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零八章 黄花大闺女

第一百零八章 黄花大闺女

    ……

    这,这也太突然,太惊悚了。

    王庸歪着脑袋,打火机还在烧着,眼神惊疑不定的看着她。有些摸不着思绪,莫非,这欧阳菲菲和蔡慕云一样,都是外表看似正经,实则内心玉望强烈到了极致的女人?和自己同居了将近一个月,不见自己有进一步动作后,终于按捺不住,开始主动出击,准备向自己伸出淫邪的魔爪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还罢了。顶多就是牺牲一下**,就当是被潜规则一把好了。只是王庸怕就是怕的是,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炮友是路人。她欧阳菲菲怎么算都是个名门闺秀,可不是在酒吧里随便泡来,互相慰藉一下的女人。

    这要是一旦给缠上,极有可能这辈子就这么栽了。开玩笑,自己究竟有哪里好的?明明自己已经把所有不好的一面,惹女人讨厌的一面,都展现在她面前了。为的,就是避免rì久生情,大家一起陷入到漫长的痛苦之中。

    难不成,这欧阳菲菲口味特殊?就是好那一口?

    “喂喂,姓王的,你这究竟是什么眼神和表情?”欧阳菲菲有些出离的震怒了,按理说,自己条件各方面都很好,那绝对是明摆着的事情。她也知道,对自己心生爱慕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追求者数量也是极多。事实上,她满心以为,如果自己提出让王庸当自己男朋友,他即便是不欣喜若狂,也起码是暗自窃喜吧?

    但是看看这货,那都是些什么表情和眼神?就好像是见了鬼一样的惊悚失魂,尤其是那张脸,几乎要哭丧了起来,就跟那吃了砒霜似的。好像要他做自己男朋友,当晚就会挂掉一样。这明明是你八辈子都求不来的福气好不好?

    “咳咳!”王庸有些慌乱的点着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定定魂,这一脸干笑的说:“老总啊,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把我给吓坏了。不如这样,你给我点时间,我好好地,冷静的思考思考。”

    吓坏,吓坏你个死人头啊?欧阳菲菲开始想要拿咖啡杯掷人了,眼神之中,充满了各种不善,和寒冰煞气,冷笑着说:“考虑?你准备考虑多久?”

    “呃,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也得考虑个……”王庸被她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意是弄得一激灵,急忙改口说:“起码也得一年半载吧,要不这样,等明年清明,我问一下我妈的意见。”

    “一年半载?”欧阳菲菲冷怒交加的哼声说:“还明年清明,这等到黄花菜都要凉了,不行,顶多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否则,前置条件不满足的话,你们保安二队的命运堪忧啊?”

    我靠,还待这样威胁的啊?刚才还说自己做事,不喜欢不择手段,喜欢凭实力,凭能力。果然,这女人讲的话,还真是不能信啊,分分钟都有可能会产生变化。

    王庸开始很忧郁的看着她,她这样做,与地主恶霸强抢民女,又有什么区别?

    还有,什么叫黄花菜都凉了?谈个男女朋友而已,值当那么的迫不及待吗?靠,不会是她在外面有人了,怀了人孩子,结果被人始乱终弃了。不得不找个接盘侠吧?要不然,自己不暴露出真正的实力和身份的情况下,纯粹就是个吊丝男。像她这样,女神级别女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找自己做男朋友?

    王庸眼神狐疑不定的看着她,忍不住朝她小腹看去。不是很对劲啊,即使是坐着,她的小腹也是微微向内敛去,形成一道完美的弧线。

    难不成,怀孕的时间还短?看不出来……这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王庸对此虽然不甚太了解,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听说,有些女人怀孕好几个月后,都不一定能看得出来。

    女人对于男人的视线,向来是极度敏感的。他这么像是做贼一般,目光偷偷看自己的肚子,欧阳菲菲脑子只要稍微转一下,就懂他在琢磨些什么样乱七八糟的鬼东西了。

    一头黑线下,她的脸色渐渐发白,一股堪比腊月寒气的冰霜气息,从她脸上蔓延了起来。妙曼的娇躯,给他是气得忍不住瑟瑟发抖。这,这家伙,竟然以为自己是。难道,自己就看起来,那么的不洁身自好吗?

