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找个地儿泄个火

第一百四十三章 找个地儿泄个火

    ……

    李逸风,年仅三十几岁。www就已经担任了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缉毒,兼管刑事。其出色的办案能力,以及屡次破获重案,受到了领导层的重点关注,可谓是前途无量。

    为了喝酒时能看看电视,王庸在客厅里装了台大液晶电视,顺便也能让欧阳菲菲看连续剧时舒服些,免得她总是用笔记本看,对眼睛不好。并以后者为理由,让欧阳菲菲签了支付一半购买电视机费用的单子。

    茶几上放着几道下酒小菜,王庸很闲适的靠在沙发里,喝着小酒,看看电视,倒是颇有一番生活滋味。

    至于欧阳菲菲,已经好几个小时没和他说话了,俏脸板的就像是王庸欠了她几百万没还一样。不过生闷气归生闷气,不吃晚饭,岂不是和自己过不去?

    而且,哪里还能让王庸一个人在那里爽,而她自己却很不爽吗?有其是王庸那家伙讨厌归讨厌,但是炒几个菜还是蛮好吃的。欧阳菲菲自个儿也开了瓶红酒,晚餐小酌一番。

    她穿上了柔滑的丝质睡衣,微微有些慵懒的,以最舒服的姿势窝在沙发里。品着红酒,吃着王庸做的美味小菜,美腿还驾着二郎腿,露出了半截洁白无瑕的小腿,以及那如同玉琢般的玉足。不过,她更多的注意力,是用眼睛的余光,看着王庸的侧脸。

    见王庸正在看新闻时,眉头微蹙。若有所思。叼着根烟,微微撇了撇嘴,似乎对新闻之中所述的事情有些不满。

    “这个局长挺年轻的,我听说过他,好像挺有能力。”欧阳菲菲决定给他点小郁闷,下巴微微扬着,好像是在自顾自的说话:“这一次又是立了大功了,捣毁了一个贩毒窝点,还缴获了数公斤的毒品,厉害啊。”

    “有什么厉害的?”王庸冷笑着撇嘴说:“只不过是捣毁了一个小小的窝点而已。现在这么大肆宣扬,显然是没能从那个窝点抓捕到的成员身上揪出上线。无能之辈而已。”

    “喂喂,王庸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欧阳菲菲生气生半天了,只不过苦于没机会找茬而已。现在机会来了。还不抓紧时间讽刺一下:“这个李局长可不是靠着走后门,拉关系,请客送礼上位的。哼,大家都是男人。为什么人家能当公安局局长,你却只能当个保安?嫉妒是原罪啊,老王。”

    “呵呵,我用得着嫉妒他?”王庸半闭着眼睛,轻笑不迭地说:“稍微有了些功劳,就找电视台的人大肆吹捧,塑造形象。这人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还口口声声说要让任何毒贩子。都不敢进华海市半步。笑话。这牛皮也吹得太大了些。他就是变身成超人,也不敢这么说啊。”

    “嫉妒,你这就是赤~裸~裸的嫉妒。”欧阳菲菲俏眸斜斜地瞟着他,冷笑不已地说:“你不就是看人长得比你帅,比你有男人味。比你成功,比你厉害,所以你嫉妒。老王,谦逊使人进步。嫉妒让人发狂啊。”为了出胸中那口被积郁了好半天的恶气,欧阳菲菲开始对他实施连番的毒舌报复了起来。

    王庸不说话了,而是默默地喝着酒,吃着菜,时不时的瞥一瞥电视。

    原本以为这番攻击,会让自己心头产生爽的感觉。可是,当欧阳菲菲看到他那副默默的样子。心中不知道为何,有些沉闷,堵得难受,没有半点报复成功后的快感。

    连喝了两口红酒后,有些怏怏的说:“老王,刚才是我不对,不应该故意拿人局长来挤兑你的。你要是觉得心里不痛快,就说我几句吧。”

    王庸回头,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说:“我又不是小屁孩,被人随便说几句就会不痛快,把脸板起来?刚才我不过是想到了一些不痛快的事情。”

    “你……”欧阳菲菲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让你说两句你还真毒舌啊?

    “老总你慢慢吃,我出去溜个弯,找个地儿泻个火……”王庸起身穿了件外套,就准备出门。

    “泻,泻火?”欧阳菲菲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拜资讯爆发所赐,这些敏感词还是懂的。当即,就愣神傻眼在了那里。腾地一下脸红了起来,羞恼交加的说:“姓,姓王的?你,你还有没有点羞耻之心了啊?这,这种事情你竟然堂而皇之的说得出口?”

