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七十章 我要惩罚你(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章 我要惩罚你(求月票)

    (现在可以专心写花都了,我梳理下情节,准备火力全开,今天先三连爆。求月票)

    ……

    王庸的那番表情,动作,要多邪恶就有多邪恶。落在了苏舞月的眼里,就像是小说里啊,动画里的那些,集所有邪恶光环为一体的超级大反派。

    刚才那什么艳尸啊之类的威胁话,却是让她打心底的毛骨悚然,不敢乱叫,刺激到他。只好露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眨巴着水汪汪的无辜大眼睛,弱弱地说:“大叔,我错了,我不应该黑你的。你看在我年幼无知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回吧,大叔,好不好嘛?呜呜,大叔,我错了。”

    她的表情,要多柔弱就有多柔弱。她的眼神,就像是只可怜兮兮的小猫咪。让绝大多数人,都会禁不住的我见犹怜,被她打动。

    然而这小丫头心底,却是在恶狠狠地暗忖着,臭大叔,邪恶大叔。你等着,只要本小姐脱离了你的魔爪。我就会让你知道知道,本小姐绝对不是好惹的,更不是你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的。

    她那种扮可怜,扮单纯的模样,用的是炉火纯青。尤其是对妈妈啊,对老师啊,对一些家里的长辈啊什么的。用出这一招来后,简直无往而不利,三两下就能摆平。

    可惜,这一次她面对的是王庸。王庸所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很多是她这辈子,连想象都难以达到的。又岂有可能被这种程度的表演打动?笑了起来,笑得很和蔼,摸了摸她的脑袋说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嗯,乖孩子,知道错就好了。”

    “是的是的,大叔,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改,一定改。”苏舞月把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露出了乖乖巧巧的表情。心中暗喜不迭,这个邪恶的大叔,还真是好骗啊。现在本小姐先顺顺你,让你享受一下撒娇的滋味。只要等本小姐脱了身,桀桀桀~

    “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王庸笑得愈发和蔼了起来:“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只要你为你做错的事情,付出应有的代价就行了。”

    “还要付出代价啊?”苏舞月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说:“大叔,我改了还不行吗?”

    “做错了事情,就必须要为错误去买单。”王庸眯着眼睛说:“念在你是个小姑娘,我对你从轻处置,三十下鞭刑。我想会让你更加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积极改正。”

    “鞭,鞭刑?”苏舞月瞪大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说:“大叔,你,你开什么玩笑?”

    “玩笑?”王庸眯眼笑了起来:“这是给我自己人的福利,我从来不会和我的敌人开玩笑。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在艳尸和鞭刑之间,自己选一个惩罚结果。”

    “不要,我不要,我哪样都不要。“苏舞月又是挣扎了起来,惊慌失措的说:“我愿意赔钱,赔你一大笔钱。求求你,放过我吧。”

    “啪!”王庸又是点上了一支烟,淡蓝色的烟雾,在他指间缭绕不已。冷淡地说:“钱,的确是个好东西。可惜,有很多错误,并不是能用钱去买单的,也不是用钱就能去挽回的。”对于这话,王庸似乎深有感触。

    “大叔,你的话太深奥,我听不懂,我还是个小女孩。”苏舞月又开始可怜巴巴的装嫩,装无辜了起来。

    “听得懂,听不懂都和我无关。”王庸开始办事了起来:“我只做我应该做事情。”从随身携带的一个行李包中,取出了绳子。

    “喂喂,大叔,大叔你要做什么?”

    “呵呵,安静些。我这只是防止你被鞭刑时,挣扎逃跑的必要措施而已。除非你选择做一具艳尸,我可以不用这个。”王庸很温柔的说道。

    可恶啊可恶,又拿艳尸来威胁本小姐。苏舞月想要挣扎,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她就像是只娇弱无力的小鸡仔。拼着命想要叫,结果却又是被他带着烟草味道的大手捂住了嘴巴,又是阴冷不迭的威胁了一番。

    王庸干这活,好像很熟练。三下两下的,就把她绑在了她那张很结实的实木书桌上。脸朝着书桌,上半身几乎是趴着,双手向外侧展开,绑在了桌角上。而两条瘦长的白嫩**,被绳子捆住,动弹不得。她虽然瘦,可腿很长,这就使得她的屁股,斜斜的翘了起来。

    完了完了,这大叔今天把自己摆出这种诱人无比的姿势,肯定是要那个了。天呐,舞舞,这怎么办呢?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就算叫,也不一定能引来人。

