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四十章 女人心,海底针

第一百四十章 女人心,海底针

    (700票加更,另外,在举办个活动,送币的。希望兄弟姐妹们能去参与一下,弄来的币,多多订阅花都话,让我成绩好些,也让我多一份收入,谢谢了。)

    ……

    “没关系的。”王庸没好气的说道。但是没有解释,这不是他的女朋友之类。倒不是他想要欺骗戚蔓菁,只不过他和欧阳菲菲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又牵扯到了一些任务,解释起来颇为麻烦。

    “接吧,也许她碰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呢?”戚蔓菁微微皱眉,柔声说:“王庸,我不想因为我而让你和她之间产生嫌隙。毕竟,以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不可能再嫁人的。”

    王庸微微皱了皱眉头,倒不是因为她的后半句。而是考虑到了现在的确是个多事之秋,欧阳菲菲要是真的出了些什么问题,自己的脸就丢得大发了。不过,今天他也是很不爽欧阳菲菲,接起电话来,直接没好声气的说:“什么事?”

    此刻的欧阳菲菲,正在一个人百般无聊的逛着商场呢。一开始打王庸电话不接,她倒也没在意,毕竟是自己先放了他鸽子,还把他试图去解决生理需求的计划给搅黄了。随后又是试图找了一下秦婉柔。想让她来陪自己逛街看电影,最好还能带上毛毛。毛毛那孩子,又漂亮又可爱,还萌得不行,欧阳菲菲是欢喜死了。

    谁料,秦婉柔礼拜天,却是要帮一些学生补课,赚些外快。没办法,总不能让人正事不干,跑出来陪自己逛街吧?何况,在她眼里,秦老师独自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很不容易的。而她丈夫。在国外是念书,又不是工作,估计生活压力应该是非常大的。

    这又是一个人闲逛了半天后,欧阳菲菲终于觉得很郁闷了,一个人逛街,实在是一件很无力的事情。碰到好东西,也没有人和自己来分享,来一起品头论足之类。

    无奈之下。只得再拨王庸电话。谁知,那家伙还不接。这下,让她心头微微光火了。就算是生气,挂自己一次电话就好了,哪里还能挂个不断的啊?欧阳菲菲也是个较真的女人,一旦把她给惹毛了,至少也是会死扛到底的那种。

    不过,她也知道今天自己的确稍微有些过份,心下生气归生气。但还是在想着,如果王庸能接电话。口气稍微好些的话。自己就决定破天荒的哄哄他,让他开心开心。

    实在没料到。王庸最终电话接是接了,那口气实在是让欧阳菲菲心头很不爽快。当即嘟着嘴,冷声说:“王庸,麻烦你态度好些,至少我现在还是你的女朋友。”

    “你没事啊?没事我就挂了啊。”王庸直接无视了她的火气,冷漠着说:“我这边还忙着呢。”

    “等等。”欧阳菲菲急忙叫住,心头有了些不好的预想:“你在忙?忙什么?你不会是又把你老同学约出来了吧?”

    “怎么?不行吗?”王庸没好气的说:“是你放我假的。不和你多说了,我们喝茶聊天呢。”

    欧阳菲菲简直就要晕了过去,这家伙得多奇葩啊?他是不是那个什么上脑。需求特强烈啊?明明都已经放了人家鸽子,回过头竟然还有那脸皮,再联系她?羞是不羞啊?

    更奇葩的,恐怕要数他那个女同学了。女人家,有点矜持行不行啊?人家刚放了你鸽子,转眼一约,你就屁颠屁颠的跑出来啊?哼,那个姓王的老流氓,有那么好,有那么吸引人吗?其实她自己也不想想,自己不也是刚刚调戏了王庸一把,然后厚着脸皮又想叫他出来吗?按照她的逻辑和世界观,王庸不鸟她,的确才是正道。

    “王庸,我不准你挂我电话。”欧阳菲菲不知怎么着,心中一股气有些郁郁难平,顿足怒斥着说。

    “哟,你还真牛了是吧?”王庸没好气的冷笑着说,刚想说欧阳菲菲,你给我听清楚云云时。跨坐在自己身上,一直没有动弹的戚蔓菁,却是忍不住皱眉的说:“王庸,我们之间清清白白的,你不要这么和女朋友说话。”说着,媚眼一横,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又有些微微颤抖。这让欧阳菲菲,虽然觉得似乎有些耳熟,但一时间却也没有想太多。毕竟电话里的声音和现实中不同,声音比较相像的人挺多的。

    那女人的声音,让欧阳菲菲心头一紧。虽然对方说的话,似乎听站在她欧阳菲菲角度上说的。但是,怎么听,怎么都觉得似乎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再说王庸被她这么一掐,疼痛之下,本能的向上一顶。这让原本紧密无间的戚蔓菁,周身顿觉一阵酥麻,芳心一颤,忍不住的娇吟了起来,还好她反应快,捂住了嘴巴,直娇吟出了半截。

    那一声仿佛从灵魂中发出来的声音,旖旎之极。惹得欧阳菲菲狐疑不已:“王庸,刚才什么声音?”欧阳菲菲虽然没有吃过猪肉,但也见过猪跑不是?

