡了开水,连房间都给你打扫好了,你瞧瞧你那个猪窝,那是人住的地方吗?”王庸继续坚定不移的实行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战术策略。

    这话说的迟宝宝是一阵脸红,那倒也是,家里脏乱的就跟猪窝似地。貌似这家伙,还帮自己洗了衣服,呜呜,内裤什么的,都给他一股脑儿都丢洗衣机里了。

    不过一想到这事,她心里头就暖洋洋的。这家伙,对自己做事情还是够仔细,够温柔。呜呜,还怕自己醒来后肚子饿,特地煮了粥。

    “迟警官是吧?”趁着她不注意,蔡慕云已经将她的真丝睡裙穿上了,姿态优雅而气定神闲的走了过来。挑衅似的挽住了王庸的胳膊说:“我和王庸之间,两情相悦。我们爱做什么事情,那是我们的事情。你一个警察,难道还能干涉我们谈恋爱不成?”

    “狐狸精,放开他。”迟宝宝眼神一凛,脸上的脉脉温情又是消失不见了。但是这一次,她却没有动手。反而是挽住了王庸另外一个胳膊,狠狠地说:“王庸,只要你跟这狐狸精说清楚,把这件事情给我断了。我就原谅你这一次。”

    两人之间,又是开始火光四射,斗气激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