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九十章 龙爪手&#183:改

第九十章 龙爪手&#183:改

    ……面对他如此流氓的话,迟宝宝俏脸也是微微一红。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其实是对她最好的一个结果。让她避免了被一个手法娴熟的老流氓给凌~辱了。但是,内心深处那不可抑制的飘过的一丝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失望。却在不知不觉间,撩起了她的一片怒火,忍不住爆出了一句话:“你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老娘就长得那么挫,让你摸两把的欲望都没有?呃,对了,难不成是老沈那些多嘴的家伙,和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说到最后那句话时,她的眉头都轩了起来,似乎很愤怒,有些颤悸了起来。“呵呵,迟警官,你别激动。”王庸干笑了两声,知道有些事情怕是已经被她看破。再隐瞒的话,只会激发出更多的矛盾。只好低声老实交代着说:“你也别怪沈老板了,其实,沈老板还是很关心你的。”“王庸,我不需要任何人对我同情和怜悯。”迟宝宝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一片。仿佛她对这个东西,格外忌讳。如同被一头激怒了的母豹子,眼神之中露出了凶悍之色。整个娇躯,已经微微伏下,就好像是随时都准备扑击的雌豹。王庸的眉头一皱,看得出来,这丫头的自尊心倔强,不是没来由的。恐怕,是小时候在这方面,受到过不小的刺激。以至于给她造成了相当严重的心理阴影。“我没有同情你。”王庸脸色平静的说:“更没有怜悯你。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一个女孩子,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我觉得欺负你,会造成念头不通畅。如果你觉得这是种同情或是怜悯,随你的便,我要回家做晚饭了。”迟宝宝娇躯颤抖不已,右手一探,抓住了王庸的胳膊。随后又抱住了他的腰,猛地向前一冲,将他摔倒在了床上。双腿一跨,就骑在了他的腰上,眼神充满了野心的狂暴,死死的盯住了他说:“摸我。”按照王庸的反应和身手,她想要如此轻松控制住他,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只是还是出于,为了以后能有些平静的日子过过,不想在一个警察,一个执着的警察面前,展露出自己的身手,便任由的她制住了自己。但是他的眼眸,却是冷淡而平静,深深地看着她的眼:“我懂你的心情。不过,这真的没必要。”“懂我的心情?”迟宝宝眼神颤悸的笑了起来,火爆的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将他上半身提了起来。那清澈而黑白分明的眼眸之中,仿佛燃烧着一团足以焚烧人间一切的火焰:“你凭什么懂我的心情?你这种眼神猥琐,卑鄙下流的家伙,你竟然敢说懂我的心情?你知不知道,一个死了老公的女人,要带着一个小女孩,一点点拉扯大的辛苦?你又知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带着有色的眼镜看我们母女?我父亲是个警察,是一个刑警,可他就是在执行公务的时候,被罪犯一枪打死了。我恨罪犯,我恨天下所有的罪犯。所以,我一定要变强,我一定要成为一个警察,一个最优秀的警察。我要让所有犯罪的人,看到我迟宝宝就瑟瑟发抖。”王庸也不动,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听着她宣泄般的朝自己怒吼。“我从小就把自己当做一个男孩,所有男人能做到的事情,我迟宝宝一定能做到,还要比他们做的更好。在学校里,谁敢欺负我,我就揍谁。”她今天的酒的确有些多了,虽然已经从睡觉中醒来了。但是残余在血液里的酒精,依旧在起着作用。让她的意志力,比平常薄弱多了。凶神恶煞,又滔滔不绝的宣泄着。“我要我那个在天国里,看着我的父亲,感到骄傲。我要继承他想做,却没有完成的使命。”迟宝宝说到最后,声音有些撕裂般的呢喃,充满着低沉的沙哑。就像是一头受伤了的凶悍母兽,摇晃着王庸的胸襟说:“我这种心情,才不是你这种整天无所事事的老流氓可以懂的,因为你不配。也请你以后不要轻易说出你懂的,用来泡妞。