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11章 将将

    五月,春耕结束,魏霸开始了行动。

    刚刚征服三韩归来的夏侯玄第一次踏上了与魏国交战的战场,统领三万步骑,进入兖州境内,然后转而向南,直扑睢阳背后的陈留。与此同时,镇东将军孙韶率领一万五千步骑,由彭城出发,向西进击。

    魏霸本人亲率四万步骑,由临淄南下,麾指睢阳。

    夏侯霸接到消息,再一次向洛阳发出了求援的消息。在此之前,他已经多次向洛阳求援,洛阳都没有反应,既没有援军,也没有钱粮。以前夏侯霸都以为朝廷是捉襟见肘,无能为力,现在他知道了,洛阳就是有援兵,有钱粮,也不会给他。

    因为郭太后早就在和魏霸谈判。正如当初放弃青徐一样,她还要放弃兖州,放弃大河以南的所有土地,然后退守邺城。那里才是她的归属——她希望的归属。

    魏国虽然还没有称臣,其实早就把自己定位为魏王了。

    没有钱粮,没有援军,夏侯霸也不肯恋战,孙韶刚刚到了下邑,夏侯霸就放弃了睢阳,大踏步的撤退。在陈留、浚仪一带,他和刚刚赶到的夏侯玄稍一接触,再次大踏步的后撤,一路撤到了荥阳。

    前前后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魏霸就占领了整个兖州,夏侯玄率领前锋进入京畿。外面传起来,好像战况挺激烈,其实魏霸和夏侯霸都清楚,他们根本没有交战,甚至连偶然性的冲突都没有。夏侯霸是一路跑回荥阳的。

    可是,洛阳的人却不知道这里面的故事,夏侯霸节节败退。魏霸狂飚突进,顿时把洛阳推到了最危险的边缘。一直以来,魏霸都以战无不胜名世,但是他的脚步一直没有踏进过京畿范围。突然之间,他就出现在洛阳的面前。这着实让人有些心惊胆战。

    除了魏霸之外,颍川的陆逊也出兵了,他与孟达率领四万大军,由颍川郡杀入河南,在阳城附近大破率军迎战的曹爽,兵临轘辕关。多年以前。他曾经和诸葛亮两路伐魏,准备攻克洛阳,因为司马懿的反击,功败垂成。现在,他再一次兵临洛阳,却换了一个战友。

    安顿好大军之后。陆逊带着亲卫骑赶往荥阳大营,与他同行的还有魏风、魏武兄弟。

    魏霸在帐门口相迎。一看到魏霸,陆逊就躬身下拜:“拜见晋王殿下。”

    跟在他后面的魏风、魏武互相看了一眼,也只得躬身下拜,口称晋王殿下。魏霸有些不习惯,刚准备阻止,陆逊用眼神瞟了他一眼。微微的摇了摇头。魏霸会意,只得等魏风、魏武行完礼才伸手相扶。

    没办法,这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不管喜欢不喜欢,这套规矩他还是要遵守的。要不然,宽容就容易变成纵容,最后反而害了他们。事实上,他到帐门口迎接,已经是难得的恩宠。

    “诸位远来辛苦。进帐说话。”魏霸把陆逊等人让进了大帐,魏武有些急不可耐的说道:“阿兄,我可跟你说好的,生了儿子,你就让我上阵。我的任务完成了。你可不能再拦着我。”

    魏霸忍不住骂了一句:“有了孩子,做了父亲,也没见你稳重一些。你把话说清楚,怎么这么快就有了儿子?你别忘了,我说的可是至少生两个儿子才行。”

    “两个哪够,我超额完成任务,三个!”魏武得意的扬了扬眉毛,咧着嘴乐道:“不信你问子柔,看我可有一句假话。”

    魏霸着实吃了一惊,把目光转向魏风。魏风哈哈一笑,点头道:“子烈说的都是真的。”

    “这么快?”

    “其实也没什么。你不是让阿母帮他纳妾吗,结果阿母一下子给他纳了两个妾。这两个女子都是小户人家的孩子,身体好得很,进门不到两个月,就先后怀上了。大概是被她们刺激了,弟妹也安心保养身体,随后也生怀上了。今年春天,四个孩子几乎同时出世。”

    “四个?”魏霸睁大了眼睛。

    “是啊,弟妹生了一对龙凤胎,另外两个一人一个儿子。”魏风拍拍魏武的肩膀,叹道:“以前只觉得你的子嗣多,现在看,这小子才是最能生的。阿母说,得让他出去活动活动了,要不然,仅靠那点赋税,养不起啊。”

    这一次,连陆逊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只知道带着魏风、魏武来见魏霸,却不知道他们兄弟之间还有这样的约定。至于说魏武怕养不起孩子,那不过是兄弟之间的说笑罢了。魏武就是不上阵作战,魏霸也会赏赐他。他只是闲得手痒罢了。

