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最喜欢吃干抹净不认账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最喜欢吃干抹净不认账

    ……

    但是仅仅是三秒钟之后,爆退两米,嘴角刚露出了得意笑容,很开心的欣赏着王庸遭到报应之后的那副凄惨模样时。欧阳菲菲那张堪称绝色的完美俏脸,顿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即和王庸一样,陡然僵硬了起来,两只俏眼瞪得又大又圆,仿佛一下子见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啊!”她的脸色不知道应该红,还是应该白?只见她一下子捂住了眼睛,发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两只脚在地上直跺。娇嗔不迭的叫了起来:“王,王庸,你,你这个坏流氓。你……呜呜,你竟然突然,突然……你耍赖~”

    “菲菲,你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费劲了那么多的周折。”王庸一脸淡定的说:“不就是想看看我的本钱嘛,放心,短不了你的。”

    如此流氓的话,实在是让欧阳菲菲无法淡定了。红着脸,猛跺着脚,娇嗔直骂:“谁,谁想看啊?你,你这个坏流氓。呜呜,你欺负我。”

    “你也没干什么好事吧?”王庸呵呵直笑:“亏你想得出来,竟然往我里面投冰块,我了过去。幸亏王某人够坚挺,本钱够雄厚,练过。不然还不给你惊吓到阳痿了?”练过的这话,倒是没有在说谎。身为他那种级别的强者,必须适应在任何环境之下作战。不管是在极端酷热的热带沙漠之中,还是在冰天雪地的极地,亦或是在各种毒物凶猛,危机四伏的原始雨林之中。

    弄个冰块什么的进去,纯粹就是小意思。刚才装装样子,故意让她先得意一下子,这才适时报复计划。

    这,这人还能更加流氓些?能不那么自恋些吗?那些连刚结婚的小娘子听了,都会脸颊发烫的流氓话,让欧阳菲菲哪里还有脸在这里待得下去?强撑起发软的双脚,捂着发红发烫的脸蛋,凄凄惨惨的夺门而去,落荒而逃。

    “小娘子,别跑嘛。”王庸嘿嘿邪笑不已的说:“来嘛,来玩玩嘛。”

    “坏人。”欧阳菲菲娇嗔怒骂了一声后,直接把她自己关进了她的小房间里。今天的事情,对她刺激实在太大了。就算是酒后毫无意识的可能和王庸发生了一夜~情,她都没有这么震惊过。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一颗炸弹一般,冲击着她柔弱的神经。

    当然,也主要是她实在太过纯洁了。纯洁到连日系爱情动作片之类的玩意,也没有去试着下载过。那种直接的冲击力,自然会让她羞赧交加的难以承受了。

    ……

    等她走了之后,王庸的笑声,才渐渐停止住了。老实说,刚才在突然见到欧阳菲菲在偷看自己相册的那一幕时。他的心脏,也曾猛烈一抽搐过,下意识的想对她狠狠的发一场火。但是,当他看到欧阳菲菲回头时,她那双动人的星眸之中,满是泪水时,却是不知为何,心中竟然一痛。

    他却是立即用了无数种心理暗示方式,让自己镇定下来。笑笑闹闹间,把问题解决掉。欧阳菲菲虽然有时候强势了些,傲娇了些。但是在她本质上,却是拥有着一颗纯洁而善良的心。

    &nbs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p;不管两人关系如何的发展,他都不愿意将心中的那些阴鸷和雾霾,去玷污她的心灵。

    五年前,正是因为他的年少气盛,他的不懂事。把好多负面情绪,有意无意间,都带给了婉柔。让无辜的她,承受了许多那些根本就不能属于她的悲痛。

    现在想想,不管是出自本能也好“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无意也罢。都不可否认的,是他错了。自己的痛苦也好,伤心也罢,又有什么资格去让别人替自己来承受?

    王庸面若止水,抽了一支烟,稳定了下情绪后。才双手颤抖的,打开了相册的扉页。就像是自己十几岁时候那样,一字字,一行行,仔仔细细的读着那些简简单单,却凝聚了无数感情的文字。

    他的表情之间,充满了虔诚。仿佛那一行行文字,是属于他的圣经。在漆黑的夜里,就像是一盏照亮他未来方向的明灯。

    许久之后,他才轻轻合拢相册的扉页。小心翼翼的擦拭了一番后,用一把锁锁了起来,重新安放好。

    接着,王庸便从抽屉里,取出了一台他很少动用的笔记本电脑。那台电脑,上面没有任何品牌标志,却是厚实的像两块八五叠加起来时候的样子。

    打开,启动。扫描了指纹,虹膜,以及输入了繁复到了极致的密码,这才进入到了操作系统之中。

    毫无疑问,这是一台很特殊的电脑。

    插入优盘,将一系列的资料拷贝而入。王庸这才打开了那些资料,仔细而缓慢的看了起来。通过画面上的那些内容,可以判断出。这便是王庸从警察局,李局长办公室里,抢来的档案资料。

