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十六章 女孩子的吻很宝贵的

第一百十六章 女孩子的吻很宝贵的

    (今天状态不佳。努力到了现在,才出了两章。好无奈。还有一章龙舞要写。实在来不及了,明日再战。一本书,不是一天两天。写一章龙舞的钱,和写一章花都的钱,差十倍左右。但即便这样,在求月票的关键时刻,我还是要去好好把龙舞写完。从这态度来看,我相信花都,未来不会有太监的可能性。我能自豪的说,我会好好写完花都。)

    ……

    “我,我没事。”秦婉柔已经好久没被他贴的那么近了,柔美的俏脸上,泛起了微微红晕。只是,心头在这一瞬间,却是被一股暖流涌过,很舒服。在这一瞬,她已经完全判断出了,自己在他心目中,依旧是占据着一些地位。原,原来他,他还是紧,紧张我的。脖子上被油溅到的地方,仿佛也不疼了。

    “你总说没事。”王庸自然而然的,去掰开她的手,瞪着眼叱道:“就说你上次学自行车摔了一跤,膝盖都蹭破了。流了好多血,你也说没事。你看看你,溅了这么一块油,都红了,要不处理一会儿就会起泡。”他皱着眉头,很是心疼看着她柔嫩修长的脖子上,红起了一块。急忙帮她吹了吹说:“我先去拿牙膏给你先擦擦应应急,然后我去药店一……”

    王庸怔了一下,因为他看到,欧阳菲菲正站在厨房门口不远处,双眸有些震惊的盯着他和秦婉柔,这让他暗道了一声不好。似乎给欧阳菲菲发现了些东西。

    他倒不是因为对欧阳菲菲有什么念想,而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和秦婉柔的过去。事实上,若非可以的话,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和秦婉柔的过去。

    既然她已经找到了自己未来和人生,即成定局。王庸就不想给她未来的人生之中,再造成伤害和波澜。他相信,即使是她老公在国外留学,在国内肯定也会有一些耳目的。如果让对方知道。婉柔在国内的时候,和某个过去相爱的男人有什么牵扯不清关系的话,说不定会对她的婚姻关系造成伤害,也给她造成心灵上的痛苦。

    当然,他更不想秦婉柔,在面对欧阳菲菲时,会显得很尴尬。因为个性之故,婉柔的朋友不多。难得看她和欧阳菲菲比较合得来。他也不想破坏掉她这份难得的友情。

    就在欧阳菲菲满目疑惑,似乎想开口的时候。

    “老总,你贼头贼脑的在厨房门口晃荡来晃荡去的干什么?”王庸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先声夺人道:“没看到婉柔帮咱们家做饭,烫到了脖子?还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先去拿牙膏给她擦擦?我去买支烫伤膏,免得发炎,留下伤疤。”

    欧阳菲菲本就是个气场强大的职场高级精英,脾气自然比较强势。被王庸这么一冲。本能的就像是只被摸了屁股的老虎般的,想要反击。可又顾念到有秦婉柔在场。而且她烫伤了脖子,同样也是很关心。只得先行暂且咽下这口气,恶狠狠地朝王庸瞪了一眼,示意回头再找你算账,这才跑去洗手间,拿了牙膏先帮秦婉柔擦了起来。

    而王庸,已经一溜烟的跑去买烫伤膏了。虽然说情有可原。也的确是应该去为婉柔买药。但是欧阳菲菲,心头却是微微有些不是滋味。自己叫他做点事情的时候,不是各种推三阻四。就是精打细算着要钱。

    但秦婉柔被油烫伤了那么一丁点,他就紧张的要命,不用吩咐,就自动自觉,屁颠屁颠的跑去买烫伤药了。大家都是女人,凭什么有那么大的差别待遇啊?

    虽然和秦婉柔是朋友,她也是很欣赏,很喜欢她。可欧阳菲菲,骨子里却也是个骄傲而不服输的女人。暗自嘀咕,婉柔的确是很漂亮,可自己也不会比她差啊?

    “婉柔,我帮你先擦擦牙膏。”欧阳菲菲见的她粉嫩的脖子上被烫了一小块红斑,也是替她有些心疼,小心翼翼的挤了点牙膏,动作温柔的给她涂抹了一番后,却是假装不经意的聊天般的问道:“婉柔,你和王庸从小就是在同一小区里,应该很熟吧?能不能和我说说他小时候是个什么样的人?应该很调皮吧?”

