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十四章 牙尖嘴利的刁民

第两百十四章 牙尖嘴利的刁民

    ……

    不待王庸询问,迟宝宝就气冲冲的直接挂断的电话。惹得王庸惊诧莫名,这女人,是什么思维逻辑嘛?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算了算了,还是自己一个人回去喝闷酒吧。就在王庸跑菜市场,百般无聊的给自己准备几个小菜,一个人边看电视边喝酒时。电话又响了起来,拿起一看,却是有些讶异,竟然是好久没联系的好炮友蔡慕云,蔡shuji的”“。

    “呵呵,今天蔡shuji怎么会在百忙之中,给我打电话啊?”王庸笑着接电话。

    “王庸,你得请我吃饭。”蔡慕云的声音,似乎挺有威势,听起来有一种让人不容置疑的腔调。显然,她现在还没有从工作状态之中,转换过来。拿捏着调调说:“吴校长已经被法院正式宣判,贪污,行贿受贿,各种罪名。十年八年的,怕是不出来了。不过,你显然不是太关心嘛,都没有去关注一下。”

    “这个,有你出手了,还怕他能翻了天去啊?呵呵,清官啊,为民请命的大清官。”王庸嘿嘿直笑:“你打电话来,不就是想让我赞赞你的官誉吗?行,我赞到你呕吐为止。”

    “行了行了,算我怕了你了。”蔡慕云在那头却是没好气的嗔笑道:“我用得着你来赞官誉吗?就你一个小老百姓的……”不过话又说了回来,正因为和王庸之间,没有任何利害冲突。而王庸,也压根就没在意过她的权力。她才会在他面前,表现的毫无压力。不用整天戴着面具去过日子。

    这种日子,她已经过了很多年。早就过得腻歪了。不想在王庸面前,也要带个官腔十足的假面具。

    “这话我可不爱听。什么叫小老百姓啊?你这是官越当越大,和老百姓群众的guānxi是渐行渐远了啊。”王庸抓住了她中的弱点,开始可劲的埋汰了起来。

    “算我怕了你了,要怎么样才能让你请我吃饭啊?”蔡慕云不以为忤的笑道:“你这个小老百姓,也得给我个接近群众,亲近群众的机会啊?”

    “你这官一亲近群众,群众的荷包就要大出血啊?”王庸笑着说:“你这官,当得可真够霸道的。”

    “算我倒霉,碰到了你这么个牙尖嘴利的刁民。”蔡慕云佯怒道:“尽心尽力的为你办事。还要我来掏腰包请吃饭?”

    “喂喂,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公务员都是人民公仆,而你是公务员的头目。为人民服务,帮群众办事,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王庸笑嘻嘻地说:“你这刚办了点分内的事情,就要我这个可怜的吊丝穷保安请客吃饭,这叫吃拿卡要,性质极其的恶劣啊。纪委怎么就没找你去喝茶?”

    饶是蔡慕云混迹官场多年,也是一时间被他说的是理屈词穷。只得没好气的嗔怒说:“你就这么希望纪委找我喝茶啊?滚出来吃晚饭,我请总行了吧?小气鬼。”

    羞恼之余,心中也是暗笑不迭,这家伙一口一个吃拿卡要。性质恶劣,简直是半点都不把自己这个区委shuji放在眼里啊。不过,也正是如此。蔡慕云才觉得和他待在一起,特别轻松。至少。这家伙不会因为贪图自己的权势,而来刻意的奉承巴结。

    “行行。青天大老爷,青天大老娘有令,我怎么敢不来?不然,我以后怎么在华海市混下去啊?”王庸笑着答应。

    “滚过来,你再敢讽刺我半句,我就真的让你在华海市混不下去。”

    ……

    在一家外表看似低调,九曲通幽后,却是异常奢华的饭店里。王庸和蔡慕云对席而坐,菜不多,七八个而已,但个个都是精品。喝的白酒,也是茅台。

    王庸将一小盅酒,一口饮尽后。哈了一口气,回味赞道:“这可是老茅台了,价格不低吧?**,真是**。果然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啊。我们这种小老百姓,一年的工资都买不来这瓶酒吧?”

    “吃你的菜,喝你的酒行不行?”蔡慕云被他弄得是没好脸色了,保养极好的素手轻轻抬起,给他斟了一杯,颇有风情的横了下白眼:“有好酒给你喝,也堵不住你这张毒舌。”

    “没办法,谁叫以前那个被当毒舌靶子的,最近突然成为了我女朋友,不好继续毒舌了。”王庸老实交代的说:“正好你送上门来,让我解解嘴瘾也是好的。”

    “女朋友?”蔡慕云微微一怔,心中微微有些酸意。娇哼一声说:“你什么时候谈了个女朋友?也没听你说嘛,难怪,最近一个电话都没有。”

    “还不是因为酒闹的事情?”王庸一脸苦瓜脸着说:“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总得负责啊!”

