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十七章 温香软抱

第一百十七章 温香软抱

    (推荐一下鹅考大叔的书《老师有枪》,他的实力水准,写都市还是极强的~)

    ……

    “婉柔,你可真强大。”欧阳菲菲捂嘴直笑,那宛若宝石一般美丽的眼睛之中,充满了浓浓的笑意:“不过,我欣赏你。在现在这个浮躁而肉欲纵横的时代里,能像你这样,维持着一颗至纯至洁心灵的女人,可真不多了。可惜我不是男人,你也已经是名花有主了。不然,我非得拼着命,都要把你追上不可。”

    “菲菲。”秦婉柔俏脸绯红不已,温婉的美眸娇羞难耐,浅嗔顿足说:“不许,不许你这么嘲笑我。”眼神的余光,却是有些紧张的微微看着王庸。在下面紧紧捏着衣服的小手,都隐约有些香汗了。

    “我这哪里是嘲笑你。”欧阳菲菲由衷的赞赏道:“从你身上,我能感受到一股传统的江南水乡女孩子特有的温婉和纯净,就像是一枝丁香,沁人心脾。”

    欧阳菲菲的这番话,让王庸深以为然,下意识赞同的点了点头。

    谁料,两个女人说话归说话。但是注意力,多多少少都有一部分放在了现场唯一一个男人身上。

    见得王庸点头,秦婉柔的脸更红了,却是微不可觉的眼神中逸过一丝偷偷的欢喜。

    而欧阳菲菲,却是用美眸忍不住对他投去个白眼,娇嗔说:“王庸你瞎点什么头啊?像你这样贪财,好色。懒散。仗着有后台,在公司里整天游手好闲。混吃等死的人。懂什么叫传统美德吗?”

    王庸的脸皮,那是相当了得的。当即也不在意,嘿嘿轻笑着喝口酒说:“传统美德和我虽然无缘,但并不妨碍我有一双欣赏美的眼睛,我也很欣赏秦老师的风格,所以点头。”

    “欣赏归欣赏,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你是什么样的德性。我知道的一清二楚。人家秦老师可是有家庭的人,我可不准你胡来哟。”欧阳菲菲说着,俏眸一瞪,再度警告了起来。她看得出来,王庸似乎是对秦婉柔有些好感的。

    “喂喂,欧阳菲菲。”王庸直接喊了她的名字,呲着牙说:“麻烦你也尊重一下我的人格行不行?你刚才也说很欣赏秦老师的传统女性气质。你就不能稍微学个那么两三成?就算学不到精髓,耳濡目染些皮毛,装装相也是好的呀。”

    “王庸,是不是今天我对你太好了,让你得意的尾巴都翘了起来?”欧阳菲菲环抱着双手,下巴微微扬起。冷哼着说:“你说说看,我哪里就没有传统女性美德了?”

    秦婉柔见他们两个,似乎有为了自己而吵架的架势。秦婉柔也不敢再有小得意了,脸色有些紧张,急忙举杯调和说:“菲菲。王庸。大家能坐在一起吃晚饭,就是缘分。应该要开开心心才是。我敬你们两个一杯,也谢谢你们请我和毛毛吃晚饭。”

    “看在婉柔的份上,我今天就不和你计较了。”欧阳菲菲瞥了王庸一眼,转而又矜持的微笑道:“婉柔,你别放在心上,我们刚才不是吵架来着。平常习惯了,互相拌拌嘴。”

    “干杯。”王庸的话很简短,举起了他的黄酒杯。

    “干杯。”毛毛拿了个调羹,就一小勺红酒。

    接下来,气氛倒是不错。大家和和睦睦的,很是温馨。只是,王庸的心情也是十分的复杂。自从那一年出去之后,就没打算活着回来,对秦婉柔做的事情非常绝。甚至,自己在喝得酩酊大醉后,还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回了家,并且故意让秦婉柔看见,好让她彻底对自己绝了心思。

    可怜的自己,那时候还是处男之身,结果把自己人生最宝贵的一次。葬送给了那个,连长相都不记得,名字都不知道的风尘女子。至今,只能隐约的记得,那个晚上,自己非常的疯狂,疯狂的在那个风尘女子身上拼命的发泄着自己所有的负面情绪。

    但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有机会活着回来。并且和秦婉柔坐在了一桌上,一起吃着晚饭,喝着酒。气氛,似乎还很融洽。让他不经意间,竟然有一种宛若隔世的错觉。

    只是让他的心,隐隐作痛的是,她早已经成为了人妻,早已经不属于了自己。但是,这又怎么能怪得了她?这原本就是当初的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

    对她,心中更多的,就只有浓浓的愧疚之心。当初的自己,拼着命,想尽一切办法去伤害她。哪怕是到现在,他还依稀记得,当自己醉气熏熏的搂着那个风尘味道十足的女人回家时,她那副茫然而不知所措的样子。

