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22章 穷途末路

第1022章 穷途末路

    夏侯威转达了夏侯霸的意思,希望魏霸能给曹魏宗室留一块封地,留一个爵位,好让曹家的列祖列宗能够享受血食,不至于和普通庶民一般。夏侯霸没有明显的提什么爵位,多大的封地,但是从夏侯威的意思中可以听得出来,他希望是王爵,至少是县侯。

    至于封地大小,倒不是关键。因为封地大小只涉及到租赋多少,而爵位高低则直接影响到身份地位。对于曹家来说,他们对财富的渴望远远不如对地位的渴望。财富可以慢慢积累,身份的改变就难了。可以想见,作为曾经的帝室,曹家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的仕途肯定会有一个看不见的天花板。趁着这个机会,尽可能的争取一个较高的身份,远远比封地重要。

    魏霸想了想,很爽快的答应了。

    “保留一个王位,没有问题。不过,这个人选要由我来定。”

    夏侯威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紧张起来:“不知大王谁觉得谁比较?”

    “你懂的。”魏霸笑了。

    “鲁王?”

    魏霸点了点头:“我跟你说实话,留一个王位,不是因为你们兄弟还有多少实力。对我来说,你们那点实力不够看的。不过,曹宇娶的是我天师道的仙姑,我身为天师道的祭酒,自然要给仙姑留一点吃饭的封地。”

    夏侯威如释重负的笑了。他来之前,和夏侯霸商量了很久,也觉得鲁王曹宇是比较合适的。一来曹宇这个人比较温和稳重,不会生事。二来他是曹操的儿子,身份足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的夫人是天师道的仙姑,魏霸一直倚重天师道。不能不给这个面子。

    现在,一切正如他们所期望的那样,魏霸同意保留曹宇的王爵,也算是两全齐美了。

    “原则上,我同意保留这个王爵。但是,你们也不能白要。”魏霸捻了捻手指:“我要你们一起围攻洛阳。如果能派人先潜进洛阳,由内部击破,那当然再好不过。我不想再烧洛阳一次。”

    夏侯威躬身领命:“请大王放心,这事就包在我们兄弟身上。”

    ……

    夏侯威回到荥阳,把魏霸的意见转达给夏侯霸。特别提到了魏征的表现。他对夏侯霸说:“晋王对这个庶子非常器重,很有可能会立为太子。就算退一步说,魏征无法成为太子,无法继承大位,将来晋王也会给他安排一片土地。”

    夏侯霸沉吟不语。这样的话,他早就听夏侯玄说过。他知道魏霸培养魏征绝对不是作为太子来培养的。原因很简单。一是魏征是庶子,让他做太子,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二是魏霸年龄还小,他今年刚刚而立,保守一点,也能再活三十年,还有足够的时间培养继承人。没有必要早早的立太子。

    夏侯玄刚刚征服三韩归来,他知道魏霸有意继续向东征讨不服。只是国内不定,现在还没有足够的精力。等国内平定,这些大将们有的会解甲归田,放马南山,从此含饴弄孙,做个富贵闲人;有的却正当盛年,怎么可能就让他们回家养老。有些人只适合战场,不适合闲居。在战场上是建功立业的骁将功臣,回到家。却有可能是惹事生非的祸根。

    夏侯霸觉得自己就是这种人。他可不想正当壮年就退隐,一辈子终老床箦之间。

    “你带亲卫回洛阳,联合子林(夏侯懋)、清河公主等人,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再试探一下曹爽那个竖子。看他究竟知道不知道这件事。如果知道,你就一剑宰了他。”

    夏侯威领命而去。

    ……

    长安。

    李严、吴懿、费祎坐在一起,各自想着心思,神色却看不出应有的凝重。

    姜维被司马懿困在了函谷中,这个应该是坏消息的消息对他们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没有了姜维手中控制的大军,清算丞相府一系的程序终于可以再次前行了。

    李严主动表示,应该甄别丞相府的相关人等,对有重大嫌疑的人加大审讯力度,尽快使案情水落石出。晋王已经包围洛阳,统一天下的步伐很快就要完成。他立下了如此大功,朝廷如果还不能给他一个交待,这事怎么也说不过去。

    费祎当然不会反对,吴懿也没有表示反对意见,只是他们现在还有一个麻烦:怎么证明姜维和那些死士有关。

    魏霸要求他们把事情办得滴水不漏,不能给人留下他栽赃陷害的猜想空间。他准备了武卒对付使者,这是防人之心。防人之心不可无,缺乏互相信任的基础,做一点防备自然无可厚非。可是如果不能证明那些死士是姜维安排的,他就不能把姜维连根拔起,否则,这就是欲加之罪。

    魏霸不肯这么做,自然有他的考虑,可是这样一来,却给李严等人造成了一个大麻烦。

    怎么才能找到证据证明这件事是姜维主使的?