    他看得很慢,直直个把小时。他才看了一小半,但是,脑海里已经渐渐对那起网络贩毒案有了大概的了解。也是难怪,李逸风那帮人,现在对这个案子非常的头疼和重视。

    这是一个不同于以往传统的贩毒案件,就像是最近数年,呈几何式蓬勃发展而来的网购一样,将毒品交易这种存在高风险的行业,转移到了网络上。绝大多数的交易,都是通过网络进行,而钱财,也是通过不同渠道的第三方进行支付。

    这样一来,非但避免了诸如在交易中普遍存在的黑吃黑现象。也同时,让交易的双方,进入到了极其隐蔽的幕后。将大宗交易,化整为零。以快递投放的方式,迅速从卖家,投递到了买家的手中。

    现在的快递行业,竞争激烈,讲究的是多抓紧客户和发货速度。在经济发达地区,近距离投递一个小型包裹,价格竞争到了才区区几块钱。没有那个快递员,会真正将一个客户封装好的投递件,傻到再去拆开检查一遍是否是违禁品,然后再花功夫封装?

    这样极度不符合成本原则,也不符合时间的最大利益化。能主动问一下里面是什么东西的,已经是很负责任了。其实,就算是某快递业务员吃饱了撑着打开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名堂,因为化整为零之故,货的体积都极小,可以藏在各种各样的不值钱的投递品之中,五花八门,包括万象。

    当然,其中也可能会有些包裹丢失之类的损耗。但是和毒品交易那种利润率大到令人发指的利润相比,那些许的损耗,仅仅是增添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成本而已。

    但是隐蔽性和安全性,甚至买家和卖家之间,都无需见面。却是大大增加,令警方十分的头疼。想要一件件快递去筛查,那简直就是在做梦。华海市那么大的地方,数千万人口。每天所产生的快递量,几乎都是以数百万件计的。

    就算是把华海市所有的警察集中起来去去筛查,也是杯水车薪而已。

    当然,那个网络大卖家,并不是搞零售的,而是类似于批发。通过极有针对性的客户挨个沟通,再到一两次尝试性的交易,建立了初步的信誉。逐步逐步发展到了现在这种程度,成为了一个毒瘤一般的,巨大而隐蔽的庞大网络。

    绝大多数买家,交易了数十次,上百次,都没有见过卖家一面。而且,销售渠道中的网络认证,极为复杂。警察早已经试过,冒充需要货源的客户,试图以此揪出网络卖家的行动。但是除了花了冤枉钱,买到了些货物之外,一无所获。对方十分的狡诈,人家是狡兔三窟,那个网络卖家,仿佛拥有无数洞窟一般的,深不可测。

    王庸继续看着案宗,抽着烟,眉头也是紧蹙了起来。对于非常信任的客户,需要大宗交易时,对方不放心将大笔钱财打入未知账户时,网络卖家偶尔会尝试一把当面交易。

    上次在酒吧里,王庸碰到的就是如此。最后,剿灭了对方的一个窝点,但也仅仅是一个窝点而已。除了抄获了一批货物与钱财外,几乎一无所获。

    但毫无疑问的是,通过了那一次的事件之后。那个网络卖家,肯定变得极为谨慎了。如果那些大宗而需要当面做的交易,宁愿不做。这就极大的增加了破案的难度。

    王庸看到这里,也是微微一阵头疼。抽着烟,揉了揉太阳穴。现在的犯罪分子,可是越来越狡猾了,还懂得与时俱进了。

    正在此时,放在电脑边上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陌生来电,王庸皱着眉头拿起一听。却听到对面一声娇滴滴的可爱声音:“大叔,这么快就接电话啦,肯定是还没睡吧?怎么样,是不是在想我啊?”

    王庸没有傻到问她是怎么会知道自己手机号码的,而是声音冷漠的说:“找我有事?”

    “大叔~”苏舞月的声音发嗲到甜腻,奶声奶气的说:“我们今天,不,昨天刚有过肌肤之亲。你这一眨眼间,就翻脸不认人了啊?哼哼,男人啊,尤其是大叔你这样的老男人。真是不可靠,最喜欢吃干抹净不认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