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17章 代汉者,当途高

第1017章 代汉者,当途高

    马谡哼着小曲,迈着轻快的步伐,迈进了自己的公廨。

    大司农公廨原本是丞相府的一部分,现在丞相府搬到长安去了,而益州的民政就交由身为大司农的马谡负责,马谡老实不客气的将整个丞相府变成了他的大司农公廨。

    他办公的地方就是原来诸葛亮办公的地方,他住的地方也是诸葛亮原来住的地方。只是诸葛亮为人俭朴,住的地方也非常简陋,马谡接手之后,就命人重新装修了一下。如今的公廨虽然谈不上富丽堂皇,却也算得上宽敞明亮。

    马谡的心情也跟着愉快了很多。

    让马谡心情好的当然不仅仅是公廨的修整,还有朝堂上的事情。诸葛亮离开了成都,又在最后一击失败之后凄凉离世,长安的朝堂陷于混乱,李严、吴懿正在掀起对丞相系势力的清算,蒋琬等人虽然还没有被治罪,有的甚至还保留着官职,正常处理政务,但是他们对天子的影响力已经荡然无存。

    除了姜维之外,丞相遗留下来的政治力量已经被连根拔起,而姜维么,在马谡看来,也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作为诸葛亮最初的心腹,马谡对姜维一直没什么好感。原因很简单,姜维不自量力,刚刚入帐,就想利用凉州人的便利身份,取代他在丞相府的地位,现在又想以自己掌握的那点兵力和魏霸对抗,以诸葛亮的继承人自居。

    他也不想想,他有什么资格这么想。

    说来也怪,马谡曾经是挡在姜维面前的一道山,结果木门一战败北,马谡险些被诸葛亮处死,从此和诸葛亮貌合神离。最后彻底和诸葛亮翻脸,主动给姜维腾出了空间。后来吴国投降,诸葛恪以诸葛亮侄子的身份再次威胁到姜维的地位。可是现在诸葛亮最后一击,不仅送了魏霸一个机会。还把诸葛恪给葬送了,阴差阳错的又把机会给了姜维。

    马谡相信,这件事里可能不是巧合这么简单。和诸葛亮一样,马谡相信天意,但是他更相信天意难测,不如人谋来得可靠。而按照谁得利,谁就是幕后主使的推理原则。得利最大的姜维显然最有可能是幕后主使。

    只是一想到这一点,马谡就有些不寒而栗。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那姜维不仅把诸葛恪给坑了,而且葬送了诸葛亮本来就很渺茫的机会。不得不说。诸葛亮的最后一击虽然有些鲁莽,可是一旦成功,却极有可能彻底扭转整个局面。魏霸一死,他麾下的部将必然分裂,以诸葛亮的手段。再加上诸葛恪、诸葛诞、姜维等亲信控制的实力,重新将大权集中到丞相府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只不过,那样一来,姜维就远不如诸葛恪有竞争力了。这个结果自然不是姜维想要的结果,相比较起来。眼下这个结果,可能对姜维本人更有利。

    前提是他还有机会杀死魏霸,重新掌握长安朝廷。

    事实上,魏霸没有立刻掀起狂风骤雨的清洗,就说明这个形势对姜维有利。否则,以魏霸对姜维一贯的态度,他早就把姜维给收拾了,哪里还会绕这么多圈子。

    当然了,这也只是暂时的。只要魏霸解决了洛阳的战局,腾出手来,迟早还是要将姜维整治得鼻青眼肿,后悔莫迭。

    马谡相信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他心情非常好。

    步兵校尉习忠走了进来,哈哈一笑:“幼常兄,什么事,这么开心。”

    “你不知道?”马谡微微一笑:“如果不知道,就不要坐下来说话了,赶紧回家闭门思过吧。”

    习忠笑得更加开心。他怎么能不知道马谡为什么开心,他和马谡一样开心呢。他在马谡对面坐了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呷了一口:“怎么,你就准备在益州等着?”

    马谡眉毛一挑,没有说话。

    “李严是手段,可是他的手段大部分在用兵和揣摩上意。如今天子意不分明,恐怕他没什么好借力的地方。要整治那些人,还得你这样的高人出马。”

    习忠不紧不慢的说道。他是习夫人的兄长,习家和魏家现在是同气连枝,马谡和魏霸的关系,他也清楚,所以说话并不遮掩。

    马谡微微一笑,避而不答,突然说道:“最近成都又有人在说什么代汉者,当途高,你可曾听说?”

