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20章 画像

    郭修回了一趟洛阳,再回到野王的时候,局势又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魏霸已经攻克了冀州,接待郭修的就是原冀州刺史裴徽。

    看着裴徽那张鄙夷的脸,郭修气不打一处来。

    “闻喜裴家见风使舵也真快啊。”郭修冷笑道:“不知道使君易帜之时,有没有想过有洛阳的家人?”

    裴徽本来就有些不痛快,见郭修居然还敢讽刺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提惭愧,未能及时将消息传回洛阳,连累了家人。不过,郭君还是不用替我艹心,你郭家的麻烦未必比我裴家的麻烦小。”

    郭修欲言又止。他倒没有想太多,只以为裴徽是说曹魏覆灭在即,身为外戚的郭家也难免被殃及。对此,他没有和裴徽争论的意义。

    裴徽也没兴趣和他纠缠,问了他的来意,把他扔在一边,转身进帐向魏霸汇报。

    魏霸正在虞汜说话,魏武、顾承等人站在一旁,一个个笑容满面,谈笑风生。两天前,他们刚刚收到消息,司马懿不顾邓艾兵临晋阳,突然率领三万步骑,长途奔袭,和王凌一头一尾,把姜维堵在了函谷中。虽然姜维还没有被击杀,可是想想他没有援军,兵力又限制在狭窄之地,面对的又是以阴险出名的司马懿和人老成精的王凌,估计是没什么机会逃出生天了。

    这个消息来得很及时,姜维被困,就再也掀不起大的风浪,关中的政局就不会出现大的流血事件了。对于司马懿的这个举动,魏霸目前还没有确切的判断,但是他相信以司马懿的智商,大概不仅仅是为曹魏解除一个方向的威胁这么简单。

    就算司马懿有这个想法,魏霸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姜维从来不是他的盟友,即使司马懿和姜维联手,也无法阻挡他统一天下的步伐。

    大势已成,是个聪明人都不会做出螳臂挡车的蠢事,特别是司马懿这种把家族利益看得特别重的世家。士大夫可以以身殉国,就像诸葛亮、姜维那样,却不会有人拉着整个家族陪葬。

    换句话说,不管司马懿是抱什么样的想法,现在蜀汉的内部局势已经明朗了,可以一致对外。

    “通知陆将军,秋收之后,就准备攻击洛阳吧。”魏霸摆摆手,笑道:“今年可以吃上冀州的新米了,不用再千里迢迢的从荆州运来。”

    众人大笑。

    裴徽走了进来,魏霸见了,赞赏的点点头:“文秀,冀州这几年虽然很紧张,可是民生还算不错。你治理有功,将来天下平定,你大有用武之地。”

    裴徽一愣,随即松了一口气。魏霸这句话可谓是在他面前展开了一条金光大道,他不用再为前途发愁了。作为降将,而且是围城之后才降,他没能像陈泰那样身居要职,甚至没有保住自己的冀州刺史,只是做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行军主簿,其实是非常狼狈的。不过,魏霸在了解冀州的情况之后,认识到了他的理政能力,大概有些后悔之前的决定,这才用这句话来向他道歉。

    有这一点,裴徽觉得足够了。

    “将军,郭修又来了。”裴徽奉上郭修带来的合约草案。

    魏霸接过来,却没有看,而是和虞汜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的笑了。他想了想:“让他进来吧。”

    裴徽点头,转身出去,通知郭修入见。

    郭修很意外,他以为还要再经过虞汜的,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见到了魏霸本人。只是可惜,单独见面的可能非常小,现在魏霸帐中肯定有不少人,没什么行刺的机会。

    郭修跟着裴徽进了大帐,却意外的发现帐中没有多少人。魏霸坐在正当中,虞汜坐在一旁,另一边坐着上次见过的年轻将军,正和魏霸低声说话。

    见郭修进来,魏霸的嘴角扯了扯,拿起那份合约扔了回来。郭修一看,合约完好无损,显然还没有拆封,不由得一愣。

    “大王,这是何意?”

    “我说过,让你们快一点,你们就是不听。现在冀州已经入手,条件当然要再变一变了。”

    郭修脸色一黯。谈判的资本又少了一块,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块,他已经没什么本钱了。

    “合约的事,稍后再谈。”魏霸笑笑:“我想请你画个像。”

    郭修一愣,随即狂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他等了那么久的画像机会,就在他以为最不可能的时候,突然降临了。看来苍天有眼,不枉我郭修一片苦心啊。

    “外臣荣幸之至。”郭修强压心中的喜悦,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不露出破绽。“敢问大王,是现在就画,还是……”

    “现在画,行么?”魏霸的笑容更盛:“郭修刚从洛阳赶来,会不会太劳累了?”

