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别一不小心连初夜都没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 别一不小心连初夜都没了

    ……

    就像是一头受伤的猛兽一般,王庸跪倒在地,不住的抽搐着。心口,就像是一把锯条,在不断割着他的心脏一样,剧痛难忍。母亲被冲击波震飞的那一幕,就像是烙印一般,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心上。

    时至今日,他都会本能的去逃避,逃避那个让他永远无法真正接受的事实。她含辛茹苦的把自己拉扯大,吃了数不尽的苦头。自己竟然还敢和她吵架,吵得那么凶。不顾她流着眼泪劝阻,一意孤行,铁了心的要去当兵。

    当初的自己,怎么能做的出那种事情?足足四年的时间,竟然只偷偷的回家看过她一次,还没让她有机会见到自己,自己竟然对她那么的残忍。王庸啊王庸,你怎么能对她那么的残忍?

    对母亲的无尽愧疚,痛苦的占据着他的心灵。这些年来,一直以来支撑着他活下去的信念。就是报仇,一定要把天蝎那个畜生,碎屍万段。非但是母亲的仇,还有兄弟你们的仇。

    那些不顾一切,誓死追随自己的兄弟们,也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们的一条条生命,就那么的消失了,留下了一个个破碎的家庭。

    当初那一幕,细细回想起来,里面也的确是很多的疑点。例如,自己的母亲怎么会出现在那里?是谁,叫她过来的?是天蝎冒充了部队领导?还是……

    还有那一枪……

    只是,当时自己所有的仇恨。都被天蝎牢牢吸引住了。即使是他临死之前所说的话,也只当他是在转移注意力。还有。那个他临死之前交给自己的东西……

    当时的王庸并不在意,彻底的沉浸在了大仇得报后的快慰之中。一心想要完成母亲的心愿,回归生活,做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但是,只等到他的心,越来越沉静下来后,拨开了那一叶障目的叶片之后。才赫然觉醒,似乎。那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许,那是天蝎临死之前的嫁祸之计。也许,他说的,是真的。

    所有的事情,都必须要去调查清楚。不管那件事情后面,究竟掩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自己都会去亲手把他揭开。所有直接,间接害死自己母亲的人。都得死。

    那么冰冷的水,都无法浇灭他心中的怒火和悲恸。他就是一头受伤的野兽,痛苦的蜷缩成了一团,灵魂和身体,都在痛苦的不断颤抖着,抽搐着。

    “嗷~”他的喉咙深处。低沉地发出了一连串状若野兽的嘶哑吼叫。此刻的他,谁也帮不了他。他只有自己心灵上的力量,靠着自我,支撑下去,活下去。

    “婉柔。我不想这样的。”他沙哑的低声呢喃着。满脑子都是秦婉柔,当初被自己伤害后。那么的无助和惊惶的双眼。就像是一根根的针,在狠狠地刺着他的心,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低声喃喃不已:“我没办法,我真的是没办法。原谅我好吗?不,还是不要原谅我了……”

    ……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做鸵鸟状,把头埋在了被窝里的。正在为失去了初吻,而又羞又愧,又仿佛实在不断回忆那个吻的全过程滋味的欧阳菲菲。原本是想等那家伙洗完澡后,脑子被水冲冲后,会清醒理智些的情况下,再去好好质问质问的。

    至少,得让他知道知道,她欧阳菲菲绝对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女人。得让他深刻的了解到,刚才那种行为是错误的,不对的。道歉,那是必然的事情。

    如果那家伙继续我行我素,动不动就这么想欺负就欺负自己的话,那么她在这个地方,恐怕是住不下去了。刚才他邪性大发时,强行把她的初吻给夺了去,还让她又惊又怕了好一阵子,还好他尚有些理智,在最后关头还是放开了自己。

    这要万一他哪一天,吃醉了酒。狂性大发的时候,强行把自己给占有了。那么,就太可怕的了。恐怕到时候,是真的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虽说她在这地方住了将近一个月,总体而言还是很舒服,很温馨的。至少,已经渐渐地习惯而喜欢上了这里。可是,相较于那些事情来说,还是自己的初夜来得更宝贵些。

    她可不想在莫名其妙的失去了初吻后,连初夜都莫名其妙的没了。

    有些问题,她必须要搞清楚。否则,晚上睡得也不踏实。虽然说,刚才那家伙邪性大发的时候,是那么的炽热,而且充满了一种异样的邪魅感觉。竟然显得很有魅力,很酷。比之那嬉皮笑脸,喜欢诞着笑脸,或是毒舌,或是会拍马屁哄人的王庸来说,要有吸引力的多。尤其是那个霸道而灼热,让她窒息的吻,就像是烙印一般的镌刻在了她的脑海里,时时刻刻的不断在她脑海里回放。

    天呐,欧阳菲菲,你能不能不要再想这个事情了?

