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十八章 女人间的硝烟(求月票)

第两百十八章 女人间的硝烟(求月票)

    (别看我现在只有一天三更在写,但因为要做后续情节大纲,写得也仔细。基本上,每天都是十多个小时在工作的……并没有在偷懒。月票距离前十还差那么一点点,请兄弟姐妹们,有月票的支持一下~)

    ……

    这个声音,腔调。自然是迟宝宝,迟队长无疑了。王庸哭丧着脸回头说:“轻点,轻点行不行?是我打你电话让你喝酒,你骂了一句后就挂断的。这里人多的,别拧了,丢人。”

    不远处卡座上的甄小胖,和佯装对王庸没有在意,但眼角余光,却始终若有若无挂在王庸身上的蔡慕云,都是眼神很古怪的看着这一幕。

    “你还知道丢人啊?”迟宝宝穿着一身露肩背心,迷彩长裤,军靴。非但将她火爆的身材完全展露了,出来,还显得格外英姿飒爽。锐利的眼神,狠狠地瞪着王庸:“不学好了是吧?连老娘都敢骗了?你自己瞅瞅,你短信上说的什么?就算泡妞,你也找个好看些的啊,老娘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喂喂,注意照顾一下人家女孩子的自尊心。”王庸拍开了她的贼手,揉了揉被她拧得生疼的耳朵,瞥了一眼那个小胖妞。

    迟宝宝低头一看,果然见那小胖妞脸色发白,显然迟宝宝的话给她刺激太大。的确也是,她和迟宝宝的身材长相对比,完全是天地之别,本身就很自卑的。

    “抱歉啊抱歉,我这人比较心直口快。”迟宝宝尴尬的打了招呼,道了歉。开始拖着王庸就到一旁去,没好气的瞪眼说:“这件事情,你给我说说清楚,要是说不出个二三五六来,我就把你拷进局子里慢慢问。”

    “呃,哈。”王庸一脸苦相,干笑着说:“今天的心情本来就有些闷闷的。想打电话给你出来喝酒。但是你又不肯,就陪公司里的小兄弟来酒吧玩玩咯。”

    什么叫不肯?迟宝宝那双明媚的双眸恶狠狠地一瞪,暗道老娘矜持一下也不可以啊?非得你打个电话,就屁颠屁颠跑出来?多丢人?再说了,上次喝多了,搞得事情挺尴尬的,你这一说喝酒,还不准人想歪了啊?可怜的她。这些话还只能憋在肚子里,说不出口,不然更加丢人。

    “话又说了回来,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王庸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故意疑惑的问道。

    “笨蛋,叫你没常识。”迟宝宝这下有些小小得意了起来,抱着双手,扬着下巴说:“老娘可是警察啊,要是连你的行踪都捉不住的话。怎么去抓坏人啊?何况你还带着手机呢,给你定个位。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以后啊,放老实些,千万别和警察说谎,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的。”

    迟宝宝一今天原本想矜持些的,可是没想到他被挂了电话后,就杳无音信了,左等右等。也没见他再打电话和发短信来。到了晚上九点钟,只好自认装矜持失败,厚着脸皮给他发了短信说什么下班了。肚子好饿,要不要一起吃宵夜啊什么的。结果这家伙就是各种忽悠啊。

    一想到这家伙,一边给自己发着短消息,一边正在泡妞,她就忍不住鼻音轻哼了起来,恨不得一个过肩摔,把他扔到舞池中央去。

    “好吧好吧,你们这些当警察的也是在太牛气了。”王庸无奈的竖着大拇指说:“行了,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喝酒吧。不过说好了,喝归喝,不准再动手动脚了,我有小兄弟在呢,要给点面子。不然,下次老子死都不和你一起喝酒了。”

    “行,那我就给点你面子,下次再要跟老娘漫天扯谎的话,小心老娘一脚废了你武功。”迟宝宝眼神中冷光一闪。

    王庸后背一寒,湿漉漉了起来,这女人,是不是太凶残了些?

    两人一起落座到了卡座上,王庸一脸得意洋洋的对甄小胖介绍道:“兄弟,看到哥的本事了吧?随便出去溜达一圈,就能捡回来个美女。好好干,以后你也行的。”

    甄小胖一脸黑线,差些晕倒在卡座上,暗道我了个去,老大您这脸皮,恐怕已经厚到连子弹都打不穿了吧?刚才明明是看到你被这个美女拎着耳朵的,偏偏还要装不认识,真的当我小胖没智商啊?