    “不会,不会。”郭修连声道:“那外臣去取用具,请大王稍候,洗漱一番?”

    魏霸挥了挥手,示意郭修快去快回。郭修连忙起身走了。看着郭修的背影,魏霸冷笑了一声:“看来西州人虽然骁勇果劲,要玩这些手段,终究还是差了点。”

    “是啊,不是每个人都有贾文和那样的心计。”虞汜笑道:“自不量力,向来是取祸之道。”

    魏霸颌首同意,让人去请隐蕃。过了一会儿,郭修拿着画像的用具,快步回到了大帐,却见帐中多了两个人,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坐在虞汜的身边,另一个举止拘谨的少年肃手站在一旁。

    “大王,画像时需要清静……”

    “不是替我画,是替他画。”魏霸指了指那个少年,漫不经心的说道:“郭孝先,有没有觉得眼熟?”

    郭修开始没有注意那个少年,听魏霸这么一说,这才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一看,心头顿时浮起一片不祥的阴云。

    这人的确有些眼熟,他肯定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这个人的脸型和洛阳的天子曹芳有几分相似。

    郭修的手心发凉,他把画像的用具放在桌上,手垂到桌面以下,慢慢的摸到了绑在手臂上的短刀。他向那个少年走了过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转向魏霸,笑道:“大王,我不认识此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向魏霸靠近,准备接近些再突然发难。他刚走出两步,魏武就迎了上来,二话不说,一拳砸向他的面门。郭修虽然有防备,却哪里是魏武的对手,他故意做出大惊失色的样子,侧身避开,借势冲向魏霸,尖声大叫:“大王救我!”同时拔出了短刀,悄无声息的刺向魏霸的胸膛。

    “我当然会救你!”魏霸看着咬牙切齿,全力以赴的郭修,一动不动。

    眼看着短刀就要及体,魏武转身一脚,狠狠的踹在郭修的腰眼上。郭修知道这是事情已经败露,这是最后的一个机会,只能孤注一掷,哪里还有余力来抵挡魏武的攻击。被魏武一脚踹得横飞起来,飞出三五步远,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手中的短刀也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不自量力!”魏武拍了拍手,不屑一顾。“捆起来,搜他的身!”

    两个武卒扑了上去,二话不说,就把郭修制住了,从他的手臂上解下刀鞘,捆了起来。作为肩负保护魏霸生命安全重任的武卒,他们最厌恶这种刺客,下手特别狠,捆得非常紧,勒得郭修动弹不得,连喘气都有些困难,疼得冷汗涔涔。

    一个武卒捡回短刀,和刀鞘一起送到魏霸面前。魏霸接过刀看了一眼,撇了撇嘴:“下毒,行刺,郭孝先,你还真是光明磊落啊。”

    郭修紧紧的咬着嘴唇,一言不发。他知道自己失败了,他现在只希望把这件事揽到自己身上,不要给郭太后带来麻烦,给郭家带来麻烦。

    魏霸一摆手,隐蕃走到郭修的面前,展开一张画像,笑笑:“刚才那个人,你不认识,这个人,你一定认识吧。”

    郭修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冷气:“你们在宫里有细作?”

    隐蕃笑了笑:“何必在宫里有细作。你别忘了,他在进入洛阳之前,可是在辽东长大的,更何况,他还有这么一个堂弟留在辽东。你们也太大意了,这么大的事,也不派人到辽东查一查?”

    郭修面如死灰,沉默半晌:“没错,是我们自己不慎,怨不得别人。”

    隐蕃立刻抓住了郭修的语病,追问道:“你说你们,除了你和郭太后之外,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郭修看了隐蕃一眼,惨笑一声:“你如果想从我嘴里问出点东西,我劝我还是不要做梦了。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和谁都没有关系。”

    “洛阳的事,我不打算问,也没必要问。”魏霸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说说姜维的事吧。说清楚了,赏你一个全尸,给郭家留一条活路。说不清楚……”他顿了顿,语气平静,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阴冷。“你们西平郭家就给天水姜家陪葬。”

    郭修眼神一紧,没等他说话,隐蕃笑了一声:“五天前,姜维已经被司马懿堵在函谷了。你还指望他什么呢?”

    郭修屏住了呼吸,万念俱灰。良久,他长叹一声:“天意如此,非我力所能及。”说完,他睁大了眼睛,狠狠的瞪着魏霸,张大嘴巴,尽力的吐出舌头,狠狠的咬了下去。

    隐蕃见状,连忙上前,伸手捏住郭修的嘴巴,却还是迟了一步。

    鲜血慢慢变成黑血,小半截舌头掉了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