否则,老娘见你一次,打一次。摸,还不快摸,摸完了滚回去做你的晚饭。”最后那句话,就是低声咆哮出来的。“我,不摸。”王庸淡淡的说。“什么?你要不摸,我就揍你。”“你打死我,我也不摸。”王庸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就在她即将暴跳如雷之际。他语调平静的说:“你亲眼见到过你父亲吗?”“?”迟宝宝那满是愤怒的眼神,疑惑了一下。“你亲眼见到过你父亲吗?”王庸再次平静的问了一句,顿了一下后,才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说:“在我出生的时候,父亲不在身边。母亲一个人艰难的到了医院里,把我生了下来。貌似我七个月大的,勉强学会爬的时候,传来了父亲的死讯。我比你稍微幸运一点的是,那时候我的,还什么都不懂。”“啊?”迟宝宝娇躯颤了一下,眼眸之中的愤怒之火刹那间凝固,取而代之的是震惊和疑惑,又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王庸。自己十岁的时候,父亲才牺牲。在此之前,至少自己一家人还是很幸福,很美满的。但是这家伙,却,却是……“他,他是做什么的。他是怎么死的?”迟宝宝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声音低缓了起来,眼神,也是微微有些柔弱了。“勉强和你父亲是同行吧。”王庸自嘲的笑了笑说:“不过他是边防缉毒警,长年累月的不在家。至于怎么死的?是被炸弹炸死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连全尸都没留下。”王庸的语调说得很平静,可是听在迟宝宝的耳朵里,却像是一片惊涛骇浪一般,不断冲击着她的心灵。这让她的呼吸,都被压抑住了,脸蛋涨得通红。“所以,我想我还是有资格。”王庸平静的眼眸,看着她的眼睛说:“表示一下懂你的心情的。”“对,对不起。刚,刚才是我不好。”迟宝宝羞愧的,从他身上爬了下来:“我,我真是不知道。我以为你是,是在同情我。”“过去的事情,早已经过去了。”王庸坐起身来,淡淡的一笑,看着她说:“毕竟我父亲牺牲的时候。我还小,没经受过直接的心理冲击。”说着,摸索着掏出根烟来。点燃了之后,就深深地吸了一口:“我就是比较心疼我的母亲,将心比心,当时候的她,呵呵,不说了。这房间的钱,已经付了。你的酒应该还么醒呢,休息会儿再走吧。我要……”“等等!”迟宝宝有些慌张的站起身来,挡住了他的去路。清澈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嗯,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不过,我和你一样。也是不太喜欢别人同情我的。”王庸笑着耸了耸肩:“丫头,积极乐观一些,不要让过去的事情,成为活着的人的负重包袱。不然,会很累,很累的……我想,你父亲在天之灵,最想看到的不是自己的宝贝女儿继承他的职业,成为一个拼死拼活的优秀警察。而是,她能生活的快快乐乐,开开心心,做一个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小女人。”迟宝宝怔怔的看着他,实在没有想到,像他这样的一个恬不知耻的老流氓,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果然是应了那句话,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心情好些了吧?呵呵,听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多听听别人更加悲惨的命运,有了比较后,心情会豁然开朗许多的。”王庸抽着烟,调笑着说:“如果你真的心情还不好,那我就只有使出必杀技来了?”必杀技?呃,迟宝宝的脸,一下子又有些黑了起来。貌似上次买枣泥糕的时候,这家伙也说是要施展出必杀技来的。结果……“好吧好吧,看你这一脸期待的样子,我就用一下吧。”王庸嘿嘿邪笑了起来,双手呈爪样,十指翻动着,配合着他阵阵淫笑,慢吞吞的往她波涛汹涌之地侵袭而去:“我这招叫龙爪手·改,传承自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的龙爪手,经过改良而大成的必杀绝技。保证可以让被抓者,感受到什么叫销魂荡魄,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