    两个女人,也是颇为投缘。在不知道什么样的心思下,半个小时之后,已经开始在开第二瓶红酒了。至于毛毛,十来分钟就吃得很饱了,开始窝在了沙发里,用欧阳菲菲的电脑继续看着动画片。

    对小孩子来说,动画片的吸引力,远比喝酒聊天要大得多。

    三个人,继续喝酒聊天。他的心情比较复杂,话也较少。任由两个女人凑一堆去边喝边聊。而他,只是默默地喝着一口一口的黄酒作陪。

    这一通酒,直直喝到了八点多。两个风韵气质不同,却都十分漂亮的女人,已经喝得俏脸殷红不已。美眸之中,已经水汪汪了一片。欧阳菲菲不知怎么了,也许是心情,也许是气氛,开始要酒喝了起来,三瓶红酒都下来肚皮,没酒了,嚷嚷着要王庸去买红酒。

    王庸看看表,直接起身说:“今天喝差不多了,时间也不早了。毛毛已经在犯困,要睡觉的。”

    秦婉柔也是喝得有些微醺了,看了下时间,轻呼说:“哎呀,都八点多了。我们得回去了,毛毛八点半前必须要上床睡觉的。”说着,就起身开始收拾起碗筷来。

    “秦老师,你别动了。你们两个今天的酒都喝得不少,先去沙发上坐会儿,喝杯茶。”王庸虽然也喝了两瓶黄酒,还是能很轻松扛住的。

    秦婉柔还想帮着收拾,却被王庸眼睛一瞪后,就下意识的乖乖到了沙发上。倒是欧阳菲菲,本不喜欢做家务。王庸肯主动承担,对她来说是求之不得的,起身后,娇躯微微有些摇晃,喝酒后的她,那张几乎堪称完美的俏脸上,少了几分平常积累下来的严厉和威风,却是凭添了几分娇柔的妩媚。水润的双眸,透着丝丝风情,不经意间,就展现出了一些勾魂摄魄的滋味:“王庸,我去泡茶,陪婉柔聊会儿天。”

    “行了行了,别装模作样了,看你摇摇晃晃的,烫了自己还要惹我麻烦。”王庸不耐烦的挥手说:“赶紧去沙发上坐着休息会儿,剩下的我来好了。”

    虽然态度不好,但是欧阳菲菲还是能从他话里感受到一丝丝关切的意味。妩媚的朝他一笑,以作鼓励后,就跑去和秦婉柔继续聊天了。

    王庸手脚利索的,给她们沏了茶。又花了十来分钟后,把残局收拾了一番。

    洗干净了手,抽了支烟后。才跑去说:“秦老师,时间不早了,我送你们回去。你看,毛毛都快要眯着眼睡着了。”王庸有些怜惜的,将那可爱的孩子,抱在了怀中。她那萌萌的小脸蛋,迷迷糊糊的,伏在了王庸的怀中,粉嘟嘟的,煞是可爱。

    “王庸,路上小心些。不准欺负秦老师。”欧阳菲菲也是喝得有些迷糊了,修长而完美的娇躯,窝在了沙发里,不肯起身了。

    “你就好好的多喝两杯茶,醒醒酒吧。”王庸瞪了她一眼,都是她今天起哄。连婉柔都喝了一瓶半红酒。活了这辈子,王庸就从未见过她喝酒,别说一口气喝那么多了,见她俏脸一片醉红。估摸着这酒,她今天也是差不多了。

    防止她摔倒,但又不敢去搀扶她。王庸只得抱着毛毛,走在她前面。一路走到她那栋楼,花不了两三分钟。她就住在三楼,但是王庸还是抱着毛毛,让她走前面。

    一路过来,两人一句话都没说,而是互相沉默着。

    就这么走到二楼拐角处,王庸一直以来都留心的情形发生了。她因为醉酒而有些虚浮无力的脚下一软,娇躯向后一倾,檀唇轻呼了起来。

    早就一直特别留心的王庸,倒是不慌不忙,单臂轻柔的抱住了已经在他怀中,香甜的睡了过去的毛毛。左臂一展,将她拦腰揽住。

    而她,也是本能的,转过身来。如同跳舞的动作一样,双臂搂在了王庸的脖子上。

    两人的身躯,几乎已经相贴,中间隔了个毛毛而已。她那美丽而有些殷红的脸,就在距离他不足二十公分处。王庸甚至能轻松嗅到她身上,那好闻而撩人心脾的味道。扶着她腰的手,感受到了她腰肢的柔软温香。

    他的身躯,也是一下子僵硬了起来,因为紧张而屏住了呼吸。看着她那双,美丽而动人的眸子,柔嫩而似水蜜桃一般的脸颊。让他的心,悸动不已。只要他稍微探一下脑袋,就能吻在她的脸颊上。就像是以前自己对她做的,宣示自己的主权地位。

    可是,这区区不足二十公分,却又有着无限的距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