    “那怎么没见你来为我负责?”蔡慕云有些小小的不服气的哼声说,夹了一块鱼给他说:“尝尝,这是野生的大黄鱼,两斤半的,还算是稀罕了。还有,别以为我的钱是贪污受贿来的,只不过我在走上仕途之前,就颇有资产了。都投资了些理财产品,这些年获利颇丰,所以才不愁吃喝。这些在纪委都有我财产备案的。有了那些钱,我压根就不需要去贪污受贿,所以请你不要再来污蔑我清白了。”

    “哟,原来你不但是个父母官,还是一方富豪啊?”王庸笑嘻嘻的吃着鱼肉:“这样我就吃的没有心理负担了,我最怕的就是每一口吃下去,都是民脂民膏。”

    他的话虽然不中听,可落在蔡慕云耳朵里,却又是不由得对他有些改观。这人呐,除了有时候讲话可恶了些,毒舌了些,各方面都还是不错的。至少,应该是个有道德底线的人。

    由此,即便是那话,蔡慕云也不与他计较了,又是给他夹了几个菜说:“你放心,我的钱,每一分都是清清白白的。当然,偶有内幕消息,投投股票的事情还是做的。只不过,我从来不会用这个去以权谋私。王庸,你要是想赚些钱的话,我可以建议你去买两支股票。”

    她这话倒也是说的挺有道理的,到了她这种级别层次的人。去搞些贪污受贿之类的把戏才能捞钱,实在是太愚蠢了。只要靠着些内幕消息,随便做几笔投资,钱就哗啦啦来了,何况她本身颇有资产了。

    “钱,确实是个好东西啊。”王庸又是喝了一杯淳厚绵长的白酒,笑着说:“我也为了钱发愁过,也是曾为了钱拼命过。不过钱这种东西,如果太多了,就是一个符号,够吃够用,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蔡慕云有些讶然了,原本她就觉得王庸是个很独特的人。在他身上,似乎找不出半点市侩之气,原本以为他只是对权力之类的东西看得很淡而已。这种人虽然不多,却也不是没有。但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对钱的态度更加淡漠。

    蔡慕云刚才的那番话,也是真心实意的,想tongguo那种方式,帮王庸赚点钱。bijing他已经落魄到要去当保安谋生了,应该不会太富裕。她甚至敢肯定,自己那句话对任何人说,都不会拒绝的。

    bijing她的内幕消息,可是非常绝密,来头极大的。

    当然,以她这种身份地位的人,也不会轻易如此相信对方的话。而是语气平静的试探道:“你真的不想买点?要不,推荐几个亲朋好友买买也是可以的。”

    “没啥亲戚,至于朋友,算了。我可不敢保证他们不把你的内幕消息散布出去。”王庸摇了摇头,无所谓的说:“我自己就不必了,现在对钱没有**。”

    “你啊,这人真是个奇葩。”蔡慕云也是非常惊叹于这家伙的心境,究竟要经历了什么样的磨砺,才会对钱如此的看淡。

    不过,这样的他,不也是自己能和他合得来,而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理由吗?

    蔡慕云也是真的有些相信这家伙,不贪权,不贪财了。

    “呵呵,你可别以为我真的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得道高僧。”王庸笑着说:“我也有好长一段时间,对钱财的追求非常执着的。”

    “行了行了,不说这个话题了。”蔡慕云对王庸又是高看了几分,轻轻瞥过那个话题,说:“你设立的那个小苏老师基金会,我已经派人重新运转了起来,由教育局执行,区政府监督。为此,我会开一个慈善基金募集会,让各界人士对这个小小基金会jinháng慈善资金注资。我希望这个代表着你心意的基金会,能在全区运转,帮助更多的学生。”

    “哎哟,说了半天了。总算看到你做了件好事,当浮一大白。”王庸实在忍受不住小盅子了,直接拿了个茶杯倒了白酒喝了起来,赞道:“这样才叫当官嘛,来来,为了鼓励你继续做个好官,我来代表一个吊丝保安,亲我们伟大的区委shuji一个。”

    “去你的。”蔡慕云又好笑又好气的直接推开了他的脑袋:“把你的猪头拿开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