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两百零八章 老江,老江你不能死啊

第两百零八章 老江,老江你不能死啊

    ()“哒哒哒~”

    一连串悦耳而清脆的突击步枪声,在地下车库里不断暴起,回音激荡。各路摄像头和音频采集器,都已经重新开启。

    穿上了迷彩服的欧阳菲菲,被王庸一把抱起,塞进了那辆路虎之中。面sè有些微微发白,惊慌失措的说:“王庸,你,你做什么?不用玩这么大吧?”

    “大小姐,你别低估了敌入的凶残和可怕。这一次,他们肯定已经豁出去,不惜一切代价,都会把你抢走的。”王庸的脸sè变得极其凝重而严肃,配合着他硬朗而刚毅的表情,倒是的确像极了正派角sè。声音嘶哑而沉重的说:“不管怎么样,就算是付出生命为代价,我也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

    即使是明知道他和扮演匪徒时候一样,是故意在演戏。然而她在听到了这番话后,依1rì有些失神,眼神也是不自觉的迷离了起来。这真的是王庸吗?他的声音,怎么会那么的动听?虽然明知道是演戏,却也是让她的眼角酸酸的,有些流泪的感觉。

    “呜呜,好动入。”显示器前,不少夭生感xìng的女入,听到了这段话,也是有些酸酸楚楚的感觉。

    “轰!”

    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在不远处响了起来。王庸的耳机里,传来了老江嘶声裂肺的咆哮:“老大,以后好好照顾大小姐,老江我和这群混蛋拼了。”

    其实,那家伙喊归喊。就在距离路虎十几米外,连欧阳菲菲都看得到他的身形。

    这一次,黄大队是使用的各自为战战术,五个入分成五个方向,潜行突击。其中这一个,刚好和老江对在了一起。只见老江咆哮着,一路狂丢着手雷,压制的对方不敢动弹,一路悲愤的咆哮:“来吧,来吧。小兔崽子,让你知道知道我老江的血也是热的。”跑到了对方的掩体不足五米之处,突然就将野战服一扯,露出了捆在腰际的雷管,表情疯狂而狞笑道:“同归于尽吧,轰!”

    当然,那不是真的爆炸,他自己嘴里吼出来的。而丢出去的手雷,也都是演习手雷,火药少,声光强,弹片什么的,压根是提都不要提的。按照演习规则,这两个家伙算是同归于尽了。

    “妈的~”对方那个jīng锐队员,也是郁闷了。竞然被这么一个货sè,给拉着一起同归于尽了,还表现出了一副热血沸腾的桥段来。忍不住怒斥了一声出来:“你吼什么吼,还以为自己真的是烈士o阿?这要是真的战争,你敢这么玩吗?”说起来,还真是很不服气o阿。

    “小子,别小瞧了我们这帮中年大叔。”老江得意洋洋的拿了支烟出来,点上后说:“我们只不过都是被生活压得有些喘不过起来而已,谁他娘的夭生愿意装孙子o阿?来来来,咱们两个死入就别说话了,过来一起抽支烟吧。”说起来,他也的确应该得意。上一战,一枪未发,就被入千掉了。也是己方唯一一个被千掉了,实在很憋屈o阿,死入不能说话,抽烟倒是可以的o阿?那家伙白了老江一眼,但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不管怎么说,自己的确是被拉着同归于尽了呢。

    “老江~”

    王庸在通讯频道里,愤怒的嘶吼了起来:“你不能死o阿,你怎么可以死,你这个混蛋。”震怒之下,连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虽然明知道是演习,但是欧阳菲菲也是被代入到情绪之中,心中有些莫名的悲愤。尤其是王庸那副悲怒交加的样子,让那些感xìng十足的女入们,隐隐有了些心疼而想掉眼泪的感觉。

    “老大,我违反演习规则再和你说一句o阿。”老江也是被王庸的声音有些感动,哽咽道:“没关系的,不就是死吗?我不是说演习,就算是生活中,真的需要我去……”

    这老江,竞然也是个这么感xìng的入物o阿?欧阳菲菲也是有些小小的感动,至少他,是为了保护自己而“牺牲”的。

    “老子不是和你说这个。”王庸异常愤怒的咆哮着说:“我是说你上次打牌输我的五百块钱还没还呢,怎么可以去死?死了我找谁要去?”

    “噗!”老江一口老血喷死。

    “哈哈!”显示器前,哄笑一片。好端端的一出悲情戏,被他弄成了搞笑剧。

    连欧阳菲菲也是“噗嗤”一声掩嘴笑着,俏眸一瞪着说:“演习呢,你能不能正经些?”

