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猎人啊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猎人啊

    (550票加更章,^_^,加油投票~我爱你们)

    ……

    “你,你说什么?”欧阳菲菲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直接叫自己菲菲,而且还很郑重的道谢。这让她一下子怔在了那里,好一会儿后,才惊魂未定,而怀疑自己幻听了,便疑惑不解的问了一句。

    不过,在欧阳菲菲估摸之下,估计这家伙接下来会冒出句,你没听见就算了之类。毕竟,那很符合他的性格。

    谁知,王庸却依旧很严肃地看着她,再说了一遍:“菲菲,谢谢你。”

    欧阳菲菲心中突然就觉得一松,莫名其妙的,竟然生出了一些受宠若惊的错觉。自从这家伙和自己认识第一天起,就从来没有对自己客气过。一下子这么突然客气,心下颇为受用之余,又有些鸡皮疙瘩冒了出来,实在很不适应啊。

    而且她也是十分的奇怪,这家伙怎么会突然想到要谢谢自己,不是应该说对不起吗?小时候的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吗?咦,不对。这家伙严肃的眼神之中,似乎藏着一抹淡淡的忧伤。让她的眼神不经意间触碰到时,心中陡然一跳,忍不住有些为之心酸的感觉。

    刚刚的来势汹汹的气,仿佛一下子消失了许多。这家伙,怎么会突然有些忧伤?像他这种吃饱了睡,睡饱了上班,然后开始一整天游手好闲的工作,到处看看美腿丝袜,领领工资,没事还要来对自己这个可怜的房客,敲诈勒索一番。

    这种日子,简直比猪过得还要幸福啊。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值得忧伤不忧伤的?错觉,这一定是错觉。欧阳菲菲啊欧阳菲菲,你最近肯定是狗血派言情小说和连续剧看多了,什么忧伤忧郁之类的桥段接触的太多了。代入感太强,出现了错觉。

    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好苗头啊。嗯,得控制一下看连续剧的时间了,多出去走走,免得成为了宅女。

    欧阳菲菲揉了揉眼睛,再看他眼神的时候,呃。怎么还是有一抹掩饰不住的,让人微微觉得心疼难受的忧郁?让人看得是,心头不由得一软,忍不住柔情大发,想要上去安慰他一番。这家伙,难道真的是有一些难以释怀的悲恸事情吗?

    不对不对,这种过得比猪还幸福快乐懒散,好色的家伙,能有什么难以释怀的破事啊。就算有,估计也是那种上不得台面的鸡毛蒜皮小事。

    这家伙一定是在装。装忧郁,装可怜。博同情。想让自己心一软,然后就不计较他强吻自己了。对,不错,肯定是这副死样子。哼,王庸啊王庸,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猎人啊。

    “王庸。我不想听你道谢。”欧阳菲菲自觉识破了他想要转移视线的伎俩后,气势又是起来了。环抱着双臂,俏脸寒煞。气势凛然的看着他说:“我需要你为刚才你的行为而道歉,很郑重的道歉,不然我真的要生气了。”

    “刚才的行为?”王庸很茫然的看着她。

    不是吧?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啊,这人就能忘得一干二净了?旁的不敢说,至少刚才那个初吻,欧阳菲菲估计自己这辈子都忘不掉的了。

    看来,在他心中,刚才那事他浑然就没有放在心上啊。能做到这一步,肯定是见多识广啦。以这老流氓想吻就吻的下流作风,以及从他那娴熟到可恶的吻技巧来看,绝对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坏蛋。自己还指不定是他吻过的不知道排名第几个的女人了,这让欧阳菲菲心中有些很不平衡,忿忿不平,脸色煞怒不已的说:“姓王的,你,你少在那里给本小姐装蒜。就是你刚才强,强亲我的事情。”

    “哦,原来你是指这个啊?”王庸恍然大悟的明白了过来,仿佛有些如释重负的说:“我还以为自己又摊上了什么大事呢。”

    “呃……王庸,你,你这是什么态度?”欧阳菲菲俏脸煞白的愤愤说:“大事,刚才那个还不叫大事吗?那,那可是我的初,第一次啊。”一说到第一次,她的俏脸上,又是露出了一抹红晕,娇羞顿足不已。

    “刚才是你的初吻?”王庸也是讶然不已的看着她,微微有些震惊。刚才的阴郁感,也是被这种莫名而来的喜感给冲淡了许多。

    “不错,难道这还不叫大事吗?”欧阳菲菲见得他这副脸色,眼神才稍微好看了些,毕竟这家伙震惊的样子,看来也是很重视这件事情了。既然知道错了,就赶紧和本小姐好好的认错,这样,我才好原谅你。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接受他道歉了。当然,不够诚意肯定是不行的。眼眸之中,不经意间就溢出了些微微小得意。