    何况,她自己和王庸之间,也并不是完完全全的单纯至极。那两次之间的旖旎,也是让她尝到了某些滋味。那种声音,怎么像是自己无法自控的时候的呻吟声一样?

    “不好意思啊,刚才手忙脚乱的打翻了茶杯,手上被烫了一下。”戚蔓菁憋着股劲,说话声音有些极力压制着什么。

    也许本身欲~火炽热之中,也许是刚才那一顶,顶得她畅快淋漓之极。她憋着劲,帮王庸解释了一句后。控制不住的,娇躯伏在了王庸的怀中,轻轻嗅着他的脖子,翘臀,前后左右,划着弧线,磨蹭着旋转了起来。

    这让王庸的欲火,一下子又是升腾了起来。

    “喂喂,王庸你说话。”欧阳菲菲再次听到那女人说话,不知为什么,本能的觉得好反感,好不舒服。仿佛,好像是原本属于自己的王庸,却被一个陌生的女人霸占了一般。

    按照她本来的性格,换做对任何人的话,她早就冷着脸挂电话了。但是,现在她却是本能的,不肯,也不想挂。好像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若是自己挂了这个电话,王庸说不定就会被那个女人抢走了。

    “在听着呢。”王庸也是极力压抑着,那种强烈的感觉。声音有些沙哑,低沉,仿佛在压制些什么。他很不想继续再和欧阳菲菲说下去了,冷着声音说:“你要没事,赶紧挂电话吧。”

    “谁说我没事?”欧阳菲菲强忍住心头的怒火,暗自嘀咕了起来,不行,不能这样。若是自己挂电话,让他们自由发展的话,指不定真的会出些什么问题。

    温柔,在这种关键时刻,一定要温柔。

    不对?欧阳菲菲,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突然这么在意王庸那个坏人?按道理来说,这家伙和自己根本就没有关系,就算他有再多的艳遇机会,自己也不会这么激动的啊?顶多,就是对他的私生活之糜烂,横眉冷目的鄙夷一下而已。

    难道……

    不是不是,这绝对不可能。王庸那家伙,是个从头坏到脚的家伙,懒散,好色,平庸,还擅长毒舌和欺负自己。要说能耐吧,除了外表凶悍一点,可以吓唬吓唬人外,也就是做菜一项算是非常擅长的。

    像这样的男人,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对,自己绝对不是喜欢他。那是因为,这家伙平常实在太可恶了,经常会惹自己生气,还喜欢各种欺负自己。如今,他有艳遇和好事。怎么说,都不能让他太过如意了,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破坏掉。

    对,就是这个道理。哼,王庸。谁叫你平常一直都欺负我欧阳菲菲来着,这一次,我绝对不能让你得逞,需求,让你的需求继续憋着去吧。

    她仿佛是找到了心灵支柱一般,为自己稍微有些古怪的行为,找到了绝佳的借口。

    既然是为了达到那个目的,那么,自己稍微牺牲一下下,也是理所当然了。温柔,一定要温柔,不管怎么样,都要破坏掉他的好事。

    “王庸啊,刚才是我不好。你,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呗?”欧阳菲菲直接朝着电话,嗲声嗲气的温柔说了起来。那声音,那话,让她自己都觉得寒毛直竖,好嗲,好甜。

    戚蔓菁此时已经凑到了王庸的脖子旁,正好听到这句肉麻的话。虽然明知道那是王庸的女朋友,能够理解他们这么说话,但是心头却是酸酸的,很是嫉妒。

    哼,她戚蔓菁是什么人啊?平常都是别人给她让道的。今天,却要给王庸的女朋友让道,心头真的很憋屈啊。王庸啊王庸,都怪你,回来就回来呗,找什么女朋友吗?害得我还要像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和你做~爱,还不能叫的很大声。

    心中越想越是不是滋味,就凑到了他耳朵边上,用嘴唇吻了一下,柔舌撩动了起来。与此同时,也不再压制自己对欲望的追求,扭转的动作和幅度,随心所欲的大了起来。

    “喔~”王庸忍不住的低呼呻吟了起来,头皮,也是开始发麻。戚蔓菁,你再胡搞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