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二十章 少女和少~妇(月票)

第一百二十章 少女和少~妇(月票)

    (^_^,求月票,两章保底,每五十张月票加更一章。从第四百票开始算,马上就要到了)

    ……

    秦婉柔那双犹自含着泪水的眸子,微微抬起,静静地看着王庸。似是有些责备,但更多的,却是心疼。这些年来,她一直以为王庸在外面,跟着他所说的那个有钱女人在一起,应该会很快乐,很幸福。

    可是,他究竟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怎么会弄得如此的狼狈不堪?身上,身上竟然多了那么多的伤疤。好多看上去,还是致命伤。

    那些伤疤,就像一道道尖刺一般,狠狠地刺着她的眼,刺着她的心。让她为之心疼到极致,为之流泪到干涸。

    她那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模样,让王庸的心,不禁狠狠地一突。心中弥漫起了一股强力的**,想要将她搂在怀中,好好地呵护,好好地安慰一番。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让自己情绪安静了下来。

    艰难无比的说:“婉,婉柔。你,你不能那样做的。”

    秦婉柔那柔软湿润的眸子里,有些疑惑不解的望着他。

    不管他心中,对她是多么的渴望。更不管他是多么强烈的想将她拥入怀中。但是,理智却告诉他。如果两个人再度突破了某些友谊关系,迟早会给她带来伤害。王庸这辈子,已经伤过她太多,太深了。他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意让她再受到一点点痛苦。

    只是,这些话他有没办法解释,只得愣愣地看着她。

    秦婉柔半蹲半跪在了沙发下,修长的葱白玉指,微微颤抖的伸向了王庸的胯下。微醺的她,双颊绯红一片,蕴含着些许残泪的眸子里。似又有些娇羞不迭。那副动人的模样,是任何男人都拒绝不了的诱惑。

    王庸的心,在颤抖不已。想要伸手去阻挡她,但是,本能的需求和对她那强烈的渴望感,却是在他的意志之中,又形成了另外一股力量。两股力量纠结在了一起,让他健壮的身躯。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呼吸变得粗重起来,胸膛上下起伏不迭。

    他更多的是不敢相信,在自己心目之中,纯洁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女神。竟,竟然会变成了这幅样子?她这副表情和动作,在王庸来看,很容易就能猜想到她要做什么。

    难道,是她见到了蔡慕云上次在石凳上,帮自己做了那档子事情后。惹得她春心萌动了起来?不是不是。婉柔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她,她很纯洁的。她也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在他的脑海之中,即使秦婉柔已经结婚了,已经育有一个女儿了。却依旧是如同烙印一般,镌刻在他内心最深处的纯洁女神的形象。如,如果婉柔自己愿意的,自己是不是……

    随之她的手距离王庸皮带边上,越来越近。王庸纠结而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暗道,王庸啊王庸,你真不是个东西。你都伤害婉柔那么狠了。你竟然还想着……你是只猪啊,你有**,你有需求,不能随便去找个女人吗?何必,还要伤害婉柔?哪怕,那是她主动的,哪怕,那是她愿意的。

    你又给不了她什么?你又没办法给她幸福?

    “啪”得一声,猛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王庸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起来。飞快的探出了手,抓住了她那颤抖的,即将到皮带边缘的纤纤嫩手的皓腕,眼神之中,露出了些愧疚之色,声音沙哑的说:“婉柔,我们,真的不能那样做。我怕,怕会给你再次带来伤害。”

    秦婉柔那双动人的眸子,却是微怔,歪着螓首,莫名的看着很激动的王庸。而且,他竟然扇自己耳光,他,他这是怎么了?皓腕,微微一挣扎,似乎想要摆脱他的束缚。

    看着她那副很无辜眼神,王庸的情绪,略显激动了起来,低声咆哮着说:“是,我承认。我很喜欢你,我很想抱住你,呵护你,哄哄你。我更承认,我想把你压在身子底下,狠狠地爱你一番。”

    王庸的话,一下子让秦婉柔那双温婉的眸子,瞪得很大。黑白分明间,震惊无比的看着他,忽闪忽闪的。娇躯,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又有些娇羞,又有些惊慌失措。心中念头纷乱无比,他,他竟然想对自己那样,这,这怎么可以?她那柔弱的芳心,如同一只幼鹿在乱蹦乱撞一般,跳得她是心慌意乱之极。暗道,如,如果他,他对自己来硬的,那,那自己该怎么办?

