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零二章 不想拽着她一起去地狱

第一百零二章 不想拽着她一起去地狱

    (周一,理所当然的三更~兄弟姐妹们,帮忙多多推荐啦~)

    ……

    咣~

    门锁直接打在了墙壁上,震得这间办公室里,回音激荡不已。

    秦婉柔怔了一下,见到竟然是眼神充满红色血丝的王庸,站在了门口。她那惊慌失措的眼神,不自觉的,一下子就镇定了起来。甚至,在内心深处,掠过了一丝欢喜之色。

    曹主任则是被吓了一跳,急忙回头,看见穿着一身保安服的王庸,神色冷漠而眼神不善的正在盯着他。下意识的,心中一突,寒了一下。但身份上造成的心里优势,让他对比王庸,还是颇有自信的。

    他的眉头一皱,推了推眼镜架,摆出了一副官腔训斥道:“小王,你不是说要上班去了吗?回来有什么事情?进门也不知道要敲门吗?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

    王庸没理他,而是缓缓走了进去。冷漠之中,压抑着即将要爆炸的情绪,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被激怒了的老虎。一步一步,仿佛就像是踏在了曹主任的心上。

    能感受到他身上强烈的敌意,以及在那一股莫名的心理压抑下,他感觉到自己就像是被一头食肉猛兽给盯住了一般,周身一激灵,寒意遍布了全身。曹主任脸色开始发白,小腿肚子开始直打颤,脚步有些踉跄的,向后退去,强压住慌张的情绪,虚张声势的叫道:“小王,你,你想要干什么?我,我可警告你,你别乱来,这里是学校,你不要给自己招惹……”

    “啪!”的一声。

    一记清脆中,透着沉闷的响声中。曹主任直接在王庸的一个耳光下,栽倒在地,眼冒金星,满脑子都是嗡嗡嗡的作响。

    这也是顾念到有秦婉柔和蔡慕云在场,王庸多少控制了一下。否则,这一巴掌扇下去,怕是能把那个孱弱的家伙,直接拍死在当场。但饶是如此。这一巴掌下去,也是扇得他闷倒在地,几颗牙齿带着血蹦飞了出来。

    这一下还不解恨,王庸一把揪住了他脖子,将这一百好几十斤的男人,就像是掐死狗一般的将他提了起来。曹主任眼神恐惧万分,全身瑟瑟发抖的拼命挣扎,嘴里还在吐着血沫,含混不清,口齿漏风的乱叫道:“王庸,你,你敢打我?你你你,你这是在寻……”

    啪~眼神冷漠,布上了一道道血丝的王庸,又是直接一个反手巴掌把他的话抽断。接下来,就这么提留着他,反反复复的左右扇着他耳光。啪啪啪,一声声清脆的响声,在办公室里里响起。在这种节奏下,

    秦婉柔愣住了,办公室外的蔡慕云,也是俏眸圆睁着傻眼了。

    直至等到王庸扇过他十几个耳光后,蔡慕云才缓过神来,怕出事的她,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拉住了王庸扇人的胳膊,低声劝说:“王庸,够了。你要再打下去,会把他打死的。”

    “放开。”王庸眼神一瞪,声音低沉的说:“打死也不用你偿命。”

    “我不放。”蔡慕云死死地抱住了他胳膊,颤声说:“我知道你很愤怒,其实刚才听到那些话,我也很愤怒,但是请你做事不要那么冲动好吗?我们有很多办法,让他这种人渣付出代价。”

    王庸的眼神之中,没有半死波动。而是一甩胳膊,将她震脱了去。蔡慕云吃不住力,脚下一踉跄,向后倒退了几步,后腰撞在了办公桌边上。好在他在盛怒之下,用力还算有分寸,这一下撞得不算重。但即使如此,也让她眉头一蹙,忍不住低声哎哟了一声。

    王庸一怔,眼神这才恢复了些清明。将那个曹主任,就像是摔死狗一般的,丢在了地上。快步上前,扶住了蔡慕云,低声说:“对不起,刚才我太用力了。”

    “没事。”蔡慕云虽然被撞得有些生疼,心头却也是微微一暖。至少,这家伙并非故意的。而且,在第一时间就压制住了正在施暴的行为,赶了过来安慰自己。柔声说:“王庸,你别再动手了,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好吗?”