    悲怒交加下,欧阳菲菲实在忍受不住了,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文件夹,就朝王庸甩了过去:“姓王的,你眼睛在往哪里看?简直是欺人太甚。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我还是……没,没谈过任何男朋友。”

    王庸微微侧了侧身,将文件夹接住,干笑了两声凑过去说:“老总啊,您先消消气,消消气。刚才是我不对,是我胡思乱想了。要不,您捶我两下出出气?”倒也不怪她发飙,自己刚才的眼神和动作,实在太过明显了些。没谈过男朋友,呃,也就是说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了。嗯,用这种眼神看人家黄花大闺女,挨揍都是轻的。

    欧阳菲菲明显是觉得受到了很大的委屈和侮辱,悲戚之下,都有些眼泪汪汪了。贝齿咬着嘴唇,捏着粉拳倒是想打他两下。不过一想到他刚才的那副样子,就来气,他那副惊悚的表情下,还指不定把自己想成了什么样的淫娃荡妇呢?

    见她那副连捶两下出出气都不肯的样子,王庸也知道这一次的确有些过头了。一想到还有几个老兄弟的身家惜命给人捏在手里,就只好摆出了一副愧疚的样子:“老总,我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歉意。对了,你不是要我当你男朋友吗?行,老王我豁出去了,别说男朋友。就算是你要我当老公,老王我也认了。”说到最后,有些慷慨激昂了起来,抬头挺胸,气势不凡。就好像是个革命烈士,在明知道前面等待自己的是死路一条,却还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冲了上去,堵抢眼,炸碉堡。

    “姓王的,你你你,你这叫什么话?”欧阳菲菲是又好笑又好气,杏眸圆睁,娇躯直颤。顿足着说:“我欧阳菲菲真的那么惹你讨厌?”这家伙,竟,竟然把视死如归的气势,用到了这种事情上,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现在有人塞她个手榴弹的话,她肯定能丢的出手。

    “嘿嘿,开开玩笑,开开玩笑而已。”王庸胁肩谄笑着说:“其实我知道,像老总这样女神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看得上我这种矮矬穷的吊丝男呢?凭着您的姿色,出身,学历,性,性情。市委书记,不,zhōngyāng大员家的孩子配您,都得先嫌弃他们一下。”

    “我对那种人没兴趣。”欧阳菲菲皱着眉头,实话实说了一下。其实,她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在华人圈子里,也是见多了各种官二代,富二代,虽说她自己也是个富二代。但是,她却对那些人拿着家里钱,到处挥霍,今天换一辆豪车,明天换一个身材火辣的女朋友之类,简直让她觉得恶心坏了。当然,也不乏有家世很好,却很低调的。

    但是那些人不过是表面家教很好而已,骨子里透着强烈无比的优越感。而欧阳菲菲也有自傲的本钱,先不说她本身的各方面条件极为优秀。其实自从她出国留学的第三年,还在上中学的时候,就靠着优异的学习成绩和各种优秀的表现,获得大量的奖学金。除此之外,她还积极参与各种课外打工,实习。

    靠着那些,她非但无需家里人再花钱支持,自己也渐渐能过得有滋有味。由此,也是对于那些喜欢拿着父母,甚至不是父母的钱到处挥霍者,很看不上眼。那些人,要么本身很幼稚,经不起风浪。要么,就是很努力的在装作不幼稚。

    “老总啊,我这人真的没啥好的。”什么叫我对那种人没兴趣?那岂不是说……王庸被她说的,浑身一激灵,都要快哭了起来:“我要钱没钱,要品没品。没事还要去个夜总会,泡个吧。简直就是个人渣中的战斗机啊。您要是实在口味特殊,好这一口。我给您介绍保安队的其他兄弟们怎么样?”

    欧阳菲菲看着他那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就好像是在哀求拦路抢劫的强盗,说什么英雄啊,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要侍奉,下有三岁大的孩子嗷嗷待哺,您就饶我一条性命吧。

    其实欧阳菲菲要他做自己男朋友,并不是真的要他做自己男朋友。只不过自家那个无良老爹,一计不成,又生了一计。这一次玩得实在够狠,准备直接把在老家颐养天年的老nǎinǎi,接过来逼宫了。

    老nǎinǎi已经快要八十岁了,打电话时候的那个沧桑啊,乞求啊。实在让欧阳菲菲有些承受不住压力了。这不,就想到了拿王庸出来冒牌一下。至少从平常接触来看,这家伙对自己还真的没有什么觊觎之心,够安全,不会出事,事后也不会纠缠。何况,她也找不到更熟,更可靠的人了。

    但是这结果,却是让欧阳菲菲那纯洁的心灵,深深受到了伤害,这家伙岂止是对自己没有觊觎之心啊。让他做自己的男朋友,简直就像是自己倒了砒霜水,硬逼着他喝到肚子里去一样。实在,实在太不像话了,太伤自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