    她果断的从床上崩了下来,气冲冲的冲到客厅里。却发现浴室里的灯还亮着,莲蓬头正在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这让她有些纳闷了,王庸这混蛋,这个澡洗得时间也够长的了吧?

    自己一个女人,洗澡都没他那么费水。这家伙,不会是因为被水冲冲后,脑子清醒了些,意识到自己刚才做的事情是错误的,然后躲在里面不敢见人了吧?

    不对,以那家伙的子弹都射不穿的厚脸皮。又怎么可能会觉得愧疚和难受?哼,磨磨蹭蹭的,本小姐看你能藏得住多久。欧阳菲菲义愤填膺之下,今晚也是觉得应该豁出去了。如果放任那家伙不管的话,肯定会让他以为自己好欺负,然后就得寸进尺。这一步步下来,说不定自己哪一天,连初,初夜都没了。

    欧阳菲菲本质上也是个传统的女性,她也颇为认同,自己的初夜,应该只有在新婚之夜那个令人害羞而浪漫的日子里,才能献给自己的丈夫。

    由此,某些事情,她必须要解决了才行,不能让王庸恣意妄为。

    一边气鼓鼓的看着连续剧,吃着零食。却发现,刚才还挺好看的电视剧,竟然一点滋味也没有了。一对眼睛,时不时的向浴室瞟去,查看王庸那家伙时不时要出来了?每次见得依旧如故,她总是会觉得有些小小的失望和不满。心中嘀咕,这家伙平常洗澡都是很快的啊?顶多就三五分钟的样子。呃,这都快半个小时了。

    也亏得欧阳菲菲虽然个性强势,但是心思,还是十分纯洁的。换做邪恶属性一点的女人,说不定就会怀疑王庸在浴室里,正在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电视剧都快看完半集了,吃牛肉干也是吃的口干舌燥了。但是,浴室里依旧是哗啦啦的冲着水,一点其他动静也没有。

    这家伙故意的,肯定是故意躲着不出来,这把欧阳菲菲气得恶向胆边生。踩着拖鞋,气势不俗的走了上去,啪啪敲了两下门,语气不善的说:“姓王的,你借着酒胆,有本事做,没本事认吗?是个男人的话,就别躲了,快给我出来。该面对的事情,总要面对的,你躲也没用。”

    正在蜷缩着身体,周身抽搐不已的王庸,沉浸在了那痛苦而懊恼的回忆之中,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如此了。原本以为,杀了天蝎之后,就解脱了,不会再出现这种状况了。

    可是,今天却是在心情极度压抑暴躁的情况下,再度如此。

    “是,母亲在天之灵,在告诉我仇还没报完吗?”王庸的脑海里,不住的回忆着那一次事件的细节。尽管那么做,好像是在自己从自己心口上,剥下那已经结痂的伤疤,再次让他颤悸的,去面对他不想面对的那一幕场景。

    外面那个欧阳菲菲说的不错,是个男人的话,不能躲。就算是再惨淡的人生,也要去笑着面对。该做的事情,无论多么困难,都必须要去面对。

    “王庸,你这个胆小鬼,出来。”欧阳菲菲越说越觉得气势,啪啪啪的把浴室门敲得作响:“你以为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吗?逃避是没有用的,你是在不敢面对我吗?”

    王庸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肌肉群,依旧在不住抽搐着。使尽了全身的力气,让自己紧绷了起来。渐渐地,终于重新取得了,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关了莲蓬头,擦干了身子。重新穿上内裤,直接拉开了浴室门。

    欧阳菲菲被吓了一跳,她情绪有些激动,竟然没留意到里面声音的变化。突然发现王庸就开了门,身上还湿漉漉的,就穿着条内裤出现在她面前。

    “啊!”欧阳菲菲本能的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但是眼睛,却是在他身上横扫了一下。暗道,这家伙的身材还是蛮好看的,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感。

    欧阳菲菲,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她顿即又是自己骂了自己一句。被王庸那紧盯的眼神,又是一寒颤,紧了紧衣服,暗自有些后悔了起来,早知道应该先把大门开着的,到时候万一出点什么事情,也能跑。这些倒好,预防措施没做好就来招惹他。别一不小心,连初夜都没了。

    就在欧阳菲菲紧张万分,以为王庸又要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时。王庸却是很郑重的看着她说:“菲菲,谢谢你。”声音低沉而沙哑,却又有些说不出的好听。

    ……(本站(qidia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