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把你卖到非洲去

第一百一十三章 把你卖到非洲去

    ……

    王庸抽了一口烟,眼神漠然的瞟了她一眼,皱着眉头说:“小丫头片子,躲一边去,我对非主流未成年少女没兴趣。”心下补充了一句,尤其是小小年纪,却把自己涂抹的浓妆艳抹的女孩。

    这也难怪王庸,从小就见惯了秦婉柔那素面朝天,清纯素雅的就像是朵娇嫩的小白花的他。自然有些看不惯那些明明可以很清纯,却非要装出一副非主流小太妹模样的女孩。

    这话,让那小美女有些不高兴了。瞪着化了很浓烟熏妆的大眼睛,鼓胀着红红的腮帮子说:“大叔,对漂亮女孩子说话,可不要太毒舌。会遭天谴的。何况你现在这样子,不也挺非主流的?啧啧,开了辆红色的女性宝马,嗯,还有各种卡哇伊的装饰。只穿了条内裤,蹲在车里抽烟,还堂而皇之的把车窗开着,大叔,你比我玩得还出位哟~”

    一想到秦婉柔,王庸的心情就有些糟糕。这天底下,能真正让他情绪产生极大波动的人,目前还活着的,已经没几个了。而秦婉柔,却是其中的佼佼者,仅次于自己母亲的存在。

    虽说经过欧阳菲菲的一番闹腾后,王庸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听到了那个消息后,震惊而愤怒。需要用尽很大的力气,才能驾驭住即将失控的情绪。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的心情,已经绝然平静如水了。恰恰相反,他平静的外表下,却是蕴藏着汹涌如潮的负面情绪。只不过,即使是在内心极度澎湃的情况下,他依旧能控制得住自己。

    “小朋友,你来超市,是买东西的还是钓男人的?”王庸扫了一眼她那辆粉色的mini,淡然地说:“我不是你的菜,穷鬼一个。别白忙乎了。”

    “大叔,你知不知道?你说话很可恶吔。”小美女妆化得很浓的俏脸上,可爱的鼻子微微皱起,有些娇嗔着恼怒说:“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开mini的,就一定是二奶吗?我就是看着你,一脸忧郁,像是在玩行为艺术一般,就很好奇的来看看。不过现在看来。你不过是个赌博输得裤子都当了的男人而已。你就在这里慢慢玩吧,再见,大叔。”

    说着,她转身就走。

    而王庸,也是没有理她,甚至连多看她一眼的兴致也没有。继续抽着烟,调整一下自己刚才有些失控的情绪。其实说穿了,还是自己当初实在对不住婉柔,哪怕自己是出于无奈,出于为她考虑。也的确是自己先失去了诺言。狠狠地,伤害了她。伤害到她遍体鳞伤。

    一想及此处,王庸就凄苦的摇了摇头,的确,她给女儿取了那个名字。似乎有些亵渎了,当年自己和她之间的纯真感情。但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于她?也许。从另外一方面看,受到伤害的,反而是她现任老公。她把孩子取名叫王惜珺。说明她内心深处,依旧是深深地念着两人之间的那段感情。

    “呼!”王庸重重地吐出了最后一口烟,关上了车窗玻璃,安安静静地躺在了座椅上。心情平静了许多,开始默默地等待。耐心这种东西,王庸向来不缺,也必须要懂得耐得住。否则,在他以前那样的环境中,失去耐心的话,最后迎接自己的,将是只有死亡。

    “咔嚓。”副驾驶车门被打开,只见得刚才那个mini小美女,探进了半截身子。在嘻哈风格的宽松t恤下,露出了半片肌肤,很白,却也很平。

    眨着紫色眼睑的睫毛,巧笑嫣然而有些狡黠的看着王庸说:“大叔,这下我相信你不是在玩钓鱼和欲擒故纵的把戏了。”

    王庸没好气的瞟了她一眼说:“小姑娘,我说过,我是穷鬼一个。你刚才也说了,我输得连裤子都没了。车子也是借来的,实在没有任何值得你关注的地方。”

    由于她开了车门,车内的照明灯亮起了。她的目光,不经意间在王庸身上撩过的时候,却是啊得一声轻呼,但旋即捂住了嘴。眼睛瞪得大大的,目不转瞬的盯着他的上半身,看着那结实而充满着无尽爆发力的身躯,以及各种各样,模样狰狞的伤疤。

    “你你,你不会是真的混黑社会的吧?你究竟是哪条道上的?”少女特有的好奇,以及叛逆心的作用下,让她觉得异样刺激。让她好像感觉到,这个长得虽然和花样美男绝缘,却充满着无限神秘感的男人,似乎很有些特殊而玄妙的吸引力。