    与此同时,她的脸颊,又是忍不住滚烫了起来,一抹红晕,迅速蔓延到了她的耳根之后。忍不住心中的羞愧,想要挣扎。心中嗔怪不已,你,你说话怎么能,能这么粗鲁?那些抱抱,哄哄,她还能勉强接受,说不定还会有些暗暗窃喜,后面那些话……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王庸也就不在乎了。眼神如同一只猛兽一般,死死的盯住了她的脸,狠狠地吸着烟。脸庞似乎有些狰狞之色:“秦婉柔,我很想和你上床,很想恶狠狠的欺负你。”

    “这,这坏人。”秦婉柔娇颤不已,急忙把螓首扭了过去,不敢再看他的脸和那想要吃人的眼神。很想立即跑开,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去,然后躲藏起来,让这坏人捉不到自己。可是,她手腕被王庸抓着。双腿又软软的,提不起劲。心中又是惶恐,又是有些期待,今,今晚难道,难道逃不出他的魔爪了?可,可这样,会不会,会不会伤害到菲菲?会不会对她不公平?

    “可是,我不敢,我更加不能。”王庸强制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沉声说:“我们不能那么做,这样会带给你伤害。更有可能,会给你未来的生活,造成巨大的创伤。”

    秦婉柔一滞,微微抬起螓首,迎接上了他的双眸。他的眸子,充满着怜惜,真挚。以及那掩饰不住的,对自己的关怀。这让她的心,颤抖着,加速跳动了起来。难道说,在他心中,在他内心的深处。依旧是那么的在乎自己,那么的为自己着想?

    他原来,还是在关心自己?爱护自己?

    他的话,仿佛戳到了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眼眸之中,不可控制的浮现出了温柔的悸动,深深的凝望着他的眼。又有些渴望,渴望他能像以前一样,用他那双强而有力的臂弯,将自己抱在他怀里,粗暴之中,又带着无限的温柔。好好地,哄哄自己,好好地,呵护一下自己。

    王庸一呆,自己都说的那么明显了,她怎么还是不理解?竟然依旧用那种“饥渴”的眼神,这么看着自己,甚至,他还能感受到那一丝丝的乞怜感。

    那种楚楚动人的感觉,让他的**,一下子又是忍不住的升腾而起。这,这叫个什么情况?难道自己今晚就是不断打自己耳光的命吗?婉柔,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是很单纯很单纯的,就算是我偷亲你一下脸,你也会娇羞恼怒好一阵子。

    现在这样子?怎么有些像戚蔓菁靠拢的架势?王庸的心头,不知道是该郁闷,还是该欢喜。更多的,也许是一些心里形象上的落差感。在他内心深处,婉柔是无比纯洁而干净的。她今天的表现,虽然不若戚蔓菁这般直接,句句话充满着成熟妩媚的挑逗,男女之间,成人式的暧昧。

    但是,这样的女人,男人们也都喜欢。

    唉~王庸内心深处,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不是那种刚从学校里出来的青涩毛头小子了。事实上经历了社会的种种漂洗之后,他也是十分清楚,少女和少~妇之间,是有无比巨大差别的。前者青涩娇羞,而后者,却是妩媚诱人。

    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是他自己在一厢情愿而已,继续把秦婉柔,停留在了少女时代的印象上。逃避一般的,总是忽略了她现在已经不再是个什么都不懂娇羞少女了,而是一个经历了人事的年轻少妇。

    王庸啊王庸,该是接受现实了。也决定和她说清楚,强自忍住了心中,那复杂难明的**。酝酿了一下,在她略显娇羞和期待的眼神之中,他郑重而严肃的说道:“婉柔,其实我也懂的。我知道你的老公不在身边已经好长时间了。肉~体上有渴望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啊?”秦婉柔震惊了,不敢相信王庸竟然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俏眸羞愤欲绝,娇躯瑟瑟发抖。

    “不过,我们真的不能那么做,虽然我也很渴望。但是,我不想伤害你,再一次的伤……呜呜~”王庸惨声低呼了起来,惊骇的说:“婉柔,你,你咬我做什么?”

    秦婉柔羞愤欲绝,脸颊上红云密布,贝齿直接咬在了他的手腕上,咬得他震惊莫名的松手后。才羞愤的伸出手,路过他的皮带,拿起了刚才丢在沙发上,现在就在他裤兜旁的烫伤药膏,红着脸羞赧交加的把它狠狠的往王庸手中一塞,顿足不已的捂着脸往房间跑去:“你,你自己擦烫伤膏吧。我,我不管你死活了。呜呜~”

    王庸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顿时雷得外焦里嫩。天呐,原来她摆出那种姿势,只是想帮自己擦烫伤膏而已。我了个去,老子刚才究竟和她说了什么?周身,忍不住寒颤连连了起来。

    ……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