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是让你把人哄上床(月票)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是让你把人哄上床(月票)

    (第二更。目前月票四连爆前置条件已经达成,谢谢兄弟姐妹们的月票,还差几十票,就能五连爆~望继续给力投票~一起加油~)

    ……

    “王,王大哥。”方薇薇脸颊苍白,将脸蛋紧紧的贴在了他厚厚背部,如同做梦一般的呢喃着说:“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她的眼眸之中,露出了有些痴痴醉醉的味道。和王庸虽然才认识了短短一个月,可是,自从王庸接连救了自己两次。尤其是后面那次,真的是十分凶险。在自己即将被歹徒挟持的那一瞬间,她心中凉飕飕的,可就是他,义无反顾,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挺身挡在了自己面前。

    那个歹徒可是十分穷凶极恶的,出动了那么多警察在围捕,而且手中还拿着凶器。在那一瞬间,她的心中被一些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他微微有些狼狈的,用无比执着的意志力,纠缠住了歹徒。为了不让歹徒有机会伤害到自己,他宁愿挨着歹徒的猛揍。不管被怎么打,他都不肯放手。

    在那一刹那,方薇薇知道,自己恐怕没有办法忘记掉那个略显狼狈,却在她眼里格外伟岸的身形了。

    而且,自小就有敏锐的觉察天赋的她,总觉得怎么样都看不透王庸。按理说,王庸不过是个保安。倒不是说她看不起保安。只是,但凡有些能力,或是其他出路的男人,很少会委身保安这个职业的。

    可是。她虽然无法真正看得透他。但是,她总是觉得,他那看似平静的双眸之中,却仿佛蕴含着一些极为深邃的东西。尽管他似乎是在极力掩饰,尽可能的让自己看上去平淡一些。可是,她总能从中觉察到一些不平常的地方,一些沧桑,一些忧伤。

    仿佛,在那一刻,她隐约能感受到一些他压抑而掩藏在内心深处的东西。让她沉迷而窃喜之间,又是转瞬即逝,他又是迅速而警觉的,把心灵紧紧封闭起来。

    方薇薇越是想去探寻他的秘密,却越是觉得他身上藏着的深深地神秘感,他那一份独特的与众不同。也越是让她逐渐逐渐,沉沦到了对他的琢磨与猜测之中,渐渐从喜欢,转而迷恋。

    “唉~”王庸能感受到她娇躯的颤抖。以及那淡淡的青涩味道。叹了一口气,回头揽住了她略显消瘦的香肩。将她揽入到了自己怀中,让她的脸贴在了他的胸膛上,柔声说:“薇薇,喜欢是一回事情。但是真正的爱,却又是另外一回事情。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谈过恋爱,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过那种刻骨铭心,深入到骨髓之中,永生永世都无法忘却的爱。即使是自己去死,沉沦。也不愿意对方受到一星半点的委屈和伤害?”

    说到此际,王庸脑海里浮现出了秦婉柔那婉约而凄美的脸。那时候的她,眼泪不断的在流,可是她却拼命的,露出了笑容,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幸福。

    每次一想到这个场景。他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一般的难受。他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她去受半点点委屈,半点伤害。可是,情势容不得他有其他选择。如果不用那种残忍的方式,伤害她,让她对自己绝望,离开自己。那么,她将会受到更大,更痛的伤害,甚至,会让她连命都没有。

    他不想母亲经历过的那些痛苦和磨难,在婉柔身上重新走一遍。更不想让她一直苦苦念着,等着自己,结果等回来的是一个骨灰盒。更有可能,她连骨灰盒都等不到,因为那个世界,是无比的残酷,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一天,突然就死在了某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的角落里。

    那时候的她,就算是苦苦等候到了白头,哭瞎了眼睛,她都等不回自己的。

    现实不是小说,王庸知道自己那一去,便是九死一生。即使是那一线生机,也不知道得等多久,三年,五年,还是十年,二十年?王庸不敢,不敢为了这一线渺茫的生机,让她经历无比痛苦和磨难的一生。

    两权相害取其轻也。但即使如此,他也无法原谅自己对婉柔的伤害。

    “我,我没谈过恋爱。我不懂……”方薇薇俏脸伏在了他的怀中,听着他那开始有些急促的心跳,紧绷的肌肉。又能偷偷窥见他脸上微微抽搐的肌肉,以及眼神之中,那流露出来的看似极淡,却又似浓郁到了极致的痛苦。