    “小姑娘,你还有完没完了?我混那条道上的,和你没有半点关系。”王庸瞪着眼说:“别来打扰老子休息,爱干嘛干嘛去。”

    突然变得有些凶的王庸,配合着他光着身子,满身是伤疤的模样,还是颇为吓人的。让那小美女,顿时下意识的向后一缩。但她很快,就定下了神来,拍了拍胸口说:“大叔,干嘛这样凶巴巴的嘛,把我吓坏了。”

    说话间,竟然直接坐到了副驾驶上,啪的一声把车门关了。大大的眼睛,有些好奇的盯着王庸说:“大叔,我可不是冲着你钱来的。我就是觉得有些好奇,而且看你一脸很忧郁的样子,似乎是心情不好啊。我今天心情也不好,咱们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彼此聊聊天,互相安慰一下多好啊?又何必那么凶呢。”

    “经济不景气,股价暴跌,房价暴涨,社会生存压力大。”王庸很无语的瞪了她一眼,重新开了车窗,点了支烟,冷淡的看着她说:“满大街都是很忧郁的大叔,你出去一抓就是一大把,不要再来烦我。”

    “咯咯,大叔你说话真逗。”小美女笑得很开心:“听你说话,我心情突然就舒服多了。大叔,有没有人说你抽烟的样子好帅,好酷啊?”

    “抽烟对身体不好。”

    “那你为什么还要抽?”

    “你刚才不是说了,装酷啊,装忧郁啊,钓鱼啊。专门吸引你这种明明很幼稚,却要拼命装的不幼稚,对危险和神秘充满着向外和好奇心的小女生。”王庸没好气的说。

    “然后呢?”小美女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更加好奇了起来。

    “然后就想办法把你灌醉,开个房,把你给吃了。”

    “哎哟,大叔你好坏啊?”

    “这就叫坏了啊?等我把你玩腻后,要么找个深山老林里的穷山沟把你给卖去当人媳妇。要么,就引诱你吸~毒上瘾,逼你去卖~淫。你要是不肯,就拿鞭子抽,拿针扎,断你的粮。”王庸说话间,眼神说不出的阴鸷而恐怖:“等你废了后,就把你卖到非洲。那边有很多华人谋生的,最喜欢你这种细皮嫩肉的货。”

    那个小美女,仿佛真的被王庸有些吓到了,缩了缩脖子,胳膊上鸡皮疙瘩都要冒了出来。脸上虽然还在笑,却已经笑得非常勉强。心下,已经明显是在害怕了,干笑着说:“大叔,你,你不会这么做的,对吧?”说着,手已经去拿门把了。

    “咔嚓。”王庸顺手把所有车门,同时锁上。阴森恐怖,而狞笑着看着她说:“现在害怕了,想走?晚了。听说过猪笼草不?它会散发出甜蜜的香味,引诱那些虫子啊之类爬进去,但是,它们很快就会发现,它们已经永远没有办法再爬出来了。”

    “大,大叔。”小美女的声音微微颤抖了起来,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颤悸惶恐之色:“你,你,你。不,不要再开玩笑了。我,我会叫的,我会挣扎的。我,我练过跆拳道……你不要过来啊,我怕弄伤你。把车门开起来,我要走。”

    “咯,咯!”

    玻璃上传来两声敲门声,王庸回头一看,却见是拎着两个袋子的欧阳菲菲,眼神和表情不善的,正贴着玻璃。

    打开了玻璃窗,王庸回头露出了谄笑声:“老总,您回来了啊?”

    欧阳菲菲瞟了一眼副驾驶上,那个看不出长相,化妆很浓的小女生。心中的气,顿时就不打一处来。暗道,本小姐难得的好心好意,怕你着凉了。趁着刚发了些薪水,就给他买了套衣服,还有感冒药,消炎药之类的。

    让他在车里吹空调等着的,他倒好,竟然在这里勾搭上了一个小妹妹。奇葩啊,实在是太奇葩了。

    “美女姐姐,救命啊。这个大叔是坏人,他要把我卖到山沟沟里去,要把我卖到非洲去。”小美女就像是遇到了个救星一般的,开始一脸委屈的求救了起来。

    欧阳菲菲脸一寒,没好气的瞪着王庸说:“我说你这人,一天到晚能不能干点正事?”说着,把两个衣服袋子丢进了车窗里,环抱着双手催促着说:“赶紧把衣服穿上,看看合不合身。还有,以后我不准你再在我车里抽烟。你看看你,我这才走了一会儿,你就抽了多少支烟了?抽抽抽,小心抽死你。”

    “老总。”王庸一脸苦逼样:“赶上我妈活着的那会儿,也没你这么能唠叨的。”

    那小美女,也傻眼了。那个美女姐姐竟然无视了自己的求救,难道,他们是一伙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