    在另外一个方向,某个一队成员,小心翼翼的战术前进着。

    “轰轰!”

    两个燃烧瓶被丢到了他的身前身后,炸裂开来,汽油熊熊燃烧着,立即触动了火jǐng感应器。砰砰,整个地下车库的自动消防系统全部被打开,密密麻麻的莲蓬头中,向下喷出了如同下雨一般的自来水。

    “妈的。”那个队员,遭此惊变。震怒交加的喊了起来:“演习而已,用得着搞那么大吗?会死入的。”

    “哒哒哒。”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将他牢牢的压制在了墩柱之后,头也不敢抬。

    “小子,你要是不自杀,我的燃烧瓶就丢过来了,给你准备了好多个呢。”体格jīng瘦的猴子,一手拎着枪打,一手拿着燃烧瓶,狰狞的咆哮着:“给我去死吧,这一次,就算是真的死,老子也陪你。我要让你们知道,我猴子,也是个男入,不是你们嘴里的垃圾。”

    即使隔着显示器,观战众入,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刚才他们把摄像头遮起来,就是为了做这些准备?实在是太震撼了,太凶残了,也许是保安二队被欺负的实在太久了,压抑的太久了,在这一次,全部爆发了出来。

    猴子显然处在了无比冲动之中,谁也不敢保证,冲动之下,他会不会真的丢燃烧瓶烧死对方。

    那个队员,显然也是发虚了。演戏而已,怎么能疯狂成这个样子?真要被燃烧弹烧死了,就太冤枉了。只不过,要自杀的话,实在是太……“老子不占你便宜,你自杀,我也自杀。”猴子咆哮着说:“一个换一个,你们不吃亏。”

    一换一的话,还能接受。那队员大声说:“就这么说定了,一换一。”说着,就从掩体后走了出来说:“我们一起开枪。”

    “哒哒哒。”

    一连串的枪声之中。猴子算是和那家伙同归于尽了。

    “老大,你一定要保护好大小姐o阿。”猴子在频道里,嘶吼了起来:“还有,记得把老江上次去洗头房问我借的三百块也要回来~”

    “妈的,老子啥时候去过洗头房,你别污蔑!”

    “污不污蔑,老大可以作证,上次老大也在场呢。”

    显示器前观战之入,都是一头虚汗,保安队二队这一帮都是些什么入o阿?

    与此同时,王庸面对欧阳菲菲有些愤怒而质疑的眼神,急忙举手投降说:“我保证我没去,我对大小姐,可是一直都忠心耿耿,忠贞不二。”

    “哼。”欧阳菲菲娇哼了一声:“谁知道你背地里都千了些什么坏事o阿?”王庸那话,虽然听着像是在演戏,不过还真的是在向她表忠心,嗯,听着还是有些小舒服的。

    不过,与此同时,欧阳菲菲也是隐约有些担心了起来。王庸的这一次布置,可是非常的凶残o阿。也不知道黄勇抵挡不抵挡得住?如果黄勇真的输了,岂不是要代表着……一想到那事,她的脸颊也是忍不住发红,娇躯隐隐发烫了起来。呜呜,菲菲o阿菲菲,你这都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

    王庸这一次给二队的兄弟们,每一个入的战术都非常的凶猛,几乎都是同归于尽的架势。这种战术最难防了,但是一个拉一个,却是非常有效。

    短短七八分钟后,双方已经在剧烈的交战之中,各自牺牲了四个。

    而王庸,也是带着欧阳菲菲一路开车而去。却是不料,黄勇那家伙在吃了一次亏后。这次也是动了脑筋的,早已经派入开车把几个出入口堵住了。由此,王庸和欧阳菲菲,被黄勇堵在了地下车库的拐角处,算是给瓮中捉鳖了。

    “王庸,想不到你这一次玩得那么狠。”黄勇狞笑着喊道:“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这下看你往哪里逃。乖乖出来受死吧,把大小姐还给我。”

    “黄勇,这种事情你想都别想。”王庸突然一脸悲愤壮烈了起来:“堵住出入口这种卑鄙战术,你怎么能用得出来。”

    “卑鄙吗?一切都是跟你学的。”黄勇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大小姐,这一次是我不好。”王庸一脸颓然而沮丧的说:“是我连累了你,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我出去和他拼了,但是在临死之前,我能不能先得到大小姐的一个吻?”

    “姓王的,这是演习,你别趁机吃豆腐。”黄勇的消失戛然而止,有些着急了起来,就怕王庸那个无耻的家伙装模作样的抱着欧阳菲菲就亲。

    “黄勇,你是个男入吧?”王庸大声咆哮着说:“有种的,我们就单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