    习忠眼珠一转,点了点头。成都最近的舆论风向与几个月前大不相同,最大的区别就是有人又提起“代汉者,当途高”这句谶语。

    代汉者,当途高,可谓是汉末最流行的一句谶语,不过解释却大不相同。当年袁术认为,途者,路也,代汉者当然应该是他袁术袁公路。只可惜,他后来的遭遇证明,这不过是一句自以为是的疯话。后来,曹魏代汉前,又有人解释为魏意指高,魏者,高高在上也,象征皇权的三重阙,就是树在大路上的建筑物。

    这样的论点,当然不能为蜀汉所接受。特别是随着北伐成功,蜀汉逆势雄起,吞吴攻魏,就更没人提这些说法了。可是近来,随着天子御驾亲征,又着手迁都关中,益州的控制渐松,“代汉者,当途高”这句话又沉滓泛起,而且有了新的解释。

    魏,还是魏,却不是曹魏的国号魏,而有可能是姓魏的魏。

    这句话的意指已经很明显,直指晋王魏霸。

    魏霸的魏,来自三家分晋的魏,本姓姬,是正尝的周朝后人。而晋国本来也是周朝最强大的封国之一,正和魏霸现在实力最强劲一样。当年三家分晋,现在三国归一,天下一统,复归于晋,似乎也是一个圆满的结局。

    而晋这个字除了指代国名、地名之后,又有上升之意,《易传?序卦》曰:晋者,进也。魏霸晋爵晋王,本身就和“代汉者,当途高”这句话互相呼应。

    “幼常兄熟读经典,也通晓内学,不知道对此有何观感。”

    “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马谡转着茶杯,漫不经心的说道:“民心即天意啊。”

    习忠嘿嘿一笑。他就知道马谡不会反对,甚至可能这些议论的背后就有马谡的影子。马谡和向朗关系亲近,据说当初魏霸曾经夜立于向朗之庭,两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向家支持魏霸,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事实。马谡作为向朗的亲近,当然不甘落后。

    至于习家,习家当然更愿意支持魏霸再走一步。

    “蒋琬、杨仪等人,都不过是书生,成不得大事。以李严的手段,整治姜维也不在话下。可是,这最后一步就不是李严能摆得平的了。”马谡抬起眼皮,看了习忠一眼:“吏终究是吏,再能干的吏也是吏。”

    习忠眼神一闪,明白了马谡的意思。

    李严不以经学名世,他是以吏治出身,办事能力的确有,可是要谈到这些大事,李严的学识远远不够。也只有刘备那种同样缺少经学背景的人才会相信他那一套,才会采纳他呈现上来的祥瑞。事实上,他搞的那些东西在儒者的眼里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支持刘备登基的诸多祥瑞中,武阳赤水有黄龙现,九日乃去,就是李严的手笔,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祥瑞。黄者,土也。龙者,皇帝也。这听起并不错,可是有一个问题。刘备是继承汉德,应该是火,而不是克火的土,所以说,黄龙现不仅对刘备以继汉为号召不利,反而不利。

    只是当时刘备急于登基,顾不上再甄别是否名正言顺,这才让李严捡了一个便宜。刘备登基已成事实,李严又与诸葛亮一起并受顾命,谁还敢来指出他这个错误呢。说他错了,岂不等于直接说刘备得位不正?

    现在情况不同了,大汉的火德终于走到了最后,拿出李严这个不伦不类的祥瑞,不仅可以证明以晋代汉具有合理性,还可以顺便打压李严。李严作为曾经给刘备献祥瑞的人,现在还好意思再给魏霸献祥瑞么?而且,他这一次为魏霸做刀,整治丞相府的人,难免会得罪不人,留下坏名声,魏霸从自身的考虑出发,也不会再重用他。

    所以,别看李严现在折腾得凶,他不过是个前锋,是开路搭桥的。等代汉的大战真正拉开序幕,指点江山的人决不会是他。

    那会是谁呢?眼前的马谡就有机会。

    “这是关系到天下苍生的大事,不可等闲视之。”马谡不紧不慢的说道:“既不能禁言,又不能放纵。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不是智者所当为。放纵,又难免会有人恶意生事,生出事端。你现在身为留守的步兵校尉,是不是也该尽起职责来,维护一下秩序,保证成都乃至益州的安定?”

    习忠心领神会。“那大司农是不是多提供一点钱粮,我手头那点兵,可不够啊。”

    “只要你能征到兵,钱粮不是问题。”马谡嘴角轻撇,得意的笑道:“你如果有把握守住剑门,保证益州的安全,我可让姜维今年从益州拿不到一粒粮食。他想把益州当粮仓,嘿嘿,想也别想。”

    习忠挑起了大拇指:“幼常兄,还是你高明啊。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