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十五章 天作之合

第一百十五章 天作之合

    ……

    欧阳菲菲也是非常喜欢又萌,又可爱的毛毛。加快了步伐,走上前去,牵住了她的小手说:“乖毛毛,等久了吧?”

    “没有等好久,妈妈带着我去买炸鸡排了。”毛毛的声音,甜甜糯糯的,听上去不禁让人觉得心头很舒服,悦耳。拎起了个纸袋子,水汪汪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她说:“菲菲阿姨,这是你喜欢吃的炸鸡排,毛毛请你吃。”

    其实欧阳菲菲是向来排斥这种油炸快餐食品的,上一次,只不过是实在饿得实在有些发慌了,难得吃一次,才觉得很好吃。不过,毛毛请她,她就算是再不喜欢吃。也是很欢喜的接过来,美滋滋的吃了一块后说:“谢谢毛毛,真的很好吃,你也吃。”用木签签了一块,小心翼翼的送入了毛毛的小嘴里。

    王庸也是面带笑容的走了过来,秦婉柔把毛毛取名为王惜珺这件事情。一开始的确让他有些愤怒,感觉她是亵渎了自己心中,最珍藏,最宝贵的东西。

    当时的他,很想抓住她的胳膊,好好的质问她一番,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怒。可是,经过了这么一番自我调整,以及那个送上门来的小美女,被当做了出气筒后。波澜四起的心态,也是一下子平静了许多。

    看着秦婉柔时,心中还是很有些恼怒。但是对天然萌的毛毛,却是半点脾气也没有。而且,反而因为她的名字。让王庸一下子又觉得亲近了许多。

    “枣泥糕叔叔好~”毛毛显然对王庸也是开始有些亲近了,打着招呼说:“叔叔新换的衣服。很帅嘢。”

    这话,倒是把欧阳菲菲哄得眉开眼笑了起来,美眸稍稍有些得意的瞟了王庸一眼,仿佛是在说,看,本小姐挑选衣服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吧?连毛毛这种四五岁的小女孩,也觉得好看。

    “毛毛你也好。”王庸微笑着凑了过去,蹲下。轻轻的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你也是个可爱的小美女啊。”

    “叔叔,我请你吃炸鸡排,很好吃的。”毛毛说着,眼巴巴的看着欧阳菲菲说:“菲菲阿姨,麻烦你给叔叔一块,不,两块。”

    欧阳菲菲一晕。原来毛毛请人吃炸鸡排,是按照块来算的啊。在之前,她还以为是整包都给她了。不过,毛毛吩咐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她也没多想,只是有些很不情愿的签了一块。递给王庸说:“喏,毛毛请的。”

    原本她以为王庸回接过去吃的,没料到,他直接把脑袋一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一口咬中了鸡块。美美的吃将起来说:“真好吃,谢谢毛毛。”

    欧阳菲菲有些傻眼了。这,这好像是自己喂着他吃了一样。更可恶的是,他瞟都没瞟自己一眼,谢的还是毛毛……

    但是这情形,落在了秦婉柔的眼中,就不太一样了。她看到的,是欧阳菲菲直接拿签子喂王庸吃东西。而且她还很自然而然的,帮王庸买衣服,买药。这衣服,已经穿在了他身上了。

    不知不觉间,她的心头。又隐隐泛出了些酸楚难受,面色微微煞白了起来。其实,欧阳菲菲邀请她到她家里吃晚饭,她也曾犹豫了好一会儿。不敢去,就怕见到他们之间的温馨场面,让自己徒增难受。

    可是,她却又控制不住的,想要再看见他。哪怕,哪怕那场景,会让自己更伤心。

    王庸刚才是故意的,只是当他眼角余光,撇到了她那副娇容惨白,我见犹怜的样子。非但没有半点解气的感觉,心中反而是泛起了一阵酸痛难忍,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刚才自己那幼稚的举动。王庸啊王庸,你难道伤害婉柔,伤害得还不够多吗?

    很想将她搂在怀中,像以前那样,好好地哄哄,好好地安慰一番。可是,他已经完全没有资格那么做了。

    讪笑的自嘲了一下,暗道,王庸啊王庸,你自诩见过很多风浪,本心已经成熟了。但在婉柔这个问题上,怎么还能如此幼稚呢?趁着欧阳菲菲不注意,给她偷偷递去一个歉然的眼神。

    仿佛是有心灵感应一般,那个原本应该是很晦涩的眼神。秦婉柔却是一下子读懂了,刚才洋溢在心头的酸楚感,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泛起了一阵淡淡的温暖感,也是朝着王庸,递去了一个没关系的眼神和微笑。