    三个人都一筹莫展。这时,李丰走了进来,看看枯坐的三人,拱了拱手:“骠骑将军,父亲,外面有一个姓周的商人求见。”

    “姓周的商人?”李严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吴懿、费祎以为是李严的手下在做生意,而李严则一头雾水,他是派人做生意,可是没有一个姓周的啊。

    “让他进来吧。”李严摆了摆手,摆出一副大公无私的样子。如果他现在私下接见,这件事就说不清了。换了以前,他没必要这么小心,可是时过境迁,他现在也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必须小心一些。

    过了一会儿,李丰领着一个中年商人走了进来。中年商人笑笑,冲着堂上的三人拱拱手:“在下阳羡周鲂,奉镇北大将军之命,潜伏长安。”

    此话一出,不仅李严等人意外。就连费祎都吃了一惊。对周鲂的存在,他是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周鲂是谁,他早有耳闻,让曹休一败而亡的石亭之战,就是周鲂从中穿针引线的。后来。周鲂曾经潜入合浦船厂,企图窃取造船的技术,曾经和隐蕃斗法。虽说隐蕃最后赢了,周鲂在用间方面的能力却给魏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周鲂中了隐蕃的计,让周胤跑了。还被扣了一个黑锅,被迫去职。后来吴国投降,就再也没有听到周鲂的消息。没想到他却一直藏在长安。

    费祎心里升起了一线希望,笑道:“周子鱼,你还真是龙藏大海,见首不见尾啊。”

    周鲂笑了。笑道:“不敢,闲来无事,偶有所得,所以才来献丑于方家,希望能对诸君有所襄助。”

    “说吧,你肯定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费祎笑得更开心了。

    “重要不重要,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周鲂道:“前些日子,我去了一趟凉州,找到了几个人。他们都有家人死在青州,眼下衣着无落,我一时心软,就把他们带到长安来了。也许,诸君愿意见一见。”

    这话一出口,不仅费祎明白,李严、吴懿也都明白了,不禁喜出望外。

    李严等人随即接见了周鲂带来的人。几句话就问清楚了。这些人都是那些死士的家属。他们原本每个月都能拿到钱,偶尔还能见见家人,现在家人失踪了大半年,每个月都有的钱都没了。他们的生计陷入了困境,只好到长安来找姜维要钱。

    李严懊悔不迭。他一直在找证据。却没想到应该去凉州找证据。姜维的死士是在凉州招募的,那么多人,肯定需要大量的钱财,也需要固定的地点进行隐匿、训练,哪怕是再隐秘,只要花点时间,总能找到蛛丝马迹的。他只把心思放在长安,哪里能找得到呢。

    李严立刻和吴懿商量下了,派人赶往凉州,彻底清查姜维的帐目,并将其余死士的家属全部带到长安来。既然魏霸要坐实姜维的罪名,他们就干脆把证据收集得再充实一点,到时候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

    姜维是丞相的心腹,掰倒姜维,才能牵连到丞相。

    ……

    函谷。

    姜维低着头,坐在一块巨石上。他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甚至连手中的刀都提不起来。

    连续五天的突围,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司马懿以重兵据险而守,却不肯进攻,摆明了要将他困死在这段谷道中。

    姜维很清楚,他不会有援兵。司马懿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才会用这种看起来很无耻的战术。

    援兵,没有;突围,无望。即使是想战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粮草还没有尽,但是军心已经动摇。

    将士们看向姜维的眼光已经有些异样,特别是那些原本从属于李严的士卒。他们听姜维的命令本来就是迫于无奈,现在姜维到了穷途末路,他们怎么敢跟着他卖命。

    如果不是有他从凉州带来的嫡系部队保护,也许姜维的首级早就被人割了下来。

    然而,在死亡面前,即使是凉州带来的嫡系人马也支撑不住了,这明显是一局死棋,一场没有希望的战斗,有几个能真正做到视死如归?

    姜维握紧了手中的战刀,有一种横刀自刎的冲动。可是,他想了很久,又放下了刀。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沾满血污的战甲:“投降吧。”

    司马懿很快接见了姜维,姜维挺立着身躯,昂着头,看着司马懿,咧了咧嘴:“我知道,你打算拿我的首级当见面礼,献给魏霸。我成全你。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活着见到魏霸。因为,我有几句话想问他,否则我死不瞑目。”

    司马懿笑了:“恭敬不如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