    但是话又说了回来,不管是不是真的认识,老大这份本事的确不小。这可是个极品女人啊,象牙色的皮肤,浑身上下透着狂野的性感。那身材,那脸蛋,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甄小胖现在虽然还是处男,可是身为技术宅的他。收藏的美图可是不少,各种各样的极品妹子都有。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罕见的极品美。让他不知不觉间,有了一些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你不吹牛会死啊。”迟宝宝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实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有本事再出去溜达一圈,捡个女人回来试试?”原本是想给他些面子的,可她生怕一给他面子,这家伙还没三下两下呢,就会把牛皮给吹到天上去。

    “喝酒,喝酒。”王庸拿了瓶啤酒塞到她手里:“啤酒也塞不住你嘴啊?”

    这边还没喝两口呢,一阵幽香袭来,只见得蔡慕云,终于有些忍不住的过来了,落座在了王庸身旁,俏眸似乎有些敌意,若有似无的看着迟宝宝。玉唇里,却是吐出了轻音软语:“刚才你说要请我喝酒的,我来了。”

    其实,蔡慕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个性非常骄傲的女人。唯有对王庸,才因为种种原因,一再的例外。刚才不理他,也不过是想摆摆谱,告诉他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免得让他以为,她蔡慕云好像没人要似的。

    如果没有迟宝宝的出现,蔡慕云今天的摆谱,恐怕会非常的成功。或者说,换一个女人,不是那么像迟宝宝那样,别有风味的美女,她蔡慕云也会浑然不惧。

    可是,这个迟宝宝的出现,给她带来了太大的压力。

    “王庸,她是谁?”正吹了半瓶啤酒的迟宝宝,一看到蔡慕云,便脸色一变,眼神不善的质问了起来。好像是本能的宣告主权一样,往王庸身边靠了靠,肩膀并在了一起。

    “王庸啊,这是你新泡的小妞吗?”蔡慕云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个动作,眼神深处掠过一丝强烈的不满。今天的她,也是喝了些酒的。借着酒劲,声音和表情,愈发妩媚而风情万种了起来。藕臂柔夷,轻飘飘的搭在了他肩膀上,凑他耳边,吹气若兰的说:“你的口味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粗糙了?连这种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女人味道的假男人都要了?”

    这一幕,直接让甄小胖眼珠子一翻,向后栽倒了过去。天呐,这是,这是神马情况?刚才老大出去晃荡了一圈,稀里糊涂的弄回来了两个。而且还是两个极品大美女……

    王庸,一下子被两个女人夹在了中间。可是,非但没有艳福无双的感觉,反而有些如坐针毡了起来。因为从她们的腔调之中,他似乎嗅到了一丝味道,一丝硝烟的味道。

    刚想说话时,那边受到挑衅的迟宝宝,顿时眉头一挑。直接伸手挽住了王庸的胳膊,轻蔑的瞥着蔡慕云,眼神之中丝毫不掩饰对她的讥讽:“王庸,你的品味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差了?连这种风尘女人也要了?”以她的个性,由来如此,面对任何挑衅和攻击。都会毫不留情的轰击回去,管他天王老子什么的。

    风,风尘女人?蔡慕云脸色寒冷了起来,眉头轻挑,战意激昂了起来。

    其实说起来,也不怪迟宝宝判断错误。蔡慕云因为养尊处优,极为注重保养,皮肤柔滑粉嫩。而其打扮,也是性感之中,透着一丝妖娆妩媚。一旦妩媚起来,眉宇间自是流露着一抹风流韵味。

    如果她作正经些的打扮,再用眼镜,气场之类的遮盖一下的话,那种天生的风韵会少许多。可是现在,她身上的确散发着一股子浑然天成的成熟狐媚味道。

    堂堂一个区委书记,被她说成了风尘女人,也是难怪她心中光火不已了。何况,前些时候被人当做是小三的阴影,现在还没过呢。

    “宝宝,别误会。这位是我的朋友,不是什么风尘女子。”王庸深怕两个女人斗起来,而他夹在中间简直就是活受罪,只好诞着脸对迟宝宝笑着解释说:“她也是正正经经上班的人。”

    “王庸,不要理这种没女人味假小子了。”蔡慕云此时的神情风韵,愈发妩媚了起来,双颊微微酡红,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芝兰气息,丰满到令人窒息的酥胸,随着她娇躯的前倾,已经压到了王庸的胸膛上,柔媚之极的挑逗说:“今晚说好了,你要陪我的,人家已经想你好些天了。”葱白玉指,轻轻在他脸颊上拂过。

    王庸“虎躯一震”,暗道不妙,蔡青天您这是要把事情闹大啊?老子被夹在中间,怎能消受得住?

    也幸亏甄小胖不会读心术,否则听到王庸这番心里话后,肯定会吐血三升。如果这种艳福也叫遭罪的话,那换我来吧,我不怕遭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