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10章 惊天之秘

第1010章 惊天之秘

    夏侯霸背着手,在帐内来回踱着步,焦灼如笼中困兽。

    他现在就是一头困兽。

    新年之后,春风渐起,各种消息就随着春风一直来到了他的面前。先是魏霸成了晋王,当之无愧的成为蜀汉的第一重臣。如今,他雄心勃勃,几路大军虎视眈眈,一步步的逼向睢阳,大有将整个山东一举拿下的势头。

    夏侯霸不能不紧张,魏霸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扑向睢阳的三路大军加起来,兵力接近十万,是他的两倍有余,而他一直以来仗以取胜的骑兵早就落了下风,再也不可能力挽狂澜。

    这一仗,还没有打,他就已经露出了败相。于今之计,最好的办法是放弃睢阳,收缩防线,退守成皋、荥阳一带。成皋、荥阳有地利可用,离洛阳又近,更有利于防守。

    这个念头一浮现在脑海里,夏侯霸就有些莫名的焦躁。他一向崇尚进攻,认为进攻是最好的防守,现在仗还没打,他就要放弃兖州,立足于防守,实在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这足以说明,他不仅在实力上没有任何自信,在心理上也已经输了。

    这一点,比兵力不足更让夏侯霸沮丧。

    一个亲卫走了进来:“将军,营外有一个人,自称是将军故人,求见将军。”

    “故人?”夏侯霸愣了一下:“他叫什么?”

    “他没说。”亲卫递上一封信:“他说把这个交给将军,将军就知道他是谁了。”

    夏侯霸接过信。打开看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变。他沉吟了片刻,说道:“让他进来。”他随即又让人叫来了夏侯威,寒着脸道:“给我准备一百名甲士,将大帐包围起来,任何人不得随便出入。”

    夏侯威莫名其妙:“干什么,有刺客?”

    “我准备杀人。”夏侯霸摆摆手,示意夏侯威不要多问了,立刻去准备。夏侯威挠挠头,转身去准备了。夏侯霸看了一眼手中轻飘飘的信。冷笑一眼:“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来见我。”

    时间不长,夏侯威将甲士部署到位,一百名甲士将中军大帐围了三重,盔明甲亮。杀气腾腾。

    来人一袭春衫。除了脸皮略有些黑之外。可以算得上玉树临风,气定神闲。

    他看了一眼大帐外的甲士,就展颜而笑。对站在门口,一脸寒霜的夏侯霸说道:“仲权叔,这就是你手下最精锐的力量?”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夏侯玄。这一百甲士虽然很威风,可是在他的眼里,这些人不过如此。原因很简单,他看过更强悍的甲士,那些甲士的杀气比眼前这些甲士还要更胜几分。

    夏侯霸眉头微蹙,听闻夏侯玄来了,他本想摆出一个阵势,先杀杀夏侯玄的威风,挫挫他的锐气。身为敌国大将,居然敢孤身入营,这眼里还有我么?不料他精心准备的下马威根本没镇住夏侯玄,反而被他笑话了。这让他很受伤。

    “进来吧。”夏侯霸不接夏侯玄的话茬,转身进了大帐,自顾自的在主席坐下,寒声道:“最好能说几句让我满意的话,要不然,你今天走不出这个大帐。”

    “仲权叔什么时候喜欢听好话了?”夏侯玄慢条斯理的在客席上坐下,将衣摆整理好,这才抬起头,笑盈盈的看着夏侯霸:“这可不是我印象中的你啊。”

    夏侯霸更是恼怒:“这么说,你今天是来消遣我的?”

    “当然不是。”夏侯玄摇摇头:“我只是想不出有什么样的话能让你满意。大战在即,论兵力,论形势,论钱粮充足,论将帅能力,我都想不出一点能让你高兴起来的话。要不,我姑妄言之,你姑妄听之?”

    “呸!”夏侯霸啐了一口,愈发的沮丧。夏侯玄的话句句戳他的心窝,让他更加郁闷。可是,夏侯玄轻身来访,他又不能真的一声令下,将夏侯玄斩杀当场。别说夏侯玄是他的亲人,就是普通人,他也不能这么干啊。

    “你究竟来干什么的?”夏侯霸没好气的说道。

    “马上就要和你对阵了,事先打个招呼。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嘛。”

    夏侯霸冷着脸道:“曾经是一家人,现在是敌人了。”

    夏侯玄看了夏侯霸一眼,忽然又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突然问了一句:“你知道你为谁而战吗?”