    她还是那么的善解人意,还是那么的温婉如水。哪怕是被自己伤害了,她都会默默地,一次一次的原谅自己。王庸嘴角逸过了一丝苦涩,不知道是该宽慰,还是心酸。也许失去她,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损失之一。

    随后,在欧阳菲菲这个个性比较强势的总裁不经意间的意志下,先去给王庸买了双鞋子,凑齐了一身行头。这才在超市里转转悠悠的,买了一堆的菜。

    路过老张那里,王庸顺便去买了几盒枣泥糕。反正那对母女,都挺喜欢吃这种甜食。

    到家时,外面的暴雨已经停了。经过了一番狂暴的洗刷后,空气中的污染,被清除了许多,呼吸起来,很清新。让人不知不觉间,心情也会一下子好许多。

    “王庸,麻烦你做一下晚饭。我来招待一下婉柔和毛毛,陪她们聊会儿天,要辛苦你了。吃过饭后,餐桌我来收拾好了。”欧阳菲菲今天似乎心情也很不错,嘱咐王庸进厨房干活时,使用了怀柔策略。当然,也不排除因为有客人在场,她顾忌到了一些风度和面子的问题。说话起来,柔柔的,颇是好听。

    更多的,是在将近一个月的朝夕相处下。欧阳菲菲多少也有些摸到了王庸的性格,这家伙,典型的就是头顺毛驴性格。只要你能顺着他毛捋,好声好气的说话,大多数时候,他都不会拒绝你。

    这要逆着他毛来,呵呵,事情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难得听她好声好气和自己说话,还给买了身行头。王庸怎么说,都会给她这个面子的,点了点头,朝秦婉柔说:“小秦老师,你和毛毛先坐坐,我这边估摸着三四十分钟就能好的。”说着拎着菜就往厨房钻去。

    在欧阳菲菲如同女主人一般的热情招待下,秦婉柔才喝了两口茶,就忍不住看了下厨房。看着欧阳菲菲开着笔记本,正在帮毛毛调动画片看时,低声说:“菲菲,你陪毛毛看会儿动画片,我去厨房帮帮忙。”

    “秦老师,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帮忙呢?”欧阳菲菲很想说你坐坐,我去帮忙。但是一想到这话,她就有些脸红。身为女人,对厨房完全没天赋。去了厨房,也只会给王庸添乱,帮倒忙。由此,如果两人在家里搭伙吃饭,都是王庸做饭,回头她收拾碗筷。好在她洗洗碗还是会的,戴副橡胶手套的话,也不会伤到手上的皮肤。

    “没关系的,大家都是朋友,没什么客不客人的。”秦婉柔浅浅一笑,柔声说:“毛毛也挺喜欢你,你就在这里陪她会儿吧。让他一个人又择菜,又炒菜的,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了。”

    “那好吧。”欧阳菲菲很无奈的应了下来。她倒也不担心王庸敢在厨房里吃人家秦老师的豆腐之类,毕竟这是在眼皮子底下。

    秦婉柔微微一颔首,进了厨房。看到王庸身上系着围裙,正在切菜,心中微微泛起了一股莫名的感觉。走上前去,一句话都没说,就帮着开始择菜,切菜。

    王庸也没有说话,而是很配合的,把一些辅佐工作让给了她。自己开始热油锅,做起菜来。虽然没有一句话,但是配合起来,却是无比的默契。两人在厨房里,忙忙碌碌了只有二十几分钟,几道热气腾腾的菜就已经做好了。再把熟菜切一切,装盘。比王庸一个人干时,速度果然快了许多。很快,就只要再炒个茭白炒肉就行了。

    期间,欧阳菲菲也是以看看饭菜做好了没,来厨房视察了好几回。王庸倒是的确规规矩矩的,没有任何想要占秦老师便宜的迹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欧阳菲菲看到他们一起在厨房忙活的时候,突然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就好像,他们两个似乎是天生一对,需要对方做什么时候,往往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对方就能心神领会。而自己,就像是一个多余的,被排除在了这种默契之外。

    虽然实际上,她和王庸并没有关系。可在这屋子里,身为客人的秦婉柔,到仿佛是个女主人一般。而自己,倒像是来做客的。这种奇怪的感觉,让欧阳菲菲心头有些酸酸楚楚的。

    最后这道菜,秦婉柔接手了过去,只是在热油锅的时候。却不小心掉了滴水进去。啪得一声,油锅里的热油,炸飞了几滴。

    “哎哟!”秦婉柔脖子上,被溅了一滴滚油,疼得她是下意识的叫了起来。

    正在洗手的王庸,本能般的,急忙贴了上去,脸色之中露出了心疼而焦急之色:“婉柔,溅哪了?我看看。”

    欧阳菲菲眼见着这一幕时,心脏陡然一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