    “的确是大事啊。”王庸摸着下巴,眼神很严肃的看着她,微微有些疑惑的说:“我看你长得也不丑啊?记得你应该是二十五岁了吧?女人二十五岁没结婚,嗯,还算正常。可是二十五岁,还保持着初吻。这个,的确是大事。我明白了,明天我会帮你联系专科医院,送你去疗养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因为你还欠着我很多钱。”

    欧阳菲菲那因为得意而半眯起来的俏眸,随着他的话,越张越大,到最后,竟然有些瞠目结舌了,俏脸被气得煞白不已,娇躯瑟瑟发抖。直接就扑了上去:“姓王的,你欺人太甚,我,我很拼了。”

    王庸将她一拨拉,就将她旋转了一圈,如同怀中揽月一般的,自她背后,轻轻将她拥抱在了怀中,双手扣在了她的纤手上。两人的姿势,一下子变得就像是一对亲昵无比的情侣在欣赏同一风景的模样。

    欧阳菲菲一晕,她都没反应过来,自己究竟是怎么被他抱住的?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就落在了他的魔爪之中。微微有些用力的,拼命挣扎了起来,俏容满面含着红晕,娇嗔怒斥:“王庸,你这个老流氓,快放开我。”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王庸露出了自从洗澡之后的第一个笑容,笑得很温和,又有些温柔:“刚才我也是见气氛紧张,和你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

    “开玩笑?你知不知道你的玩笑很可恶,一点都不好笑。”欧阳菲菲还是在挣扎,但是力度,却是小了许多。被他那强壮的臂弯,紧紧地的抱在怀中。那种感觉,还是十分微妙而旖旎的。让她本能的,俏脸微红了起来。

    按理说,被一个厌恶的男人用这种姿势抱住,肯定会让她觉得非常恶心的。可是,欧阳菲菲却是觉得,这种感觉似乎并不讨厌,而且,好像还蛮,蛮舒服的?他那强壮的臂弯,又有些蛮横霸道的拥抱,让她在刹那间,有些小鸟依人的美妙感觉。

    她的肩膀很宽阔,他的胸膛很硬朗,充满着莫名的安全感。仿佛,这种拥抱的感觉,并不差。

    呜呜,这一定是错觉,今天的酒喝得太多了。欧阳菲菲意识之中,下意识的否认着。

    “下次改进,改进。”王庸呵呵一笑,温柔的说:“刚才是我不好,我那时候心情有些糟糕。你一来招惹我,我就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不如,你捶我两下出出气?”

    这些话,倒是还像些人话?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温温热热的对自己说话呢。虽然这样被他抱着,好像有被吃豆腐的嫌疑。但毕竟,刚才都已经被他那个了。相较之下,抱一下倒也没什么了。何况,被他这么抱着,感觉似乎还不错,蛮舒服的。尤其是听着他在自己耳边温柔细语着哄着道歉。

    “捶你?就你那皮厚肉糙的,捶着你都手疼。”欧阳菲菲有些媚意的双眸,微微一白,当真是顾盼生姿,媚意横生:“何况,你这么抱着我,又抓着我的手,我拿什么捶你啊?没诚意,想些别的招。”

    “这样还没诚意啊?”王庸呵呵一笑,故意冥思苦想了起来。过的会儿,等她开始等的心焦时,才郑重其事的说:“那这样吧,不如下礼拜一,我们去把证领了得了?”

    “什么证?”欧阳菲菲奇怪的说。

    “当然是结婚证了。”王庸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这样,够诚意了吧?”

    欧阳菲菲娇躯一颤,脸一下子腾地红了起来,在王庸的怀中挣扎着没好气的说:“诚意你个死人头。王庸,我看你是昏了头了。谁,谁会和你这种人去领结婚证啊?”

    “什么叫我这种人啊?”王庸也是有些抗议的说:“我也是一个标准的经济适用男啊,回头只要随便再买个车,就是又有车,又有房,还有一份很有前途的正当职业,对了,我还是本地户口,长得也是健健壮壮。这要拿出去征婚相亲,不要太抢手哦。菲菲,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不如咱俩凑活凑活就这么过好了。”

    “谁,谁会和你凑合着过啊?”欧阳菲菲简直要晕过去了,追求者她见过无数次了,被求婚也是有过好多次。但是这样的求婚方式,她这辈子是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