    “这么说,我就没话说了。”魏霸到案前坐下。这时,夏侯玄、孙韶也赶来了,几个人围着地图,开始安排战事。

    “洛阳城很坚固,不是那么好攻的。”魏霸说道:“陆将军对此最有发言权。”

    陆逊点点头,接上去说道:“虽说我军有大军超过十万,可是要想攻下洛阳城,依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依我之见,还是围城的比较好。与其把魏军打散再进行追击,不如围住洛阳,等魏军赶来支援,在洛阳城下予以歼灭。”

    众人点头,表示同意。

    魏霸又道:“陆将军的围城打援,的确是好办法。可是,我们十多万大军,也不能一起在这里等着。”魏霸抬起头,看看魏风、魏武:“子柔,我给你一个任务。”

    魏风立刻挺起了胸膛,两眼兴奋得直冒光。

    “你立刻赶往青州,与唐千羽会合之后,赶往幽州,听从邓艾的指挥。”

    魏风一愣:“为什么要去幽州?”

    魏霸翻了个白眼,看来在家呆了几年,魏风在兵法上还是没什么长进啊。陆逊咳嗽一声,解释道:“将军,洛阳是围城战,骑兵,特别是重甲骑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可是到了幽州,重甲骑就能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占领了幽州,西行则入并州,南下则取冀州,这仗,可有得打呢。”

    魏风前面的没听得入耳,最后一句,可是正中他的下怀。他立刻笑容满面,大声应喏。

    见魏风有了好差事,魏武急了:“兄长……大王,我呢?”

    “你暂时在我身边,领亲卫营。”

    魏武还要再说,魏霸咳嗽一声,示意他待会儿再说,不要影响公务。魏武看着得意洋洋的魏风,只得把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魏霸和陆逊等人继续商量战事。

    “既然我们大家都同意,暂时不强攻洛阳,那么我们就做个分工。”魏霸把目光转向陆逊:“陆将军,你对洛阳的情况最熟悉,围攻洛阳的战事就交给你负责。夏侯太初为副,孟子度及孙公礼所部,皆听你调度。”

    陆逊一怔,有些犹豫。孙韶也就罢了,夏侯玄那可是魏霸的内兄,早就是独当一面的大将,让他指挥夏侯玄,这可不是一般的重任啊。就算是攻魏,生怕夏侯玄与魏国有说不清的联系,也大可以将他调开,没必要安排在自己的麾下。

    “大王,既然暂时只是围城,不是强攻,留这么多在此,是不是有些浪费?”陆逊斟字酌句的说道:“如果派一员大将,渡河杀入冀州,先断了魏军的后路……”

    “你说得不错,不过,杀入冀州的任务,我自领了,谁也不能和我抢。”魏霸哈哈一笑:“洛阳最重要,虽然目前为止只是围,不是攻,却也不能有所疏忽。所以,这里的兵力一定要留足。这么多大军,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出有第二个合适的人选。”

    魏霸笑笑,又道:“陆将军,我记得,你今年有五十多了吧?”

    陆逊连忙躬身道:“痴长五十有六。”

    “五十有六,再过几年,就是花甲之年了。不趁着这个机会战个痛快,难道花甲之年还要万里征战?陆将军,人生不仅是战斗,也要享享天伦之乐。到了年纪,功成名就,含饴弄孙,就不要再和年青人争了。你说是不是?”

    陆逊心领神会,宛尔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当仁不让了。诸君,不是我要抢功,这是大王给我的机会,你们就慢慢再等吧。”

    夏侯玄也笑了起来:“这是大王给将军的机会,何尝不是给我们的机会。能够在将军身边揣摩观习,也是我等的福气。将来等将军解甲归田,恐怕除了令郎令孙,没几个人有这样的好机会了。”

    他转过身,对魏霸躬身施礼:“多谢大王。”

    孙韶也笑了起来:“夏侯将军言之有理,我深表赞同。为将这么多年,早就觉得到了瓶颈,如果能得陆将军点拨一下,也许能茅塞顿开。”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陆逊这是最后一战,此战过后,他将功成名就,却不会再上战场,以后的机会都是他们的。既然如此,他们又何必与陆逊争功呢,大家乐得做个顺水人情,成就他的最后一战。既然是最后一战,陆逊自然会使出浑身解数,这一战肯定精彩纷呈。就近观摩,学点本事,协助陆逊完成这次任务,也为以后自己独立统兵作战积累一点基础,正可谓是两全其美。

    魏霸的安排不是将兵,而是将将。作为一个未来的君主,他已经把目光转到了调整将领之间的关系上,而不仅仅是排兵布阵。将兵再高明,也不过是一个战将,将将高明,才是真正的统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