    王庸的眼神一滞,心中那难以控制的愤怒,再一次蔓延了起来,整个人散发着一些难以言喻的暴戾。这个姓曹的家伙,已经很明显触动到了他的底线,他心目之中,那道不可逾越的底线。

    他刚才的那些话,就像是刀一样,一刀一刀的割在了王庸的心上。不论是他和秦婉柔,到底结果如何。也不管他外表装得再如何潇洒,都无法真正回避掉,她在他心目之中所占据的绝对地位。

    在他这前半生之中,如果硬要把他心目中女人的地位,排一个重要程度序列的话。毫无意外的,秦婉柔能排在第二。这是一个在他心中,占据着绝对统治地位的女人。

    哪怕,哪怕她现在已经嫁为了人妻,还有了孩子。可依旧没办法抹除掉,她在他内心的深处,烙下的位置。让他今生今世,都永无可能将她抹去。哪怕再欺骗自己一百次,王庸其实都清楚和明白,自己永远没办法忘记掉那一天,她边是流着眼泪,边是微笑着祝福自己以后一定要幸福的眼睛。

    “这坨恶心的和狗屎一样的东西,活在这世界上,也只会祸害更多的人。”他那充满着无尽爆炸力的身躯,正在不断颤抖着,他已经在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但胸腔之中的暴戾和杀机,却像是剧毒一般,蔓延向了他的全身,冲击着他的意志堤防。

    阴冷而杀气腾腾的话,从他牙缝里挤了出来。恍如绝世猛兽一般的眼神,在曹主任身上盯了一下,脚步,开始不自觉的朝他挪了过去。

    已经被扇得是半死不活的曹主任,眼神之中露出了无比惊悸之色,即使是傻瓜,也能从王庸身上看到不对劲。一些浓郁的死寂,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地掐住了他的喉咙,让他享受到了强烈的窒息感。

    “王,王庸,别,别冲动。”蔡慕云,也是从他身上嗅到了些不好的味道,她直觉的以为,王庸好像是在用力的压抑些东西,但是,此刻的他,好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迹象。也是敏锐的,觉察到了他似乎极为在意那个女教师。

    深怕王庸出事,她急忙自后一把搂住了他的腰,试图再次阻止他的行为。但是,她双臂抱着的王庸,就像是一辆能碾压过一切的坦克车一般,缓缓前进着。她,丝毫成为不了他的阻力。

    就在曹主任肝胆欲裂,裤裆里直接湿漉漉的发出了尿骚味,王庸那略显粗糙的大手,即将在他充满死寂和无比冷漠的眼神之下,掐中他喉咙的时候。秦婉柔那娇娇弱弱的身躯,出现在了王庸和他之间,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按在了他青筋暴起的手背上。

    柔润的眸子里,浮现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柔,颤声说:“不要再冲动了好吗?放过曹主任吧!”

    王庸的手,停在了当场。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感受着她绵软,温润的掌心。多久了,已经多久没有碰到过她的手了。记得,那时候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握住了她那温暖而细腻的小手,然后很郑重的告诉那个面颊绯红,害羞的她。等两人都长大之后,他一定要娶她做老婆。

    可是,一晃就那么多年过去了,中间经历了多少事情。曾经的山盟海誓。在现实面前,被毫不留情的击得粉碎。他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热血,单纯,好胜,却心地善良的男孩子了。而她,也成为了一个人妻,成为了一个孩子的母亲,成为了一个别的男人的妻子。

    虽然,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但是,如果能回到五年前,那个夜晚。自己还是会选择说谎爱上了别的女人,会选择和她分手。那时候的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太重,太多了。那一次在边境发生的事情,彻底的摧毁了他的人生和理想。他的命,在那一次事件之后,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了。他唯一能走的路,只有一条。

    在回来之前,他也是从未曾想到过。自己竟然还有机会,能活着回来。因为五年前,打他踏出那一步之前,就知道自己能活着回来的希望,渺茫到了极致。

    他不忍,更加不敢为了那半丝渺茫的机会,让她,让她秦婉柔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与其让她有九成九的可能性悲戚一生,不如趁着年轻,让她长痛变短痛,让她有机会过上一个正常女人该有的幸福生活,而不是被自己拽着一起沉沦到地狱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