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不想这么坍台个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我不想这么坍台个

    ……

    “菲菲啊com”王庸突然之间,很严肃地看着她说:“我呢,是一个男人。”

    “?”欧阳菲菲秀目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在卖些什么药?

    “我的身体早已经发育成熟,生命力也处在人生最旺盛,巅峰的时期。”王庸一脸正经而严肃的说:“人类因为无法得到永生,所以通过交配繁衍来让种群得以延续,让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存续。”

    这家伙,竟然在这种高档的西餐厅里,侃侃而谈什么繁衍,交配之类的话。欧阳菲菲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一脸心虚的四下张望,千万别给人听了去才好,这,这也太丢人了。她用凉高跟,探过桌底,对他小腿轻轻踹了一脚,脸红耳臊的低声说:“王庸,你说话能不能注意下场合?丢不丢人?“

    “这是一种关乎到全人类生死存亡的神圣使命,又有什么好丢人的?”王庸不以为然,却还是压低了声音说:“其实以你的学历和知识,也无需解释太多,你懂的。人类如果没有饥饿感,没有对美食的渴望,就不会那么积极,或是在强烈饥饿感的折磨下,拼着命也要去吃东西。那么,人类这个种族,也不可能会繁衍到如今这地步,早就消亡在种族进化史当中了。同样,繁衍交配的**,也是如此。如果不把交配**进化到有着极为强烈驱使感和渴望感,而只是可有可无的话,甚至是没有更好的话,那么人类也早就消失殆尽了。所以,这些东西,是早就烙印在我们基因序列中的本能。一种有益于人类生存的本能。”

    “呃,王庸你还有完没完?”欧阳菲菲顿足不已地红着脸低声说:“可是我们人类是有文化,有道德,懂得自我约束行为的文明种族。就像我肚子饿了,我不回去偷,也不会去抢。至,至于那个,我,我也能约束控制自己。你。你说的那些,只是禽兽。”

    “嗤。”王庸嗤之以鼻的不屑笑了起来,若有所思的说:“道德也好,法律也罢,的确。都是很好约束人类行为规范的外衣。但是这外衣,很多时候其实都很脆弱不堪的,没你想的那么坚固。在道德体系和法律体系都崩溃的时候,很多人因为被道德,法律压抑的过久了,一旦完全释放,肆无忌惮后。会比禽兽还禽兽。你刚才说你肚子饿的时候,不回去偷,不会去抢。我给你一个场景,当你处在一个崩坏的环境里。你父亲,母亲,你,都已经饿了四五天没吃一点东西了。如果再不吃点东西。大家都会饿死的情况下。你实在找不到能吃的东西了,只有偷抢一途径的时候。你是会选择一家人都饿死,还是会选择去不顾一切的铤而走险?”

    “啊?”欧阳菲菲其实也能想象得出,在那种情况下,估计自己会去铤而走险。但是,很不服气的低声说:“我可以用我的劳动,去换取食物。”

    “切,那也要你的劳动,有食物的人肯要才行啊?”王庸笑眯眯了起来说:“说不定,人家拿出来了几个馒头说。来,小妞,陪我睡一晚,这些馒头就是你的了。你会选择怎么做?”

    “王庸,你这个下流胚子。”欧阳菲菲被气羞得脸红耳赤不已,在下面踹了他一脚说,恶狠狠地对他一瞪:“那时候我杀了你,抢了那些馒头就跑。”

    “喂喂,你怎么知道有馒头的就是我?”王庸见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是你就是你,除了你这种可恶的坏蛋,谁会做这样的事情?”欧阳菲菲娇憨不已,忍不住羞臊的小小撒泼了起来。若非顾忌到这是在公众场合,说不定就要让他尝尝她欧阳菲菲粉拳的厉害了。

    “好吧好吧,就算是我好了。”王庸很“无奈”的被充当了个反派角色,摸着下巴说:“这么说来,你的道德底线也实在不是太高啊?在被逼得实在无可奈何下,为了区区几个馒头,连人都敢杀了。你看看我,多无辜啊,有馒头那是我的事。不肯给你吃就就杀了我,啧啧,这就是人性啊。”

    “好吧好吧,我认输了。”欧阳菲菲拍了拍漂亮的秀额,很没好气的说:“你绕了那么个大圈子,究竟想说明什么?”

