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努力追寻着他的脚步

第一百二十六章 努力追寻着他的脚步

    (500月票加更章,加油,兄弟姐妹们,加油,老傲~)

    ……

    “都闭嘴。”王庸低声一斥:“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说话。”

    频道之中,刹那间安静了起来。王庸虽然才担任了头狼一年,却是已经赢得了许多兄弟们的尊重和爱戴。在军队之中就是这样,强者,不论是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尊重。

    而他,身上可不仅仅是背着国际侦察兵学校年度最佳学员的荣耀这么简单。他是在一次次的行动中,一次次的训练里。甚至是,平常大家的集体生活之中,他的正直,他的表率,慢慢的征服着兄弟们的心。

    所有的事情,他都会冲到第一个,所有的困难,他都会帮着解决。最重要的是,他的拳头够硬,不论是搏击,射击,武装越野,以及各种各样的军事项目中,他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而他,又热血,激昂,正义,爱憎分明。让整个队伍的士气,充满着正能量。

    也只有这种人当头狼,才能让边陲之狼的兄弟们,真正的心悦诚服,真正的拥戴。

    “原来是队伍频道啊。”天蝎阴鸷的笑了起来:“学弟,你的确够小心谨慎的啊。不过,交换人质这种白痴方案,学弟你就别玩了。不如,我们来谈谈正事吧。根据我的情报显示,我的父亲,独眼将军阁下,在五十五分钟十三秒后,就会被执行枪决……就此问题,我想和学弟你交换一下意见。”

    ……

    几乎是与此同时,那辆中巴车里。躺在地上的那个受伤司机,似乎已经出气多,入气少了,脸色发白,嘴唇发青,连呻吟声。都变得非常微弱了起来。很多人,都不敢看他。似乎是害怕,又好像是不忍。

    一个外表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穿着很朴素,却干干净净,气质温婉慈祥的女子,脸色也是有些害怕的煞白不已。但是她那双好看的眼睛。却是时不时的看着那个如果再不止血救护,就会失血而死的司机。

    贝齿咬着嘴唇,犹豫了良久。终于,她微微有些颤抖的对一个附近的歹徒说:“那个司机就快要死了,能,能不能救救他?”

    “什么?”那个歹徒,眼神对她一瞪,凶神恶煞的说了一句英语:“愚蠢的女人,我听不懂你们国家的话。但是你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一枪杀了你。”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她。

    她身躯一颤。眼神之中露出了害怕之色。只是,如果不能救那个司机的话。他马上就要死了。也许,他的妻子,他的儿子,都在家里等着他回去呢。她嘴唇煞白,用英语回答着说:“先生,他快要死了。能不能救救他?拜托了,你一定是个仁慈的人。”

    她的职业是个老师。虽然不是英语老师。但一些日常英语对话,还是没有问题的,顶多就是结巴了些。

    “女人。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那个外国歹徒,恶狠狠地冷笑着说:“如果你们那个该死的政府,不肯答应我们老大的要求,你们全都要死。而且,我不是个仁慈的人,我是个亡命歹徒,恐怖分子。”

    车厢里一些听得懂英语的人,顿时紧张万分了起来,一个个面色变得煞白,缩在了座椅上。

    “可,可是。现,现在不是谈判还,还没结果吗?”那个女人,依旧有些倔强的说:“如果,如果政,政府答应了你们的要求。他,他,就死得太冤枉了。先生,求求你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去帮他止血。”

    那个外国歹徒不理她。

    “求求您了,先生。我相信,您也是有家人的。”那外表柔弱,个性却很坚强的中年温柔女子,乞求不已的说:“就为了您的妻子,孩子。做一次好事吧。”

    外国歹徒身躯一颤,开始有些犹豫了。随着她的乞求。他终于忍不住的说:“我实在忍受不了你的啰嗦了,去吧。但是我警告你,如果你有任何额外的动作,你和他,都得死。”不过,他嘴上说的凶。却还是从战术背心中,取出了一卷绷带和纱布丢给了她。

    “谢谢,先生,您真是个大好人。您信仰的神灵,一定会保佑你的。”那个女人再三道谢后,拿了绷带和纱布,飞快的上去帮那司机止血了起来。她的动作,温柔而细腻,费了好一会儿后,才帮他止住了血。她对纱布绷带用得还算娴熟,那得益于她有一个异常顽皮的儿子。经常会弄伤自己,又不肯去医院。