    欧阳菲菲开始觉得这地方真心没法待下去了,这姓王的简直就是个奇葩啊。

    “老总你又何必那么激动呢?”王庸故作讶然的望着她说:“我一个身体健康,心灵正常的男人,总会有些正常人的需求吧?你不让我出去泻火,难道还让我撸啊?”

    “撸?”欧阳菲菲直接被这个动词击溃了,羞得是红晕都蔓延到了耳根脖子处,悲愤莫名的重重一跺脚:“王,王庸。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低俗?恶心?变态?不,不准去。”天呐,自己这究竟是摊上了个什么样的室友啊?那种想起来都会让人脸红耳赤的低俗话,在他嘴里竟然能像是日常用语般的轻松说出来。

    “老总您别开玩笑了。”王庸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她说:“什么叫不准去?难不成,老总您想亲自帮我解决?”

    被他那色迷迷的眼神是看得是心头一颤,欧阳菲菲本能的,抱住了胸口,面色惶恐的向后倒退了一步:“你,你别乱来啊?”

    “放心,我就算真的去找发廊妹,也不会和你上床的。你慢慢吃,吃完后记得把桌子收拾一下。”王庸打着哈欠,一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在欧阳菲菲满脸悲愤,以及充满无限杀机的眼神之下,潇洒的出了门去。

    直等他走了分把钟后,欧阳菲菲才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忍不住顿足怒骂了起来:“姓王的,去吧去吧,祝你得梅毒,艾滋……你这个流氓,变态,恶心鬼。”若是偷偷摸摸出去泻火,倒也算了,眼不见为净。这公然说要出去泻火,让欧阳菲菲感觉到一阵反胃,恶心,全身鸡皮疙瘩都要冒了出来。心中对王庸积攒出来的那一些莫名好感,顿时烟消云散了。

    更让她气愤的是,所谓王庸那句就算是去找发廊妹也被会和你上床,那简直就是个大杀器。这让他对王庸这人,一下子充满了恶心感。心火难消之下,抓起了抱枕,就恶狠狠地往地上摔去。

    晚饭自然也是没有心情再吃下去了,连碗筷都懒得收拾,气鼓鼓的回了小房间,抱着笔记本上网去了。

    ……

    时间,已经悄悄的溜到了晚上二十一点多了。公安局内部的一个健身房内,有一座搏击擂台,经常会有一些内部人员,在上面过过招,试试身手。

    此刻的擂台上,一男一女,赤着脚,带着拳套,正在上面你来我往的较量着。

    啪啪~

    攻防之间,身体与身体的剧烈碰撞,爆出了一声声的撞击声。男的,三十多岁,寸头,国字脸,看上去正气凛然。而女的,身材矫健,火辣而充满了野性的魅力。

    这两人,自然是最近风头正劲的李逸风李局长,和重案三组的组长迟宝宝了。

    两人交战正酣,仿佛各自都没有留手,打得十分激烈。但是迟宝宝,终究要略逊半筹,短短两三分钟后,便承受不住那么剧烈的正面对抗,渐渐落到了下风。被李逸风一拳轰中了小腹,蹬蹬蹬倒退了几步,背部撞到了围绳上。

    “李局,姜还是老的辣啊。”迟宝宝娇喘吁吁,笑了起来:“这段时间我苦心修炼,以为能和李局你掰掰手腕了,没想到,连四分钟都没坚持住。比以前还差。”

    李逸风笑了笑,拿了瓶功能性饮料丢给了她,笑着说:“你最近进步很大,不过太注重力量训练了。力量,原本就不是女人的强项。你非要用这个来和我拼,能不输得快吗?”

    迟宝宝猛地灌了一口,脑海里浮现出了那次那个青铜面具男,他在自己面前,完全没有展现出任何技巧。只是力量,用力量轻易的把自己碾碎。这让她很不服气,最近段时间,一直在苦练,期待有一天能再遇到他时,狠狠地给他些教训。

    暂且不想提这事,迟宝宝转移话题说:“李局,这一次的新闻发布会,表面看起来很风光。可是,后遗症很大啊。会给我们未来的侦查行动,带来被动和巨大压力。李局,这肯定不是出自您的意思吧?”

    李逸风喝着饮料,摇了摇头说:“不该问的……”蓦然,他眼神一凛,向偌大健身房的阴暗处一喝:“谁?出来。”

    “啪啪啪!”一连串的鼓胀声响起,一个身穿风衣,脸上戴着青铜面具的男子,边鼓掌,边走了出来。声音低沉而沙哑的说:“李局不愧是从边陲之狼出来的精锐,感知力很敏锐啊。”

    “是你!”迟宝宝陡然见到了那个人,顿时娇躯一紧,眼神之中爆发出了慑人精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