    “老总您真是目光如炬,我那么多的弯弯绕后,你竟然还能一眼看穿真相的本质。厉害,厉害,不愧是老总。”王庸微微谄笑着,狂拍马屁了起来。朝着她瞟去一个心照不宣的“妩媚”眼神,迫不及待的说:“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是个成熟,身心健康的男人。的确,因为我是个人类,有道德,有文化,有法律,有脸面什么的来约束。但是,这种天性上的本能,能压得住一时,我压不住一世啊。我要说的,其实很简单,我也是个人,也是有需求的……呵呵”

    “啊!”欧阳菲菲虽然早料到他可能会把刚才那些东拉西扯的理论引申到这上面来,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真的那么厚脸皮的,直接对自己说了出来。令她,一下子就震惊了。

    她惊呼的声音不小,附近的邻桌,都对她投以诧异的目光。男的还好些,那些多少有些嫉妒欧阳菲菲那长相,身材和气质的女士们,纷纷眼眸中,露出了轻蔑的之色,随后与身边的男士们,悉悉索索说话了起来。估计是在污蔑一下欧阳菲菲。打击一下她那十分出色,在场无人能敌的魅力。

    呵呵,呵呵你个死人头啊?欧阳菲菲震惊之余,简直要晕了过去,脸上的羞红之色,直蔓延到了耳后根。让她白皙粉嫩的耳垂,都发红发烫,有些半透明了起来。

    她见过无耻的人,但是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在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他,他竟然能堂而皇之的和自己说出这番羞人而不要脸的话。

    更可怕的是,他让自己受惊了。在这种格调高雅的地方,让她丢人的大呼小叫了,实在是很不淑女啊。

    羞愤交加之下,欧阳菲菲实在忍不住了,用她那淡蓝色的凉高跟,在他脚背上狠狠的踩了一下。俏眸圆睁,低声娇斥着说:“王庸,我求求你了,你能不能消停些了?我不想这么坍台个。呜呜~”

    王庸虽然被她踩的有些疼,却是一脸淡定的四下一环顾,无所谓的说:“环顾四周,没有人认识我们,这又有什么好丢人的?”

    欧阳菲菲好悬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彻底被他打败了。这,这是和有人没人认识有关的?俏眼之中煞气十足,暗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脸皮厚到连子弹都打不穿啊?她也是见过他母亲遗照的啊,像那么一个外表看上去温柔贤惠的知识女性,是怎么培养出王庸这样神一般存在的人类的啊?

    “老总,这里还有一块蛋糕,吃了定定神,消消气先。”王庸眉宇之中,露出了讨好之色,将蛋糕递了过去说:“黑巧克力的,你最喜欢吃了。”

    原本喜欢吃这种蛋糕,多吃一块也没问题,顶多就是晚餐不吃弥补一下体重了。但是,欧阳菲菲看他那副猥琐的嘴脸,眼神中蕴含着似笑非笑的诡异之色。她的心就突突突的飞快的跳了起来,由这块黑巧克力蛋糕,联想到了馒头,又有馒头,想到了他很猥琐的说,小妞,陪我睡一晚,这些馒头就是你的了,这些可恶至极的话。

    让她一看到这些蛋糕,就忍不住反胃了起来,连连摆手说:“不吃不吃,我死也不吃。”

    王庸以为她吃饱了,哪里料得到她心路历程如此之复杂啊?当然,丢了就可惜了,只好说:“这东西太甜,我是不太爱吃的。这样吧,打包回去给毛毛吃吧,那孩子爱吃枣泥糕,肯定也喜欢吃这种甜品。对了,估计小秦老师也喜欢吃,呜,早知道你家戴师兄请客,就借着你名义多要几份了。侍应生,再给我上两份黑巧克力蛋糕,打包。”

    “不行,这两份蛋糕记在我的账上,算是我买给婉柔吃的。王庸,我再次警告你,不准你动秦老师的歪脑筋。”欧阳菲菲也是被这家伙搞得有些风声鹤唳了,现在知道了,这家伙非但满脑子的歪理邪说,还肮脏淫~荡的很。以后,一定要对他看紧些,以免哪天一个不小心,秦老师就给他连哄带骗的给吃了。

    “好吧好吧,算你有心了。”王庸也是无可奈何的看了她一眼说:“老总啊,我都废那么半天的口舌了,这事,到底行不行啊?您倒是给个准信啊。”

    欧阳菲菲俏脸绯红,怒容满面,羞愤不已的压低着声音说:“姓王的,你,你休想。我,我是绝,绝对不会答,答应和你做,做那个事情的。”

    “汗,老总您误会了,谁会想和你……呃,您瞧瞧我这张嘴。”王庸话说了半截,就自觉不对,干笑了两声。小心翼翼的讨好说:“我的意思是说,下午能不能放我个假。您那一千块,就当雇了我半天好了。回头我给您退五百~”

    欧阳菲菲眼神中的杀气,如同利刃一般的向他激射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