    “谢,谢谢。”那个司机,虚弱无比的吐出了两个字。

    “你不要说话,不要浪费体力。”那女人温柔的鼓励着说:“条件有限,我只能做到这样了。你一定要坚持住,我相信你还有妻儿在家里等着你回去。不要丢下她们,不然,她们会过的很辛苦的。你如果肯坚持,就一定会有机会。”

    说到后半句时,她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黯然之色,仿佛想到了自己的一些事情。

    那司机,紧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

    “我和你,没有任何好说的。”王庸冷漠正气凛然的说:“独眼将军身为我国公民,偷渡出境,一直从事着毒~品种植,贩卖等违反法律的行为。在他手中,直接和间接,害死过不知道多少条人命,令得无数家庭,支离破碎。他必然是要被执行枪决的。而你,天蝎,你也是国人。一定知道什么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还有,想必你也很清楚,你已经被我们边陲之狼包围了。你今天,肯定逃不掉的了。”

    “笑话?学弟,你是在和我谈法律?”天蝎哈哈大笑了起来:“每个国家,法律都有所不同。有些犯法的事情,在别的国家就是合法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很简单,法律,那是强者用来约束和束缚弱者的武器。至强者,制造法律,次强者,践踏法律。而普通人,只有老老实实的遵守强者的规矩。何况,学弟你能代表法律吗?哈哈。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法律。”

    “猖狂。天蝎,你父亲马上就要被枪决了。你还想在这里和我继续耍嘴皮子吗?”王庸冷笑连连的说:“爽快些进入正题吧,除了放掉你父亲这个不可能达到的条件,你说罢,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那些无辜的人?”

    王庸虽然知道自己的要求,希望是极其渺茫的。但是他,还是想竭力试一试。因为如果一旦上峰命令强攻的话,那些平民,最后能活下来两三成就不错了。

    亡命歹徒们,在临死之前的反扑,通常都是非常疯狂的。他们会用人质做挡箭牌,他们会疯狂的杀戮人质来发泄心中的惶恐。

    “年轻人,有些话不要说得那么绝对。”天蝎冷笑连连的说:“我相信很快,你就会同意我的观点,认为释放我的父亲,是一件非常正确的选择。你会试着帮我向你的领导求情的。”

    “绝无可能。”王庸怒声说:“独眼将军,罪无可恕。你就算是拿着把枪抵在我脑袋上,我都不会那么做。天蝎,你是不是疯了?才会产生如此妄想?”

    “哈哈,我是疯了。”天蝎在频道里猖狂的大笑了起来:“独眼将军对你们来说,是一个罪无可恕的人,必须要枪毙正法。但是对于我来说,他却是一个父亲。不管他做过什么,他都是我的父亲。哪怕为此我背负上一千条,一万条人命,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头狼,相信你如果碰到我的问题,你同样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天蝎,不要拿你那个肮脏的父亲和我的父亲相比。”王庸的语气愤怒之中,却是带着一丝无比的骄傲:“我的父亲,和我一样是个英勇的战士。而且,他也是我们部队出身的,他也曾经是边陲之狼的头狼。只是他早就为国家,为了人民英勇献身了。虽然从我出生起,就从未见过他。但是,我却以他为骄傲,为荣耀,我会继承他的未完成的遗志,把你们这帮种植,制造,贩卖毒~品的混蛋,统统扫平。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也为我的父亲。”

    “头。”

    “老大……”

    边陲之狼的队友们,再度无视王庸的静默命令。纷纷惊呼了起来,兄弟们从未听王庸提过此事。这个事情,实在太令人震撼了。原来,老大的父亲就是曾经是边陲之狼的头狼,还牺牲了?老大竟然从生出来开始,就没见过父亲?

    难怪,老大那么拼命,那么努力,他把所有事情,都做到了最好。原来,他击败了众多兄弟,成为了新一代头狼。是想追随他那个,从未见过的父亲脚步和气息。

    “哈哈,怪感人的。”天蝎狞笑了起来:“那么,接下来就让我看看。你这个所谓英雄烈士的儿子,在面对亲情和道理之间的抉择,究竟是怎么样的吧。脏狗,把人带出来给他看看。”

    “什么?”王庸惊了一下,亲情和道理的抉择?那,那是什么意思?他的心中,一下子蔓延起了不好的预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