    毕竟这个小区的房子都很幽静,错落有致的。而为了给她创造一个非常安静,不受干扰的学习环境。这个房间非但位置僻静,窗外是一片树林之外。在装潢上,也是费了好大心思的,尤其是无比出色的隔音措施。让外面吵翻天了,里面也是安安静静的。而同样的,就算她在自己房间里拿着功放音响飙歌,外面也是弱不可闻。

    由此,她才没有真正愚蠢到瞎叫瞎嚷来刺激这个让她毛骨悚然的坏人。她虽然年龄不大,但是脑子还是很聪明,心思还是很细腻的。否则,也不可能在黑客技术上,能取得那么大的成就。

    “嗯,好久没绑人了,手艺终究是没有生疏啊。”王庸叼着烟,很是满意的欣赏了一番自己杰作。还很顺手的,“啪”得一下,打得她穿着热短裤的屁股上,清脆的响了起来。

    “啊!”她惊呼了一声,以别扭的姿势,尴尬的回头看向了王庸:“大叔,你,你还真打啊?”虽然他好像用力不重,可是从小到大,都没有挨过打的她,屁股也是生疼生疼的。痛疼之外,一股难以言喻的异样感,袭遍了她全身。让她身躯,都紧绷了起来。

    挣扎了一下,可是除了让她的姿势变得更加诱人犯罪之外,别无它用。开玩笑,王庸绑人的手法,又岂是这种小丫头可以挣脱的?而且这种扣,越挣扎,越紧。

    “试试手感。”王庸一脸淡然地说:“刚才这一下不算的。”

    谁,谁问你算不算了?苏舞月虽然比同龄女孩子,心理年龄要似乎成熟些。但归根究底,还是一个小女孩。面对这种事情,心里头各种惶恐不安交织不已。

    呜呜,这可恶的大叔,邪恶的坏大叔。舞舞,你这下子完蛋了要。

    “我这人,很公正。说三十下鞭刑,不会少打你一下,更不会多打你一下。”王庸仿佛看透了她的那些小心思,便冷冷的说道:“另外,你也别以为我会对你的身体侵犯,就你那连A杯罩都达不到的程度,我连摸两下的兴趣也没有,就算你屁股翘得再高也没用。”

    什么?虽然这坏大叔的话,让苏舞月心中好像落下了一块大石头,只要不被侵犯,一切都还好说。但是,那话怎么听,怎么她都觉得是一种侮辱。虽然说,自己的确连A杯罩还没达到,可是,也不用这么赤luo裸的说出来吧?可恶啊可恶,等本小姐脱身之后,一定会让你好看的。大叔,你给我等着。

    就在她对王庸腹诽不已,被那句话刺激得更加怀恨在心的时候。王庸翻了翻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忘了带口枷了,对你,你家里有没有?”

    苏舞月一听简直要晕了过去,自己家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她虽然年龄小,但是混迹网络多年,什么样的资讯没有接触过啊?口枷之类,还是懂的,**工具嘛~用来堵嘴的。

    “看样子是没有了。”王庸想了想说:“一来是我怕你疼的时候会乱叫,败坏兴致。二来,我也怕你疼得咬了舌头。看样子,只能就地取材了。你喜欢我的内裤,还是你的?”

    内,内裤~

    苏舞月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被雷得外焦里嫩。这大叔的邪恶程度,实在是远超她的想象啊。太,实在,实在太恶心了。他的内裤当然不行,太恶心了,宁愿去死也不愿意。自己的小内内,那当然更加不行了。开玩笑,若是把自己内裤塞进了嘴里,恶心不说。小屁屁岂不是全部漏光了?一想到光着屁屁,用这种姿势撅着屁股,要多yin靡就有多yin靡。

    “大叔,能不能用别的啊?”苏舞月眼泪都要快要掉了下来,自己这到底是撞了什么邪啊,竟然会碰到这种无良,无耻到极致的大叔。

    “嗯,你的高中语文很新嘛。看来也是个不爱读书的孩子。”王庸拿起了书桌上的语文课本,递到她的嘴边:“来,咬着。在整个过程要是掉下来的话,我保证,你的嘴里会多出条内裤来,不管是谁的。丫头,你可别逼我啊。“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相较于那种东西,语文书简直太可爱了。她有些迫不及待的点了点头,急忙张开小嘴,咬住了语文课本。但还没等她心定下来,却是耳尖的听到,后面那个邪恶无比,坏到掉渣的大叔,竟然开始在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解皮带了。哗啦哗啦的皮带头碰撞声,让她顿时毛骨悚然了起来,说好了不侵犯的。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