    “当然是为天子而战。”

    “你知道天子是谁?”夏侯玄追问了一句,只是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只剩下讥讽和嘲笑。

    夏侯霸的眉头拧了起来。他盯着夏侯玄,心脏猛的跳了两下。夏侯玄来果然有事,而且是大事,是他心里一直搁不下的那件大事。

    夏侯玄起身,坐在夏侯霸对面,伸手端起夏侯霸的酒杯,倒了一些酒在案上,用手指蘸了酒,写了一个名字。夏侯霸一看,眼睛顿时瞪得溜圆,他霍的站了起来,大声道:“不可能!”

    夏侯玄无动于衷,轻轻的把名字擦掉,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端起酒杯,慢慢的品起了酒。

    夏侯霸愣了半天,一步跨到夏侯玄身边,揪着夏侯玄的袖子,低吼道:“快说,你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你是想拿这个消息来诱降我吗?”

    夏侯玄轻轻掰开夏侯霸的手,微微一笑:“你觉得我有诱降你的必要吗?我只是不想让你死得糊里糊涂。其实,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是真的,对不对?”

    夏侯霸两眼圆睁,太阳穴呯呯直跳,额头血管像蚯蚓一下蠕动着。正如夏侯玄所说,他一看到这个名字,就知道可能是真的。只有如此,才能解释一直以来,朝廷的怪异举动。

    可是,他从情感上不能接受,这也太诡异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初明帝为什么要重用他,还让他做了辅政大臣?

    “你有证据吗?”

    “如果没有证据,我敢来见你,又说这样的话?”夏侯玄眼皮一挑,冷笑道:“这件事有多严重,我不至于连这点都分辨不出吧?”

    “那你想如何?”夏侯霸忽然冷笑一声:“既然魏霸早就知道这件事,他为什么还要和洛阳谈判?”

    “他姓魏,又不姓曹,洛阳的事,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而已。”夏侯玄叹了一口气:“我来见你,也是费了好大的口舌。你应该清楚,将整个曹家清降掉,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大好机会。多一个魏国,不仅多分一份土地,更是一个不安定因素。如果能趁此机会清除掉,将来也可以省很多事。”

    夏侯霸的眼角不住的抽搐起来。他咬牙切齿的骂道:“贱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来。我要回洛阳,我要回洛阳。”

    “你当然应该回洛阳,可是不能这样回去。”夏侯玄摆摆手,示意夏侯霸稍安勿躁。“如今大战在即,虽然还没打,但是形势已经很明朗。你直接面对的对手是我和镇北大将军陆逊,在我们的身后,还有晋王殿下。说得直接一点,你和我们任何一个人对阵,如果实力相当,也许还有一战之力。可是现在,你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夏侯霸没有反驳,他知道夏侯玄说的是实情。

    “因此,退回洛阳,是迟早的事情。可是在此之前,你不能露出任何破绽。否则,你不仅无法挽救曹家,而且会把自己陷进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今天冒险前来,可就是害了你了。”

    夏侯霸冷笑一声:“说了半天,你还是要我听你的,将兖州拱手相送。兖州我可以给你,可是我能得到什么?”

    夏侯玄反问道:“你想得到什么?”

    “我……”夏侯霸一时语塞。他是有一个愿望,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这个愿望太离谱了,魏霸肯定不会答应。

    “想为曹家保留一点封爵?”

    夏侯霸点了点头,神情忐忑:“可以么?”

    “不知道,我尽力而为。”夏侯玄站了起来,掸掸衣服:“也许吧,我能争取到一个机会。不过,这个机会很渺茫。你应该清楚,现在你的谈判资本还没有洛阳雄厚。就我所知,洛阳已经答应了晋王的相关条件,现在只是在商谈一些细节而已。”

    “我有大军!”夏侯霸咆哮起来:“我还有近五万大军。”

    “你要觉得能打,你不妨试一试。”夏侯玄惋惜的摇摇头:“五万军饷都发不出来的大军,你觉得有什么用?”他指了指外面的那些甲士,又道:“这样的将士,在我的军中至少有五千,在晋王殿下的身边更是数不胜数。这些人远远算不上精锐,每一个真正的战士都应该如此,也只有你,才会把他们当个宝贝,拿出来炫耀。”

    他回头看了一眼夏侯霸:“你要想参与到这场赌局中,先得看看自己手中有多少本钱。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我今天真是白来了。仲权叔,保重!”说完,夏侯玄拱了拱手,扬长而去。

    夏侯霸目前夏侯玄离开,忽然觉得浑身无力,一屁股坐在席上。他托着额头,脑子里乱成一团,愤怒和惊讶,绝望和无助,全部纠缠在一起,让他欲哭无泪.

    (未完待续……)