    这一刻,仿佛又是让她在不经意间,触碰到了一些被他封闭,被他很好藏起来的内心。感知无比敏锐的她,能感同身受一般的,体会到了那种浓浓的痛苦,无奈的苦涩。双臂紧紧箍住了他的后背,继续微微颤声说:“可是,我能感觉到。你刚才要走,我心中好难受,好痛苦。王大哥,其实我能感受到你心里的那些苦闷。我知道平常嘻嘻哈哈,喜欢开玩笑的你,并不是真正的你。我也想着你,既然你不肯理睬我,我又何必自作多情的继续去接近你?可是,我做不到。每次,我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找着借口,说服自己却接近你。哪怕,哪怕只是和你说说话,听你开两句玩笑也行。”

    “唉,傻瓜。”王庸轻轻的抚了抚她的头发,苦涩的摇头说;“你这样做,只会伤害到自己。我不是你想象之中的英雄,更不是什么好人,不值得你这么做。”

    “我,我也不知道啊。”方薇薇很享受他对自己秀发的揉慰,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些安详了起来:“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你刚才说的那些,我听不懂。我也不知道那些,是喜欢你,还是爱。但是,我就是觉得如果你不理我,我会很难受,很难受。”

    哼哼~

    话说在那个格调雅致小区里,满是堆着各种可爱风格布娃娃的小房间里,苏舞月环抱着双手,满脸不屑,哼哼唧唧个不停:“这个邪恶啊,无耻的大叔。真是的大坏蛋,泡妞高手啊。什么欲拒还迎啊,什么若渐若离啊,什么以退为进啊,用得可真是炉火纯青。方薇薇啊方薇薇,你这下恐怕在劫难逃了。飞蛾扑火啊,这就是飞蛾扑火。”

    的确,王庸刚才把笔记本显示器合上了。可因为那女技术员对自己笔记本的设置,是即便合上了,还是处在运作之中的,而不是什么待机啊之类的。

    由此,苏舞月虽然因为摄像头被阻,看不见对面的情况。但是她却能通过那笔记本上的麦克风,继续听到对面的讯息。

    很自然,一开始她也被王庸合上了笔记本弄得有些小愤怒。想继续去攻击他们的论坛服务器,报复一下,然后威逼着打开笔记本。可是听到音频继续传来,她就明白了什么情况。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至少对方在以为中断了通讯的情况下,说话肯定会肆无忌惮一些。

    果不其然,对面一连串的对话下,暴露出了对方真正的打算。哼哼,请高手来对付自己?也好,那就让本小姐见识见识你们请来的高手,究竟是什么样的水平?千万别太肉脚喔,不然本小姐会因为大失所望,欲求不满的发飙的喔。

    但紧接着,一场安慰大战,更是让她神采奕奕。没办法,女孩子都喜欢听这些八卦,尤其是能有机会在暗地里,偷偷摸摸的听,多刺激,多爽啊。什么言情小说啊,连续剧之类的,弱爆了。对面可是真人大战嘢。最好是那个叫方薇薇的漂漂女白领,狠狠地扇那个邪恶大叔几个耳光,然后一脚踹在他胸膛上,把他狠狠地踩在地上,用高跟皮鞋拼命的蹂躏啊蹂躏。

    一想到那个精彩的场景,邪恶大叔被踩得嗷嗷直叫女王饶命啊之类的,她就开始激动的直颤抖。

    实在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个方薇薇实在中看不中用,才三两下就给败下了阵来。抱着人家大叔开始表明心迹,都多大的人了,还没谈过恋爱?哼哼,看样子那邪恶大叔,就算是摸她,蹂躏她,带她去开房,她都会半推半就的去了。

    方大美女,不中用啊,实在不中用啊。那大叔的招数,也是实属平常嘛,不就是经典泡妞上的那两三招来来回回的耍嘛,理他做啥。苏舞月一脸颓然,表现的很失望,好像换做她,肯定是把他踩在脚底下蹂躏了一样。

    其实,除了苏舞月那个偷听的外,还有一个在外面偷窥的。这会议室的百叶窗帘好像有一个角坏了,欧阳菲菲站在外面,能隐约看到里面的场景。原来她微微心酸之时,也是好奇王庸是如何哄人的。

    只是没想到,哄着哄着,两人就开始搂搂抱抱了起来。王庸还很无耻的抚摸着方薇薇的头发,方薇薇竟然不反抗,天呐,王庸究竟施展了什么手段啊?

    她和苏舞月不一样,那边只听得见,看不见。而她,却是只看得见,听不见。

    眼前的场景,让她开始有些不淡定了起来,心中直怒骂:“姓王的,你这究竟是在干什么?是让你把人给哄开心了,不是让你把人给哄到床上去。”

    ……(本站(qidia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