    “嗯,我以前是住在马路对面弄堂里的。”秦婉柔低声柔柔的说:“但和他,还是认识的。不过,我们接触的不多,不是太熟悉。”说话间,眼睫毛微微有些颤动。她的心中,也是顾虑重重。不敢让欧阳菲菲知道王庸和她过去的感情纠葛,生怕她和王庸之间,产生嫌隙矛盾。

    “呵呵,你就没有听说过他的一些事迹?例如,调皮的把某某家的玻璃给打了。再或者,和人打架啦之类。”

    “我,我平常不太关心这些。”秦婉柔低着头,轻柔的说:“就是有一次我骑自行车摔了一跤,他送我去过医院。”

    “我说呢,他刚才怎么会说你摔跤的事情。不过,我想以你那么优秀的女孩,也不可能和王庸那家伙有太多的交集。”欧阳菲菲颇为肯定的说,随后,又是微微犹豫了一下说:“不过,婉柔我得提醒你一下啊,王庸似乎对你挺关心的。”

    “我,我和他,没,没什么。”秦婉柔脸一白,有些紧张的辩解说:“菲菲,你千万别误会。”

    “婉柔,你别紧张,我不是在指责你,其实我误不误会没什么。”欧阳菲菲拉住了她的小手,柔声安慰着说:“我只是担心,你一个柔弱女人家,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和老公又是隔着汪洋大海,心中难免会凄苦,寂寞,或者是种种困难。我们是朋友,以后你要有什么困难,就尽管和我说。我能帮的,一定会帮的。至于王庸那坏家伙,有时候会色色的,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道了,不过他人本质上不坏,他万一要有些不好的举动,你别放到心里去。只是,最好还是和他稍微保持些距离,尽量不要单独相处。”

    秦婉柔的长长眼睫毛。微微颤动着,面色有些微白,柔顺的点头说:“菲菲,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尽量注意的。”浑然不知,欧阳菲菲想要表达的一丝,和她所理解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情。

    “嗯。你明白就好。我就是担心那家伙好像挺喜欢你这样类型的,万一要是控制不住,对你做出些不好的事情来。”欧阳菲菲柔声着说:“就不好收场了。你坐会儿先休息下,我来端菜盛饭。等他买了烫伤膏回来,就能吃饭了。”

    说着,便手脚麻利的开始摆起碗筷菜肴了起来。说实话,她这辈子做过的家务,加起来还没有最近一个月的多。不过这种东西,做着做着就开始熟络了,倒也不觉得很累。

    反而是每天上班很累后。能有一个小小的家,在等待着自己。不算大。却很安逸,偶尔有争执,却还挺温暖。这些,都是在不知不觉间,让她在潜移默化下,渐渐地产生了心理上的微妙变化。

    和王庸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从一开始的各种不适应。才隔了短短一个月,就好像已经很习惯身边一直有着这么一个人了。偶尔自己需要加一下班,也会打电话让他在等自己一下后。再走。

    而秦婉柔,也是很贤惠的帮着欧阳菲菲一起弄。

    欧阳菲菲拿出了瓶黄酒,起了一瓶后开始倒了起来。

    “菲菲。我,我不喝酒的。”秦婉柔红着脸连连摆手说。

    “这黄酒是给王庸喝的。”欧阳菲菲边倒边笑着说:“那家伙,如果晚上不出门的话,都会咪一点小酒,简直和我爸一个德行。不过喝白酒伤身,喝啤酒又太凉。喝点黄酒的话,据说倒是挺养胃的。不过为了防止他耍酒疯,顶多只能让他喝一瓶。”

    给王庸倒了一杯后。欧阳菲菲又取出了瓶今天刚买的红酒说:“婉柔,女人少喝一些红酒的话,有助于加速新陈代谢,活血养颜。别喝多了,就喝一杯。”

    秦婉柔微微一犹豫,看到王庸的酒杯后,便脸红的点了点头说:“那,就少喝一些吧。”

    两个女人,很利索的摆好之后,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不片刻,等王庸回来之后,再给秦婉柔上了些药后,便叫上毛毛,团团坐在了一起吃起晚饭来。

    “婉柔,毛毛,还有王庸。大家能聚在一起吃顿晚饭,也算是一件挺有缘分的事情了。我提议,大家喝一口。”欧阳菲菲举杯倡议着说:“毛毛,你不准拿酒,你还小,只能喝牛奶。”

    “不要不要,我也要喝酒。”毛毛开始去拿王庸的酒杯。

    “毛毛,不准这样。”秦婉柔,就算是训斥起女儿来,也是毫无凶相,依旧有些柔柔弱弱的。但是毛毛,却向来听她的话,闻言有些小郁闷的坐了回去,委屈的小嘴都瘪了起来,有些眼泪汪汪了起来。

    王庸见状,有些于心不忍。便笑着把她抱在了自己大腿上说:“来,到叔叔这里来,叔叔给你来一小勺红酒。不准多喔,就一小勺。”眼神之中,满是溺爱之色。

    “谢谢叔叔,还是叔叔对毛毛最好,妈妈凶毛毛,毛毛好怕。毛毛就喝一小勺。”毛毛仿佛是找到了新而有力的靠山一般,抱着王庸,嗲声嗲气的撒娇卖萌拍马屁了起来。

    “那,亲一个。”王庸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脸。

    “不亲。”谁知,毛毛竟然摇着头,很认真的说:“妈妈说过,女孩子的吻很宝贵的,只能给自己最爱的男孩子。要是亲了自己喜欢的男孩子,这辈子就是他的女人了。叔叔,我不想做你的女人。”

    王庸顿时一傻眼,看向了秦婉柔。

    “噗嗤!”欧阳菲菲直接笑了起来。

    而秦婉柔,却是脸红耳赤的羞赧的低下了头,不敢看王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